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群眾抗議反對洗腦教育

2012年八月月2日 上午 8:43Views: 24

90,000人上街反對政府新推出的國民教育課程

抵抗, 香港社會主義行動(CWI)

7月29日(星期日)龐大的遊行為香港新政府及其領導梁振英上任的首個月寫下災難的一頁。當天超過90,000人 – 包括學生、家長、老師等 – 擠擁在城市的中心,以反對政府的愛國教育課程。這一政策是中共專制當局企圖進一步加緊控制香港的又一嘗試,尤其是用以遏制青年人中日益升高的反政府的情緒。此計劃將於九月小學開學後以自願性質推行,並將延伸至中學,在2015年將定為必須課目。正如本次龐大遊行隊伍所展示的,羣衆中廣泛存在對於被定性為親政權的「洗腦」課程的反對情緒。僅僅在遊行的數天前,主辦單位預計遊行人數只有10000人。

人群在遮擋烈日的雨傘下叫喊口號,並手持標語的紙牌:「不要思想控制」、「反對洗腦」,甚至有一張紙牌寫上「戈培爾正在香港復活!」。

「中國想香港下一代只知道國家有多好,而不知道壞的一面。」,一個9歲的遊行人士向美聯社說。「國民教育就如毒奶粉,毒害下一代。」一名攜著蹣跚學步的小孩的家長向<南華早報>說。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去年一個調查指,7成教師反對國民教育課程。自此,反對情緒愈演愈烈,不僅是教師中,而是廣泛存在於社會各個階層中,週日的遊行就是例證。香港大學上週所做的一份民調顯示,只有12%的受訪者支持推行新的課程。此次遊行不但是遊行人數驚人,而參與者平均年齡之低亦是一新紀錄。

90,000人遊行反對中共的愛國教育課程

90,000人遊行反對中共的愛國教育課程

支持學校罷課

工國委(CWI)的支持者「社會主義行動」在遊行中提出罷課一天的訴求,以在遊行後延續運動,獲得了巨大的迴響。我們是在遊行當天唯一一個提出罷課口號,並為此展開宣傳運動的組織。民眾在社義行動的攤位外列隊簽名支持罷課,雜誌「社會主義者」亦迅速賣光(賣出超過200份)。

政府推出的課程旨在宣揚經北京過濾過的中國近代史、否認政權的壓迫性、抹去一切關於八九屠殺民主運動分子的事實。如全世界所有政府一樣,北京正加強利用民族主義去合理化自己的統治。一本新推出的教材<中國模式>派發到學校,對中國共產黨的獨裁統治歌功頌德。該書宣稱專制制度造就中國的經濟發展以及所謂「穩定」。

星期天遊行的一位搞手提及該教材,說:「這本教材比中國內地的教科書更生硬惡劣。」

當中共獨裁的喉舌攻擊美國的「多黨制」(<中國模式>將之定為無效率)時,其真正討厭而針對的是例如遊行權利、組織權利、罷工權利、組成工會權利等。這些權利都是歷史上群眾鬥爭贏過來的,並提供了一個平台,讓工人和受壓迫者與資本主義和剝削制度鬥爭。然而,美式制度反動落後的一面,例如華爾街對政局的操控、百萬富翁佔議會人數的47%、警察對示威者的暴力打壓、不民主的媒體壟斷,正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者所反對的,卻又是符合中共獨裁所需。

遊行民眾在社義行動設立在金鐘的攤位外列隊簽名支持罷課

遊行民眾在社義行動設立在金鐘的攤位外列隊簽名支持罷課

政局危機

梁振英上任只有一個月,國民教育課程成為了對抗受人唾棄的政府的首要議題。7月1日新特首上任當天,街頭上湧現400,000人要求梁振英下台,遊行人數為九年來最高。梁振英3月份在小圈子選舉下得到富豪689票而「當選」,但今天有傳北京準備「B計劃」去取代梁振英。

梁振英已經面臨政治大量醜聞,包括發展局局長上任12天後被捕然後辭職,現正面臨貪污起訴。梁振英於3月的假選舉踢走其對手後,促發資本權貴的分裂,削弱了其領導班子,亦限制了梁振英以增加公共開支去減低反對聲音的能力。對民主權利的渴求、驚人的收入差距、不斷惡化的房屋危機交結在一起,形成相當大的群眾壓力。

