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光护老院外劳罢工抗争 追讨欠薪加班费

2018年7月7日 下午 12:03

香港又一私营院舍丑闻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6月14日,位于观塘的宏光护老院爆发工人抗争,共10名来自中国广东的外劳女工集体辞职,抗议资方长期对工资及工时的严重剥削,以及对员工做出的恐吓行为,要求追讨百多万元的欠薪,。由于所有外劳本来居住于公司宿舍,故她们发起抗争后无家可归,并搬到政府总部外扎营留守抗议。6月16日,工人在政总外发起抗议行动,社会主义行动丶工党丶社民连等组织都有参与,我们支持工人的抗争并聆听她们的愤怒声音。6月17日,宏光工人参加了印尼及菲律宾外劳的国际家务劳工日集会,展示了工人阶级可以不分国族团结斗争。

超剥削的工作环境

这些女工大多都来自广东省,来港后在超剥削的条件下工作。虽然合约订明的工时为每天9小时,但实际上她们需要每天工作12小时,每天超时工作至少3小时,有时公司更要求工人连续24小时工作。另外,公司亦克扣工人的每周休息日和至少7天的年假,工人每年只有共24天的假期回乡探亲,也就是说工人的每年法定假日(52日周假+7天年假)被克扣了至少35天。

这些外劳是经过政府的《补充外劳计划》来港工作的。虽然政策订明同工同酬:“其工资至少须相等于本地工人担任相类职位每月工资的中位数,所享有的待遇亦不会比本地工人按劳工法例所得的为差”,而且亦要符合法定最低工资。但实际上资方一直在走法律漏洞,提交给劳工署的工作合约上的工资为$12,000,但公司以提供住宿费为由将实际工资减至$10,800。另外,工人每两年签一次合约,每次公司都会巧立名目征收2.1万人民币和2万港币的“劳务费”,变相每月克扣约$2,000的工资。

以工人实际月入约$8,800来算,每月没有休息日工作30天,每天工作12小时,工人们的时薪只有$24.4,远远低于最低工资的$34.5,可见雇主其实在一直在违反法例。据了解,资方多年来克扣工人工资丶休息丶超时工作补水等的金额合共约700万元。今次工人抗争的基本目标就是追讨全部欠薪。

无故解雇丶人身恐吓

这次斗争的触发点,源于公司最近无故解雇其中一名工人。被辞退的黄女士在院社工作了8年,于5月28 日在没有原因之下突然遭公司解雇。“公司要求我签署‘粮单’,又威胁不签署的话会直接找人送我返大陆,并甚至报复在乡下的家人。”事实上,资方过去曾多次对工人恶言相向,威胁工人不要到劳工署或工会投诉。事件发生后,令其他外劳工人都感到非常愤怒,害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受害者,因此其他9名外劳决定一同集体离职抗议。

政府纵容私营院舍

这次宏光护老院剥削外劳事件,连同2015年剑桥护老院虐老事件,以及2016年康桥之家院长性侵女院友事件,反映政府多年来毫无监管,纵容私人院舍欺压院友和工人。而问题更甚的,是政府不断在推动安老服务的私营化,现时安老院舍宿位的公私营比例为37:63,而且公共资助的宿位严重不足,轮候时间高达37个月,每年有约6千名老人在轮候宿位期间死亡。私营院舍为了牟利,往往会输入外劳来剥削工人,同时以高昂的收费提供参差的服务。私营院舍的每月收费动辄过万元,一般基层家庭根本难以负担。这些院舍很多环境恶劣,每名老人拥有的空间只有6.5平方米,在晚间一名护老员甚至要照顾40名老人。

现时私营院舍大多聘请廉价外劳,今次事件相信只是冰山一角。归根究底,政府应该全面将安老服务公营化,大幅增加社会投资,并直接以同工同酬及合理待遇聘请本劳及外劳。这样才能够一方面确保员工的待遇与人手,同时间又能以低廉价钱为有需要的基层家庭提供长者照顾服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