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殘酷鎮壓引發致命暴亂

2009年七月月6日 下午 12:16Views: 65

140人死亡,800多人受傷, 中國數十年來穆斯林地區最嚴重的種族衝突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

由於警察的粗暴鎮壓導致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一場由300名維吾爾族人舉行的和平靜坐抗議轉變為這一突厥語人口佔多數地區數十年來最嚴重的種族暴力衝突。

新疆也被眾多維吾爾人稱為東突厥斯坦, 由於「9/11」和全球「反恐戰爭」之後中國當局的鎮壓,對非漢語民族的歧視, 以及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使當地原住居民一直處於社會底層,也導致當地的民族衝突日益激化。

7月5日(星期日), 數百名防暴警察衝擊了 由 維吾爾青年舉行的和平抗議導致抗議者大規模的憤怒。根據新華社報道,大約一千名維吾爾人參與暴動,推翻警方的障礙,攻擊旁觀者和搗毀車輛。

西方媒體援引目擊者說,至少3000名暴亂者與約1000名警察和武裝警察發生衝突。中國官方媒體提供的數字是,至少140人死亡, 816人受傷,並警告說,死亡人數可能還會進一步上升。報告指出,共有 261台機動車輛和大約200家商店被攻擊或燒燬。

《紐約時報》報道,如果這一傷亡數字得以確認,將是中國多年來發生的最致命的暴力事件。這是自1997年以來新疆最嚴重的暴力事件, 死亡人數 已經超過去年西藏地區所發生的騷亂。目前烏魯木齊已經宣佈處於戒嚴之中,所有的電話和互聯網通信全都被切斷。數十名傷者不分漢族和維吾爾族都被送到市醫院接受治療。

中央電視台(CCTV)播放了維吾爾抗議者攻擊和用腳踢打倒在地面上人的影片。其他人茫然坐在那裡血流過他們的臉龐。正如2008年3月在西藏首府拉薩發生的騷亂一樣,此類影片和圖片將激起占中國人口92%的漢人中的反維吾爾族情緒。

事實上,這也是中國統治精英的意圖,他們無疑希望抓住在烏魯木齊發生的熱點事件轉移人民對的注意力,從而避免影響執政黨共產黨慶祝建國60週年時所面臨日益加深的權力危機。就如通常情況下,中央的主旨是官方宣傳暴力活動是由新疆以外的流亡團體煽動的,所以 華人應該聯合起來支持「他們的」政府,以抗議「外國干涉」 。

任何人都不應被政府對這一事件的宣傳所欺騙。這一階段的報告資料還並不完整,但烏魯木齊發生抗議起初階段是和平性質似乎很清楚。美聯社報道說: 「關於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發生了什麼還很難說清,但暴力似乎因為和平示威人群拒絕散去而造成的。美聯社引用一個美國目擊者的說法,「警察用催淚瓦斯,警棍和消防高壓水槍把示威者驅散,而抗議者敲打警察障礙並搗碎巴士的窗口。「每一次警察動用一定力量,人們就會跳過障礙站回到街中。就像貓捉老鼠的遊戲那樣。

廣東的工廠發生的種族衝突

示威的訴求是要求官方公開回應6月26日 發生在華南廣東省的一個衝突事件。在廣東韶關市的一家玩具廠發生了駭人聽聞的漢族和維吾爾族農民工之間的民族衝突, 衝突導致兩名維吾爾人被殺害(儘管有報告實際死亡人數可能會更高)和118人受傷。這起事件起因是一漢族工人丟失了在當地一家玩具公司香港旭日實業的工作,並不指責管理層,反而遷怒於新近到來的600名維吾爾族工人。(香港旭日實業集團是香港的一家私營公司,目前在華南地區共僱用超過50,000工人, 老闆姓崔是香港的’玩具億萬富翁』)

據官方媒體報道,該失業工人在網上編造謠言聲稱6維吾爾族男工強姦了兩名漢族女工, 日前已被警方逮捕。由此導致當地數千漢族工人使用刀具與棍棒襲擊了維吾爾族工人宿舍, 與維吾爾工人發生流血衝突。

這一衝突事件在中國具有標誌意義,由於經濟危機導致失業率一直創新高(達到1949年後的最高紀錄)與減薪(2億多農民工不得不為越來越少的工作崗位和低收入進行惡性競爭)。而與此同時官員腐敗幾乎滲透到了社會活動的 每一個領域,進行,可以用於表達抗議的渠道被徹底堵截和工人自我組織遭到取締,對當局的憤怒正在上升,但同時 也表現為種族主義,犯罪,吸毒,自殺,以及其他表達絕望的方式。作為韶關事件的腳注,旭日實業的老闆資產超過10億美元擁有一幢豪宅和停著30多輛跑車的私人停車場。韶關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是每個月500元(約合73美元),而這也恰恰是今天’兩個我國’的極端景象。一個農民工不得不工作261年,並且不吃不喝不花費一分錢才能買得起他擁有得一輛法拉利。而為得到這樣的一份低工資有時還會帶來悲劇性得血腥後果。

