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喬治-葛拉維(George Galloway)在布拉德福德地區(Bradford)補選取得驚人的勝利

2012年五月月15日 上午 11:39Views: 19

它顯示了在選舉中反對削減支出政策的潛力

《社會主義者》社論,社會主義黨報(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英格蘭和威爾士支部)

由於保守黨與自由民主黨執政聯盟陷入多重危機中,尤其包括奧斯本(Osborne)為富人所做的預算,卡梅倫的現金醜聞以及全國各地加油站的搶購潮等,而新工黨被動地從中受益才過了僅僅一周。

喬治-葛拉維在西布拉德福德地區(West Bradford)補選中取得驚人的勝利,猶如政壇上的一次地震。

在三個星期的選戰後,葛拉維獲得的票數比所有其他候選人加起來的得票數都多。他獲得了18341票,比工黨的候選人多10000多票。

工黨剛剛受到一場巨大的打擊。比2010年的選舉,它的得票數下降了20%,就在兩年前(2010年)它本來輕鬆地以5000票的多數票贏得了一個議席。

工黨的部分領袖在本次選戰期間訪問了布拉德福德,他們如此後知後覺,甚至直到選票站關閉之時,他們還認為工黨穩贏了。如今,工黨不得不面臨這個事實:它失去自己把持38年的這個議席。

保守黨的選票也急劇流失,只贏得了10000票,比上期減少了23%。自由民主黨表現得非常糟糕以至於丟掉了選舉的押金。

這個結果表明對主流政黨的支持率已大幅度下跌,民眾不滿對他們的緊縮計畫和支持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

只有不到百分之四十的票投給這些建制政黨。這種情緒不只存在於布拉德福德。最近一份由英国民意调查機構(YouGov)所做的民意調查表明,主要三大政黨領導人的支持率正在降低到一個不良級別。該級別被政治分析師麥克-史密森(Mike Smithson)定性為“特別異常”,因為他無法從現代歷史中找到另一個時代三個主流政黨領袖同時擁有如此低支持率。

葛拉維總結他的勝利是由於“人民對政治制度和主流政黨強烈不滿……”

“如果一個屁股上同時有三張臉的話,那它們就是同一個屁股的不同三張臉。它們支持同樣的事、同樣的戰爭、同樣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讓窮人因為富人的罪行而變得更窮。”

他同樣指出布拉德福德存在的問題:“一個充斥享樂、無能、機會主義和黨同伐異的腐敗結合體的統治使得布拉德福德走向衰落。”

“即便是在新工黨執政的13年間,它仍舊在走下坡路。如今它正陷入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聯盟提出的變態的貨幣緊縮計畫所造成的衰退之中。”(英國《衛報》2012年3月31日)

布拉德福德有一個廢棄的城市中心和一所已關閉的主要圖書館。它的失業率在全英國排倒數第十二名——在過去的三年裡,青年失業率擴大了三倍——它的學校也在全國學校排名表中居於末位。

選擇葛拉維被看作為一條抗議剝削政策的途徑,同時也是對葛拉維主要競選訴求的認可。這些訴求包括:反對“摧毀”全國健康保險制度(NHS),解決公立醫院牙醫短缺的問題,反對學費漲價和反對取消教育補助金(EMA),以及他強烈的反戰意願。

這是對主要政黨虛假承諾並無力解決工人和年輕人當下面臨的尖銳問題的回應。

相對而言,喬治-葛拉維被許多人看作是一個“敢講實話”和“為公正而鬥爭”的政治家。

他於2005年在伊拉克戰爭問題上堅定地反對美國參議員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工黨的候選人伊姆蘭-侯賽因(Imran Hussain)是一個亞裔穆斯林。該選區38%的選民也都有相似的背景,但對當地多數的亞裔選民而言,他並不站在同一陣營中。

他作為地方議會的副議長,使議會通過了大規模的削減計畫,包括減少近1000個工作崗位。同時,他還支持英軍在阿富汗的軍事存在。

他的政策是如此不經批判以至於他拒絕在選戰期間同其他候選人進行公開辯論。

相比之下,超過1000人擠到一個會議廳裡,聆聽葛拉維陳述改變布拉德福德的理由。

他的臉譜(FACEBOOK)個人主頁有超過82000名粉絲。他號召他們都使用社交媒介,這樣他就可以方便地將資訊發到他們每個人的郵箱以號召他們在投票日支持他。

分裂的政治?

