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被取缔   标志着镇压的新阶段

2018年7月19日 上午 4:37

政府取缔规模细小的民族党以试水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今年7月,中共指挥的政治打压继续扩大,保安局和香港政府打算使用英殖时期遗留下来的《社团条例》取缔寻求港独的民族党。种族主义的香港民族党自吹自擂,为自己造势,但实际上它只是一个很小的组织。政府明显是用它来试水,准备更严厉地打压言论和结社自由。在过去两年里,政府发起一系列政治攻势,颁布新的压迫性法律,禁止一些反对派参加选举,并将参加反政府示威的青年民运人士投入监狱。

这是自主权移交以来该条例第一次被用来打击政治组织,标志着中共和傀儡港府对香港民主权利的攻击愈演愈烈。一旦保安局发出禁令,以民族党成员身分参加活动或者向该组织捐款均会是违法行为,最高可被罚款十万元及入狱三年。

政府一开始给了民族党三周的申诉期,但司法程序只会是一场表演。不过在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的代理律师提出抗议后,申诉期延长至七周。尽管延期不太可能对最后的结果造成太大影响,但另一方面这也说明香港政府和警察一开始过于自信,误判了形势。政府每一次攻击民主权利,都可能引发群众的愤怒和抗议,尽管民主运动的泛民“领导人”没有任何反击。延长民族党的申诉期,说明政府意识到法院有可能不同意取缔,或者至少会推迟审理,而这会令政府大失颜面。

反击林郑政府的白色恐怖不能只依靠法院,而且法院正日益成为政府的工具(除了个别情况下会表现出一些“公正”)。不过政府猛烈打压言论自由和政治结社自由,甚至已经令一部分资产阶级自由派感到惊慌。取缔民族党就是最新的警号。

政府于外国记者会(FCC)之间的冲突就是一个例子。外国记者会邀请陈浩天于8月14日进行演讲,而政府则威逼它取消这个计划。前特首梁振英作为政府的非官方发言人,政府可能会收回租给记者会的办公室。而且政府还阻止记者会直播陈浩天的演讲。

不过对于林郑政府来说,这样做代价高昂。它没办法解释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取缔像民族党这样一个根本算不上政党的政党。而且政府的行动反而宣传了陈浩天,让他从一个边缘人物变成国际知名人物。就算取缔了民族党这样一个只是名义上的政党,陈浩天还是可以照常演讲和发声明,而且现在他的关注度比过去更高。所以政府的严酷举措明显不是针对民族党,而是为了抓“大鱼”。

社会主义行动完全反对民族党的政治立场,尤其是它的种族主义立场和对欧美帝国主义的幻想。民族党要求把所有大陆人赶出香港,体现出它如特朗普一般极为反动的种族主义。这只会帮助同样这只会帮助同样奉行种族主义的中共政权分化香港和内地的群众斗争。社会主义者主张全世界劳动群众团结斗争,一同对抗真正的敌人,也就是富豪的威权统治。但政府的真正目标不是民族党,它明显是想要以此为先例发动更大规模的攻势,打击其他反对政府及其反民主计划的组织。

政府将这样一个没有实际威胁的组织作为第一个打击目标,显然是为了制造先例,为将来使用同样的方法禁止其他反对派组织作准备。它首先攻击港独支持者,因为中共和港府认为“独立”是一个连讨论都不可以的话题。

接着政府会全面扩大攻击范围,将其他政治主张也列为不可讨论的禁忌。“结束一党专政”是民主斗争的根本诉求,现在也成为政府打击的目标。最近林郑拒绝承诺那些要求结束一党专政的不会面临法律后果。那些公开支持这一诉求的人(也就是几乎所有民主派政党)未来都可能被禁止参选。

政府曾采用相同的做法,先在2016年取消了本土派梁颂恒和游蕙祯两人的议员资格,然后又踢走了四名较激进的民主派议员。可见政府已经在变相实行廿三条,再一次证明法律和司法制度已变成打压民主的工具。

保安局发出一份长达700页的文件,详列陈浩天的政治言行,用以“证明”民族党违反了《社团条例》。中共和香港政府想要彻底消灭追求民主的反抗力量,今次取缔民族党以及港府过去的所有政治打压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政府抓住民族党的一些言论,说它是以“暴力”威胁国家安全,但实际上民族党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小组织,除了吸引眼球之外几乎做不了任何事。

独裁政权向年轻人的政治权利“宣战”。但是就像在中国大陆一样,威权政策不可能消灭民主诉求和反抗斗争,从长远来看反而会推动年轻人更加激进化、政治化,进而引发更多抗争,但在反民主攻势面前不堪一击的本土派和他们的右翼思想无法为这些年轻人提供出路。本土派团体狭隘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立场,以及他们的右翼亲资思想,不可能帮助年轻人实现任何成功的政治反击。

新一轮的威权攻势说明现在须要重建战斗性的群众民主运动。我们必须抗议政府的每一次攻击,而且要明白政府正打算发起越来越多的打压。反民主攻势不会自动停止,只有有组织的群众抵抗才能挫败政府的计划。而且群众抵抗需要有民主的组织,由民选发言人和基层委员会来决定行动方针和诉求。

同时民主斗争须要联系到反资本主义的斗争,并联合中国大陆和全世界的工人斗争。这些工人正组织起来,反抗减薪、紧缩和各种亲富人政策,反对昂贵的教育和住房。通过社会主义的替代方案将这些斗争联系起来,能够将民主斗争变成可以撼动中共和其他所有政府的真正的群众性运动。

当前的“土地大辩论”以及沙中线丑闻表明,资本家将不民主的政治制度当做自己的保护伞,他们会竭力对抗基层群众的民主诉求,从而保护自己的利润。因此民主运动必须要有反资本主义纲领和能够实现这一纲领的社会主义工人群众政党,以此击败中共和富豪的独裁统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