而在烏魯木齊爆發的衝突則是廣東省韶關衝突的’反饋循環’。已經有報道顯示,在韶關警方也有人參加了對維吾爾族工人襲擊,有幾個維吾爾人儘管受害者也被逮捕,傳說所有維吾爾人的手機的已被沒收,以防止他們傳播信息。為這些報告所激怒且擔心官員 會有意掩蓋真相,所以一群維吾爾族人走上烏魯木齊街頭要求官方明確答覆,並且抗議顯而易見的歧視性待遇。

韶關事件在互聯網上甚至官方媒體上得到廣泛的報道,無疑在維吾爾人之中引起了極大憤慨,他們目睹數百萬漢族進入新疆,控制了越來越多的私營行業(烏魯木齊人口230萬,現在其中70%是漢族) 而維吾爾人如果遷移到其他地方,就容易遭到系統性的歧視和種族主義,受到警察的騷擾,一些漢族也認為他們’不可信’和’暴力傾向’。

種族主義思想在任何一個社會都不是自發地從群眾中產生的,而是由統治者為促進他們自己的政策利益而蓄意植入和培育的。因此,這正如歐洲所存在的反猶主義,和美國 「白人至上」的思想及對非裔美國人的歧視。幾十年來中國官方一直對維吾爾族堅持使用自己的語言,文化信仰和宗教而感到警惕,認為這威脅了「國家利益」。

這些偏見明顯表現在對烏魯木齊事件的官方描述中。 聲稱 總部設在美國的維吾爾族流亡集團發言人熱比婭是騷亂背後的黑手。新疆自治區主席巴克利說, 「在[韶關]事件發生後,三股勢力[即分裂主義,激進行動派,和宗教極端主義]在國外努力挑起事端,攻擊我們,煽動街頭抗議。 「

這種說法就好比說去年的西藏騷亂是由達賴喇嘛策劃的一樣,而當時,他懇求被允許參加北京奧運會而被他自己的支持者所抵制。而同樣當漢 族和其他民族的工人進行罷工和街頭抗議,政權經常點名認為「黑手」是激進知識分子,人權活動分子,左派,或法輪功學員,他們聲稱背後必定有人採取某種行動-彷彿工人太愚蠢而無法自己進行鬥爭。現在新疆雖然在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中存在一定支持獨立的傾向,但這還還不是一個普遍趨勢,它也沒有成為此次抗議的驅動力。目擊者報告說,一些示威的維吾爾族還帶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這是很合乎邏輯的,因為他們的行動其目的是是確保基本權利和保證的維吾爾人在中國其他地方工作的權利,也是希望這將提供一些保護防止鎮壓和反對如今密集的「分裂主義」的宣傳。在從廣東到新疆,現在存在有一個非常真實的危險-為政府進行沙文主義鎮壓的宣傳與辯護-並可能導致在中國其他地區出現針對維吾爾族的種族主義攻擊。

警察開槍射擊

從來自於目擊者的大致描述來看,是在警方發出多次警告試圖清場時向示威者開槍導致把一場和平而憤怒的抗議活動轉化成為數十年最嚴重的暴力 衝突。即使沒有全面瞭解事件(也許可能永遠不會全面瞭解)這種情況下應該是合乎邏輯的。有幾個證人分別說明,他們是在7月5日晚上聽到槍聲的 。為什麼在持續幾個小時的和平靜坐抗議之後突然沒有挑釁就直接轉化成一場衝突,而且 還是在一個維吾爾人佔少數的城市中,而警察人數已經達到一定規模的時候?正如英國《泰晤士報》指出:「烏魯木齊多年來一直是新疆地區控制最嚴密的城市,因為漢族人口的迅速增加和大量安全部隊的存在。 」

是安全部隊把一個「控制嚴密的的城市」變成流血之地?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只需要看看他們在中國其他地方的紀錄就可以。笨拙的治安管理能力是引發各地動亂和暴亂的一個眾所周知的主要原因。一年前甕安事件(貴州省)如此,不到一個月前的石首事件(湖北省)也是如此,類似的案例舉不勝舉。

中共當局具有影響力新聞週刊《嘹望》在其6月15日的評論中指出:如果領導幹部不能守土有責,不能勇於擔當,能躲則躲,習慣於把群眾的不滿說成敵對勢力的煽動,把警察推在前面,藉以掩蓋自己執政能力的低下,強力壓制住一時的騷動,卻不去努力夯實執政黨、政府和國家民族的百年基業、萬世太平,那才是最可怕的。 「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中央國家機關敦促地方政府採用靈活的辦法應對危機因為擔心地方性的抗議活動很容易失控,因此上文同樣解釋說: 「社會矛盾已形成一定的社會基礎和群眾力量從而製造了隨時可能引爆的火藥桶…「然而,儘管存在著體制內這些’明智的勸告』,但當局機器如龐大的章魚般充滿著矛盾和不穩定,例如頭腦雖然敦促需要謹慎從事,但其觸角卻做著相反的行為,習慣性地採用他們最瞭解的方式:暴力。這似乎也是觸發新疆騷亂的動因之一。 

