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人民怒涛踢走纳吉布政府

2018年6月20日 下午 1:02

利用新取得的民主权利开拓工人阶级斗争,争取群众支持社会主义政策丶反对右翼政治;建立左翼工人阶级群众政党

社会主义替代(CWI马来西亚)

五月九日,马来西亚举行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世界上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党之一国民阵线(下称国阵)一尝惨败。这个结果一反近乎所有国内外媒体的预测。在大选前,社会主义替代(CWI马来西亚支部)的分析已经预见国阵执致终结的可能性。在大选前一星期,马来西亚亦有一部分民调组织清楚预见,对于腐败政府愈发愤怒的群众会将国阵赶下台。

商品及服务税

显而易见地,丑闻缠身的国阵贪腐政府就算花钱收买一部分选民丶提供诸多小恩小惠丶以及承诺提高福利,也无法赢得群众的支持。不断上涨的生活开支以及商品及服务税令全国各地的工人与中产阶级(不分种族丶宗教和城乡背景)都深感愤怒,,所以他们都希望在这次大选中将国阵赶下台。

很多人将这次结果视为是“人民的力量”打败了马来西亚自1957年脱英独立以来的一党专政。在国阵败选的消息宣布后仅仅数分钟,社交媒体上已经满是“我国重生”丶“新的曙光”丶“复兴”丶“新的独立”等讯息。

国阵在这次大选中只从国会的222个议席中取得79席,而反对党组成的“希望联盟”(PH,下称希盟)则赢得了过半数的121席。这是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有反对党联盟胜出大选并组成新政府。希望联盟主席丶九十二岁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第二度就任首相。他曾于1981年到2003年作为国阵成员担任首相,如今他再度回归掌政。

贪腐丶各种丑闻丶以及支持度的下降,导致身为国阵龙头政党的巫统(UMNO)于2015年发生分裂。以马哈蒂尔为首的部分巫统领导人加入了希盟。马哈蒂尔与希盟利用不断增加的生活开支丶商品及服务税以及政府腐败等问题,攫取了大多数人民的支持。

马来西亚由14个州组成。除了成功执掌联邦政府之外,希盟亦同时在七个州份的政府大选获胜,而且可以在另外两个出现悬峙议会的州组建政府。

马哈蒂尔承诺将会让位予反对党的前领导人安华。纳吉布政府出于政治原因,罗织罪名将安华投入监狱。在马哈蒂尔胜选之后,安华已获得特赦出狱,而且根据马来西亚的法律可以重新参与政治。马哈蒂尔亦承诺会调查并解决所有的不法行为丶腐败丶重大丑闻,例如在纳吉布当政时期牵涉数十亿计美元资产的“一马公司”事件。

与此同时,希盟以外的另一个反对党“伊斯兰党”(简称伊党)在这次大选中也赢得两州,都是位处马来西亚东北部以乡村农业经济为主的贫困州份。他们藉着将宗教议题连系到国阵政策对社会带来的冲击,从而影响并笼络农村贫民。即使如此,伊党亦只能在国会赢得18席,而且在高度工业化的城市地区所得席位微乎其微。

这次结果亦会造成巫统与国阵内部出现新的分歧,甚至可能进而导致国阵瓦解,出现新的右翼政党组成反对派联盟与希盟政府对抗。而且巫统与伊党也有可能组成联盟,借助诸如“马来人至上”与“伊斯兰国家”等极右思想来拉拢占马来西亚人口60%的马来人和穆斯林族群,藉此对抗希盟新政府的多元主义。

希盟安抚“市场”

希盟在其竞选宣言里承诺,执致首一百日内推行改革,包括重审主要公共基建项目丶取消商品及服务税丶提高最低工资丶停收过路费丶创造一百万个就业职位丶公立大学免费教育丶重推燃料补助。他们亦承诺废除《印刷报业与出版法》丶《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丶《大学和大学学院法》丶《反煽动法》等专制法律,以还人民自由。

