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打倒薩科齊、打倒緊縮政策!

2012年五月月6日 上午 11:11Views: 36

革命左派(Gauche Révolutionnaire,工國委CWI法國支部)法國第二輪總統大選前的聲明

法國第一輪總統大選的結果已經震驚了整個歐洲。現任總統薩科齊在第二輪大選被擊敗的可能性增強了整個歐洲人民對於緊縮政策的反彈。他的失敗可能將帶起一波人民要求終結削減政策,和增進生活水準的浪潮。

此外,第一輪大選的結果還顯示出,在許多歐洲國家,左、右翼之間日益兩極分化。隨著左翼在第一輪大選期間的大規模動員,再加上約有百萬人聚集在馬賽表態支持左翼陣線的活動,說明瞭許多法國工人和年輕人反對的不單是薩科齊政府,而是以他為首的整個社會體制。在2002年以及2007年的總統大選時,有數百萬人支持比社會黨更左傾的力量,這次工人和青年則是被左翼陣線的候選人梅朗雄所吸引(擁有11.11%的得票率)。這將成為具有潛力的基礎,以在法國建立一個確實能對抗資本主義以及爭取工人、青年利益的群眾政黨。

不幸的是,在2002年和2007年(前兩次大選中),這種潛力皆未被善加利用於建立起一個真正反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政黨。這次選舉顯示出2009年創立的新反資本主義黨(NPA)浪費了它所曾擁有的幫助建立一個真正需要的新政黨的絕佳機會。當革命共產主義同盟(LCRNPA的前身)在上次大選獲得了將近150萬得票數,新反資本主義黨(NPA)卻只獲得了四十一萬一千票(1.15%得票率),只相當於社會黨中左派轉而投給左翼陣線的票數。 梅朗雄激進的運動動員了許多群眾,但左翼陣線並沒有提出完整一致的社會主義綱領。舉例來說,左翼陣線的主要力量法國共產黨曾在1997年到2002年間加入社會黨政府並支持私有化政策,所以關於建立一個真正社會主義力量的問題依舊存在。

正如革命左派所解釋的,薩科齊的失敗只是接下來的一小步。儘管有一些激進的要求(例如對富人課75%的稅)和對默克爾與薩科齊連袂(Merkozy)提出的緊縮政策的質疑,歐蘭德(譯注:社會黨候選人,目前總統的熱門人選)在限制民眾生活水準的同時,政治上獲得那些支持「成長」策略的資本家的支援。但這不應意味著要低估歐蘭德的成功目前在法國和歐洲所獲得的迴響。他的勝利將會被許多人看作是支持緊縮政策的政客的失敗,並且可能在許多國家開啟一波新的動盪與鬥爭。大眾由下而上的壓力,可以迫使歐蘭德做出更多他願意的讓步,而當統治階級無可避免地意圖實施「倒退復辟」之時,這也將為進行更多的鬥爭開闢道路。雖然薩科齊成功當選已變得不太可能,但畢竟不能完全排除;不過這並不意味著群眾將對緊縮政策逆來順受,與之相反數百萬人將由此得結論:群眾鬥爭是擊敗資本家要勞動人民為他們的危機承擔責任的唯一出路。

socialistworld.net

get_img (1)

薩科齊在第一輪投票中嘗到了無法挽回的懲罰。我們只能慶祝有望拉下一個傲慢又超級富有的總統──這位曾表示「法國人應該早起」的人,在他任職的五年間薪水增加了172%,而個人資產則增加了663,000歐元!這(薩科齊下臺)是眾多工人和青年對過去五年為資產階級服務的政策的回答。

歐蘭德在這次「反薩科齊」的選舉中占盡上風

社會黨候選人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是反薩浪潮中最得益的人,並技巧地利用了這股風潮。整個選舉期間,他試圖將自己定位成絕無僅有可信賴的擊敗薩科齊的候選人。

