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斯洛伐克1968:苏联入侵 击碎工人民主的期望

2018年8月21日 下午 3:06

社会主义革命至今仍然是全世界工人阶级最迫切的任务

Robin Clapp 社会主义党(CWI英格兰及威尔斯)全国委员会

1968年是动荡的一年。工人的失望情绪蓄积已久,点燃了反抗资本主义以及斯大林主义独裁政权的抗争浪潮。

法国群众长期以来的不满倾泻而出,引爆了社会革命。而同年的美国,胜算渺茫而且徒劳无益的越战与如火如荼的民权运动所受的严厉打压,使得群众的愤怒日益高涨,社会局势非常紧张,使得之后历任当局都惶恐不安。

东欧的斯大林主义国家也被这股反抗情绪所感染,特别是在捷克斯洛伐克(今天已分成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1945年后,欧洲分裂为资本主义西欧与非资本主义东欧,捷克斯洛伐克处在苏联的牢牢控制之下。

尽管捷克斯洛伐克政权建立在国有经济之上,但它并不是社会主义政权。它不像1917年十月革命之后的俄国那样由工人控制和管理。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也是斯大林主义极权国家,在计划经济的基础上形成了官僚阶层,同时又蚕食着计划经济。他们假借工人阶级和1917年革命的名义进行统治,但又对之感到恐惧。

经济

庞大的官僚体制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到1960年代中期时,捷克斯洛伐克经济增长几乎已经停滞。1965年,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领导层一度有意尝试减少中央集权。但是试验性的措施却刺激了知识分子与工人阶级摆脱政治压迫的渴求,所以当局很快就取消了这个政策。

这些斯大林主义政权无法自我改良。不管统治精英多么想解决经济增长缓慢的问题,他们也绝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力和特权。捷克斯洛伐克等相对发达的经济体需要的不是征召产业工人大军建造大型工厂和大坝,因此从上而下的指令无法发展劳动生产力。

当时的经济需要的是改进生产方式、增加日常消费品、并使工人阶级参与各层面的生产、计划和分配。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极度缺乏工业与农业部门的整合。同时和当时东欧其他国家与苏联一样,消费品长期短缺。

正是这样日益严重的经济停滞,与伴随而来的捷克斯洛伐克工人与青年日趋剧烈的躁动,导致了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亚历山大•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cek)及其周围的一派官僚在1968年1月5日将斯大林主义的强硬派总统安东宁•诺沃提尼(Antonín Novotný)赶下台。

杜布切克首要考虑的是透过局部的分权政策,在特定的轻工业部门引入一些仍然受到严格控制的市场经济元素,来避免由下产生的政治革命。

杜布切克承认要求改革的呼声。他宣布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此后会减缓高压统治,力求“在良好的经济基础上建设更先进的社会主义社会”。随后而来的《行动纲领》表示要放宽报禁,允许言论和迁徙自由,并暗示有可能结束一党极权统治。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即将推行改革,但是宣布改革后打开了群众运动的闸门。这几个月发生了社会骚动,后来被命名为“布拉格之春”。知识分子迅速开始出版独立刊物,导致听命于苏联的其他斯大林主义华沙公约成员国先是不安后是震怒。尽管人们希望杜布切克与斯大林模式决裂,提供斯大林主义和资本主义以外的替代选项,但他的“人道社会主义”却并非是要创设真正的工人民主。

杜布切克不打算实行自由、民主的选举,工人不会有权召回不满意的代表,党政官员与一般工人之间巨大的工资差别不会被废除,官僚统治也不会被以工人委员会为基础的民主管控取代。

早在1919年工人政府尚处在初期的时候,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就将这些政策作为防范官僚化的必要措施写入党纲。但是对于杜布切克和捷克斯洛伐克官僚来说,这些措施可能威胁到他们自己的权力。

8月20-21日,苏联、保加利亚、波兰、匈牙利的联军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恢复了斯大林主义的强硬统治,布拉格之春告终。杜布切克没有号召抵抗,捷克斯洛伐克军队被限制在营区内。

军事入侵

“勃列日涅夫学说”为军事入侵辩护说,当东方集团的任何国家有倒退回资本主义的危险时,苏联必须干涉。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也曾被用来镇压匈牙利工人英勇发起的政治革命。在布拉格之春的12年前,想要推翻斯大林主义政权的匈牙利工人遭遇了两次由莫斯科指挥的军事入侵。

当时捷克斯洛伐克工人未清楚知道必须把政治革命进行到底,同时保持国有计划经济但是要将它民主化。无论如何,现实的情况是莫斯科当局和其他斯大林主义统治者害怕杜布切克会失去对情势的控制,害怕一场反官僚革命由此展开。他们担心发生“骨牌效应”,反极权运动会蔓延到本国。

在苏联侵入捷克斯洛伐克的几个月前,法国发生了震撼全国的五月风暴,表明当时革命思潮笼罩着欧洲。即便是入侵军也有一部分同情捷克斯洛伐克。统治官僚担心军队倒戈,不得不赶忙把他们撤走。秩序一恢复,杜布切克就被押到莫斯科,后来被开除了公职和党籍,发配到林业部门。

苏联指派斯大林主义强硬派份子古斯塔夫•胡萨克接替杜布切克,他的任务是使捷克斯洛伐克“恢复正常”。西方帝国主义伪善地谴责这场入侵,闭口不谈它们自己长久以来血腥的军事侵略史。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工人面对入侵,既没有准备也缺乏领导。但无论如何,他们的呼声将再次响起。

1987年时任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为了重振苏联停滞的经济而做出垂死挣扎,推出经济重组和放权政策。有人问到这和杜布切克的政策有何区别,他的发言人回应说:“差了19年”。

1987年斯大林主义的危机比1968年严重得多。尽管戈尔巴乔夫执政时苏东兴起了抗议运动,但却没有凝结成具有反官僚、反资本主义纲领的运动。这让当时和未来的资本家有机会开始在这些国家复辟资本主义。

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斯大林主义政权纷纷倒台,全球资本主义发出欢呼。于此同时许多旧官僚摇身一变成为资本家,大肆劫掠过去的国有经济(畸形工人国家)的财富。

托洛茨基在其批判斯大林主义的《被背叛的革命》一书中写到:“社会主义不能只用废除剥削来辩护;它还必须比资本主义更能保证社会节约时间。”资本主义复辟令前斯大林主义国家的群众陷入悲惨境地。苏联解体后的两年内,生产崩溃程度远超过了1929-33年的美国大萧条。

根据2014年捷克民调机构SC&C的调查结果, 28%的捷克人说他们在“共产主义”下更富裕,只有23%觉得现在的生活比较好。社会主义革命至今仍然是全世界工人阶级最迫切的任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