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英國保守自民黨聯合政府在獨立公投議題上嚴重失策

2012年三月月1日 下午 12:00Views: 65

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的獨立方案是一場工人的夢靨

飛利浦‧史都特(Philip Stott),社會主義黨蘇格蘭(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蘇格蘭支部)

以下的文章由工人國際委員會一位蘇格蘭成員撰寫,對於馬克思主義者該如何面對民族問題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例子。文章教導我們如何處理台灣,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情況。即使在最古老的資本主義國家,民族問題往往未能解決,因民族問題是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結果,導致爆發新衝突的可能。在蘇格蘭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尤其是現時支持蘇格蘭脫離英國的聲音非常高漲,其中包括大部分的工人階級,這是因為受到新自由主義多年攻擊的結果。

由於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以及保守黨與自由民主黨聯合政府的錯誤幹預,蘇格蘭獨立事宜引發的民族間緊張局勢急劇升高。倫敦威斯特敏斯特政府(Westminster government)試圖迫使蘇格蘭民族黨執政的蘇格蘭政府在十八個月內舉行獨立公投,而非蘇格蘭民族黨首席大臣薩孟德(Alex Salmond)計畫的二零一四年下半年舉行公投。1990年代末,以有限自治的形式,蘇格蘭擁有它自己直選產生但是立法權極小的議會和由首席大臣(First Minister,並非首相)領導的政府,目前議會和政府由親資本主義和支持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NP)控制。

其中的重點是,英國聯合政府堅持整個蘇格蘭獨立公投議題只能是支援獨立或者反對獨立的二選一選擇題。而這與蘇格蘭民族黨所設想的多選項投票發生衝突,其方案中包括「最大化權力下放」的選項。「權力下放」(Devolution)指的是將部分權利從中央政府轉移到地區政府手中而實現當地語系化(Localisation)。

聯合政府反對在這次公投裡賦予十六歲及十七歲青少年投票權,而蘇格蘭民族黨則支持賦予十六歲及十七歲青少年投票權。諷刺的是,自由民主黨的既定政策裡是支持賦予十六歲和十七歲青少年投票權。蘇格蘭社會主義黨絕對支持在所有選舉裡賦予十六歲和十七歲青少年投票權。這三支大棒,或如薩孟德所形容的「鎖鏈」,是約束了允許蘇格蘭政府進行合法獨立公投「胡蘿蔔」的條件,而並非是現今權力下放安排所允諾的協商。

蘇格蘭民族黨領袖不斷地批評卡梅倫的幹預充滿了戴卓爾(Thatcher)的風格。保守黨人(Tories)曾經策劃一個「對倫敦而言最好的方法,企圖主導實際上他們並沒有權力主導的公投規則。」

卡梅倫和自由民主黨蘇格蘭裔秘書摩爾(Michael Moore)迅速地放棄了公投必須要在十八個月內舉行的堅持,但在他們看來,到那時破壞已經發生。事實上,摩爾在倫敦威斯特敏斯特議會的陳述將蘇格蘭民族黨所提的獨立公投認定為「非法」的提案,且仍然不排除倫敦威斯特敏斯特議會能淩駕於蘇格蘭議會之上提出自己的獨立公投方案。這樣一個爆炸性的選項將使得民族間的緊張關係進一步衝高,並可能發生民族主義者和親獨立的支持者對公投的杯葛。

正是來自聯合政府的粗魯幹預使得薩孟德與蘇格蘭民族黨的立場更加穩固,而且可能也意外地幫助提升蘇格蘭獨立的支持。摧殘蘇格蘭民族自覺意識,尤其是對工人階級,是與工人階級為敵的殘暴戴卓爾政權(瑪嘉烈•戴卓爾(Margaret Thatcher),綽號「鐵娘子」,曾在1979年到1990年擔任英國首相執政)留給蘇格蘭人民的記憶。眾所憤恨的人頭稅和她所掌權的政府拒絕承認蘇格蘭民族自決權,使得保守黨人失去了選民基礎。今天保守黨人在蘇格蘭議會裡只有一個議員,數目甚至少於最近中國政府送給英國而現居住在愛丁堡動物園的兩隻大熊貓。

聯合政府試圖在設立公投相關條款的問題上發號施令,這變成了他們給於蘇格蘭民族黨的一份禮物——蘇格蘭民族黨因為敢於站起來對抗保守黨,至少在短期內從群眾中贏得信譽。薩孟德雖然在公投議題上拒絕臣服,但並不會發展成為拒絕聯合政府提出的削減蘇格蘭預算的要求。蘇格蘭民族黨自我宣稱是「蘇格蘭的黨」,但是全盤接受了保守黨與自由黨提出的高達三十七億英鎊的削減社會支出計畫,面對這一傷害蘇格蘭人民的削支,他們沒有敢修改一個便士。薩孟德和史溫尼(John Swinney) 還反對去年十一月三十號舉行的全英群眾性罷工,當蘇格蘭民族黨作為罷工破壞者也預示著其在未來蘇格蘭獨立時著力於捍衛財團利益。

然而,蘇格蘭民族黨和卡梅倫仍然可能達成協議。而在這項協議裡可能包括了將權力下放給蘇格蘭政府(位於愛丁堡(Edinburgh)的荷裡路德(Holyrood))舉辦一個「合法的」公投。兩者主要的差異可能是時機上(的選擇),這是卡梅倫和其合作者可能必須習慣接受的;以及蘇格蘭民族黨傾向於多選項公投。

