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爆疫苗丑闻 腐败制度危害群众健康!

2018年7月28日 上午 1:12

假疫苗事件是医药私有化和资本主义戕害群众生命健康的又一例证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近期又一起假疫苗事件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谴责。这是2007年以来至少第四次出现大规模疫苗丑闻,而且让人回忆起10年前的毒奶粉事件(当时受到处罚的国家食药监局官员孙咸泽不久便升任副局长,直到今年2月刚刚退休),因而严重撼动了群众对中国食药安全和中共政府的信心。政府打压维权家长,严控媒体报导和社交媒体讨论,亦引起普遍不满。

假疫苗

早在去年11月,国家食药监局发现长春长生和武汉生物这两家公司销往山东丶河北丶重庆的65万支百白破(百日咳丶白喉丶破伤风)疫苗“效价”不合格,即免疫效果低或者根本无效。这种疫苗用于保护新生儿,因此劣质疫苗会造成严重的健康和生命风险。虽然政府声称劣质疫苗不会直接损害健康,但有学者对此表示怀疑,而且政府也未公布相关生产数据。

尽管当时政府已发出召回通知,但种种迹象表明至少绝大部分已经使用。今年7月15日,食药监局发出通告称,根据公司员工举报发现长生伪造狂犬病疫苗的生产数据。通告称涉事疫苗尚未出厂,但两天后长生宣布召回所有仍在有效期内的狂犬病疫苗。直到7月19日,食药监局才对2017年的案件做出处罚决定,仅没收了长生186支库存疫苗,罚款344万元人民币。该公司2017年净利润高达5.7亿,除此之外还得到了4830万政府补贴,因此罚款不过是九牛一毛。而被查出更多劣质疫苗的武汉生物的处罚决定至今尚未公开,令人怀疑这是因为它是国有企业所以处罚甚至比长生更轻,因此政府不敢公布。

紧接着,一篇介绍此次假疫苗事件和长生发家史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疯狂传播,让众多家长陷入担忧和愤怒,也令事件急剧升级。直到此时李克强和出访非洲的习近平才宣布彻查,不久之后包括董事长高俊芳在内长生15人被刑拘,但同时中共宣传部门也禁止媒体擅自报导相关事件,上述文章以及其他相关评论也被从网络上删除。讽刺的是,在两年前发生另一起疫苗事件时李克强曾做过几乎相同的“指示”,今次官方报导所用的照片也是当时的旧照片。中共政府一再宣称要彻底改善食药安全,但这更多只是应付民愤的一贯伎俩,政府既不打算也没有能力履行诺言。

私有化与贪腐

2003年,身为长生高管的高俊芳和杜伟民伙同长生第三大股东韩刚君以低价将这家前国有企业彻底私有化。之后几年里,杜伟民和韩刚君又收购了其他几家疫苗企业。包括长生在内,这几家公司过去也曾涉入劣质疫苗事件。2017年底湖北一名新生儿接种长生的水痘疫苗后死亡,当时其父母要求检验疫苗,但吊诡的是医院却宣称该批次疫苗已经销毁。今次丑闻爆出之后,警方和政府官员也警告他们不要上访。

这些公司通过大肆行贿迅速控制了中国疫苗市场的“半壁江山”,包括最大的流感疫苗生产商(江苏延申)丶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商(深圳康泰)及第二大狂犬病和水痘疫苗生产商(长春长生)。2017长生的“销售费用”高达5.8亿元,将近其研发费用的5倍。《南华早报》一篇文章指出,整个疫苗行业从审批到销售均存在贪腐,可见今次曝光的劣质疫苗以及长生和武汉生物可能都只是冰山一角。有家长表示对于中国药物安全已经完全失去信心。

相关省份的家长前往当地政府或者防疫部门抗议,亦有过去子女接种疫苗之后遭致伤残但一直未得到真相和补偿的家长参加。重庆约60名受害者家长集体维权,不久后组织者被警方带走。警方警告他不得进行抗议,而且维权只可以针对企业,不可以针对政府。但家长们很清楚,政府缺乏监管和官商勾结是造成假疫苗事件的重要原因。中国食药检定研究院的一名前雇员承认,监管部门无力确保药物质量,很大程度依靠企业“自律”!

全世界众多惨剧已经证明,让贪得无厌的资本主义企业“约束自己”根本是个神话。美国银行业的“自我约束”最后导致了2008年金融危机,而化石燃料行业则带来了气候恶化。

假疫苗事件显然是医药私有化和资本主义戕害群众生命健康的又一例证。没有真正的工会和新闻自由令情况更加严重。武汉生物虽然是“国有企业”,但在中共官僚的控制和包庇下,它更关心的是利润而非群众健康。社会主义者要求成立独立的群众调查组,彻查疫苗质量,并且有权惩处所有所有有罪资本家和官员;将所有制药企业和医疗单位公有化,交给工人和患者民主控制和管理,董事会由选举产生而且工资不超过熟练工人,从而为所有人提供优质且廉价的医药服务。今次的假疫苗事件再次表明,必须终结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资本主义制度和包庇黑心药企丶保护资本主义的中共独裁统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