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民連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在瑞典國會聽證會上發言(視頻)

2012年三月月27日 上午 4:08Views: 24

獨裁者不會投降。但是我們需要時時謹記知道春天終會來臨。冬天來臨了,春天還會遠嗎?

本文為「長毛」梁國雄在瑞典國會聽證會上的即席英文發言稿,由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根據現場記錄翻譯整理。本文中文翻譯版本已刊載在《社會主義者》雜誌第15期上,如有意訂閱《社會主義者》雜誌,請聯絡cwi.china@gmail.com

在此感謝瑞典左翼黨特別邀請我來為中國大陸的民主和政治活動人士發言。人生確實充滿巧合。

去年,我到(挪威首都)奧斯陸參加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站在頒獎會場外聲援劉曉波先生時,天氣非常寒冷。昨天,我抵達這裡,天氣也非常寒冷。此行目的,是支援現時在場的活躍分子張蜀傑先生。

不期然我想起三十年前,我親歷與張、劉兩君同樣遭遇的一幕。當時,我是香港某一政治團體的成員。我的同志吳仲賢先生前往中國大陸,聯同北京之春民主牆運動的活動人士而被捕。

當時,還沒有國家安全局。但是有安全警察,被稱為公安,但幹的都是同一回事。

他們拘禁吳仲賢幾天及恐嚇他,他可能會在秘密監獄渡過餘生。幾天之後,很不幸,吳仲賢先生交代了,將之交給中共當局,變成間諜回到香港,刺探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同盟。這標示所謂共產主義的中共暴政,其實一貫實行恐怖統治。

幾個月後,我的另一同志,劉山青先生,在同一年回到中國。我記得是1981年12月。他也被捕了,但沒有與警察合作,沒有交代,沒有背叛自己。他被判10年監禁。1991年才獲得可出獄。他曾經是中國最著名的政治犯。1982年他被國際特赦稱為年度「良心犯」。

人生充滿了巧合。我在三十年後來到這裡,面對同樣的案例。有一些人會背叛自己,有一些人會交代,一些人會合作,而另一些人不會。生命充滿了這一類的意外事故。

我知悉最近有兩位瑞典記者在埃塞俄比亞被捕,他倆除了行使一己表達自由,到該地為媒體採訪外別無它錯。現在,他們卻可能囚於在鐵窗之後十一年。因此,毫不奇怪,瑞典社會舉國會為他們的自由呼號。

我的觀點很簡單。張先生現時安然在此。但若他被遣返中國,將面臨和上述兩名瑞典記者同樣的命運。因此我呼籲瑞典政府和瑞典國會保護張先生。我認為他需要在瑞典尋求政治庇護或者延長他在瑞典的逗留時間。我認為他需要得到保護。人權是普世權利。無論你生活在地球這一端或地球那一端;無論你生活在北方國家或者生活在南方國家。我們都一員。無論你支持社會主義理念或者支持資本主義理念。都應該享有基本權利。因此,我的觀點是,張先生不過是中國鎮壓日益猖狂的其中的受害者。

讓我再舉一些相關例子。根據媒體報導,中國政府花在國內維穩的資金,比建立軍隊用來保護中國主權的費用還要多。也就是說,他們用更多的錢鎮壓一己人民,甚於保衛自己領土。

讓我提醒大家,自從中東和北非爆發「茉莉花革命」後,不計其數的活動者被中國當局逮捕,諸如劉曉波先生的妻子。他們甚至不是被軟禁到自己家裡,他們被監禁在某處一個小旅店裡。而你永遠無法在穀歌地圖(Google Map)上找到他。他們會遭受折磨、騷擾、恐嚇。

我們正在談論鎮壓。我的意思是中國當局盡其全力花費民脂民膏來阻止中國人民從媒體得到資訊。中國監禁的記者數量是全球第一位的。在2010年,有130萬家網站被關閉。

中國的律師也不斷被騷擾或者逮捕。被當局投進監獄。例如,一位非常著名的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高智晟,在他被捕後,他被折磨,被恐嚇,最後被判緩刑三年。但劉曉波先生獲諾貝爾獎一周年之際,當局再拘捕他並取消緩刑,其家人不得不逃之美國。

毋須多言,你們就會明白:國際社會當前急務,就是為中國民主發展而呼喚,保障工人權利集會自由及表達自由。
其實,本人就是顯例之一。身為香港立法會議員,相當於國會議員,但我卻被禁進入中國大陸長逾十年之久。在2008年四川地震後,我被政府邀請到四川,四川也是張蜀傑先生的故鄉。我接到來自四川的電話,我收到來自四川抗議政府腐敗造成上萬人在地震中失去生命的的信件。我在登機前被阻止進入四川。這對香港立法會是一個羞辱。我想如果我(在中國)做了張先生同樣的事,如果我像他一樣勇敢,我也会被送進監獄。

我知道在北歐國家、西方國家和中國政府之間存在越來越多的商業聯繫。我呼籲,你們不要為了得到更多的生意而犧牲人權,犧牲人類最基本的價值。

獨裁者不會投降。但是我們需要時時謹記知道春天終會來臨。冬天來臨了,春天還會遠嗎?

非常感謝你們的耐心聽講!

「長毛」梁國雄聽證會演講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