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被取缔   标志着镇压的新阶段

2018年7月19日 上午 4:37

政府取缔规模细小的民族党以试水温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保安局和香港政府打算使用《社团条例》取缔寻求港独的民族党。民族党是一个规模细小的种族主义组织,被政府利用它来打开先例,以图进一步打压言论及组织自由。这是自主权移交以来该条例第一次被用来打击政治组织,标志着中共和傀儡港府对香港民主权利的攻击愈演愈烈。一旦保安局发出禁令,以民族党成员身分参加活动或者向该组织捐款均会是违法行为,最高可被罚款十万元及入狱三年。虽然政府名义上给民族党三周时间提出申诉,但法律已经成为威权政府打压香港民主权利的工具。

社会主义行动完全反对民族党的政治立场,尤其是它的种族主义立场和对欧美帝国主义的幻想。但政府的目标不是民族党,而是为了打开先例,以便日后展开更广泛的打压。民族党并非本土派主要组织。它因为“除了发声明,什么都没做过”而被其他港独支持者称为“声明党”。政府将这样一个没有实际威胁的组织作为第一个打击目标,显然是在打开先例,为将来使用同样的方法禁止其他反对派组织作准备。2016年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也是如此,当时先取消梁、游两名本土派议员资格后,再取消另外四名激进民主派议员的资格。因为主张“民主自决”而导致其成员被禁止参选的香港众志有可能是下一个目标。可见政府已经在变相实行廿三条,再一次证明法律和司法制度已变成打压民主的工具。

保安局发出一份长达700页的文件,详列民族党及其召集人陈浩天的政治言行,用以“证明”民族党违反了《社团条例》。中共和香港政府想要彻底消灭追求民主的反抗力量,今次取缔民族党以及港府过去的所有政治打压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政府抓住民族党的一些言论,说它是以“暴力”威胁国家安全,但实际上民族党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小组织,除了吸引眼球之外几乎做不了任何事。

取缔民族党,以及政治检控、操纵选举和《国歌法》等压迫性法律,是在打压反对中共的香港年轻人。这是独裁政权对年轻人的“战争”。但是就像在中国大陆一样,威权政策不可能消灭民主诉求和反抗斗争,从长远来看反而会推动年轻人更加激进化、政治化,进而引发更多抗争,但在反民主攻势面前不堪一击的本土派和他们的右翼思想无法为这些年轻人提供出路。相反,本土派狭隘的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亲资本主义的立场,是青年政治反抗的绝路。

今次威权政府的打压表重建战斗性的群众民主运动的迫切性。我们必须反对每一次的打压,并了解到建制当局准备发动更多的打压。政治打压不会自动停止,而需要由有组织的群众运动来抵抗。民主斗争须要联系到反资本主义的斗争,与内地及全球工人连结起来,共同反对亲富人和专制政策。只有将这些斗争连系至社会主义替代方案,才能令群众运动可以撼动各国政府,包括中共独裁政权。

当前的“土地大辩论”以及沙中线丑闻表明,资本家将不民主的政治制度当做自己的保护伞,他们会竭力对抗基层群众的民主诉求,从而保护自己的利润。因此民主运动必须要有反资本主义纲领和能够实现这一纲领的社会主义工人群众政党,才能击败中共和富豪的独裁统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