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數千反種族主義者在哥德堡集會,人數大幅超過極右翼

2012年五月月8日 上午 11:19Views: 32

新納粹勢利妄圖利用街頭暴力的企圖失敗了

社會主義正義党(Rättvisepartiet Socialisterna國際工人委員會CWI瑞典支部)哥德堡報導

4月6日星期二,超過1000名反種族主義者(據日報《快報》(Expressen)的報導稱,為2000名)在哥德堡市郊工人階級為主的社區卡特達拉(Kortedala)的公共廣場上進行集會。這場集會從一開始就由社會主義正義黨(Rättvisepartiet Socialisterna,CWI瑞典支部)發起並領導的,並邀請了一些反種族主義團體和網路參與。

此次反種族主義抗議是針對一個瑞典新納粹党發起的集會,這個新納粹集會試圖利用一夥年輕街頭流氓襲擊一位61歲老人這一殘忍事件。

這場長達一周的運動一直持續到4月6日,並受到媒體的廣泛報導。社會主義正義黨(RS)的黨員接受了各大報社、廣播和三大電視頻道的採訪,並參加了公共服務電視臺播出的每週電視辯論節目。社會主義正義黨(RS)在瑞典西部區域的黨主席克裡斯托夫•蘭德伯格(Kristofer Lundberg)和社會民主黨的哈坎•林納遜(Håkan Linnarsson)

進行了辯論。後者控制著地方議會,並應對本地削減學校數量和青年計畫負責。

 

get_img (5)

當天克裡斯托夫還接受了廣播電臺和第四套電視新聞的採訪。社會主義正義党(RS)哥德堡支部的黨主席斯蒂芬•伯格(Stefan Berg)接受了兩大電視新聞節目的採訪。

向法西斯主義活動和削減計畫開戰

被一夥野蠻的流氓襲擊的61歲受害者昏迷了四周。法西斯主義者將這一暴行歸咎于移民政策和“多元文化主義”。作為回應,我們的運動不僅強調反法西斯主義活動的必需性,還有反對削減工作和公共住房而鬥爭的必要性。

在新納粹黨宣佈他們的集會之前,社會主義正義黨(RS)就介入了青少年團夥暴力問題。我們在卡特達拉(Kortedala)和伯格斯楊(Bergsjön)兩個社區發放了數以千計的傳單,為經濟條件和社會地位不斷下降的哥德堡工人階層爭取更多的資源,包括更好的住房條件。當我們得知新納粹黨計畫舉行的抗議活動,我們製作了新的傳單,號召一場與之爭鋒相對的示威,並提出了“結束青年暴力,停止種族主義和納粹主義,為郊區爭取更多的資源”的口號。

在附近的郊區,社會主義正義黨(RS)也是站在反削減學校數量的最前線。我們党聯合教師、青年人和家長一起進行抗議示威。我們最初的一次抗議削減的集會有350人參加。暴力襲擊61歲老人的那夥年輕匪徒也來自這個郊區,叫做狂怒(Angered)。我們指出,正是由於對這些貧困郊區的巨幅削減才導致一些年輕人中間產生巨大的失落感和疏遠,包括那些年齡在14至16歲的。這給他們創造了團夥暴力犯罪的發源地。

 

get_img (4)

新納粹党集會的徹底失敗

持續一周的反種族主義集會已經有了成效。新納粹党的集會,據警方估計可能有100人聚集,這是徹底的失敗;由於我們的運動,全國其他地方只有不到20個納粹主義分子參與此次集會。國家民主黨在哥德堡的四個支持者躲在員警後面,他們的瑞典國旗淒涼地躺在地上,等候公車接他們回家。

