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國委(CWI)國際會議:蔓延歐洲的階級鬥爭

2012年二月月29日 下午 12:00Views: 53

歐元區危機日益嚴重

芬金-凱利(Finghín Kelly),愛爾蘭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愛爾蘭支部)

2011年1月17日到22日,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簡稱:工國委)的國際執行委員會(IEC國際執委會)在比利時召開會議,有來自歐洲、亞洲、拉美和非洲超過33個國家與地區的代表參與了此次會議。

以下報告是此次會議關於世界局勢的第一份報告,芬金-凱利(Finghín Kelly)就歐洲局勢的關鍵發展整理了此份專題報告。

去年,歐洲見證了階級鬥爭的激烈爆發,發生了群眾動員和大規模抗議運動。歐洲經歷了席捲整個大陸的占領運動(The Occupy and Indignados Movement)。在當前經濟、政治和社會危機的背景下,國際執委會討論了歐洲的局勢,並分別由工國委國際書記處的托尼-索努瓦(Tony Saunois)與克雷爾-黛萊(Clare Doyle)作出了引言和總結。

歐洲的統治階級為了讓工人階級為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埋單,而不斷推出惡性緊縮政策。經過過去數十年鬥爭所贏得的改良成果,包括退休保障、福利、勞動條件保障和社會開支,都遭到了嚴重侵害。二戰以來工人階級贏得的所有改良與勝利都正在被逐步取消。這是對戰後經濟上升時改良主義者論述的回答,並導致逆轉福利國家(的政策)與人民生活水準。當然這並不代表改良主義的思想會從此消失。

歐元區的危機加劇,凸顯了資本主義自身是解決不了問題,證明了資本家地位的不穩定性和脆弱性(譯注:歐元區囊括了歐盟當中17個成員國,並使用統一的「歐元」貨幣,由歐洲中央銀行負責管理)。面對這危機與工人向銀行家與市場不斷增加的反擊,政府們紛紛尋求愈加專制和不民主的「議會波拿巴主義」,並限制「民主」機制和增加鎮壓。(譯注:馬克思主義者使用「波拿巴主義」一詞來形容當國家超越其一般的議會與其他「民主」監察制度時的專制統治。此詞命名自拿破崙‧波拿巴,並代表一段社會危機尖銳化的時期。)

緊縮政策遍布歐洲,討論會的會眾強調每個國家削減開支的本質,以及其所引發的反抗與抵制。對緊縮政策的反應在希臘尤其激烈。來自希臘的國際執委會與會者重點指出當地爆炸性的局勢。希臘在過去兩年已經歷了十四次的總罷工,包括兩次四十八小時總罷工。

數位與會者生動地闡述了希臘的緊縮政策對工人群眾的影響。生活水平崩潰了,包括一些中產在內的整個社會中的部分階層陷入了貧窮與絕望。當地出現了大規模失業,而青年人的失業率更接近50%。民調顯示91%的家庭面對嚴重的收入下降-平均的減幅為30%。現在,78%的家庭連滿足生活基本需求也出現困難。這導致出現如此悲慘的局面,許多家庭被迫遺棄子女轉給他人收養。

移民在許多國家成了重要的議題,尤其是在愛爾蘭、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臘,都出現大量的青年人向外移民。除了造成嚴重的社會後果,也對群眾抗爭帶來複雜性,因為最活躍的階層離開了抗爭,並讓資本主義獲得暫時性的安全。

社會運動

國際執委會聽到許多關於希臘社會運動的報告,包括拒絕繳交一項新的住戶稅運動,以及其他反對路稅和其他巴士與地鐵加價運動。國際執委會亦聽到在希臘一個小鎮裡反對廢物堆填區的運動,變相成了對政權的公開反抗。

重要的運動不單單在希臘發生,葡萄牙也發生了自1974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總罷工。英國與北愛爾蘭同樣經歷了歷史性的大型公共服務部門工人的罷工反對(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聯合政府對工人退休金的打擊。一百五十萬至兩百萬的工人參與行動,是自1926年總罷工以來最大的單次罷工。比利時在十二月也經歷了大型的群眾動員以及公共服務部門的總罷工,還將於一月三十日亦會面臨反對新政府緊縮方案的總罷工。

class struggles across Europe

 

