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名字永垂不朽”——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2018年6月21日 下午 12:19

马克思与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一起创建了科学社会主义思想,在19世纪丶更在20世纪震撼了整个世界

彼得·塔夫 社会主义党(CWI英格兰及威尔斯)总书记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引下进行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历史上最伟大的丶最民主的群众政党——在两个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列宁与托洛斯基的领导下,引领俄国工农造就了“震撼世界的十天”。

俄国革命激起了革命浪潮(特别是在欧洲)。这些革命对美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在亚洲引发了群众起义与革命。

就算仅为这一点,马克思的诞生就值得全世界庆祝。但大多数亲资产阶级评论人士却严重歪曲了马克思的思想。

最起码,一伙没有真正了解马克思任何观点的大学教授与评论员很可能会出现在电视或者其他媒体上,肤浅地评论丶贬低马克思的思想。

他们会说马克思的哲学和经济观点以及对未来的预测错了。简直没有什么能比这种说法更偏离事实了。

科学社会主义

结合了德国哲学丶英国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是十九世纪中叶最先进的思想。

马克思与恩格斯挽救了“辩证法”。黑格尔发展了古希腊人的思想,试图全面理解世界的“现象”。马克思与恩格斯摒弃了黑格尔辩证法的维心主义成分,使他不再头下脚上颠倒过来。

黑格尔认为自然丶人类与社会关系的演化是基于思想的发展。但是马克思与恩格斯主张思想和意识是物质力量的表现,物质力量推动了历史发展。今天,大部分认真的分析人士已经有意识或无意识接受了他们的观点。

例如,美国前总统比尔·柯林顿在1992年着名(或许可以说简单粗暴)的说过一句着名的(或许可以说简单粗暴的)话:“笨蛋,问题在经济!”。经济最终决定了事情的进展——在克林顿的例子里,就是总统选举的结果。

但是,是马克思与恩格斯首先提出经济最终决定了国家丶政治等“上层建筑”。今天,这一理论几乎被认为是理所当然。

但马克思并不是简单的决定论者。相反,他与恩格斯分析了作为政治上层建筑一部分的“国家”是如何与经济相互影响的。

资本主义评论家有时承认马克思与恩格斯具有某种历史意义,但他们的主要观点是,“马克思主义”以及相关的社会主义思想和民主计划经济已经被埋在柏林墙的废墟之下。

东欧斯大林主义政权以及计划经济(尽管是受官僚控制的计划经济)的崩溃,导致了资本主义必胜信念的肆虐。撒切尔和里根代表资本家吹嘘说:“1980年代的教训就是社会主义失败了”。

前苏联经济急遽衰退,甚至比1929~1933年美国经济暴跌后的全球危机还严重。

但没过多久,即使是资本家自己也开始思考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其中一位,约翰·卡西迪(John Cassidy),在一位银行家朋友的建议下研究了马克思的着作,包括共产党宣言。

他在1990年代中期的评论很有启发意义:“我花在华尔街的时间越长,我越相信马克思是对的。”他的朋友评论道:“我绝对相信马克思的方法是理解资本主义的最佳方式。”

他们并没有像其他许多无知的丶蛊惑人心的资本主义作家那样将斯大林主义与马克思的观点联系起来。他们说:“共产主义[斯大林主义]的失败掩盖了马克思的遗产”。

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最近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数百万工作被机器人取代会导致大规模失业,工资停滞以及年轻人越来越认同共产主义。他警告:“马克思与恩格斯可能再度获得影响力。”

卡西迪承认,马克思“写了非常精彩的文章去讨论全球化丶不平等丶政治腐败丶垄断丶技术进步丶高雅文化衰落丶现代社会本质上丧失了活力等问题——这些都是经济学家正重新面临的问题,而他们有时并未意识到自己正沿着马克思的足迹前行。”

透过马克思的方法,我们知道经济萧条和衰退是不可避免的。在1990年代初资本主义的支持者说出这种观点时,许多人还没有清楚地看出这一点。

在我们的党刊《今日社会主义》(Socialism Today)中曾写道:“严重的经济衰退和萧条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各国资产阶级采取保护主义措施。”这不正是2007-08年世界经济危机后的趋势吗?

