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小圈子選舉自尋死路

2012年三月月8日 下午 12:00Views: 23

群眾鬥爭 實現公平的選舉 結束商家財閥統治

《社會主義者》雜誌社論(工國委(CWI)中國大陸、香港與臺灣支持者發行)

香港的特首小圈子選舉淪為一場醜聞纏身、醜態百出的鬧劇。最近幾週接連發生的戲劇性事件,好像天天反覆印證一句俗語 – 真相比小說還離奇。香港親北京的統治權貴和商業鉅子的貪瀆腐敗、無恥謊言、犯禁違法和任人唯親的醬缸文化暴露無遺。更甚者,醜聞涉及三個月後將卸任的在任特首曾蔭權。由於接受款待、乘座私人飛機,曾蔭權在立法會道歉,指「連串事件動搖市民對制度的信心」。

HK Coterie elections

 

我們目睹了世界各地風起雲湧的抗議浪潮,群眾群起反對操控政經決策的「1%」資本家。但香港的小圈子選舉制度甚至沒有向1%的選民開放! 0.017%的香港市民組成的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將選擇決定下一任特首。該委員會主要是由商家和有錢人組成,還包括少數的所謂「業界利益團體」以略作裝飾。無論如何,最終還是由中共當局一錘定音。

假戲真做 東歪西倒
HK Coterie elections2

上兩屆的2002年和2007年特首選舉中,北京只派出一名候選人,令其當然「當選」。這一次,當局有種種原因,要假戲真做,從建制陣營中推選出了第二名候選人,應付民間要求實現真正民主的聲音。小圈子選舉聲名狼藉。因此,為了給予獲勝的候選人一定的「合法性」,北京精心編排一場「競選戰」,並安排了所有選舉需要的真實內容(競選宣言、民意調查、競選集會和辯論),但是恰恰沒有真正的選民!自編自導的「偽選舉」令北京未來多一個操控局勢的手段,以便去把弄和限制群眾要求普選的訴求,維護自己的牢牢手握大局的「底線」。 根據他們的計算,無論未來選舉權如何擴大,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可以改組成為提名委員會,成為「過濾系統」以排除建制不想要的候選人。

但中共預想的「紳士之間的較量」徹底崩潰。香港人目擊一場唐梁兩營之間的殊死混戰。毫無疑問,這反映了香港的資本權貴內內部的權力鬥爭,而候選人激烈衝突幕後的陰招詭計更反映出中國專制當局自身出現的分裂。

唐營節節敗退

HK Coterie elections3

 

從一開始,北京青睞的特首候選人就是商人出身的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一個惡名遠播、昏庸無能的「二世祖」。但幾乎沒有人能夠預測他今天竟然會在競選中節節失退,當中他的行徑暴露其愚蠢無能的特徵。同時,唐營受挫也在很大程度上說明,所謂商業天才組成的「強大團隊」到底是些什麼貨色。唐英年的競選團隊是由東亞銀行老闆李國寶領銜、前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作為「高級顧問」。另外,助選團隊中的劉鑾鴻(劉鑾雄的胞弟)近來也惡名遠揚,因為他動用價值1.52億的豪華遊艇,「順道」將出席完澳門賭場春茗的特首曾蔭權及其妻子載回香港。

唐英年一家的九龍塘豪宅非法僭建揭示出一個宏大的「地下行宮」,擁有葡萄酒品酒室、健身房、美髮沙龍、多用途影院和日式浴堂等設施。唐宅圖則暴光後,唐英年的謊話連篇、諉過於人,無恥達到了前無古人的地步。最初他先是根本否認地庫的存在,接著又聲稱非法僭建物不過是個「儲藏室」,最終竟然諉過於他的妻子!如果當初2007年修建房屋時的設計包含了此非法地庫的話,唐英年及其妻可能會因為欺騙屋宇署而入獄兩年。兩人已經被下令拆除地下室,被傳需要以混凝土灌入填補空間!