社會主義黨過去曾批評葛拉維和他所在的RESPECT團結聯盟,認為他們代表的訴求對象太狹隘,僅僅針對穆斯林——尤其是RESPECT團結聯盟以前在哈姆萊特塔倫敦自治市(Tower Hamlets)的大本營。該黨在當地曾經有12名市議員,加上葛拉維作為貝夫諾格林和波(Bethnal Green and Bow)選區的國會議員。他在選舉中以10000票的多數票擊敗了工黨候選人奧納-金(Oona King)。

但在,在西布拉德福德,他既向白人工人階級家庭也向亞裔直接呼籲,強調需要代表“所有人”反對縮減計畫,同時要求英國從阿富汗撤軍。

他痛斥工黨在競選中依靠亞裔社區網路形成的“村政治”以及現任穆斯林領導人們瓜分相關職位。

葛拉維還認為,不應該僅憑工黨的候選人是當地人,就投票支持他:“這將為你們帶來什麼後果?如果你們選一個當地人議員,僅僅是因為他的父親正如你們的父輩一樣50年前來自同一個村莊……”

“如果我是本地的政治家,看著這個城市所面臨的種種問題還要以自己是本地人為由給自己拉票,那我會為此尷尬,因為這些當地的政客就是問題本身,而非解決問題的方案” 。

上述評論針對廣大的亞裔工人階級社區,尤其是其中的年輕人。

半數以上亞裔英國人生活在貧困中,並忍受著過高的失業率。

補選結果表明,他們現在強烈質疑他們社區過去對工黨傳統的支持,並至少開始投票抗議工黨的緊縮政策。

然而,葛拉維的競選活動中的一個缺點在於他對工黨混亂的評價。

儘管他對工黨的緊縮政策議程和支持帝國主義戰爭進行譴責,但他說他不在工黨內是由於被工黨開除。他在傳單上宣稱“我才是真正的工黨,而不是新工黨。”

他沒有像社會主義黨那樣發出一條明確的資訊,即迫切需要建立一個新的代表群眾性工人政黨,從而使工人們在政治上獲得發言權,而是已經採取了模棱兩可的立場。

此外,很不幸的是RESPECT團結聯盟尚未在支持者的基礎上建立一個堅實和持久的黨員關係。

它在政治上遭遇的困局,是因為它沒有主要以階級為基礎進行發展,也沒有在工會運動中建立自己的根基。

它在哈姆萊特倫敦塔自治市這個選區(Tower Hamlets)失去了大部分民選席位,部分是因為數名該黨議員沒有採取這一立場,這也使得它於2007年分裂(社會主義工人黨(SWP)和其他黨分離出去)。

左翼的前景 

儘管我們可以對RESPECT團結聯盟的社會主義者和葛拉維提出批評,但西布拉德福德勝利是非常重要的,它展現了反對主要政黨,反對削減計畫的候選人在選舉中的潛力。

在議會補選中比一般的換屆選舉中更容易得到群眾的抗議票,但現在廣泛存在對三個主要政黨的巨大不滿的基礎,並在不停地擴散。例如在上次一般選舉中,三黨的候選人都沒有獲得多數票。

同樣,去年在蘇格蘭的議會選舉中蘇格蘭民族黨(SNP)贏得了多數票也反映了這一點。

自由民主黨在過去能收到反對保守黨或工黨的選民的票。但如今由於它也在執行這個殘忍的削減政策的政府內,它的前景也大為不同了。

正如社會主義黨一直所强调的那樣,西布拉德福德補選還表明,在通過了政府的削減計畫後,沒有一個工黨的市議員是無辜清白的。

這也展現了反削減計畫的議員候選人在市議會級別正在增長的潛力,而五月的市議會選舉即將到來。

RESPECT團結聯盟已決定在五月爭奪布拉德福德本地市議會的議席,只要它能在堅持反對所有削減措施這一原則上做到言行一致的話,它獲勝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

同時在整個國家還有很多其他反對削減措施的候選人,包括100多名參與各地市議會競選的工會分子和社會主義者聯盟(TUSC)的候選人。目前它們被主流媒體所忽視。

 

許多媒體宣稱西布拉德福德是一次例外,它們認為“不會再有下一個喬治-葛拉維 ” – 他是唯一一個主流政黨之外左翼的代表人物。

這是蓄意的歪曲。托尼-馬赫恩(Tony Mullhearn)是20世紀80年代反對戴卓爾政府削減政策的利物浦市議會的主要領導之一,他現在作為工會分子和社會主義者聯盟(TUSC)的挑戰者將與工黨利物浦議會的領袖爭奪市長這一新創建的職位。

在考文垂,社會主義黨現市議員大衛-尼爾李斯特(Dave Nellist),前社會主義黨的國會議員,正在準備聖米切爾福德地區的再選連任的準備。

在工會分子和社會主義者聯盟(TUSC)為倫敦議會選舉準備的候選人名單中,鐵路、海運和運輸工人工會(RMT)主席亞曆克斯-戈登(Alex Gordon)名列首位。

在接下來的幾周,這些重要的選戰將使有工會分子和社會主義者聯盟(TUSC)和其他反削減支出候選人選區的選民知道,他們有機會給予緊縮政策的另一次嚴厲打擊,同時傾向於支持對社會主義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