西班牙被群眾運動震撼了,有數百萬的工人與青年人參與鬥爭,這個運動對結束薩帕特羅的政府發揮了關鍵作用。

與此同時,西班牙發展出「憤怒運動」,靈感來自北非和中動的革命浪潮以及在全世界蔓延的占領運動。國際執委會聆聽了許多運動報告。

這些運動重要地反映出激進化的青年人面對高失業率的苦況,並感受到緊縮政策的壓力。在西班牙,失業率為21%,而青年人的失業率更高達50%。

「佔領」運動成了許多青年人與工人面對這歷史性危機的首個反抗。這是個非常重要和關鍵的運動,並比上個十年的反資本主義運動更深入和更有影響力。這個運動擁有「社會運動」的特質,始於數十年來拉丁美洲爆發的鬥爭,為社會中的關鍵階層的利益自下而上進行鬥爭。跟這些鬥爭一樣,決定性的問題在於佔領運動能否將有組織的工人階級聯繫起來,以建立一股能夠改變社會的力量。社會運動必須要聯繫工人運動。工國委巴西面臨著類似的狀況,並為新的工會核心巴西工會聯盟(Conlutas)而戰鬥,其建基於有組織性的工人階級中,同時也包含著社會運動。

反資本主義情緒

這些運動代表了一個反建制和反資本主義情緒的形成。在許多情況中,運動表現出缺乏取代資本主義清晰的方案。這些運動另一個重要的特色的是,縱使只有少數人是積極參與其中,但是在工人階級當中卻擁有廣泛的支持。

討論提到這些運動當中存有的「反政黨」情緒。這情緒反應出對建制政黨的不信任,甚至是敵視。馬克思主義者必須要跟這些運動進行溝通,討論資本主義的替代,提出社會主義的立場,並將運動跟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和社區運動聯繫起來,捍衛工人階級需要政治工具來進行社會主義鬥爭的想法。

國際執委會會議還討論了社會中不同階層的意識覺醒,尤其是工人階級(的情況)。許多工人仍然對依靠改良主義或凱恩斯政策能夠度過危機抱有幻想,而其他人則相信資本主義已經到達了末路。

class struggles across Europe2

 

會議也討論了在社民派選舉中經常出現的所謂「較不邪惡」現象。這並不反映出群眾對這些政黨的嚴重幻想,而是純粹希望他們能夠實行相對較輕微的緊縮政策。這些政黨所獲得的支持將會很快的消失。這在愛爾蘭可以看得到,在去年二月一大比數當選的愛爾蘭統一黨/工黨的執政聯盟,人民希望他們會「燒死那些債卷持有人」。不過這些希望在新聯合政府的削減開支政策中落空了。

「較不邪惡」的問題在數個國家中被提出來,例如在法國,社會黨在今年的選舉中很可能會擊敗薩爾科齊(尤其是法國失去了AAA的信貸評級),也同時由於在主流政黨的左翼缺乏群眾性的替代。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NPA)的失敗導致未能夠建立一個群眾激進化的發展平臺,這對出現「較不邪惡」現象也是關鍵性的。在西班牙,同樣的因素導致右翼的人民黨當政,縱使他們的支持並沒有大幅度上升,許多人為反對社會主義工人黨政府而轉向他們,社會主義工人黨在去年十一月的大選中一敗塗地。

發言者指出了工人群眾中社會主義覺悟的薄弱是現今群眾反抗運動發展局限的關鍵因素。這個情況正在改變,我們預計在鬥爭當中階級覺悟就會大幅上升,並會讓社會主義的概念得到更多的支持。「社會主義」的名稱與思想被史達林主義國家和推行緊縮政策的南歐一系列國家的「社會黨」政府所詆毀。這更凸顯出真正馬克思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們的角色,並宣揚社會主義的替代,以建立一個由群眾民主計畫社會資源及產業的工人政府。

工會的角色

工會和左翼政黨領導的角色是在限制群眾激進意識的發展。每當工會領導號召罷工行動時,往往是毫不願意的,只不過受到來自下面的巨大壓力。在某些情況,工會大力地將活躍者清除掉,而這對愈加激進化的青年和失業者來說工會不再是感興趣投身的地方。一些工會組織更淪為「黃色」或「財團」工會並成為了資本家的工具。這使鬥爭變得複雜。這是每個戰鬥性活躍分子都要解決的任務,在工會裡建立反對派並以此來奪回工會。社會主義者並不像宗派主義者或極左派那樣對待工會,但同時我們要準備好應對分裂和組建新工會。

國際執委會會議也討論了新左翼政黨和組織的失敗未能在現今局勢中發展起來。許多未能夠吸引激進青年,甚至在鬥爭中並不活躍。他們沒能夠迅速地增加成員,雖然在一些情況中得到相當的選票或民調支持。

全球經濟危機正在惡化是無庸置疑的,而歐洲及歐元正是危機的核心。歐元區破裂和重新改造歐盟的前景也已經出現。國際執委會會議也深度討論了危機會如何發展和由此帶來的後果。

信用評級機構調低(一些國家)的信用等級顯示它們對於通過緊縮方案來擺脫危機不抱任何期望。債務違約的問題仍是當前緊迫而懸而未決的問題。「市場」及許多資產階級評論員亦不斷暗示希臘和葡萄牙發生即時違約的可能性。這將會成為西方國家70年以來第一次出現債務違約。

class struggles across Europe3

歐元的未來?