卡梅倫幹預背後盤算著如果蘇格蘭現在或在近期舉辦獨立公投,獨立公投將會失敗。這是為什麼保守黨和工黨都希望能在獨立公投議題上採取「快速解決方案」。他們希望蘇格蘭民族黨能在獨立公投的失敗中被擊垮,而使得民族問題能獲得穩定。

薩孟德和蘇格蘭民族黨也瞭解在當今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蘇格蘭人民支持獨立的情勢之下,獨立公投最好延後至二零一四年下半年舉行比較有利。他們希望經濟危機和嚴厲的財政削減所造成的衝擊能被歸咎於倫敦的聯合政府以及蘇格蘭議會缺少實際擁有權力,進而增加大眾對進行更多決定性的憲政改革的支持。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蘇格蘭民族黨仍抱持著希望進行多選項公投。事實上,他們在蘇格蘭是唯一一個提出將進一步權力下放的議題公投的政黨。他們相信,即使獨立公投失敗,以現今蘇格蘭群眾著壓倒性支持在稅制、社會福利以及最低工資等議題上要求更大主導權上看來(最近的民意調查結果是百分之六十八支持更多地方自治權),結果會是雙贏的局面。對蘇格蘭民族黨來說,「最大化權力下放」或「精簡版獨立」是一張安全網,他們可以宣佈這是蘇格蘭在未來朝向獨立之路的另一階梯。

「公民蘇格蘭」(Civic Scotland),一個由工會成員以及教會人士所組成的非政府組織(NGO),將要成立一個機關去定義「最大化權力下放」,並且推動將其納入成為公投選項之一。

Scotland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諷刺的是,儘管卡梅倫和工黨領導人米勒班(Miliband)等人堅持獨立公投的選項只能有一個議題,然而多選項公投可能對英國統治階級也有好處。藉由允許增加一個能分化那些支持即時獨立的力量的選項,將能幫助避免政局的不穩和聯合王國的分裂而導致威信降低,這對英國資本主義而言不無裨益。

如果隨著二零一四年的到來,要求蘇格蘭獨立的呼聲有顯著增長的話,即使倫敦威斯特敏斯特議會的政黨們也會支持第三個公投選項作為避雷針,以避免蘇格蘭獨立的選項獲得絕大多數群眾的支援。

親資本的蘇格蘭民族黨

本質上親資本家的蘇格蘭民族黨領導層長久以來對蘇格蘭獨立抱持著「漸進式」路徑的態度。他們樂意接受在一個新設計的聯邦制英國之中,建立一個在形式上高度自治的蘇格蘭。薩孟德已經明確表示,獨立的蘇格蘭將會奉英國女王為國家最高領袖以及繼續使用英鎊作為蘇格蘭貨幣,只要答應在未來的某個階段,可以舉行公投決定是否加入如今危機纏身的歐元區。薩孟德希望利用獲取的權力減少公司稅,從而減少大財團的「負擔」,推動低稅避風港以鼓勵投資流入。他們對於蘇格蘭獨立的想像對大多數的工人階級及其家人們來說將會是一場夢靨。

在包括蘇格蘭民族黨在內的蘇格蘭政治菁英之間已經建立一個財政削支的共識,所以迫在眉睫的是建立一個工人階級替代方案以對抗這些共識與資本家。任何來自聯合政府意圖剝奪蘇格蘭人民民主權利的企圖都應該被反對,必要的話,如同十一月三十日所發動的,動員工會和工人運動的全部力量去鬥爭。蘇格蘭社會主義黨全力支持多選項公投,因為這是基本的民主權利,不該成為倫敦威斯特敏斯特政府和蘇格蘭愛丁堡政府之間討價還價的籌碼。

社會主義黨和其前身戰鬥派(Militant)長期以來一直堅持維護蘇格蘭人民的民主權利。儘管蘇格蘭議會缺少實質性的權力,我們在一九七九年公投時支持設立蘇格蘭議會,以及在一九九七年也持同樣的態度。今天,我們為爭取擁有實際權力的蘇格蘭議會進行鬥爭,一個可以國有化包括石油在內等蘇格蘭主要經濟部門和增加最低工資以消滅貧困工資、提高福利為所有人提供可維持生活的收入以及從格拉斯哥地區搬走令人厭恨的三叉戟(Trident)核導彈潛艇基地的議會。

然而,在蘇格蘭民族黨和其他政治團體全力捍衛資本主義利益的情勢之下,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嶄新的群眾性工人政黨,以在議會裡爭取社會主義派的多數,準備使用這些權力為捍衛工人階級利益而鬥爭。蘇格蘭社會主義黨已經在蘇格蘭反削支聯盟(Scottish Anti-Cuts Coalition)裡扮演領導角色,後者將在五月蘇格蘭大選時在各地提出自己的候選人。

社會主義蘇格蘭是回應財政削減和生活緊縮的夢靨唯一的長久解決方案。這項工作的重中之重是,絕對堅定地實現所有蘇格蘭、英格蘭、威爾斯和愛爾蘭工人階級間的最大團結,反對任何在民族議題上分化工人運動的意圖。由這些國家所組成的自發而民主的社會主義者聯邦是朝向發展社會主義歐洲的一步,從而永久性地終結緊縮、削減支出與資本主義夢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