遊艇和僭建醜聞揭示的資本權貴窮奢極慾、腐敗不堪的生活,與香港稠密的居住環境和驚人的生活成本對比鮮明,使絕民眾感到噁心與憤怒。拜曾蔭權的商家朋友所賜,世界上最難負擔的住房價格(與收入比)就在香港。據報的唐英年2400平方英尺的地庫面積要比香港普通住房單位的平均面積大5倍,是我們惡名昭著的板間房面積的40倍!

最近美國國家科學院一份調查發現,「富人比那些不富有的人更可能撒謊、欺騙和違反法律」。這一調查結果對於社會主義者而言不但不意外,還恰恰為唐英年和他同夥加以印證。唐英年自己是政府打擊非法僭建物的一個負責人。去年五月,在曾蔭權住所非法僭建醜聞曝光後,政府成員被勒令「妥善整修房子」,並要申報告所有非法建造,當中有五名政府成員被發現違反法律。不僅是違法越軌行為本身,真正惹怒了百萬民眾的,是權貴自以為是,超乎於自己制定的法律之上的心態。唐英年聲稱他的競選是「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正如《南華早報》一位專欄作家指出:「(核心價值就是)富人擁有知法犯法的權利。」

唐英年為何不退選

HK Coterie elections4

《南華早報》的社論表示,「唐英年已別無選擇,只有退出競選」;《蘋果日報》則說,他的信譽已經被「埋葬在地庫」下。然而,唐英年仍然步履蹣跚地繼續競選,被人們形容為「無恥的」、「荒謬的」與「滑稽的」。這顯然不只是唐一個人的決策(說起來唐英年自己有否曾經做出過任何決定),而是反映了北京當局和富豪推波助瀾。民意調查顯示,有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說他應該退出競選。即使是當年唐英年有份成立的自由黨,也機會主義地表示,「如果民意仍然不接受唐英年,自由黨選委不會投票給唐英年」。

這不只是唐英年個人的「無恥」和「荒謬」,而是制度本身帶來的問題。從一開始,何俊仁參選特首就是為了爭取民主黨的曝光,並對北京當局顯示他的政黨追求「通過談判實現民主」的幻想。更難堪的,是民主黨何俊仁決定繼續作為「陪跑小丑」,在這場鬧劇中折騰。

正如《社會主義者》雜誌始終強調的,真正的民主權利從來不是「仁慈」的專制當局授予的。民主必須通過群眾鬥爭去爭取,不僅在香港,還需要與中國大陸的群眾鬥爭聯繫起來。泛民主陣營中的妥協派,沒有真正地抵制專制政權,反而為小圈子選舉與2010年政改方案保駕護航,以粉飾「民主的」門面,注定被中共當局玩弄於股掌間。

候選人唐英年是一個上海紡織名門家族的後裔,其父親唐翔千在2010年被列為香港第40位最富有的人(「福布斯」雜誌),據說與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關係密切。他是統治權貴的首要選擇,得到香港一批「知名的」銀行家和地產商的支持。12個大型地產集團掌握著選舉委員會中的64票,其中38票已經明確指定支持唐英年。此外,匯豐銀行的亞太區行政總裁王冬勝最近剛剛下令在香港裁減3,000個職位,他與香港首富李嘉誠一樣都是唐英年的重要支持者。

商家想在禮賓府裡安插一名恭順聽話的自己人。他們對雄心勃勃的梁振英心懷警惕、疑慮重重,視他為對大亨們統治制度心懷不滿的二線商人們的代言人。雖然兩者都清晰擁護資本主義,但是唐英年更是篤信「小政府」的新自由主義正統教義;而梁振英則更類似社會自由派,傾向於在養老金和住房等領域的政府干預。有反梁營的商家攻擊他為「社會主義者」,但正如極右翼共和黨人對奧巴馬也有類似的攻擊,是極其荒謬的。

危機在此,下一步怎樣走?