现在特朗普正对中国和其他国家实施贸易制裁,而这也使得这些国家对美国采取反制措施。全世界的统治阶级都害怕沿着1930年代斯穆特-霍利法案(Smoot-Hawley Act)的老路重新进行以牙还牙的贸易战,因为当时的贸易战大大加剧了萧条的时间和严重程度。

马克思的许多着作都指出资本主义阻碍了工业丶科技和生产力的发展。在他著述的时代──十九世纪──资本主义总体上仍在推动社会进步,至少在经济上是如此。

当时资本主义的反动性还只是相对的。不过,等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的时候,资本主义变成了彻底反动,因为这场战争表明已无法容纳生产力的发展了。

诚然,资本主义在自一战以后的某些时期经历了可观的结构性成长,例如1950年至1973年间的繁荣期。但那段时期的发展有其特殊性,其动力主要源自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巨大破坏创造了巨大的需求丶以及全球资本主义打开了新的市场。

然而在那之后资本主义重新进入萧条时期。1980年代只有部分地区繁荣发展,工人阶级的地位相对下降,非洲丶拉丁美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的人民生活水平也下降了。1980年代的经济增速远不如1950-73年代,工业的再投资率也是如此。

然而,即使是这种工人阶级仍可以从资本主义的大饼中分得残羹的“荣景”,也在2007-08年经济危机爆发后戛然而止。

这场经济危机以前,马克思的所有基本思想都被资本主义经济学家和评论家恣意拆解和恶意扭曲。

一个常见的误解是说,马克思认为劳动群众的苦难只会越来越严重。马克思并没有提出这样的观点,更不会是那些批评者所提出的那种简单丶因而错误的看法。

他清楚地知道,有些时候工人阶级能够迫使资本家做出让步,甚至争取到一些重要成果。

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时期,在肤浅的表象之下,工人阶级的收入在全民收入中所占的份额经常是在下降。也就是说,劳动群众的生活水平在相对地下降。

而且,我们可以看到,饥饿和营养不良重新出现在英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不断增加的“食物银行”也说明了这一点。马克思所预测的“不断增长的苦难”,难道不就是已经活生生地发生在“现代社会”了吗?

今天几乎无庸置疑的事实是,在危机发生之后工人阶级的实际生活水平停滞丶下降,不仅仅在新殖民世界是如此,而且在美国丶欧洲和日本也是如此。

而且,各地的贫富差距都呈指数性地扩大。

正如英国《独立报》所指出的那样:“世界上最富有的9位个人拥有的总财富,比最贫穷的40亿人加起来还要多。”以前,我们曾经说一辆伦敦的公共汽车就可以装下那些世界巨富。现在,只需要一辆小巴就够了!

该报也指出:“如果这些财产超过十亿美金的顶级富豪保持现在的财富回报率,那在25年内世界上就会出现第一个超过万亿美金的富人。”

亿万富翁

目前世界上有1500多名财产超过十亿美金的富豪,仅美国就超过560位。中国丶德国和印度每个国家都各有100名以上。

正如卡尔马克思精辟地预言的那样,这些都是掌握人类命运的“宇宙宰制者”。但连马克思都没想到,财富的集中程度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

他认为,早在我们达到这种情况之前,工人阶级就已经掌权,资本主义就已经被社会主义所取代。严峻的不平等丶世界范围内可怕而且持续恶化的贫穷丶以及无休止的战争,马克思认为这些早就能成为过往云烟。

事实没能如此,完全是因为工人运动领导层的失败。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停留在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之内,而不是像马克思所倡导的那样动员劳动人民和群众运动去建立社会主义的世界。

当马克思在海格特墓园下葬时,只有十一人出席葬礼。他的好朋友兼合作者恩格斯说:“他的名字将长存于世。”他的名字的确将长存于世。我们会沿着他的足迹,实现社会主义的英国,并将之连结到欧洲乃至全世界的社会主义联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