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在中国、台湾和香港进行组织。在全球范围内,工国委(CWI)是遍及最多国家的国际革命组织,成员遍及50个国家,分布在各大陆上。我们建基于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和分析,为国际社会主义而斗争。

treediagramcn

工国委(CWI)反对富豪主导的中共独裁体制,其让中国成为“世界的血汗工厂”,并制造全球最极端之一的贫富差距。我们主张创建战斗性的独立工会,来组织工人斗争反对资本剥削:八小时工作制、大幅增加工资、全民退保和工作安全;不要临时、外判和派遣工作。

我们把这结合上要求立即实现全面民主权利的斗争,但拒绝中国自由派“渐进性改革”这种畏首畏尾的主张。他们害怕革命性的变革,并迷信民主与资本主义经济是不可分割的。中国过去30年的经验早已证明这一理论的失败。正如美国记者詹姆斯・曼(James Mann)指出:“中国和美国的商业团体并不拥抱民主梦。他们都从不允许政治反对派存在的中国体制中获利。”[The China Fantasy: Why Capitalism Will Not Bring Democracy to China, by James Mann]

挑战独裁统治的斗争

工国委(CWI)成员积极反对国家镇压,并捍卫政治异议人士权利,其中包括捍卫我们自己受中共迫害的同志。例如,来自重庆的工国委(CWI)活动分子张蜀杰,由于定期向我们被禁制的杂志《社会主义者》投稿,于2011被捕,并被指控和“敌对组织”有联系。在工国委(CWI)同志和其他工运分子的帮助下,张氏得以逃离中国,并在瑞典获得政治庇护。

Zhang Shujie of CWI protesting against state visit of Wen Jiabao to Sweden in 2012

2012年,工国委成员张蜀杰抗议温家宝对瑞典的国事访问

订阅《社会主义者》电子版(中国地下版),请向此邮箱申请:cwi.china@gmail.com

不仅针对中国大陆及香港,面对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政体”,我们也反对政府镇压、骚扰和审查。也是如此。从斯诺登和曼宁事件,加上这些国家愈加加强打压政治公民权利,可见现实上西方“民主国家”同样也是“老大哥”政权。社会主义者指出,民主权利,如组织和罢工权利、言论和集会自由、投票权和参选权、推举被压迫者的政治代表等等,历史上都是通过群众斗争得来的。工国委(CWI)坚持这一真正的民主传统,强调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在民主斗争中的决定作用,并将之联系至推翻资本主义的须要。资本主义制度无助于促进民主,反而是民主权利的一大阻碍。

我们指出,最近在埃及、突尼斯、巴西和土耳其发生的社会反抗,南欧危机国中的反政府罢工潮,活生生证明群众斗争是真正改变的钥匙。工国委(CWI)积极参与这些斗争,但同样强调需要有战斗性的工人阶级组织、领导层和社会主义纲领,才能赢得胜利。

世界与欧洲局势展望:一个深陷危机的制度
埃及:军事当局试图在血泊中巩固权力,导致数百人死亡
巴西:群众斗争胜利了!

社会主义行动(工国委(CWI)在香港的支持者组成的组织)要求不民主的粱振英政府下台。社会主义行动积极参与众多斗争——工人罢工、环境抗议和维护移民权利。我们主张建立自下而上、由基层民主控制的群众运动,来组织占领行动、罢工,并在学校和工作场所中组织民众委员会,唯此才能克服中共独裁政权的对抗,实现真正的民主变革。

这与“温和”泛民领袖截然不同。他们反对“激进主义”,倡议与中共妥协,以换取局部民主改革,并完全低估中共和资本家们对民主的敌视、暗算和时刻准备镇压之野心。他们妄图安抚香港权贵和跨国公司,民主选举不会威胁他们的超额利润。屈服于资本家和中共的压力之下,而又拒绝将中港两地反独裁的民主斗争结合起来,泛民领袖不过是民主运动的煞车掣。

六四:对今天民主斗争的重要教训

支持工人斗争

最近,工国委(CWI)开始在台湾青年之间传播社会主义思想。我们主张建立一个工人阶级和基层的新政治力量,完全独立于民族主义的蓝绿两营,以提供一个真正的选择,替代腐败不堪的马政府和富商菁英。

