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危机重重

2018年7月13日 下午 12:20

全球资本主义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和混乱的国际关系

中国劳工论坛   社论

今年三月,习近平开始了终身统治的时代,自此他对中共党国的控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但自此习近平的统治并不顺利。7月6日,中美这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终于爆发了。中国商务部称之为“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这种说法固然有些夸张,目前情况还没有这么严重,但是现在看来两国之间的角力越来越有可能升级成贸易战。

相关阅读:特朗普离贸易战更近一步 ➵

 

当今全球化的资本主义经济从未经历过这样的贸易战。资产阶级自己也不完全清楚全球供应链会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说道,在特朗普于7月6日开始加征关税的340亿美元中国商品中,有200亿美元(58%)的商品是在华外企生产的,当中也包括美国公司。

因此过去几个月里世界各国的前景也大为暗淡。特朗普的贸易战加剧了中美及其他主要经济大国之间的紧张局势,不过特朗普主要仍是攻击中国。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已经对全球1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了关税,而且威胁要对另外8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其中一半都是来自中国。

经济学家们警告说,冲突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会严重破坏全球经济。坊间对经济前景越来越悲观。尽管中美为了避免贸易战继续升级而有可能达成协议,但它们的协议不会长久。中美冲突也可能持续数年。

《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说,特朗普是向自由世界秩序开战,而这种秩序主要正是美国自己在过去70年里建立起来的。特朗普甚至还威胁说,如果世贸组织不“公平对待”美国,美国就会退出。美国政府一改二战后的立场,采取贸易战政策,这意味着全球资本主义正处在历史转折点。

我们曾解释过,导致美国政策转变的主因不是特朗普的个性,而是因为2008年爆发的资本主义危机大大改变了过去三十年飞速全球化背后的政治和经济因素。各国资产阶级一边歌颂开放市场和全球化,一边推出保护主义政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17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12年以来全球商品和服务贸易年均增速仅略高于3%,还不到之前三十年的一半。外国直接投资(FDI)则在下降。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指出,2016-17年全球FDI从1.87万亿美元减少到1.43万亿,降幅达23%。

最近几周人民币急速贬值和股市暴跌,也是清晰的警报信号。现在中国经济正再一次减速。今年第二季度,GDP增长的两大动力──投资和消费支出──的增速均大幅下跌。

此次经济放缓和股市暴跌的主要原因,是政府在过去一年里打击影子银行和金融风险导致信贷紧缩。目前贸易战还只是次要因素,但未来几个月它的影响可能会加大。

为了避免爆发可能会威胁到政权存亡的金融危机,中共政府发动了去杠杆运动,但这减少了企业能得到的贷款,进而导致投资增速严重下降。这突显出中国经济何其依赖债务。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告诉《纽约时报》:“很糟糕,违约的不只是中小企业,还有大公司”。

今年6月,中国股市下跌到2016年一月之后的最低水平。今年上半年,中国股市市值总共蒸发了2万亿美元,其业绩为全球第二差,仅好于阿根廷。不过目前还没有达到2015年股灾那么严重的程度,当时中国股市市值蒸发了一半(5万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上海分社社长沈宏指出现在和2015年两次熊市的重要区别:今次抛售股票的似乎是大型投资机构,而不是成批的小股民。

台湾群益证券分析师林静华说:“2015年经济情势较佳,股市在崩跌之前涨了许久。当时也没有贸易战。”

与此同时,中国建筑业、交通业和服务业工人勇敢地发动了数场跨省联合罢工。五、六月份多省退伍军人的大型抗议迫使政府在六月底举行紧急会议,加紧平息抗议,让新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至少看上去不是那么没用。抗议的退伍军人受到殴打是点燃抗议的导火索,说明镇压不像政府所想的那样是解决政治问题的灵丹妙药。根据媒体报导,过去几个月里至少在8个省份,政府派出警察和黑帮殴打抗议的退伍士兵。

