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划选区操控选举 需要群众斗争反击

2018年9月12日 下午 11:48

迫切需要重建战斗性的群众民主运动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政府又再一次耍手段企图操控民主选举区议会选举。预计会像立法会选举那样引入“反港独确认书”和筛选反对派议员。今年早些时候,选举事务处已表示区议会参选人需要签署声明,承诺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而且去年及今年的两次区议会补选已引入确认书制度。可以预料,一些较激进的民主派成员将被禁止参加区议会选举。此外,选举管理委员会还将大幅重划选区,打击泛民选情。这证明妥协和后退只会招致更多打压。

选区重新划界

来届区议会选举将于2019年举行,政府表示因人口变动将128个选区重新划界。今次重划明显是针对反对派,并影响多个反对派区议员,包括四名“双料”议员:民主党邝俊宇、林卓廷,新同盟范国威和泛民区诺轩。其中邝俊宇所属的元朗北朗选区,本来就没有超出法定人口范围,然而却被割走部分屋院,之后再并入其他屋邨,接近一半的人口被改变。

而新民主同盟在上次区选大胜,当年拿下15席(现时有12席),当选率超过9成,成为泛民在区议会中的第三大党。今次有5名新同盟区议员受划区影响,其中袖范国威的西贡运亨选区同样在法定人口范围以内被修改,而且被划走的是根据过去投票纪录的“票仓”住宅,显然是当局故意的针对行为。另外重划影响的选区,不外乎是被划走或划入新的住宅屋苑,大幅改变其选区原本的人口结构。

政府宣称重划选区是建基于人口的改变,但实际上有12区选区超出人口基数标准(16,964人)而没被修改,当中11个属建制区议员选区,相反不少反对派选区超过人口基数便马上分拆重组。众多社区被荒谬地一分为二、为三,令泛民票仓被划走。此外,反对派政党及议员一般资源较为有限,相较有北京及财团支持的建制派,一旦重划选区都会影响过去所建立的地区基础。而且有迹象表明,建制派事先便已得知选区重划方案,因而提早落区准备选举。例如公民力量的林宇星早在重划计划公布数个月前已经在新选区展开工作,显然得到当局在背后帮助。因此,这些选区的划分并非如政府所说的那样“没有政治因素”,而是要打击反对派在来年的选情。这种选区操作被称之为“杰利蝾螈(Gerrymander)”。

泛民领导层无力抵抗

在3月补选失利后,泛民领导层明显陷入悲观情绪,面对操控选举和取缔政党的攻击并没有提出还击方案,也没有在港铁沙中线丑闻上动员群众向政府施压。由于他们对政治化的选举工程没有信心,因而更倾向所谓“地区服务”而避谈政治议题和群众抗争,妄想这样可以与资源丰厚的建制派选举机器竞逐议席。这显然对有中共和大企业在背后支持的建制派更有利。戴耀廷早前表示预计反对派会有10-20人会被当局取消参选资格,不过他的应对方案却只是派出更多政治素人充当Plan B。实际上,2004年泛民在区议会选举取得大进帐,就是因为2003年反廿三条群众运动后,群众对中共和港府的愤怒所造成的。

今次政府试图继续操控选举,再次反映重建战斗性的群众民主运动的迫切性,我们要了解到建制当局未来将会发动更多的打压。社会主义者一直强调,仅仅依靠选举无法抵挡威权统治。必须将选举运动作为平台建设战斗性的基层群众运动,而且应该由参加者民主决定运动的方向和策略。同时民主斗争须要反对那些在背后支持中共及其政治打手的大企业,终结由少数富豪精英控制整个社会的不民主制度,并呼吁中国内地和全世界工人群众一同斗争,反抗独裁统治、实现真正的全面民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