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将变成长期对抗

2018年9月15日 下午 1:04

美国关税加剧国际紧张局势,可能拉低全球经济增长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中美贸易战看起来肯定会升级。特朗普已经准备对额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如果特朗普真的采取行动,这会是自7月贸易战正式爆发以来(美国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最大的一次行动。当时习近平政权宣布对同等金额的美国商品征收关税以示报复。美国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警告说,贸易战如果继续升级,可能会变成“旷日持久的苦战”。

特朗普曾说贸易战“容易赢”。《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将这比作1914年英国统治阶级的狂妄估计:第一次世界大战会在圣诞节前结束。

人们非常不确定特朗普当局究竟是在采取何种策略(如果他真的有某种策略的话)。华府内部各派系(强硬反中派和较“务实”的华尔街代表)发出相互矛盾的信号。中美以及全世界一部份资产阶级屏息注视,想知道中美冲突究竟会平息,还是会继续升级进而给世界经济造成严重后果。全球经济本就处于动荡之中,尤其是新一轮的“新兴市场”危机。

最近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邀请中国进行新一轮贸易谈判,正体现出这种矛盾。亚洲和其他股票市场起初看到曙光而应声上扬,但是特朗普很快在推特上说自己并不急于和中国达成协议,和姆钦划清界线。过去几轮谈判均没有实际成果,尽管中国一开始已同意作出重大让步。习近平当局愈发担心,如果自己做出更大让步,美国只会得寸进尺。

特朗普现在面临着“通俄门事件”和其他多重国内危机,造成特朗普政府地位不稳和受困心态会令事态更加复杂。民调结果显示,民主党的“蓝色浪潮”可能令共和党在11月中期选举中失去对国会的控制。但当前贸易和经济争端有更深层的根源──全球资本主义从根本上来说已经无法推动社会和经济前进。

帝国主义冲突

随着贸易战持续,可以更清楚地看出中国是主要的攻击目标。特朗普政府已先后同欧盟和墨西哥达成协议,这对中国造成更大压力。而且现在可以清楚看出,中美冲突并不完全是关于贸易,其真正原因是中美之间的地缘政治和战略对抗。美帝国主义试图打败它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保住自己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的地位。

正如中国的一个基金经理对《经济学人》杂志所说:“美国人不想要什么协议。他们就是想打压我们。”

特朗普政府起初以美中之间严重的贸易失衡为攻击借口,之后又将焦点转向科技投资和“中国制造2025”工业现代化计划。

“我不相信美中争端真的是因贸易失衡而起”,史蒂芬·罗奇在香港的一场会议上说道:“我认为是创新科技的战略冲突,而创新科技是任何一个国家实现经济繁荣所需的重要条件。”

而且现在美国政客还说到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他们越来越将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当作攻击对象,针对其庞大的国有部门及政府大力干预的做法。美国政府及其贪婪的跨国企业指责中国政府现在的做法是“欺诈”,想要打破中国国有企业的垄断。习近平当局尽管准备做出一些让步,但是它绝不会在这个关乎其独裁统治的核心问题上让步。

相关阅读 ➳ 特朗普离贸易战更近一步

 

特朗普说对中国征收的关税取得了“巨大成功”。这除了是虚张声势之外,也是为了表现得较为强硬从而巩固其国内地位,同时也说明他不了解贸易问题。

实际上,自特朗普开始征收第一批关税之后,美国对中国以及对其他国家的贸易逆差不降反增。今年7月,美中货物贸易逆差创下368亿美元的新纪录,同时美国对全世界的总逆差也增加到501亿美元。没有什么证据显示特朗普的政策真的取得了效果。逆差上升的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的政策造成美元升值,令外国商品对于美国消费者来说变得更便宜。

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

资产阶级评论人士越来越担忧,如果全球最重要的两个经济体爆发全面贸易战可能会带来的后果。中美两国的GDP加起来占了全世界的40%,两国贡献了全球53%的经济增长。因此全面贸易战可能令全球经济陷入衰退。

同时贸易战也会阻碍各国协调应对下一轮金融危机。造成2008年金融危机的各种根本原因不仅丝毫没有解决,反而变得更加严重:债务、金融投机和泡沫,现在还不能排除再次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与此同时,《南华早报》近期的一篇社论指出,各国政府为了“解决”上次危机而采取的政策造成“史上最大规模的从穷人到富人的财富转移”。特朗普尽管发表民粹主义的论调,但他的政策却强化了财富向上流的进程,并导致美国和全球政局更加不稳定。

除了准备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之外,特朗普还威胁要对另外267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税。如果特朗普真的这么做,那就意味着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都会被加征关税。