除了偶爾提及寥寥數個社會改良方案(諸如,提高最低工資、對所得收入最高群體徵收75%的稅),他避免提到自己和薩科齊大同小異的經濟方針,除了預算削減執行期限延後一年。

同時,他竭盡全力宣稱可以解決經濟危機以迎合資本家和股票市場,即應對法國史無前例的社會危機和相伴隨著的潛在的爆炸性工人鬥爭。

社會問題與危機

雖然目前的社會問題與深化的經濟危機確實是這次選舉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卻很少候選人優先關注這些議題。但是,他們不可能向四千六百萬的選民隱瞞下述事實:有超過八百萬的法國人每月的生活開銷少於954歐元!(約36000新台幣)

還有無法隱瞞的是過去三年間的大裁員潮和大量的工廠歇業(超過一百萬的工廠關門)。儘管有這些不利的條件,以及左翼政黨和工會在組織全國性反抗上無所作為,工人的鬥爭仍然在持續。

股市和資本家對於即將到來的社會動盪充份警覺而憂慮。他們也非常清楚,人民對於工作機會以及生活水準的不滿,是階級衝突與未來大規模社會鬥爭的泉源,也因此造成第一輪選舉前幾天金融市場的暴跌。統治階級害怕眼下的情勢會變得像歐洲其他地方一樣無法控制。

get_img

梅朗雄的競選活動展現了工人階級日益升高的憤怒

近四百萬人(11.7%)在第一輪選舉中把票投給了左翼陣線的候選人讓.呂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這顯示了相當部分的工人階級的憤怒正在升溫。

梅朗雄在活躍的競選期間,將自己定位為反對種族主義、反對資本家與統治階級的工人利益捍衛者,甚至提出了社會主義的理想,這些都為他帶來了選票上的重要成果。自從1981年以後,從來沒有一個比社會黨更左傾的候選人得過如此高的票數。

極左派在2002年大選中,從總數2950萬張選票中取得了400萬張投給比社會黨更左傾的選票,達到將近10%的比例,和今年大約460萬票的結果相去不遠。左翼陣線的成功來自於激進工人與青年長期以來累積的憤怒,譬如過去數年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公共開支的刪減與對退休權益的攻擊。

左翼陣線在巴黎、土魯斯和馬賽所舉辦的集會得到了破記錄的參加人數,為梅朗雄的競選活動做了最好的註腳。這顯示激進的工人願意重回街道-越來越多的工人和青年瞭解到他們必須對抗政府的緊縮政策。

這樣的情緒首先是顯現在他們拒絕了社會黨號召「戰術性地」投給社會黨候選人歐蘭德以對抗薩科齊,因為社會黨顯然沒有全力反對那些為資本家服務的政策。還有梅朗雄提出的口號,「奪回權力!」,他提出了現在社會由誰掌權的問題,卻沒有提出回答。

這樣的憤怒也在更小的程度上展現在菲利浦.頗杜(Philippe Poutou,新反資本主義黨,NPA)和納塔莉.阿桃(Nathalie Artaud,工人鬥爭,LO)的得票上。新反資本主義黨(NPA)推出汽車廠工人頗杜作為候選人,但因為政治態度的不明確以及對新的社會、經濟情勢的反應不及,該黨的綱領並沒有提出工人與青年反抗的渴望。

於是新反資本主義黨便無法成為這次選舉中鬥爭的骨幹,也無法成為工人及青年的聲音,然而在2009年成立之初時,它表現出的是建立一個戰鬥性工人政黨的真正希望。

儘管如此,但新反資本主義黨的領導層拒絕與成員討論,並拒絕在選舉的辯論中向工人提出政策以及社會主義的綱領,導致了他們的失敗。這對工人來說是個不好的結果,而新反資本主義黨本可以在競選活動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任何左翼組織都應學習他們失敗的經驗。

新反資本主義黨在第一輪選舉的前夕所發出「號召反資本主義左翼團結」的宣言確實是顯得荒謬。這個訴求不就是四年前該黨成立的目標嗎?等到左翼陣線的競選活動成功後再提出這種宣言,難道不會太晚嗎?