同时,资产阶级亦开始向希盟施压,要求它审核总价值估计超过一千亿令吉(250亿美金)的大型建筑及基建工程。这些工程多是由中资公司主持的。如果希盟政府真的重新审核这些工程,那么作为马来西亚经济支柱之一的建造业将受到严重冲击;再者,若希盟政府打算暂停工程,将会导致投资增长急剧放缓,尤以中国的投资为甚。另一方面,取消6%的商品及服务税亦会令马来西亚国债增加4160亿令吉(1040亿美金),而重启燃料补助亦会使本来已占GDP3%的财政预算赤字继续增加。再加上经济不稳,上述的做法将令政府开支增加,并令其“市场”展望恶化。由于马来西亚经济依赖外国直接投资(FDI)与出口(特别是对中国丶美国丶欧洲的出口),希盟政府可能会迫于压力,不去履行竞选时的一些承诺。

为了安抚资产阶级,马哈蒂尔在当选后的第一天就承诺会“对市场友善”,而且他还说:“我们希望连结到所有市场,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所以希盟应该会继续国阵政府的一些“对市场友善”的经济政策,但是另一方面群众也会对它施加巨大的压力,要求它像竞选时承诺的那样,去提高马来西亚人民的生活水平。

左翼的机会主义

1999年大选以来,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一直支持一个右翼反对派联盟。由于希盟拒绝让社会主义党以希盟的名义参选,这一次社会主义党选择独立参选。1999年后,PSM在选举中采取机会主义政治路线,进一步削弱了自己的政治立场。它标榜自己“什么都可以支持,唯独不支持巫统/国阵”,以“团结起来反对国阵”为托词去与伊党等右翼反对党合作。这一次他们想用行动主义的力量作为筹码向希盟换取席位,但他们的计划没能成功。

希盟感兴趣的只是打败国阵,而社会主义党则像以往一样利用行动主义去争取人民的支持。但与此同时,当社会主义党宣传说“我们竞选的席位投票给我们,其他席位投给希盟!”或“我们支持希盟组阁”时,它并没有清晰的政治替代方案。尽管行动主义面向群众的斗争确实给了他们一些力量,但是他们在政治上与其他政党的分别并不那么清晰。与上次相比,社会主义党在这次选举中损失惨重,甚至未能保住他们在过去两次大选中赢得的唯一席位。

这一次,包括社会主义党在内的其他小党如预测的那样,因为没有希盟的支持而被淘汰出局。在选民心中,由希盟取代国阵组建联邦政府是一个“可靠而且更有力的选择”。

正如我们在先前的分析中所说:应该欢迎普通人或社运分子参选,但他们应有明确的替代政策丶纲领和口号,将自己与资产阶级政党区分开,让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看到如何解决所面临的社会和经济问题。由于缺少左翼群众性政党,大多数对国阵不满意的选民只能投票给反对派(希盟就是这种情况)。所以拥有清晰的政治替代方案去反对右翼政党的独立候选人,能够帮助建设工人阶级自己的力量。

社会主义替代一直主张:为了建设工人阶级和受压迫群众自己的政党,我们需要一个与亲资产阶级政党决裂的丶独立的左翼力量。社会主义党应该利用他们在选举中获得的支持,建设独立的反资本主义力量,以社会主义替代亲资产阶级政策。

社会主义者和工会的新机遇

希盟政府将受到人民的压力,并可能提供更多的自由和民主空间。社会主义者和工会可以利用这一点,向工人和年轻人宣传替代政策并将他们组织起来。

但是,随着反对派首次执政,两党制会成为有利于马来西亚资产阶级的一种新的政治形式,就像我们在其他许多国家所见到的那样。希盟可能会有一段“蜜月期”,但如果经济状况恶化,也可能受“市场”压力而违背竞选时的承诺,甚至可能实施一些紧缩措施来拯救“市场”。

希盟政府可能借口国阵和纳吉布政府留下一堆烂摊子,使它无法履行承诺或者至少要推迟。这种情况迟早会促使青年丶工人阶级甚至中产阶级去反对亲市场政策,以及反对这个无法履行竞选承诺的政府。

社会主义者丶工会会员和反资本主义者应该在新的政治格局中,利用新取得的民主权利来开拓工人阶级斗争,争取群众支持社会主义政策丶反对右翼政治。而且现在也是开始讨论建立一个左翼工人阶级群众政党的时候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