歐元的瓦解將會對歐洲以及全世界經濟造成嚴重後果。預計單是德國就會有一百萬個工作消失,而其國民生產總值會下跌25%。因此德國以及其他資本主義統治階級會竭盡所能地挽救歐元。歐洲債劵或者加大歐洲中央銀行的角色都是許多資產階級評論員推崇的危機解決方法,甚至一些左翼亦對這些方案表示支持。許多與會者也對此作出了討論。不同的資本主義勢力將會為保障自己的民族國家利益而行動。德國資本主義在這個階段並不希望發行歐洲債劵。不過當他們面臨需要從災難中拯救歐州經濟的危急關頭時,可能會出此下策。不過就這樣也並不是解決危機的長遠方案,或僅僅中期的辦法。

會議的一些人士亦討論了不斷增加的對民主權利的削弱以及繞過「正常」議會民主程序的趨勢。去年,在義大利和希臘都出現了「技術官僚」的政府,因為市場與歐洲大國都對現行的政府強硬實行緊縮政策的能力失去信心。義大利地新政府實際上是一個銀行家的政府,其內閣每一個成員都來自或與銀行金融界有密切關係。

歐盟委員會更多地介入許多國家的事務,這在許多所謂「計劃」國家的詳細緊縮計劃,並由「三套車」-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歐盟委員會(EU)與歐洲中央銀行(ECB)三個負責統籌緊縮政策的機構-與各國政府共同制定。而非「計劃」國家同樣也面臨幹預。在比利時,當比利時政府的削減措施未如委員會的預期時,委員會要求該國政府在週末開會重新討論增加更多支出削減。

專制措施

民主的削弱不只出現在議會或政府層面,會議还討論了現在出现的國家使用更專制手段进行打壓與将抗議活动刑事犯罪化的趨勢。在西班牙和其他地方都見到(當局)有企圖來結束佔領運動。

民主的削弱在匈牙利是非常明顯的,該國是在經濟危機中第一個獲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拯救的歐盟國家。代表們報告了(匈牙利當局)是如何打壓罷工的,新通過法案進一步侵蝕工人的權利,還針對長期失業的人士設立了勞動營。跟其他國家一樣,退休金和提早退休的權利被打壓掉。對羅姆人(吉普賽人)的打壓亦增強了。引入新的單一稅對貧窮人士造成嚴重的負擔。新的「媒體法」通過後,新聞自由被限制了。而政府的新修憲法削弱了許多基本民主權利。

如同面對經濟危機,歐洲的資產階級正面臨著一場政治危機。資產階級的政治儲備正在耗尽,因為傳統的主流政黨紛紛進行緊縮政策而喪失其公信力。我們看到整個歐洲各國政府們都出現了統治危機。所有面臨著歐元危機的國家都出現了政治變遷,在2011年間義大利、西班牙、希臘、愛爾蘭和葡萄牙的舊政府都下臺了。

甚至在德國,那裡仍然還有經濟增長,執政黨的支持也沒有上升。德國自由民主黨(FDP)正出現了危機,其在國會的議席隨時會丟掉。

未來數月的動盪局勢

過去的工人政黨在危機中進一步右傾,而其在工人心目中更是公信力盡失。英國的工黨表明他們從新執政後不會推翻保守黨和自民黨聯合政府的緊縮政策。在義大利,民主黨(譯注:前義大利共產黨)投票贊成蒙蒂的削支方案!

在數個國家,政治真空正被右翼勢力取代。法國的民族陣線瘋狂地利用反銀行、民粹主義的言論來獲得支持。會議討論了匈牙利的新法西斯政黨「更好的匈牙利運動」(Jobbik),作為右翼如何滲透入政治真空的討論。極右翼和種族主義的危險威脅必須要透過一個具有清晰階級綱領的工人運動來反擊,以團結工人反抗新自由主義的打擊並为所有人的就业、房屋和合理福利而抗爭,為真正改變而鬥爭。

民族問題會在此時再現。蘇格蘭和西班牙的代表討論了這些國家的問題,危機已經變成民族之間的緊張,而民族獨立的問題也被提出來。工國委的力量要捍衛民族自決的權利,但同時提出以社會主義的團結抗爭來取代資產階級狹隘的民族主義。

在深入與透澈的討論分析後,結論明顯指出經濟危機與政治危機將會惡化,而歐洲在未來數月以至數年間會面臨動盪不安的狀況。這會對工國委來說是個巨大機會來建立社會主義思想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