废除反堕胎法 爱尔兰公投取得压倒性胜利

2018年6月19日 下午 10:31

由团结/社会党国会议员Ruth Coppinger、Paul Murphy和Mick Barry发表的声明

在5月25日的公投中,有66.4%的人投了赞成票,推翻了堕胎禁令(第8修正案)。这是爱尔兰的政治地震和转折点。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特别是对于爱尔兰的女性来说,她们在35年后终于摆脱了第八修正案的压迫。现在没有理由拖延了。没有什么可以阻止爱尔兰国会迅速立法,实施国会委员会的建议──妇女在怀孕12周之前拥有堕胎权。不该让更多人受苦。

这是全球女权主义者和LGBTQ对长期歧视的反抗的一部分,这场胜利将极大地鼓舞所有在全世界范围反抗压迫,追求真正平等权利的人。特别对那些因为没有堕胎权而死去的拉丁美洲妇女来说,这一结果将给她们力量。

这也是年轻人的胜利,这一代人经常被贬为“雪片一代”。他们会说:够了,并且把问题摆在台面上,特别是在Savita Halappanavar(在2012年由于无法流产而死于败血症)不必要的惨死之后。那些年轻女性们拒绝接受虚伪的“爱尔兰问题,爱尔兰方案解决”,并要求组织起来,来迫使这个僵化顽固的政府变革。

必须再一次着重强调,就像推翻水务税和婚姻平等公投的运动一样,工人阶级是巨大社会变革的“稳固基础”,就如James Connolly(劳工运动先驱和马克思主义者,1916年被英国处决)曾经说过的那样。

工人阶级由于生活经验而天生具有团结意识。正是这种力量推动了这个国家的进步,正如我们在竞选活动中见到工人阶级的活跃,而工人阶级社区的高票亦证明了这一点。(当地的结果是在这份声明写成后宣布的:都柏林有75.5%都是赞成票,其他城市也都是赞成票占多数)

广泛的的官方争取堕胎权运动过去一直存在,但独立的草根运动在过去的几年,几个月和几周也在展开。正是草根运动带来了决定性的变化,包括回应了反堕胎权人士无耻的恐吓和无端的谎言。

这一胜利在很大程度上由那些在过去几年里那些热心支持选择权、社会主义者和左派人士的人所带来的。直到最近,“团结-人民先于利润选举联盟”都是在议会争取堕胎权利、并明确支持选择权的唯一政治组织。

票投反对堕胎权与反堕胎权运动的组织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反堕胎权运动让人窥探到宗教右翼会想把爱尔兰变成怎样。反堕胎权运动者渗透厌女症,把女性描绘成自私的杀人犯。他们对女性的羞辱和责备从头到尾都是完全不可接受、违反道德的。

随着他们的言辞日益激化,许多人感到受威胁和不安全。他们落后的想法被选民否决了。最大右翼反对党共和党的大多数公众代表都参加了反堕胎权运动。人民不应、也不会忘记这一事实。

公投表决对北爱尔兰(由英国统治、独立于爱尔兰的国家)也产生了影响,那里的妇女和年轻人不想落后于爱尔兰。在北方,ROSA活动人士们正在发起一项大规模的堕胎权运动,首先Bus4Choice,它将于下周走遍北爱尔兰,让公众知道堕胎药已经被证明是安全的。

今次轰动的公投票数必定促成议会迅速通过立法,并通过医疗系统提供必要的服务和护理,允许在本人要求和健康的情况下流产12周以内的胎儿。性教育团结法案应该将被通过。卫生服务机构现在必须提供免费的避孕药具,并在社会上推广。

要做到这一点,基层运动必须要保持向当局建制施压。请记住,我们在Savita Halappanavar死去后的五年才等来了全民公决,同样的事情现在不能再发生了。

年轻人是今次战胜压迫、夺回身体自主权的关键力量。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反对日益压抑的教育体系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他们找不到有像样的工资和条件的工作;他们租不起屋,买不起房。

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在最后一刻站在了正确的一边,可能会从这一结果中获益匪浅。右翼执政党爱尔兰统一党和其他亲资党派都将面临即将到来的青年抗争的全部力量。这是因为他们无法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不能满足对正义和平等的强烈渴望。在美国、英国和西班牙等许多国家,年轻一代都正在转向左派和社会主义思想。而在昨天的投票之后,看来爱尔兰也不例外。

作为爱尔兰团结的国会党团成员和社会党(CWI爱尔兰支部)的资深成员,我们过往一直为这些议题斗争,并且争取选择权。我们很荣幸成为ROSA的Time4Choice运动的一部分,该运动为公投胜利一方带来了真正的优势,并促进了基层运动的发展。这个运动和ROSA不会消失,并且有希望成为一个为这个国家彻底改变而奋斗的社会主义女权力量。

 

爱尔兰堕胎全民公投的资料:

合格选民:350万

投票率:64% – 爱尔兰全民公决的最高纪录

赞成票:66.4%

男性赞成率:65%

女性赞成率:70%

25岁以下的赞成率:87%

LGBT中的赞成率:91%(由CNN估计)

2015年5月22日,爱尔兰成为第一个通过民众投票而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超过60%的公民投票赞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