瑪琳雷朋(Marine Le Pen)暴露真實面目

瑪琳‧雷朋(Marine Le Pen)在首輪的得票結果是很重要的,這位民族陣線的候選人名列第三。近十年來,薩科齊的種族跟安全政策增加了工人階級和年輕人之間的分化。薩科齊反社會的政策影響了那些受到種族主義思想感染的人 ,而瑪琳‧雷朋在競選之初就把這些社會議題置於優先。許多在2007投給薩科齊的選民,這次投給了這位極右派候選人以示對薩科齊的懲罰。

投給民族陣線候選人的票數明顯上升──從2007年的380萬票到現在640萬票──這現象讓人特別擔心。儘管如此,讓‧呂克‧梅朗雄強烈反對雷朋的競選活動,一定程度的限制了工人階級對民族陣線支持力量的增長。即使這樣,民族陣線正處在能夠於六月大選中贏得適當的議會席次。

民族陣線的票數是增加了,但並沒有從這次大選期間走出陰霾。有兩個可以解釋不單只是為抗議而轉投民族陣線,而使它有高票數的重要因素:資本主義危機和薩科齊的政策使工人和青年的生活水準更加惡化。法國現在和其他大部分的歐洲國家一樣,深受高失業率所苦。

但更重要的是,身為加深一切危機的統治階級,現出了他們真正的凶光:敗壞的強盜集團。

在人民運動聯盟薩科齊的權力不受約束,顯示了對工人令人難以置信的藐視,以及合法化民族陣線提出的種族主義思想長達五年。當這些被極右派提出,社會黨承諾這只是個更輕微的緊縮政策,而且在某些層面上接受了那些對於移民以及安全政策的討論。

當統治階級沒有提出對這危機的解決方案,而是用盡他們的精力去拯救只會製造慘劇的資本主義系統,便無法分化民族陣線的理念去獲得選票。 建制政黨們的共謀已明確被民族陣線選民拒絕-為了管理社會階層利益,與資本主義掛勾的共謀。正是這樣才允許民族陣線可以對外宣稱他們是唯一反對世界金 融,以及反對政治和媒體精英的政黨。

唯一能打退民族陣線的方法就是給予工人、失業的人以及所有資本主義政策下的受害者(無論這些政策貼上的標籤是人民運動聯盟或社會黨)一個替代的選擇綱領;一個能讓持續鬥爭著的工人團結起來擺脫財政寄生蟲的綱領。

遠離薩科齊和他的緊縮政策

如果薩科齊在第二輪被打敗,非常好!但全部為資本主義服務的政策也必須被打倒,而這將不會在5月6日或是6月的議會選舉中達成。

在資本主義危機惡化的處境下,法國處在水深火熱中。我們都知道這危機造成的後果代價高昂,特別是對於工人階級而言。這將代表了生活水準的惡化、工人勞動以及青年受教育環境的惡化,如同其他歐洲國家。如此,薩科齊的第二個任期將會是個災難。所以比較好的情況是,充份體現統治階級政策的薩科齊在選戰中能夠被踢出。

在這個情況之下,為了擺脫薩科齊和所有種族主義和所謂安全政策,歐蘭德必然獲得大量的選票。但這次投票侷限在很有限的範圍,無法對歐蘭德的方案傳達真正支持。確實,在緊縮政策這議題上,沒有解決掉任何問題。歐蘭德表示已經準備好進行必要的削減,而他保證這一切是公平的,他也自稱能夠協調資本家、工人以及大多數人之間的利益