社會主義和工人階級的團結

騷亂本身的性質是一種盲目的和破壞性的行動,代表著絕望的行為。它不是真正能實現政治要求的方法,而且也沒有遵循民主議定結構(當然在中國這本身是非法的,因此很難實現) ,如在新疆就很容易地導致因為他們的種族而將無辜平民作為襲擊目標。社會主義這絕不支持或倡導將騷亂作為一種政治鬥爭的手段,但我們也不會加入到由中國專制當局領導的「合唱團」中同聲相應,將這一事態的發展完全歸罪於維吾爾族示威者。該由北京政權及其安全部隊對所發生的一切負責,由於其對公眾的抗議和任何形式的獨立的行動和思想的零容忍態度是導致目前中國社會爆炸性局面的根本原因。而這正是我們作為社會主義者早在 一年前就提出的警告。 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認為: 「雖然這表面’平靜’,但是新疆仍然是一個定時炸彈… 」 [新疆的民族問題, chinaworker.info,08年1月15日]

社會主義者完全反對中共政權在新疆所執行的政策和目前正在烏魯木齊進行的鎮壓。中共國家機器在新疆的所作所為與它在其他地方對騷亂的鎮壓沒有什麼不同的:其目的就是在於捍衛富有精英的利益和橫行無忌的專制當局的統治。應該針對7月5日和6月26日事件舉行獨立的非政府的調查,調查人員中應該包括由維吾爾族社區自己選擇的代表。工人階級跨越宗教和種族界限進行團結是解決這一危機的唯一出路。充分實現民主權利,包括停止在學校和工作場所內針對語言和種族的歧視,賦予少數民族完全的民族自決權,都將成為這一鬥爭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以獨立工會組織為基石,將所有的工人不份論國籍,性別,宗教信仰,和戶口狀況團結起來,建立一場新社會主義勞工運動是我們目前的當務之急。

支持建立一個社會主義新疆和社會主義中國

下文來源於由文森特-科洛和陳勵志聯合撰寫的《暴風驟雨將臨——中國:世界的血汗工廠》一書中關於新疆問題的章節:

在這個階段,不能肯定大多數維吾爾人想徹底獨立。儘管今天的經濟增長的影響極端一面倒,很清楚新疆得益於與中國其餘地區的經濟一體化並且甚至在維吾爾人中有一個可以理解的東突的獨立國家會遭受到失去工作和投資的恐懼。不過,如果多數人選擇獨立,社會主義者將支持這個選擇,但必須說明是」獨立民主的社會主義東突厥斯坦」 的口號,並解釋說要擺脫北京政權控制(以及中亞的反對獨立的資本主義精英) ,只有通過在全中國和全亞洲的基礎上的一次成功的社會主義革命才能實現。

只有把他們的奮鬥,換句話說,在中國和國際範圍的一場工人階級的群眾革命運動同結束資本主義和專制主義聯繫起來,對維吾爾人的民族壓迫才能加以克服。在民主的工人和貧困農民的政府的基礎上,新疆人民將自由決定自己與中國的關係,是否獨立(民主的保證包括自治權利或與漢族廣大地區分離的權利)或在一個統一的國家內的真正的自治。這包括廣闊的中國,中亞和俄羅斯的社會主義聯邦-在民主和自願的基礎上,為開發歐亞大陸巨大的經濟潛力打開了無限的可能性。

基於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在新疆和更廣大地區的民族衝突是不可解決的。這就是為什麼馬克思主義者拒絕給予現有的民族主義政黨和集團任何支持-世俗的或宗教的 -其中沒有一個提出替代資本主義的方案,因此,不管他們聲稱的目標如何,他們不主張廢除壓迫和貧窮而只是轉變這種壓迫的民族-國家形式。但我們是完全反對由中國國家發起的民族主義者或宗教組織的鎮壓並支持其合法的活動的權利,正如我們呼籲充分的民主權利:政治活動自由,信仰自由,集會權,新聞自由等。我們支持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民族和文化權利,包括:在與國家交流時使用他們自己語言的權利,在教育系統內使用少數民族語言的權利和結束在就業、住房和公共服務等方面的各種歧視。

在新疆和其他地區的工人階級必須獨立於所有資本主義政治形式組織起來。為解放自己,它必須與中國其他民族和其他省份的工人聯結起來。漢族中國工人階級也必須把反對在新疆的民族和宗教壓迫的鬥爭和他們自己的鬥爭結合起來。新疆已在國家鎮壓和’反恐’中成為用來對付所有那些站起來向中共專制政權鬥爭的-罷工工人,反污染活動家,民運和社會主義者的最新技術的訓練場:只有建設一個統一的工人階級運動,其中的被壓迫的少數民族成員將發揮關鍵作用,才能使資本主義,專制主義和民族壓迫成為歷史書籍記載的過去。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