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五万人七一上街 呼喊结束一党专政

2018年7月2日 上午 8:52

游行人数减少,证明需要清晰的策略领导群众反抗威权统治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七一游行已连续举行16年,今年亦有数万人参加。示威者无视独裁政权的威胁恐吓,呼喊“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

七一是香港结束156年英国殖民统治、主权移交给中国的周年纪念日。但自从2003年七一50万人上街、阻止廿三条立法之后,这一天便成了上街日。现在政府试图重启廿三条立法,同时还在推行其他许多打压民主的措施。

今年也是林郑月娥就任特首一周年。中共操控的选举委员会在去年以777票的低票数将她“选”为特首。在林郑当政的一年里,香港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压,民主权利受到空前打击。就在七一前,港府将反民主火力开到最大。

警方的刁难

警方将以往的游行集合地点批给亲中团体,不允许游行队伍使用,然后又表示示威者若不遵守新的路线将会被捕。在七一前的几周里,许多媒体都认为游行者会和警方爆发冲突。与此同时,中共喉舌《大公报》宣称七一游行“违法违宪”、应被取缔。

不过游行当日并未发生冲突。警方担心如果挑起冲突,自己将会受到公众指责。可见警方几周来的威胁恐吓不过是一场心理战,为的是让群众不敢参加游行。

尽管今年的游行人数只有5万,少于去年,但仍然是一场有力的抗议。而且就在一个月前,有115,000人参加了一年一度的六四晚会,纪念八九年被中共屠杀的青年和工人。

导致游行人数减少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政府和警方的恐吓,而是主流泛民政党自林郑上台以来便全线退缩,没能承担起领导责任。

“他们没有提出任何新的斗争策略去抵抗威权政府”,社会主义行动的Jaco评论说:“不过尽管泛民领导层软弱,今天还是有5万人上街。如果在运动中明确号召罢工,首先可以是全港一天总罢工,同时呼吁中国大陆的工人和青年一同斗争,将会更大的反响。”

禁止参选

政府和主流媒体宣称今年的游行人数是“最少的一次”,也就是暗示说民主运动的支持度正在消散。过去几年里,港府对七一游行的反应都比较谨慎低调,而且会发布声明说它“理解”公众的忧虑。但是今年港府却嚣张地说游行不符合香港的“整体利益”。

政府的新闻公告说道:“任何不尊重‘一国’、无视宪制秩序、哗众夸张、不实误导的口号,皆不符合香港的整体利益、不利香港的发展。”这里所说的“一国”是指中共政府对于“一国两制”下部分自治的香港拥有主权。

政府正在加紧打压“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反对派候选人如果不放弃这句口号,就会被禁止参选。这种做法对于普通工人和青年没有多大影响,他们的怒火仍在增长,但是会让温和泛民感到恐慌,因为他们不想看到群众斗争,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和政府发生冲突。

空前的打击

中共和傀儡港府不断对香港民主权利发起新的打击,试图消灭民主运动。自2003年以来(或者说自1989年以来),在香港这个有730万人口的城市,已有数百万人次参加过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

在2014年雨伞革命期间,有120万人参加了集会、占领和反政府抗议。雨伞革命是1989年之后中共独裁政权所遭遇的最严重的政治挑战。政府现在实行种种打压措施,以图避免重现当年的情形,但是它注定会失败。而且现在中国的群众斗争也正在赶上(而且很可能会超过)香港。

社会主义行动在七一游行沿途设置街站,售卖新一期的《社会主义者》杂志。“我们的口号是‘重建战斗性民主运动’和‘打倒独裁政权’。同时我们也提出,需要建立拥护社会主义政策的工人群众政党,并将群众斗争蔓延到中国。”社会主义行动的Jaco说:“我们认为,反对威权统治的斗争也需要反对资本主义,只有这样才能打败独裁政权。”

林郑执政第一年大事记

2017年7月1日:林郑月娥宣誓就职。习近平访港发表讲话,警告香港人不要触碰北京的“底线”,并再次攻击港独思想。

2017年7月14日:继2016年底踢走两名本土派议员之后,政府再次清洗立法会,四名泛民议员被取消资格,其中包括资深社运人士、社会民主连线的“长毛”梁国雄。林郑政府将五分之一的反对派议员踢出立法会,事实上推翻了2016年的选举结果。

