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國委(CWI)的張蜀傑在瑞典國會的聽證會上發言(視頻)

2012年一月月27日 下午 12:00Views: 60

國家安全員警如何運作?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記者瑞典斯德哥爾摩報導

“他們警告我可能因為‘接觸被取締的組織’和‘涉及國家安全的犯罪’面臨數年監禁。”來自中國的社會主義者張蜀傑說道。星期四他在瑞典國會的一個聽證會上提供相關證詞。由於中共政權被埃及和突尼斯發生的革命所震驚,而在2011年加大了在中國的鎮壓力度。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

遠道而來的客人,香港立法會議員和社會主義者“長毛”梁國雄呼籲瑞典政府和政治家們應該允許張蜀傑留在瑞典。 “長毛”告訴與會者他的一位香港朋友在20世紀80年代在中國被捕,因為拒絕為秘密員警做間諜,而被判處10年有期徒刑。

關於在中國爭取民主權利和反對政府鎮壓的聽證會是由瑞典左翼党和其難民政策發言人克莉絲蒂娜-赫耶-拉森(Christina Höj Larsen)。其他發言人包括獨立中文筆會的代表常務秘書張裕和大赦國際的代表,以及處理過眾多難民案件的資深律師斯登-德-耶爾(Stan De Geer)。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2

張是聽證會上的第一個發言人

“2011年初,中國專制當局對從埃及和突尼斯開始而席捲全球的抗議浪潮深感恐懼。在幾乎整整十一個月之前,我被當局逮捕並被指控和“違禁組織”工國委(CWI)有聯繫。我被國家安全局的員警秘密帶到一個旅館裡。員警對我全身搜查,並拿走了我的皮帶、手機、鑰匙和口袋裡的其他東西。”

沒有人知道他當時在那裡,而且員警威脅他,他們可以無限期地拘禁他,使他“被消失”。他被審問了近30個小時,沒有食物,(作為嚴重近視的張蜀傑)也沒有他的眼鏡,而且被迫經常站立。

警方要求(他提供)有關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中國內地和香港的支援團體社會主義行動的資訊,以及香港的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的資訊。他們揚言要判處他長期監禁。

“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我假裝同意了員警的要求。然而第二天我就秘密聯繫了工國委的朋友,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3

“與其成為專制當局的間諜,我選擇離開中國———以打破員警束縛我的鎖鏈。這是我唯一能捍衛我言論權利的方法,只有這樣才不會像很多人那樣由於當局的鎮壓而保持沉默。”

當員警催促他充當間諜去香港參加會刺探議參與者資訊是,機會出現了。他得以在愛爾蘭國會成員喬-希金斯(Joe Higgins)和“長毛”的幫助下逃脫。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4

張蜀傑還提供了北京政權恐懼社會主義者和工人鬥爭的政治背景:

“今天中共當局能進行如此殘酷的鎮壓的一個原因就是大多數國家和政府更多考慮的是商業利益而不是鎮壓、酷刑和專制統治。所以說,專制當局得到了外國公司的支持,而這些公司也使中國成為世界的血汗工廠。

張同時也是關於工人狀況和鬥爭的文章與書籍的作者:

“本月初在湖北省,惡劣的工作條件使得工人以集體自殺相威脅。這發生在富士康——一家為蘋果生產iphone的台資公司中。公司老闆上周竟然向媒體抱怨, 富士康擁有超過1百萬員工,如何管理這“100萬動物”讓他很是頭疼。”

“政治改變——真正的民主不可能來自統治者,或者一些所謂“開明”領導人的施捨。這是在中國和其他任何地方的普遍真理——就像目前正在埃及發生的情況一樣。民主的進步來源於基層——必須通過群眾鬥爭才能贏得。”

“這就是我為什麼會成為一個社會主義者——一個國際社會主義者——這也是為什麼我被中國這個員警國家所迫害。”

左翼党國會議員克莉絲蒂娜-赫耶-拉森(Christina Höj Larsen)感謝他的證詞表示:

“我要特別感謝張蜀傑先生,因為他的個人勇氣和講話給我們提供了中國眾多人生活的片段。”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5

此後,來自獨立中文筆會的常務秘書張裕介紹了近年來對批評中國政府的異議者遭到的刑罰愈加嚴重。最著名的是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在2008年被判處11年,而他的妻子也在一年前被消失。此外,還有數個類似的案例,包括維吾爾族作家哈裡迪-尼亞孜(Haliate Niyazi)和多庫拉-圖斯裡幕(DokruTsultrim)的案例,他們在玉樹地震後發出警告,而如今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在哪裡。在上個月,有三名異議者分別被判處9到10年的有期徒刑,其中包括與在海外的中國異議組織有聯繫。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6

許多遭到從重判處的作家都是著名人士。但當局其實更為恐懼工人鬥爭,在當局鎮壓中有些犧牲者就是工人運動活動分子。

“長毛”梁國雄雄將張蜀傑的情況與近來在衣索比亞被判處11年監禁的瑞典記者馬丁-希斯比(Martin Schibbye)和約翰-佩爾松(Johan Persson)相比較,並說瑞典在要求瑞典記者自由的同時,同樣應該允許張蜀傑留在瑞典。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7

“張蜀傑是中國日益不斷升級的鎮壓的受害者之一。中國今年首次維穩經費大於軍事預算。在2011年中國關閉了130萬個網站”,同時“長毛”也提及他在過去二十年來都一直被禁止進入中國內地。

隨後瑞典大赦國際的新聞官員伊莉莎白-洛夫葛籣(Elisabeth Lofgren)提供例證說明雅虎和穀歌等主要IT公司是如何與北京當局同流合污的。“有錢能使鬼推磨,”她表示。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8

伊莉莎白-洛夫葛籣說,“去年二月抗議活動後有約130人被捕”。另一個例子就是陳衛,他因為在互聯網上發佈一篇文章而在最近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另一位人權活動分子律師陳光誠被約100名維穩人員圍困,任何試圖拜訪他的人都會遭到維穩人員的毆打。

出席聽證會的國會議員和記者收到有關中國正在增加鎮壓的廣泛資訊。張蜀傑的呼籲獲得了與會者的強烈支持:

“我希望繼續鬥爭,揭露國家安全部門和專制當局的所作所為,而他們的行徑與社會主義或者工人和窮人的利益之間無絲毫關係。”

Zhang in Sweden parliament9

張蜀傑聽證會演講視

相關媒體報導:

大紀元

被逼做間諜 出逃民運人士揭國安醜聞

新唐人電視臺相關視頻報導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