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大選:多數選民投下反緊縮的一票

2012年七月月27日 下午 5:14Views: 19

迫切需要清晰的社會主義鬥爭綱領

尼克斯.安那斯塔西雅德斯,新開始運動(Xekinima – 工國委希臘支部)

正在墨西哥參與G20峰會的各國領導人並未能長時間舒一口氣。希臘親緊縮的新民主黨在大選中小勝後的幾小時內,股市價格的短暫復甦很快消失,西班牙國債收益率突破7%的爆破水平。

資本主義危機只會為數以百萬的希臘以至更遠的群眾強加痛苦與災難。正如以下就希臘大選的分析所結論,只有為社會主義鬥爭取代資本主義,才能夠終結這場噩夢。

希臘大選的結果讓大部分的群眾百感交集。一方面,右翼的新民主黨選舉期間發動大量的恐嚇宣傳,得以動員社會上所有的保守勢力,從而勝出了大選。縱使如此,公開支持歐盟、國際貨幣基金會和歐洲中央銀行(三頭馬車)拯救條件的所有政黨的總得票率少於50%。

另一方面,激進左翼聯盟(Syriza)雖然並未在選舉獲得最多的票數,因而得不到額外贈送的50席,仍然有差不多27%的得票率,是希臘數十年以來左翼政黨所得的票數中最高的。

此外值得警惕的是,新納粹的「金色黎明」也贏得了差不多7%的選票。

這個結果反映了希臘過去兩年半以來的經濟危機和「三頭馬車」的政策下所造成的政治動盪。

新民主黨

新民主黨既然支持希臘懲罰性的緊縮政策,卻是如何躍升成為大選的最大黨派呢?

這是一場自1980年代以來最兩極化的選舉運動。新民主黨,夥同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會的官員、本地和國際媒體、統治階級的各種機構以及其他資產階級的政黨一起發動了一場龐大的的恐嚇宣傳戰。

「如果激進左翼聯盟贏了,我們就會被踢出歐元區

…「會爆發一場社會災難」…「到時候會連藥物或汽油都沒有」…這些都是新民主黨發言人慣用的辭彙。

新民主黨成功讓得票從先前選舉的19%增加到接近30%,但這樣並不反映出對其政綱的支持。

新 民主黨將恐嚇宣傳的焦點放在希臘在歐元區的未來和其債務問題。他們利用許多工人的恐懼,表示希臘只是一個很小的經濟體而不能「獨立」於歐盟及歐元區而生 存。根據民調,三分之一的人口將歐元的議題作為其投票意向的第一考慮因素。就此,激進左翼聯盟的領導並沒有清晰的立場,甚至提出多個不同的方案讓大量選民 迷惑,變相「幫助」了新民主黨的宣傳。

當然這不只是歐元的問題。激進左翼聯盟甚至被稱為「萬惡之源」。新民主黨對於激進左翼聯盟的指控包括恐怖主義、政治暴力和貪污腐敗,以這種是在利用麥卡錫式的白色恐怖來動員老一輩最反動的力量。

不同年齡層明顯出現投不同的投票結果。超過55歲的人之中,新民主黨和泛希社運的得票率超過18-54歲年齡層的一倍。

富有地區和貧窮地區的投票結果也有明顯差別。譬如雅典的富豪區艾卡裡(Ekali)中,新民主黨的得票率為70%,而激進左翼聯盟則只有6.5%;在工人區的尼卡伊亞–蘭特(Nikaia-Renti)中,激進左翼聯盟的得票為38%,而新民主黨則只有17%。

新民主黨的領導安東尼斯.薩馬拉斯在大選後表示希臘會「遵守契約」,即是繼續走上緊縮之路。當然,在群眾巨大反緊縮的壓力底下,他也被迫要提出「增長性的政策」,聲稱會與「三頭馬車」談判尋求更「鬆綁」的經濟政策。

明顯地,新民主黨領導的新聯合政府將會執行大量緊縮方案,面臨著重重危機與大型抗爭。希臘和全世界的資本家及銀行家並不對希臘的狀況有任何「人道」的立場,反而會繼續實施殘酷的緊縮政策,頂多只會換個包裝減慢步伐地進行。

新政府會繼續引發大型的工人鬥爭和社會運動。而現在,這些抗爭更會帶有政治願景,要建立起左翼政府。這會強化群眾的戰鬥性和堅決性,縱使暫時來說,群眾普遍對於新民主黨的勝利感到失望。

左翼得票

第 二名的政黨會比第一的得到更大的慶祝,恐怕這是希臘歷史上首次發生。激進左翼聯盟獲得了非常大的進步,得票率從2009年大選的4.6%(315,627 票),到今年五月六日大選的16.78%(1,061,282票),至現在六月十七日大選的27%(1,655,053票)。這證明了左翼在危機爆發期間 所能夠迅速發展的潛力。

激進左翼聯盟提出權力屬誰的問題後成為了吸引焦點。他們倡議建立「左翼政府」挑戰新民主黨,提出推翻拯救備忘錄,並結束緊縮政策的口號。如此一來,經歷了兩年恐怖的緊縮政策後,激進左翼聯盟讓大量的青年和工人看到了希望。

在剛過去的大選之前,社會明顯傾向於激進左翼聯盟,但這並不是一股強烈的傾向。五月六日的選舉過後,激進左翼聯盟在民調的支持率一下子躍升至27%。這代表在近一個月來,他們的支持並沒有擴大,反而新民主黨在不斷追上。