他對我們說謊。有許多歐洲政黨的作為可以引以為例,他們就如同社會黨一般大刀闊斧地削減預算來拯救銀行,而歐蘭德不會不知道這些事的。在密特朗總統的政治教育下,他早就知道社會黨-法國共產黨領導的政府,儘管有許多人的希望與支持撐腰,還是從1983就實施了緊縮政策。在1997年和2002年之間,若斯潘(Jospin)政府也確認了社會黨與」多元左派」(社會黨和法國共產黨)是如何攻擊工人們和年經輕人,保衛統治階級的利益,以及比巴拉迪爾(Balladur)和居貝(Juppé)的右翼政府在前五年推行更多的私有化。

「左派」多數也許會贏得選舉,但「左派」是什麼?歐蘭德承諾在教育中創造60000個工作機會時,又建議「削減公共開支」。沒有錯,隨著危機繼續發生,他將會實施資本家要求的緊縮措施,就如同他的社會民主黨同夥在其它歐洲國家所做的一樣。

所以,工會、左翼政黨和工人必須盡早在九月初,為了抗爭而組織起來,警告新政府我們絕不接受緊縮政策。假使這可以現在在左翼陣線中進行討論,並且面向工人、青年,以及其他在經濟危機和政府打擊之下受盡苦痛的階層,那麼左翼陣線周圍活躍的力量便可以成為這場反擊的骨幹。

在總統競選時所看到的倡議可能會被重提,但這一次會發展成鬥爭和討論有關建立一個真正捍衛我們的利益、促進推翻資本主義的需要、和建立社會主義政黨的必要性。

整個右翼(人民運動聯盟和民族陣線)正為了他們氣度狹小的政治意圖而試圖劫持勞動節。為了對抗這一點,百萬群眾應該佔領街頭拒絕他們的政治。我們必須展現階級的力量,且要準備好對抗所有緊縮政策。這一反對力量應組建鬥爭,但是也應發展政黨形式的政治武器,團結所有想永遠終結緊縮政策的人。我們不允許民族陣線假裝是大眾階級的反對派!我們要以群眾性充滿戰力的勞動節開始組織起來反擊!

右翼是侵略性十足的。薩科奇早就打定主意要同樣操弄讓他在2007年贏得選戰的議題:工作、移民和安全問題。若有足夠的民族陣線選民把票投給薩科齊,他就可能贏得選舉。

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應該堅持下去絕不放棄,而且我們必須準備好抵抗任何為資本家利益服務的政策,並用戰鬥的綱領抵制種族主義:

  • 我們不會為資本家的危機負責
  • 我們反對對銀行及金融部門的財政援助。我們要國有化金融部門,將其置於民主的工人控制之下,並且不做任何補償
  • 我們反對民族陣線;工人們和年經人團結起來反對種族主義!法國人和移工要享有平等的權利
  • 給所有人一份有像樣薪水的穩定工作
  • 縮短每週工作時間,維持薪資水準,創造充分就業
  • 為所有人提供像樣的住宅
  • 提供免費且品質優良的公共服務
  • 國有化主要的生產工具、分配與交換手段,並且在工人的民主控制及管理之下推及更廣泛的群眾
  • 不要資本主義
  • 支持能滿足每個人需要的社會主義社會

這次的選舉顯示了需要一個工人與年輕人組成為了真正的大眾的戰鬥性政黨,反對緊縮政策、資本主義和任何為這一制度服務的政府,要求實現民主和社會主義社會。資本主義要為一切戰爭、悲慘和摧毀環境的代價負責。今日,資本主義無法正視危機的結果,反而試圖讓我們去支付代價,無論是哪個政府當權都一樣。

革命左派支持終結所有緊縮計畫,召集工人和年輕人反對資本主義和種族主義,無論哪個政府當權,我們堅持一貫的態度。要建造一個真正的資本主義的替代選擇,我們必須要與大眾討論一個革命的社會主義綱領,且創建一個能夠執行這個綱領的政黨。這就是革命左派所主張的和所要創立的,這就是我們在辯論及在鬥爭中為反對緊縮政策所建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