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工党右翼向科尔宾发起新攻势

2018年9月23日 上午 10:35

工人运动需要主动把右翼赶出工党

Claire Laker-Mansfield   社会主义党(CWI英格兰及威尔斯)执行委员会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不得不缩短她在意大利的假期,准备前往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地中海渡假城堡去拜访他。特蕾莎希望马克龙支持英国“软脱欧”方案,从而避免危机重重的保守党政府瓦解。

与此同时,英格兰银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发出严厉警告,指出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不断上升及其将会带来危险。

新任外交大臣侯俊伟(Jeremy Hunt)谈到可能“意外地没有协议”。理论上是硬脱欧派的环境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嘲笑“将英国‘停放’在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中,直到无了期的将来才达成协议”的想法。

保守党处于绝望的处境,当前的危机可能最终使之崩溃。特蕾莎政府岌岌可危,如果面对由科尔宾、工会以至整个劳工运动掀起的一场群众运动,随时可能倒台。

然而,在过去一周里头条的是什么?是科尔宾和工会领导呼吁大家采取行动?工党大胆地要求大选?都不是。相反,关于保守党危机的内容经常被放到内页。头版满是对科尔宾的诋毁、诽谤和恶毒谩骂。正因为政府深陷危机,因而触发了这轮疯狂的新攻势。现时英国资产阶级没有可靠的政治代表,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在脱欧谈判中保护他们的利益。

保守党之所以还没有踢走特蕾莎,原因之一在于他们担心如果举行大选可能会使反紧缩力量的支持度进一步飙升,导致科尔宾政府上台。

资本家们明白,如果科尔宾上台,有可能进一步刺激工人阶级要求废除紧缩政策和争取更深远的社会主义措施。这就是为什么工党中那1%的富人的代理人——布莱尔主义的第五纵队——正在和保守党一起猛烈攻击科尔宾。

需要勇敢的回应

但是,科尔宾、麦克唐奈(John McDonnell, 工党的影子财政大臣),以及“动力”组织(Momentum,挺科尔宾的组织)的领导者是如何应对这些攻击的?他们做出了什么回击?

自2015年科尔宾当选工党党魁以来,社会主义党就一直警告说,试图“团结”那些仍然操控着国会和地方议会党团以及许多政党机关的亲削支、亲资产阶级分子会带来危险。

差不多三年过去了,他们想要打击科尔宾的行动从未松懈。科尔宾连任党魁、大选结果出色,而且民意支持度领先,都未能让这些亲富人的政客支持他。

如果你认为只要科尔宾赢得大选——现在很有可能——就能改变这些人的态度,那就太傻了。科尔宾和麦克唐奈对布莱尔派所做的每一个让步,都让他们更有信心加强攻击。

必须迅速改变方针。现在的赌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保守党处在危险边缘,因而工党有可能执政。为了阻止工党上台,一部分布莱尔派可能会从工党分裂出来建立一个新政党。最近媒体喋喋不休的议论表明这种可能性。但是我们不能坐视他们等到能给科尔宾最大伤害的时机才退党。工人运动需要主动把他们赶走。

所以除了呼吁人们走上街头和组织起来踢走保守党政府之外,科尔宾必须努力动员他的成千上万的支持者以及工会运动,去对抗工党右翼。

这意味着要准备好去争取社会主义党自科尔宾当选以来一直呼吁采取的各种措施,亦即将工党转变为真正的工人政党所必需的措施。我们呼吁强制重新选举。由于可能提前举行大选,必须赶紧让党员和工会民主地决定由什么人代表工党参加选举。我们主张向所有工运和社会主义运动成员(包括社会主义党)开放工党,让他们以联盟者的身分加入。

我们主张撤销布莱尔推出的所有反民主措施,以真正民主的、社会主义的方式重建工党,包括完全恢复工会和党员在党内的决策权。

尽管科尔宾现在面临着严酷的攻击,但等到他和工党政府想要实行自己的计划,因而威胁到资产阶级的利益时,现在的这些攻击就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因此,我们呼吁他采取必要的紧急行动,立即组织对工党右翼的斗争,以准备所需的力量捍卫他的反紧缩立场,并争取社会主义变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