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中国卡车司机全国罢工

2018年6月23日 上午 3:55

全国超过12个地区的卡车司机罢工,证明跨省工业行动成为趋势

中国劳工论坛 报导

中国卡车司机发起抗议及罢工,反对油价及路费上涨,并反对一个新的手机程式迫使司机通过压低运费的方式互相竞逐订单。这场前所未有的罢工分别于6月8日及9日在江西省和重庆市开始,然后蔓延至其他地区。网上有匿名人士号召“全国三千万卡车司机”加入罢工。不同地方采取了不同抗议方式,有些地区的司机发起堵路。社交媒体流传的影片显示,有卡车车队在路上慢驶,部分卡车上挂着横幅,也有司机按喇叭及喊口号。

虽然今次罢工并非直接由国际事件所启发,但刚巧最近几星期在伊朗及巴西都有全国卡车司机罢工。抗议原因都大致相近,油价大幅上涨都是主要原因之一。

“为了活下去而斗争”

中国八成以上的货物都是由卡车运送的,六月罢工可能只是庞大的司机队伍的第一次行动。多名评论员都警告,如果油价继续上升,罢工可能再次爆发。

一位山东司机向《南华早报》说道“我们只是为了活下去而斗争”,并表示今年年底可能会有新一轮的抗议。除了油价上涨,罢工司机对于高昂路费丶被警察和黑社会滋扰也感愤怒。警员向运货量超重的司机征收罚款中牟利,而黑社会也会向司机苛索费用。

一名姓沈的司机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我们到哪里都要付路费,例如高速公路和国家公路。现在连一些小地方也征费。”

《华尔街日报》的头条形容罢工十分“零散”,但在中国极高压的警察机关统治下这根本不足为奇。单单从十多个地区的司机发起抗议,从西部的重庆至东部的上海,抗议的规模已经极为令人印象深刻。当然,由于中国媒体受到全面封锁,难以清楚了解实际的罢工人数。

因此尽管司机刻意避免提出直接的政治诉求,这场罢工仍然非常重要的政治意义。在2018一波跨省罢工的浪潮之下,政府还是会感到震惊。

就在此前不久,塔吊司机和餐饮送递员也发起罢工。这些罢工不免是来得快丶去得快,但也展开了中国工人斗争的新趋势。最事态映了工人意识的重要转变,而在警察国家的严密监控下工人能够组织跨地区行动,可见工人组织力也愈来愈高。“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网站刊登了一份发布于6月11日的网络审查命令,说明了政府的惊慌

“各地各网站,有关多省货运卡车司机的信息发现立即删除,不留死角。加强监管,严格防范境外媒体相关报道和煽动性评论。”

有海外媒体误报有罢工司机呼喊“打倒共产党”的口号,但经验证后发现司机喊的口号是“打倒货车帮。”货车帮是一个像Uber那样连结司机和顾客的网上程式。

“零工经济”

货车帮app的所有人满帮集团是一间最近合并而成的公司,实际上垄断了卡车运输行业。中国九成货车司机都是车主,他们投诉这个程式迫使他们为了抢订单而压低价格。运费不断被削减,而成本却在上升。

这是西方所谓的“零工经济”在中国紥根的另一例子。“零工经济”的意思是暂时和不稳定的工作岗位,而公司倾向聘用所谓的“独立承包商”而非全职雇员。

的士司机和餐饮送递员的罢工也是出自同一原因。可见在逐利的资本主义制度之下,新科技被利用作加重剥削和压迫工人的工具,而不是用来减轻劳动负担。

虽然中国大部分卡车司机名义上都是“自雇人士”,但只是工资奴隶的新变种。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在四月发表一份调查报告,指出2016年中国卡车司机每天工时超过12小时,平均月入大约8千元人民币。《南华早报》报道,司机“经常睡在泊在路边上的货车里,有时几个月不能与家人见面。”

由于司机需要借贷购买卡车,所以因为还债压力而不得不承受极大的工作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