一方面,人民將激進左翼聯盟看作是唯一一個替代選擇,可以用來懲罰「支持拯救方案備忘錄政黨」。另一方面,人民明白激進左翼聯盟沒有提出一個清晰取代現行政策的方案。

激進左翼聯盟的領導往往避免提出社會主義的綱領,反而在選舉前的數週淡化自己的立場並向右轉。然而,社會主義綱領是唯一能夠解決當前危機的可能方法。

因此,激進左翼聯盟現在的重點任務是需要就其提出的綱領進行認真辯論。

激進左翼聯盟根本的缺陷在於欠缺一個全面的社會主義綱領來處理危機。他們所倡議的帶有激進的元素,但是這些都在選舉前夕被淡化,例如「國有化銀行」的要求變成了「公共控制銀行系統」,而「建立左翼政府」的口號則變成了「所有希臘人的政府」。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希臘支部新開始運動(Xekinima)在選舉中支持投票給激進左翼聯盟,也提出清晰的社會主義綱領。這包括結束所有緊縮政策、拒絕償還債務以及將銀行和大型企業國有化,並置於工人的民主管理和控制下。

另外,激進左翼聯盟的弱點還包括不同的發言人說不同的話,因此被新民主黨利用此「多聲道
攻擊缺乏清晰的目標。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們並不完全是錯的。

激進左翼聯盟在選舉中的立場製造出一個幻象,令人以為可以避免與希臘和歐洲的大資本發生衝突而改變社會。這疏遠了最有覺悟的工人階級(這群人在投激進左翼聯盟的同時深感懷疑),而其他工人階級選民亦怕它會變成另一個「新泛希社運」,提出很多不能夠實現的承諾。

激進左翼聯盟的另一個弱點在於其並沒有紮根在工作場所和社區當中。即使他們有嘗試在選舉前舉行地方會議,而亦有相當數量的群眾參與部分的活動,但是總的來說決策還是由黨上層決定。

希臘共產黨(KKE)的得票比五月六日選舉下降了50%,反資本主義左翼陣線(Antarsya)的得票比五月六日選舉下降了75%。兩黨得票急劇下滑,讓激進左翼聯盟成為希臘左翼支配性的力量。

但是激進左翼聯盟能夠以社會主義綱領來取代其充滿幻想與混亂的改良主義政綱,並建立起群眾能夠奪權的戰車嗎?或是激進左翼聯盟未能發展其潛能,被現制度收編呢?

新開始運動(Xekinima)參與了激進左翼聯盟的地方組織,跟激進左翼聯盟的基層成員合作,以將其推向左翼方向。

新法西斯主義的威脅

由新納粹流氓組成的「金色黎明黨」鞏固了近7%的得票,是對於希臘與歐洲的工人和進步人士敲響了警號。其「選舉運動」不過是混合了暴力、恐嚇和政治野蠻主義(Political Cannibalism)。

他們的選票來自人口當中由於經濟及社會危機而感到徬徨和異化的一群,他們缺乏政治經驗、政治意識混亂,及沒有方向感。

「金色黎明黨」成員在電視直播中上公然毆打希臘共產黨議員蓮娜.卡內莉(Liana Kaneli),讓社會的大多數感到愕然,但也讓「金色黎明黨」接觸到一些希望尋求「激進而立刻改變」整個政治制度的人。他們的宣傳也建基於犯罪率的上升,而將其歸咎於新外來移民身上。

「金色黎明黨」的地位將會被強化,左翼一定要團結起來,在每個城市、社區和工作場所建立反法西斯的委員會進行抗擊。

新的時代

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希臘仍會是脆弱的歐盟鏈條中最薄弱的一環。新的親緊縮的聯合政府將無法解決國家的困難,更會繼續壓迫本已貧困的希臘人民。這會最終引發工人階級更大型的鬥爭反抗。

新開始運動(Xekinima)在選舉中發起大型運動來支持激進左翼聯盟,但同時我們亦堅定提出需要一個清晰的社會主義綱領。我們未來將會堅決地戰鬥,結束現在腐朽不堪的制度,並為社會主義社會打好基礎。

社會主義黨歐洲議會議員聲援到訪

作為支持激進左翼聯盟的歐洲議會左翼議員黨團中的一員,愛爾蘭社會主義黨歐洲議會議員保羅.墨菲(Paul Murphy)在選舉期間到訪希臘。保羅在選舉結束後將結果立刻發佈在自己的部落上。

「新民主黨的小勝是建基於大量恐嚇希臘人民的宣傳,這恐嚇宣傳甚至遠超過愛爾蘭人民在公投運動中所承受的。希臘的政治、經濟和媒體的菁英勾結他們在歐洲的同夥們,有意識地將這次選舉議題設定成希臘脫離歐盟與否的公投,並以此來恐嚇人民支持右翼。

「今晚的勝利是皮洛斯式的(Pyrrhic victory,得不償失的慘勝),對於這裡的資本建制來說也是短暫的。任何右翼的政府將會面對在街上和工作場所中的反抗,加上議會中更強大的反對勢力,他們將無法實行默克爾和她同夥要求的緊縮程度。」


醫療系統在緊縮開支下崩潰

希臘的公共服務正在衰退和緊縮政策下崩潰。

醫療服務正面臨削減40%的醫院開支,包括大量的裁員。醫療人員的月薪也被扣減數百歐羅。

醫院需要節約使用基本藥物、取消非緊急的手術以及定量配給醫療物資。緊縮已經導致愛滋病和瘧疾病例的急升。

假如這還不夠糟糕的話,那麼希臘勒羅斯島(Leros)上精神科醫院病人的狀況則更為嚴峻。報導指出醫院下個月將不足以向其400名病人提供食物。經濟危機使得政府付不上其拖欠醫院的800萬歐元的社保基金,令醫院無法給供應商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