当美国于7月份开始征收第一批关税时,中国也对同等金额的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但是根据2017年的数据,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总共只有1290亿美元,而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则多达5050亿美元。所以如果冲突升级,中国无法继续采取“以牙还牙”的报复措施。不过它可以打击从美国的服务进口(旅游业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或者报复在华运营的美国跨国公司。

中国美国商会最近的一份调查指出,四分之三美资公司预计利润及销售额会因为特朗普的政策而下降。但北京不但没有针对美资公司作出报复,反而向其作出退让以争取支持。在中国至今仍未爆发反美示威和抵制美货运动,这并不是意外。过往在类似的外交冲突中,很多反日、反韩及反菲的抗议很大程度上都是由当局组织的。

北京采取报复的话并不是无代价的。任何以眼还眼的冲突当然会让双方都遭受损失,但震慑作用和政府的政治威望往往重要过经济上的负面影响。习近平政权不想扩大冲突,因此只采取了最小的反击措施,同时箝制媒体,以免出现过火的民族主义挑衅言论。

中国经济的问题

由此可见中国统治精英对脆弱的经济状况非常忧虑。在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政策之前中国经济就已经出现问题,但现在贸易战可能会令情况严重恶化。

中国依赖债务推动增长的经济模式已经放缓。极为严重的社会不公造成民怨上涨。政府正处于两难状态,难以抉择究竟是要继续整顿债务以避免金融危机,还是重走以债务支撑刺激方案的老路以避免经济急速放缓甚至萧条。因此中共应对贸易战时力求防止冲突失控,希望不要挑拨特朗普但同时不要显得中国弱势,小心翼翼地保持平衡。

中国股市自1月以来下跌25%,已是经济问题的征兆之一。自2015年股市崩盘以来,总市值几乎下跌一半,由10万亿美元下跌至现时的5.7万亿。中国不但将世界第二大股市的地位让与日本,而且现时整个股市如《彭博社》指出只值“五间苹果公司”(苹果公司市值1.08万亿美元)。

相关阅读 ➳ 特朗普与中国:山雨欲来?

 

贸易战对中国经济造成的直接影响是是非常有限的,至少目前是如此。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总额只值GDP的4%,但这数字背后隐藏着更大的问题。中国输入亚洲地区的原材料和零件,并把制成品出口至美国及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市场,所以中国出口业是全球庞大生产链的重要环节。

贸易战持续越久,不论中资还是外资的企业搬迁至其他国家的可能性就越高。这情况已在发生,低端出口商抱怨中国“工资过高”,开始转移至越南、柬埔寨及印尼等工资水平只有中国三分之一的国家。例如韩资的三星最近宣布把一部份生产线转移至印尼和越南,减少在中国工厂的智能手机生产量。

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滨表示,如果特朗普真的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将会令中国失去550万个工作岗位。

金融危机的警报

但如果资本家的信心崩溃的话,可以造成更大的威胁。这一点对于过热的金融资产来说尤其重要,包括房产、债券、理财产品及其他奇怪的金融工具。因为过去十年大量信贷注入市场,导致这些资产价格飙升至荒唐的水平。在其他所谓的“新兴市场”也发生了类似情形,例如土耳其、阿根廷、南非等,这些国家都在蕴酿着新的危机。资本家和金融投机者都在抛售新兴市场的股票和货币等资产,将资金带到美国以求更高的回报。

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强调了存在的风险,他指美国关税本身对华影响不大,但他警告:“大家可能会变得紧张……没有人真正明白。突然间就爆发了贸易战。在股市投资方面,大家可能会改变想法。这种行为比对经济的实际影响要深远得多。”

周小川最近的警告与他去年表示中国应谨防“明斯基时刻”(即资产价格突然暴跌,例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一脉相承。周小川或许比大部分人更明白,中国前所未有的债务水平、房产及投资泡沫,造成了巨大的经济风险。

大部分评论员似乎得出结论,特朗普会继续在贸易战中占上风,但这是极为短视的看法。美国今年经济好转可能已经达到顶点,特朗普的政策全球经济更加乌云密布。中美在今次冲突中只会双输,而不幸的是两国的工人阶级会因为企业倒闭、失业和通涨而承受最大代价。

社会主义者不支持资本主义的“自由贸易”。这个骗人的词语掩盖了强国剥削弱国的事实。同时我们也不会支持资本主义下的保护主义,因为这只会是某一方资本家保护自己利润、对抗另一方资本家的政策。今天的贸易战再次唤醒各位,我们需要建立国际社会主义替代方案,以取代有害的资本主义体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