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難民|災難性的「威嚇性」政策

2012年三月月15日 上午 5:16Views: 33

如用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來計算,2010年澳洲接納難民的數字在世界中排行第79位,只佔總數的0.21%. 受到人道主義對待的難民百分比在總移民中是35年來新低

大衛-蘇特(David Suter) 澳大利亞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澳大利亞支部)

2011年12月,更多尋求政治庇護的人慘遭淹死,因為他們的船隻在前往澳洲的旅程中沈沒。而兩大政黨的回應則是雙方為了表現出對眾多偷渡蛇頭更為嚴厲的打擊而陷入可恥的競爭中。

綠黨難民發言人薩拉—漢森-揚|(Sarah Hanson-Young)只把這簡單形容為「一場意外」。這完全扭曲了尋求庇護者在海上死亡的真相。這些悲劇並不是意外,而是因為禁止進入的、懲罰性以及不人道的難民政策,這些政策正得到工黨及自由黨支持。

在媒體炒作下,澳洲被形容為一個被難民「淹沒」的國家,兩個主要政黨也希望被看作它們是拒絕更多的(尋求難民庇護)船隻抵達澳大利亞。這就意味著它們盡可能使難民的船隻難以找到航路前往澳大利亞海岸。而這導致的直接後果是人們將孤注一擲,被迫選擇最危險的航路前往澳大利亞,而很多人會在旅途中死去。

所有那些關於偷渡的抹黑和要求離岸處理的主張都是災難性的,只會轉移人們對於真正問題的關注。事實是,尋求政治庇護並不是一個罪行。那些逃避戰爭及迫害的人理應有安全到達澳洲的權利,並在申請處理的過程中可以逗留在澳洲,在正常的社區中生活。

即使知道那些逃離迫害的人仍然需要繼續承受尋求庇護的風險,工黨及自由黨仍然想懲罰那些能幸運逃到澳洲的人。

傑拉德的工黨政府堅持主張在馬來西亞離岸處理難民是對偷渡最好的「威嚇性」模式。因為高等法院裁決政府提出的馬來西亞處理模式是違法的,所以他們正企圖修改移民法案從而容許離岸處理。難民的人權再一次被放到工黨的政治需要之後。

而曾經承諾「把船送回去」(即把尋求庇護者棄至其他沒有難民認可權的國家)的自由黨,則堅決地聲稱,把船隻送回可怕的諾魯是最好的選擇。而維基解密正揭示了自由黨對於尋求庇護者的偽善態度,自由黨的一名高級策略家形容事件為「極好的」,並指「最好有更多的船來」。

在兩件事件上,主要政黨都支持相同的離岸處理及強制性拘留政策。目前在馬來西亞與諾魯的僵局更大程度上是基於政治姿態,而政策上並沒有任何實質的差別。

與其辯論哪一個境外的地區較為有「威嚇性」,更值得討論的是離岸處理及強制性拘留政策本身。

要令離岸處理成為「阻嚇性」的,只有侵犯難民的權利,才能有效地「阻嚇」前來的人。這也是為什麼工黨政府希望把尋求庇護者送到沒有簽署聯合國公約的國家。

在強制拘留的事件上,我們更能見到它們的虛偽程度。對於一個「阻嚇性」政策,其策略是將人羈留一段長時間,而這段時間之內並不能保證會否被批准成為難民。一些等了數年也前途未卜的人,最後會被棄到一個由海關部門選擇的國家(不一定是他們原本的國家),或者繼續被羈留。

但每當在羈留中的難民走出來抗議他們所受到的對待及等待時間過長時,政府往往聲稱它們沒有任何值得投訴的地方。它們一邊在說「威嚇性」政策,但另一邊稱自己對難民非常好!

關於國際難民法問題的專家詹姆斯-哈德維(James Hathaway)教授曾指出,若難民能合法地到達澳洲而不用船隻的話,領導當局便會讓他們進入。這是因為缺乏任何其他出路,令人們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冒險。

如用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來計算,2010年澳洲接納難民的數字在世界中排行第79位,只佔總數的0.21%. 受到人道主義對待的難民百分比在總移民中是35年來新低。

離岸處理政策及強制性拘留政策絕對不會為流離失所的人解決問題。我們需要為尋求庇護者抗爭,同時把難民議題連繫到改變社會的需要。以利潤為本的資本主義制度製造戰爭,貧窮和難民。所以,一個建基於人類需要的社會主義社會能結束首先產生難民的種種「推動因素」,而可以輕易地安置世上所有的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