在中国、台湾和香港,工国委(CWI)为工人阶级权利奋斗,在工人斗争中提供实际帮助,进行团结声援,提供策略建议。在2013年持续了40天的香港码头罢工中,社会主义行动为罢工基金募集了36,000港元。当然各组织也筹募了相约的金额,但只有我们通过传单和杂志,提出具体行动以增强罢工的力度,超越工会干事那种以媒体为中心的斗争模式。

码头工人罢工四十日后结束

Hong Kong dockworkers' strike March-April 2013

2013年三月到四月,香港码头工人罢工

工国委(CWI)在香港和国际范围内组织支持和声援中国罢工的行动。2004年,东莞兴昂国际鞋业公司的罢工十个名被判处多年徒刑,工国委(CWI)时任当选爱尔国会议员的乔・希金斯(Joe Higgins)代表工人进行了一次非常有效的介入,最后成功推翻对工人的判决,是国际运动的重要一例!

反对种族主义、帝国主义和破坏地球家园

工国委(CWI)同志积极反对军国主义、种族主义和对移民的打击。在现代历史上,亚洲国家第一次比欧洲在军备上花费更多。当数亿人仍然缺乏安全的饮用水、整洁的住房、免费教育和医疗保健时,如此滥用公帑实在是荒谬至极。这也提升了统治菁英各阵营之间军事冲突的危险,与之相伴的是民族主义宣传肆虐起来。2013年5月在台湾渔民洪世成被杀害,工国委(CWI)成员在台北劳委会外抗议种族歧视菲律宾外劳。在香港,社会主义行动发起“反种族主义青年”,通过游行和大规模散发传单,捍卫亚洲外劳的权益,亦反对针对大陆人的沙文主义。在各地,统治菁英和建制政党煽动种族主义,企图以少数民族作为替罪羊,掩盖社会灾难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带来的。

香港:支持外藉工人的斗争
台湾渔船枪杀事件:菲工成为种族主义的代罪羔羊
香港:《苹果日报》广告- 是时候要站出来反对种族主义!我们已经受够了!

工国委(CWI)组织斗争反对环境破坏。资本主义为求追逐短期利润,增加温室气体排放,带来高度污染,是全球暖化的主要原因。全球变暖现象已经到达临界点,比人类在地球上出现以来的任何时候都高。对峙的资本主义国家政府不能达成解决方案,每年的气候峰会只是互相指责的游戏,为的是占多一点政经便宜 。我们为民主公有制奋斗,并支持控制能源企业、交通企业和公共事业,作为社会主义计划的开端,从而将经济重新定位至可再生能源,例如风力发电、波浪发电、太阳能发电。

在台湾和香港,工国委参与了众多的反核示威,特别是2011年日本福岛市世界上第二严重的核灾难之后。我们网站上报导中国各地,从昆明、到成都到大连各地,群众反污染斗争起到的关键作用。尽管公众普遍反对核能建设,如2013年3月台湾曾发生一场20多万参与的抗议,而日本同期则发生了更大规模的示威,但亚洲各国仍然竞相进行核建设。中国一国在建核电站(28座)占世界范围在建核电站(69座)的近一半。由于中国严重存在的监督不力、腐败和甚至缺乏最起码的公众审视,带来不安全的核电厂、有毒废物和“豆腐渣”工程的种种噩梦。

台湾:历史上最大的反核游行
中国环境污染前所未有
彻底失败的杜哈气候会谈

在女性抗争、反性别歧视、反同性恋歧视的运动中,工国委(CWI)起著关键的作用。在香港,我们“荡妇游行”,并举办国际妇女节( 3月8日)年度社会主义的庆祝,在年轻女性和外劳中宣传以提升意识。我们将反对性压迫和暴力侵害女性的斗争,连系至女工不断恶化的问题 – 就业歧视、低工资和性骚扰问题,从而提出需要推翻资本主义。

