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極右翼分子布雷維克供稱他對「平等」和社會主義的厭惡

2012年五月月10日 上午 11:26Views: 56

極端右翼分子在庭審期間以殺害77人而自誇

佩瑞克-維斯特蘭德(Per-Åke Westerlund),瑞典社會主義正義党(RättvisepartietSocialisterna,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瑞典支部)

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為去年殺害數十人而自吹自擂,這也顯示了他對勞工運動和伊斯蘭的仇恨。他在審判第二天的講話中再次攻擊「文化馬克思主義者」和移民。

布雷維克被控於2011年7月22日在奧斯陸地區的於特島(Utøya)謀殺77人和謀殺未遂42人。他極端殘酷和精心策劃的襲擊是完全出於政治動機。他的行動是極右翼中共同存在的反伊斯蘭和種族主義思想的極端表達。

而這為庭審期間布雷維克法庭上的發言內容再一次證明。他形容自己是一個「愛國者」和「戰鬥的民族主義者。」

前一天,法院出示了一張布雷維克手持槍支的照片。在他的制服有一個徽號,他宣稱他是經過認證的獵殺馬克思主義者和多元文化叛徒的「獵人」。

根據布雷維克的說法,挪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成為一個「文化馬克思主義專政政權。」挪威社會民主工黨(The Social Democratic Labour Party)引入了「女權主義、配額和性革命,在此僅舉數例。因此一個社會主義的平等社會得以建立。」

  事實:77人被殺,42人謀殺未遂

7月22日(週五),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在奧斯陸的政府大樓H樓(Høyblokka)外引爆950公斤重的汽車炸彈。八人當場死亡,兩百人受傷,其中九人重傷。

因為這是仲夏季節的星期五下午,所以該地區的人數比平時要少得多。

布雷維克接著去了於特島上挪威工黨的青年營,在那裡他殺害了六十九人。

以種族主義的方式,布雷維克描述道,「挪威已變成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整個國家有如此多的移民,以至於我們自己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國家中的少數族裔。」他尤其針對穆斯林。布雷維克將他們標記為暴力因素,說必須阻止他們。

他的論點非常接近瑞典民主黨的觀點(瑞典議會中的一個種族主義政黨)。瑞典民主黨的國會議員肯特-艾克瑞什(Kent Ekeroth)多年來一直警告說瑞典正在「伊斯蘭化」。 今年4月11日,艾克瑞什在他的博客上援引另一個作者的說法警告,「瑞典人口平衡的變化正在有利於那些來自遙遠國度的移民。」

布雷維克還讚揚歐洲一些執政的右翼政客,如法國的薩科齊、德國的默克爾和英國的卡梅倫等。因為他們聲明多元文化的社會是行不通的。

根據布雷維克的觀點,出現「大規模移民」的責任在於工黨。他針對工黨青年組織在於特島上夏令營的大屠殺,被他描述為一場預防性戰爭的一部分。 「工黨青年組織非常類似於希特勒的青年團」他在審訊過程中如此描述。

布雷維克正面地讚賞「2號鐳射人」(Laser Man 2),因為他在瑞典馬爾默市(Malmo)向12名移民開槍,造成3人死亡。這是「極為重要的,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和歐洲有更多的愛國者擔負起責任。我已經盡責了,正如馬爾默的彼得也盡責了。」

極右翼恐怖襲擊事件主張了反種族主義情緒在挪威,尤其是在年輕人中的發展。種族主義的進步黨(FrP)在去年九月的地方選舉中損失慘重。然而,挪威工黨的政策類似於歐洲其他國家的社會民主黨,「削減規模」和私有化並沒有改變。布雷維克和其他人說看到的平等和改良政策正在逆轉。伴隨其他的措施,工黨主導的政府還計畫大規模遣返埃塞俄比亞難民,而埃塞俄比亞是個專制政權。

對於許多挪威的青年、反種族主義者和工人而言,問題是:如何才能制止種族主義和右翼極端主義?種族主義者利用社會中不斷增長的不確定性和不滿,而這些問題都源於工作不穩定、工作場所壓力不斷增加和裁員等。因此需要一場聯合的鬥爭來共同解決這些問題。在這場戰鬥中,必須要反對種族主義者分裂工人和青年的圖謀。反種族主義因此必須與針對階級和社會問題的鬥爭攜手並進——其中包括就業、住房、教育和健康——女性權利,平等和一切布雷維克說「厭恨」的東西。

 

布雷維克曾在種族主義政黨中活躍

安德斯•布雷維克從1997年起就是進步黨(FrP)的青年團成員,從1999年到2006年,他是進步黨(FRP)黨員。他從2001年至2004年曾在進步黨的地方支部有職務,並曾經是該黨奧斯陸地方選舉的候選人。

在2006年,他加入了共濟會;三年後,他升到共濟會內的第三層。

他描述自己是一個國際右翼組織「聖殿騎士」的幾個關鍵細胞組織的成員之一,但是根據警方調查,沒有發現該組織存在的證據。

布雷維克有網上進行政治活動歷史悠久。 2002-03年期間,他在進步黨的論壇上寫了數百篇文章。他經常上仇視伊斯蘭的網站,並在Facebook上有數個瑞典和英國持相似看法的「朋友」。

他同時大加讚揚仇視伊斯蘭教的暴力的保衛英國聯盟(English Defense League),還參與一些他們組織的活動。在審訊時,他說,「從極端民族主義對我的行動觀點發生分歧:多數人都支持我對政府大樓的攻擊,但並不贊成於特島的屠殺。」

就像瑞典民主黨一樣,前進黨在7月22日的恐怖襲擊後保持低調,但這段日子現在已經一去不復返了。進步黨的大會與審判同時進行,而黨的領導斯沃-詹森(Siv Jensen)承諾將發表進一步的挑釁性言論。

根據一份挪威報紙的報導,進步黨的國會議員克利斯敦-泰百領葛加德(Christian Tybring-Gjedde)在去年的全國大會上吸引到諸多注意力,當他描述自己對格羅魯達仁(Groruddalen – 奧斯陸一個移民聚居區)的貢獻時,他宣稱伊斯蘭的力量這些日子一天天地在增長,挪威追求政治正確性導致文化上的自殺。臭名昭著的反伊斯蘭教網站「維也納之門」(Gates of Vienna)有幾次試圖引用格羅魯達仁(Groruddalen)為例子而攻擊伊斯蘭。而進步黨的大會之前, 泰百領葛加德表示布雷維科的行動不會影響到(進步)黨呼籲更嚴格的移民控制的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