早在4月6日上午,30名社會主義正義黨(RS)的黨員在集會前進行預備會議討論安全問題和當天即將發生的事件。上午11點,我們就設立了兩個攤位,並開始散發有關集會示威的傳單。12點30分,說唱家比格力•邁克(Bigry Mac)演唱了兩首歌曲,贏得了熱烈的掌聲,為遊行拉開了帷幕。社會主義正義党(RS)哥德堡支部的主席史蒂芬•伯格說:“反種族主義運動必須進行,讓我們手把手,共同與右翼政策鬥爭。我們將口號鮮明地反對削減和政治攻擊。我們可以解釋種族主義的根源,同時在新納粹遊行中瓦解它有限的代表。但反納粹主義的鬥爭不僅僅是反法西斯遊行,其重要性即使對種族主義實行零容忍也毫不誇張。重要的是反對右翼的新自由主義試驗,例如關閉學校,減少青少年中心和圖書館。”

反種族主義遊行是一個偉大的勝利。但它不會自發而生,而是需要努力的工作。社會主義正義黨(RS)的黨員走訪了社區內的住戶,工作場所和三個青少年中心。他們與當地的青少年談論如何停止團夥暴力以及防止種族主義者和新納粹党利用這場悲劇的襲擊事件所引發的焦慮情緒的重要性。
社會主義正義黨(RS)散發了數千張傳單,並接待了大量的媒體採訪。但是,4月6日反遊行的成功首先因歸功於社會主義正義黨(RS)根植于卡特達拉(Kortedala)社區工人階級中的影響力。就連警方也談論有大量本地人參與集會。哥德堡的黨主席史蒂芬•伯格住在卡特達拉(Kortedala),而且黨在當地的辦公機關也在這裡存在了許多年。

這場大型反種族主義示威打破了存在於一些反種族主義運動中和左翼不斷重複的神話。該神話宣稱通過降低政治訴求(“非政治化”)並且不提出一個鮮明的階級觀,大型的抗議示威才可以取得成功。

住房危機

贏得當地支持的另一個原因是社會主義正義黨(RS)在過去的兩周內針對住房條件進行了密集的活動——突出了高租金、缺乏修繕和私人投機的現狀。

社會主義正義党(RS)區議會管理所有經營不善的公寓,並對這些大規模的社區住房進行大量的、氣候友好型的修繕。

反對青少年團夥暴力的鬥爭需要考慮在貧困的郊區中年輕人所面臨的失業問題,以及警方的歧視和騷擾。為了補救這種狀況,我們必須採取預防性的行動,包括擁有適當資金和資源的休閒中心和青少年的設施,其工作人員能幫助易受傷害的年輕人。

像國家民主黨(Nationalist Democracts)這樣的極右翼團體無法給工人階級提供什麼。國家民主黨是反對工人階級的右翼議程的一部分,正如我們所見,他們的政策包括限制工會權利,壓迫女性,反對同性戀。

國家民主黨舉行的每一次集會都是對他人權利和安全的一次威脅,我們必須與之鬥爭。

法西斯主義暴徒開車衝撞社會主義

4月6日反示威遊行以後,一輛汽車中的新納粹暴徒試圖開車沖向克裡斯托夫•蘭德伯格(社會主義正義黨(RS)在瑞典西部地區的黨主席)——不止一次,而是三次!——在逃離現場時,該車在車流間危險地急轉彎和沖上人行道之前。警方用直升機追捕到這輛車,有兩個法西斯分子被捕。

如果反種族主義抗議沒有發生,極右翼暴力的潛在受害者數目將會更大。

在他們這次丟臉後的另一次報復行動中,他們在網上公佈了社會主義正義黨(RS)黨員的姓名、家庭住址和個人資料照片。

但事實上,這是國家民主黨自2004年以來試圖第四次在哥德堡未能舉行一次有意義的示威。其他一些想在哥德堡建立基地尋求支援的法西斯團體也遭到了抗議和慘痛的失敗。上週五的反示威表明,該城的反種族主義傳統依舊強大,部分應該感謝社會主義正義黨(RS)所扮演的角色。

法西斯主義不會在漠視中自我死亡,我們必須和它進行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