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專制當局被迫釋放被綁架活動分子

2012年四月月18日 下午 2:42Views: 18

對兩位被綁架者的聲援和釋放的呼籲抗議顯示了聯合鬥爭的潛力
工國委(CWI)

野蠻的斯里蘭卡政府無疑是綁架兩名活動分子——前線社會主義黨(Frontline Socialist Party)的普裡馬庫馬爾•古納拉圖納姆(Premakumar Gunaratnam)和蒂姆圖•阿提嘎拉(Dimuthu Attygalle)——的幕後指使。他們被分別關押在專門的營地,經過三天的審訊後他們昨天被釋放。綁架者將蒂姆圖從一輛臭名昭著的白色麵包車中放出來。而與此同時,斯里蘭卡員警把普裡馬庫馬爾•古納拉圖納姆送上飛機後,將他遣返回他妻子和孩子生活的澳大利亞。

古納拉圖納姆先生和阿提嘎拉女士在建立一個新黨——前線社會主義黨(FSP)前夕被綁架

對這兩人的綁架和迫害受到了斯里蘭卡國內外的僧伽羅族和泰米爾族活動分子的同聲譴責。

出於國際性的抗議中,斯里蘭卡政府害怕一場聯合的反擊,它做出讓步並釋放了普裡馬庫馬爾•古納拉圖納姆和蒂姆圖•阿提嘎拉。但是在這兩位之前被綁架的活動分子,及其眾多其他人,包括所有仍然被關押在居留營中的泰米爾人的命運卻仍然不為外人所知。

get_img
儘管普裡馬庫馬爾•古納拉圖納姆和蒂姆圖•阿提嘎拉被釋放, 4月10日仍然在倫敦進行了抗議活動。大約50人在斯里蘭卡高級事務委員會門前抗議,表達他們對當前政治活動者受到的來自當局的迫害的憤怒。他們高喊“結束白色麵包車民主”(指被當局用來綁架人的白色麵包車)和“釋放所有政治犯”的口號。僧伽羅和泰米爾族都參加了此次抗議並表達他們會聯合對抗現政府。

背景

 

 

斯里蘭卡:前線社會主義党最高領導人在就職大會前夕被綁架

 


工國委(CWI)斯里蘭卡報導

46日到7日的晚上,兩位著名的斯里蘭卡新左翼政黨領導人遭到綁架。這發生在僅僅他們的政黨——前線社會主義黨(Frontline Socialist Party)成立的兩天之前。沒有跡象顯示他們有其它約會,拉賈派克薩政權的態度燃起人們巨大的憤怒。它已經撇清和這件事的關係,而員警的裝模作樣的調查進展地也極其緩慢。


這個叫前線社會主義黨(FSP)的新政黨由於大民族主義政黨人民解放陣線(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 JVP,其前身為錫蘭共產黨)的重大分裂而發展而來的。人民解放陣線(JVP)的老領導人還留在拉賈派克薩政府。這個新黨經過了一個漫長的自我批評過程以反省該黨以前所犯的巨大錯誤,並決定放棄之前的民族主義,而建立一個工人抗爭和社會主義的新力量。


星期天晚上,47日,國會議員、人權律師和左翼組織共同齊集一堂召開會議,聽取了綁架發生的細節,並決定組織一場前所未有的抗議運動。這場運動首先將在第二天舉行一場由所有反對派參加的面對媒體的發佈會。


綁架


蒂穆圖阿提嘎拉(Dimuthu Attygalle),一名長期鬥爭不懈的活動家,並應該在49日(星期一)新黨召開的就職大會上被選入該党的領導機構。她從可倫坡(Colombo)北部的克裡巴特古達(Kiribathgoda)的一個汽車站走回家時遭到了暴力襲擊。而此前她參加了一個關於組建新黨的籌備會議,原計劃在第二天(47日)與國際訪問者討論成立大會的事宜。當前,失蹤和法外處決的案例在斯里蘭卡再度上升。


庫馬爾古納拉瑟納姆(Kumar Gunarathnam),和蒂穆圖一樣在46日參加了籌備會議,之後和他保鏢一起回到他的住處。在一起吃完飯後,保鏢離開庫馬爾去睡覺。在第二天淩晨4點,被一些外來的人要求村裡的鄰居關閉他們的燈光使庫馬爾的房子陷入黑暗。在大概5點鐘的時候,歹徒刺破了他車子的車胎,破門而入抓走了他。

庫馬爾剛從澳大利亞回國,他被期待週一可以化妝參加就職大會。他被選入該党的最高領導層。


在今天前線社會主義黨大會的公開會議之後,統一社會主義黨(USP,工國委(CWI)斯里蘭卡支部)的書記斯裡通加賈亞蘇裡亞(Siritunga Jayasuriya)主持了一場有來自39個不同組織的代表和國內所有主要媒體參加的會議。所有在野黨都在場,還包括許多律師、婦女組織的活動分子、一些工會領導人和前線社會主義黨(FSP)自己的成員。


拉賈派克薩政府在綁架問題難逃其罪。我們生活在越來越殘酷的專制制度下,這個制度還用越來越惡毒的方式來維持其統治。這是一次明顯希望通過陰謀破壞新政黨來恐嚇其成員和支持者的嘗試。所有人都同意組織抗議並向政府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其在24小時內釋放失蹤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