2017年7月25日:政府宣布高铁一地两检方案。表面上一地两检是为了“节省时间”,实际上是打开了大陆警察和边境人员在香港执法的先例。

相关阅读 ➵ 政府镇压问与答

 

2017年8月15及17日:法院重审有关雨伞运动和反新界东北发展抗议的两宗案件,首次有青年社运人士被判处严厉刑期。香港众志的黄之锋和社民连的黄浩铭等16名被告尽管已经完成之前判处的社会服务令,但此次仍被判入狱6至13个月。

2017年8月20日:16名社运人士被改判入狱仅仅几天之后,14万人上街抗议法院判决和政府操控法院。游行并非主流泛民政党发起的,他们只是被迫跟随,而且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多人参加游行。

2017年10月1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国歌法,“侮辱”国歌将会受到处罚。香港政府宣布将会进行国歌法本地立法。国歌法主要是为了打压反对中共的年轻人,特别是那些在球赛现场嘘国歌的香港球迷。

2017年12月15日:六名反对派议员被取消资格后,建制派取得立法会绝对多数,得以修改议事规则,削弱了反对派拉布的权利。

2018年:政府对民主派示威者的检控变本加厉。一月有6场审判,共43名被告;二月6场,27人;三月8场,46人;四月5场,27人;五月3场,21人。今年以来,已有4场有关雨伞运动的审判,共47名被告。因参加雨伞运动而受审的人数增加到至少266人,被定罪者增加到至少100人。

2018年1月17日:16名社运人士因为在2014年雨伞运动旺角占领区清场时违反禁制令被裁定罪成。16人均被判入狱,包括已经因“占领公民广场案”在2017年8月被判入狱的黄之锋和黄浩铭。16人均已提出上诉。

2018年1月27日:香港众志的周庭被禁止参加立法会补选。名义上“中立”的选举事务处职员声称,周庭被禁止参选是因为香港众志要求“自决”。但2016年众志罗冠聪参选并当选立法会议员时,选举事务处并没有表示反对。

2018年3月11日:政府清洗立法会后留下六个空缺席位,其中四个在今年三月进行补选。总共有三名候选人被禁止参选。泛民和建制派各赢得两个席位,意味着泛民丢掉了上次选举赢得的两个席位。补选过后,香港唯一一个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宣称,任何要求“结束一党专政”的人都可以被禁止参选。

2018年3月16日:政府宣布正在草拟《国歌条例草案》。草案提出,“侮辱”国歌者最高可被罚款五万元及判监三年。

2018年3月17日:习近平宣誓就任国家主席,开始了他的第二个任期。此前全国人大已经取消了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为习近平的“终身统治”铺路。中共从过去的“集体独裁”变成“个人独裁”,强化了习近平当局的压迫性,但也出人意料地引发了大规模网路抗议。

2018年3月30日:政府发表声明,“强烈谴责”香港大学教授戴耀廷几周前在台湾一个论坛上的讲话,尽管戴耀廷只是模糊地说到港独作为其中一个政治愿景。建制派要求检控他并开除其教席。戴耀廷的讲话变成了建制派用来打击言论自由、为重推廿三条立法造势的靶子。

2018年5月28日:社民连主席吴文远向廉署举报一名高官涉嫌贪污,但却因披露调查进度而被判监四个月。吴文远辩护说此事关乎“公众利益”,自己有责任向公众交待,但法院却不予承认。吴文远所受的严厉判决是一个标志性的政治事件,再一次证明政府将较激进的社民连视为重点打压目标。

2018年6月11日:法院对“旺角暴动案”做出空前严厉的判决,将香港本土派代表梁天琦判监6年。“旺角暴动案”被定罪人数增加到25人,总刑期长达71年。

相关阅读 ➵ 梁天琦被判监六年令人惊愤

 

2018年6月14日: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和建制派使用前所未有的专制手段打压泛民议员,强行通过了一地两检法案,事实上将即将投入使用的香港高铁站变成了一所巨大的公安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