尽管工人明显是刻意不提出政治性的口号,但阶级斗争的高涨仍然给习近平带来了大难题。中国经济正在减速,而许多工人的工资和工作条件近年来恶化,他们的不满已经达到临界点。

这才是习帝的真实处境。三月份全国人大几乎全票同意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但这显然并没能让习近平“完全控制”股市、资本主义贸易体系或者阶级斗争。现在的一系列事件表明,习近平“前所未有的”权力仍是有限的。习近平政权在国内外面临多方压力,不得不小心翼翼,否则可能引爆更严重的危机。

自三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跌6%,仅六月就下跌3.3%,创下单月最大跌幅纪录。不仅是中国,从土耳其到巴西整个“新兴市场”都感到美国央行加息的压力。资金流回美元资产,导致全球收紧信贷,并拉高了美元汇率。美元扭转了过去十年的走弱态势,使那些借入美元的政府和公司要承担更大的还债成本。

尽管目前人民币贬值幅度还不是很大,但仍是2015年以来最大跌幅。中国政府可能愿意让人民币贬值,以作为对特朗普的警告:如果美国继续进行贸易制裁,中国政府会加大人民币贬值的幅度。

但尽管一定程度的“技术性贬值”有可能让中共政府赢得一些讨价还价的余地,可是如果人民币加大贬值幅度,反而会给中国经济带来严重危险。韩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台湾等与中国联系紧密的经济体可能也会被迫将本国货币贬值,引发“竞次效应”,变成全球货币战。

人民币走弱可能会引爆2015年那样的上万亿资本外逃,给中国经济造成反冲。资本外逃的后果之一,是加剧中国企业的信贷紧缩状况。而且央行为免GDP增速暴跌(即硬着陆)而推动的货币刺激措施(增加货币供给和信贷)将更加困难,而且其成本会更高。

由于造成信贷紧缩,现在习近平已经在退回三年解决影子银行和金融风险问题的计划。现在中国央行不得不转而放宽信贷政策。未来几个月,政策的转变可能会更大,而且可能会重新采用大规模刺激方案,加大基建支出,来拉动经济增长。这当然会进一步恶化中国的债务问题。中国债务问题的严重程度在全世界历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正因如此习近平起初才要发动打击金融风险的行动。中共可能会通过伪造数据和严厉的新闻管控来掩盖其政策的转变,让人们以为其路线是“始终如一的”。

关于其它方面经济政策的媒体审查也在加强。根据《中国数字时代》网站的报导,中共宣传部门于6月29日发布命令,要求严格管控媒体对贸易战的报导。该命令严禁媒体自行报导特朗普和其它美国官员的言论。更重要的是,媒体被禁止提及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工业现代化计划。在今年的首五个月新华社发布了140多篇关于“中国制造2025”的报导,但自6月5日之后一篇都没有。与之类似的是,有官方媒体因为发布“美国害怕了”、“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国”等夸张报导而被政府批评。

另一个例子是曾被奉为中国科技成就典范的中兴公司。中兴严重依赖美国制造的电子元件,因而不得不屈辱地接受美国政府提出的“救助”协议(美国共和、民主两党议员仍在反对放过中兴)。中兴签署的协议令人回想起殖民时代的“不平等条约”,而中共也毫不意外地严厉封锁相关消息。

官方媒体改变腔调,表明中共在政治上出现了180度转变,尽管它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习近平过去公开抛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政策,大肆进行民族主义的炫耀。中共当局制造个人崇拜,大肆吹捧“习近平思想”,也以此为重要成分。现在无疑有许多中国统治精英正悄悄地说,邓小平的做法的确有些道理。

现在习近平自己也感觉到,过度煽动民族主义令他难以向美国妥协。因为在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下,如果人们视他为弱势领导人,甚至可能会动摇他的地位。

中共政权危机重重。对于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干预、威权统治和“强大领导人”的过度自信会让它作茧自缚。全球资本主义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和混乱的国际关系。特朗普也只是这场危机的表现。只有中国和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团结争取真正的社会主义,才能将全人类带出危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