HK Coterie elections5

 

不管誰能在選舉中勝出,北京現在都面臨嚴重困境和政治危機。在地下行宮曝光後,許多人認為北京會匆忙推出「B計劃」,在二月底的提名最後期限前,派出新的候選人,如民建聯名譽主席曾鈺成。但目前暫時北京仍然堅持「A計劃」,一方面是因為當局認為,當前的任何計劃改變都會表現自己驚惶失措,另一方面當局亦正猶豫於下一步棋怎麼走。如果推出第三名建制派候選人,會令在3月25日的選舉中將沒有人能得到所需要的601票,增加流選風險,而不得不在5月重新進行選舉,導致出現更尷尬的局面。

如果唐英年在群情洶湧下被當選的話,香港將面臨「管治危機」。甚至唐英年的前戰友、自由黨名譽主席田北俊也警告,2003年七一大遊行反對廿三條、數十萬人走上街頭的一幕可能重演。如果成真,影響波及範圍將超越香港。習近平作為現任國家主席胡錦濤的繼任人,是中共當局中香港事務的最終負責人,對選舉失控亦要負上責任。一位與中央政府關係密切、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進一步說明:「如果香港局勢失控,這將對(中國)新的領導班子帶來負面影響。這不只是香港事務。」(《南華早報》,2月29日)

唐梁之爭的激烈程度連北京都被嚇了一跳。這反映,在「選舉」工程和與之相伴的互相抹黑,大大激化資本建制派內部的權力鬥爭。這也是中共當局不想在中國推行「西方民主」的主要理由,因為它深知,現階段當局內部的權力鬥爭仍然受到專制制度這一「束身衣」的束縛與壓制,任其爆炸將對自身的統治構成威脅。這種上層的內部分裂也是資本主義危機日益深化的表徵。大陸即使要推行限制重重的香港式假選舉,也很可能會形成統治危機。如今北京對香港選舉的局況未能牢牢在握,這對中央自身都是一個警號,未來任何「改革」的想法對其統治皆極其危險。

從20世紀80年代初以來,中共當局就與香港的名門望族建立起密切聯繫。自1997年以後,當局更願意透過這批富豪來統治香港。中共當局之所以支持唐英年,因為他是豪門眼中的「安全可靠的代言人」。北京方面之所以給梁振英參選開綠燈,不過是為了增加一些「有選擇、有競爭」的錯覺。梁振英的盤算的,很可能不是今屆當選,而旨在下一屆2017年的特首選舉。但選舉就像任何領域的鬥爭一樣,它自有其邏輯。梁振英自己可能都沒預料到,由其陣營發動的「地庫醜聞」會發展成災難性的政治局面。但是覆水難收,如今這對於整個體制的損害已經是木已成舟。

甚至比中共當局,資本權貴更不漠視民意調查,更不拘泥於民主小節,至今似乎堅持要挺唐英年。他們對梁振英的不信任、擔心他過於「獨立」的想法,隨著梁營競選工程的作用日漸提高。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在背後洩漏相關資訊,重重打擊唐英年信譽的是梁振英陣營。而且,最近也是梁營洩漏曾蔭權的相關醜聞,以打擊「現屆政府」的威望,順水推舟抹黑卸任政務司司長不久的唐英年。商界鉅頭可能會遊說北京堅持挺唐英年,一是因為「無法與梁振英合作」,二是因為他兇狠的競選戰術嚴重損害了整個統治根基。

北京當局可能仍然選擇支持唐英年嗎?當前不可能作出任何確切預測。但是,從很多場合所示,香港民眾群情洶湧,對中央的大為不滿。中共威權統治的性質意味著,它缺少合適的政治工具管理一個「民主」,日間更複雜的局勢不是依靠官僚發號施令就能解決的。尤其是如果群眾的反對沒能通過街頭運動表現出來的話,唐英年仍然有一線生機。

正當選舉鬧劇令局面崩潰,對於所有反專制、反對「1%」資本家的人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機遇。今天群眾的不滿超越了針對不民主選舉制度,更去到對整個統治階級的深痛絕惡,必須以有組織的方式宣示出來。必須組織街頭抗議及群眾運動揭露三名候選人、其親資本主義方案,以及令人憎惡的小圈子選舉。社會主義行動將在這場鬥爭中起到自己的作用。舊的泛民主陣營已經崩潰,右翼泛民主派可恥地投降,現在有必要在群眾鬥爭、民主基層成員架構、反對資本主義和專制統治的綱領等基礎上,建立一個新的民主運動的。在這方面決定性力量是工人階級和青年,他們必須創建一個新的擁有社會主義綱領的基層工人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