CWI protest in Taipei against KMT government's anti-migrant racism

工国委(CWI)在台北抗议国民党政府反移民的种族主义

资本主义:重病缠身的制度

自2008年以来,资本主义制度已经陷入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危机。即使在富裕国家也出现大规模失业和贫困现象,欧盟有2,660万人处于失业中,远高于2008年时的1,600万。根据美国政府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五年内危机给美国资本主义造成超过22万亿的损失,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即美国央行印钞票投入4万亿美元,以变相为银行和大公司续命。尽管采取这种大规模的货币刺激政策,美国和世界经济仍可能陷入类似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中。

工国委(CWI) 对资本主义危机提供清晰的分析。这场有机性的危机,没有资本主义的政府有一个解决方案,除了加强对穷人的攻击,并准备内战措施反对工人阶级。在中国,胡温当局推动空前的经济刺激方案,企图以此摆脱全球经济衰退的引力,但也产生了日本式的债务危机。中国政权在危机的每一阶段都进退失据,误信只是一场资本主义的短暂风暴,而中国经济会恢复到一切如常。

中共领导人呼应他们西方同行的最新“解决方案”是,对工人阶级和公共部门加强打击。“李克强经济学”希望能打破中国经济债务成瘾的局面,正如李总理爽快承认地这将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如果全面实施,将意味著政府收入萎缩、私有化、工厂倒闭和竞相压低工资的竞争(“灵活的劳动力市场”)。而新自由主义的野蛮政策 —— 劳务外包、私有化和缺乏资金的公共服务 —— 也正重压在港台的肩上。

工国委(CWI)积极参与反私有化斗争,并争取增加在学校、医院和扩大公共房屋建设。我们主张民主公共拥有并控制经济资源、建设和融资,从而建立一个不以营利为目的、满足人民需求的民主计划的经济扩展。

新群众工人政党

工国委(CWI)指出需要在全球建立工人阶级的新政党,并以此为媒介工具组织成功的群众斗争,为反资本主义和专制统治的社会主义纲领赢得支持。同时,我们认识到当前在社会各个阶层中,广泛存在的复杂的和矛盾的政治情绪。这是由于伪称“社会主义”的一党专制的斯大林主义国家崩溃后,而遗留下来的政治混淆,加之旧社会民主党派自甘堕落,已经失去了往日工人阶级的基础,而成为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政党。

左翼政治真空到处徘徊。人们对建制党派和政客的普遍不信任和仇恨,在缺乏清晰的替代时,尤其是在群众斗争第一次爆发时,演化为“反政党”的情绪:反对所有政党、他们的旗帜、标记和出版物。意想不到的是,反政党情绪却让同一群受厌恶的建制政客更容易在背后遏制群众斗争,阻止它发展成更鲜明的反资本主义运动。可耻的是,一些左翼团体也屈从于“反政党主义”的意识中。我们坚持强调,一个工人阶级的政党是必不可少的。

工国委成员萨玛・萨万特的选举工程震动了西雅图的政治建制

工国委(CWI)证明,只要有清晰的社会主义理念和富想像力的战术,社会主义者可以在今天斗争期大踏步的前进。工国委(CWI)美国支部 – 社会主义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最近运用竞选平台,开辟出一条挑战资本主义政制,并广传社会主义思想的新路径,从而取得惊人的成就。例如在西雅图,我们的同志萨玛・萨万特(Kshama Sawant)选举获胜已震动美国政治建制并赢得国际媒体的关注。这场美国政治地震是建基于工国委(CWI)爱尔兰支部的成功经验之上的,在当地我们以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路线,获得两个议员席位。在南非2012年恶名昭著的警察在马里卡纳(Marikana)屠杀了34名矿工后,工国委(CWI)当地支部随即在10万工人的罢工中发挥主导作用。2013年,工国委(CWI)在南非启动建立一个新的群众性工人政党,工人社会主义党(WASP)。这些例子表明,马克思主义思想可以赢得新的基础,并获得群众的支持。

反资本主义和专制统治的斗争要赢得成功,需要理念、马克思主义的纲领和方法,以及一个能够团结全球各地的工人和被压迫人民的组织。工国委(CWI)的目标是通过介入今天的斗争,以建立这样一个组织,并在积极斗争的工人和青年群体中进行对话,从而为社会主义替代方案赢得更广泛的群众支持。

如果你想加入斗争,并成为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成员,或者你留意到我们的活动,并希望了解更多,请填写表格,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