不僅是反國民教育的鬥爭,顯然梁振英企圖重新推出鎮壓性的國安條例「廿三條」,以打擊香港的「抗議文化」。廿三條打擊示威權利,並取締所有與外國組織有聯繫的政治組織。今天反國民教育的抗爭實質上是未來更大規模反廿三條的預演。

「這一反愛國教育的群眾運動反映對梁振英班子的不信任。」作家和評論員林和立說。一名遊行的長者告<英文虎報>說:「我害怕言論自由和其他自由會很快會侵蝕。」

政府面臨多方面的社會壓力,令保皇政黨對國民教育的立場搖擺不定。它們害怕,如果被公眾認定為親梁振英及其政策,9月份立法會選舉會失利。北京上星期向其傀儡政府示意,不要在選舉期間批評梁振英,為擊倒邪惡的國民教育的運動增加優勢。

第16期<社會主義者>雜誌— 反對國民教育

第16期<社會主義者>雜誌— 反對國民教育

設定罷課日子

但要成功擊倒梁振英及北京,鬥爭運動必須要升級,並將準備罷課定為問題的中心。單靠遊行很少機會能夠擊倒政府的政策,這些政策本身牽涉到相當程度的政治威望。如果梁振英剛上任不久就在此議題上作出退讓,將重挫其極力表現的「強人」形象。

整個統治建制明顯受到729的遊行數字和反對的暴風浪動搖,但政府過往曾經作短期的退讓和拖延詭計,以分化、誤導和擺脫群眾對抗。最近兩次政治制度的改動正是例如 – 限制補選的惡法本年較早被強行通過,而不民主政制方案亦為小修小補下在2010年被通過。同樣,面對星期日的遊行,政府宣布成立委員會去「監督」新課程的推行。星期日遊行的搞手(包括迅速擁有5000名成員的學民思潮和教協)正確地拒絕參與這騙局。

學生、教師和家長的活動分子正在討論下一步行動,當中提出幾個策略,包括罷課行動和杯葛國民教育課。當然我們不能排除杯葛可以是行動的一個補充,但社會主義行動強調單靠杯葛是遠遠不及罷課有效的。

杯葛國民教育是如同一場「游擊戰」,學校與學校、課堂與課堂之間沒有連繫,而學生和老師的個體負上啟動抗議行動的責任。這個戰場會讓學校當局以紀律處分的方式施壓和要脅,孤立「搞事份子」,故此遠遠不及罷課行動有效率。罷課的行動性質可以團結最廣泛的專業教育人員、學生和家長作出集體行動。罷課同時一定要是積極行動,若果政府拒絕讓步,就以群眾遊行和集會去討論進一步的行動,而不是呆在家中休假。故此社會主義行動提出罷課一天作為第一步,並於新開學期首幾天就該實行。

社會主義行動是在729遊行中唯一一個提出罷課訴求的組織,並獲得巨大迴響。教協感受到家長和自己成員的巨大壓力,故此在7月30日宣佈如果政府不撤回國民教育,就考慮罷課。這是踏出正確的一步,但是不足夠的。明顯政府正在等待並希望在新學期開始時首先讓某些學校「自願」推行課程,然後削弱群眾反對。故此,需要由教師、教協會員、家長和學生活動分子向教協領導層施壓,設定全港一天大罷課的日子,是極為重要的。學生和家長團體不應再等待教協了,應該燃起自己的討論、地區會議和活動,去建立對罷課的支持。

ANEP Demo 5

群眾性組織

社會主義行動支持建立群眾性學生組織,讓學生在自己的學校建立活躍的支部,並連結至整個城市。現存的學生壓團體在現階段是較鬆散,大多數是在Facebook等的「虛擬」網路,而非具有民主架構的群眾性運動組織,而這在對抗像梁振英這樣如狼似虎的資本政客的鬥爭中是必須的。

罷課一天反對政府洗腦將會讓香港的資本建制感到恐懼,意味著運動重要的升級:從既龐大又重要的街頭抗議提高意識,升級至工作場所內的集體鬥爭(即工人階級的傳統鬥爭方案)。由於歷史原因這是在香港稀見的。

社會主義行動呼籲:
•立即取消國民教育課程
•師生及相關團體全港罷課一天,反對國民教育!
•向教協領導層遞交申訴施壓,促使其啟動罷課行動!
•在所有學校建立學生民主委員會,準備罷課行動 – 需要一個群眾性學生組織讓年青人發出有力的聲音!

ANEP Demo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