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霍拉大屠殺加劇全面內戰的恐慌

2012年八月月6日 上午 8:00Views: 16

為反抗阿薩德血腥政權,工人階級必須對抗宗派主義,並拒絕帝國主義的干涉

尼爾.穆可蘭(工人國際委員會CWI)

本文原發於《社會主義者》雜誌第16期,​​如有意訂閱《社會主義者》雜誌,請email: shehuizhuyizhe@gmail.com

敘利亞霍拉(Houla)市周邊發生了108人屠殺事件,驚駭了整個世界,當中尤其令人憎惡的是竟然有49名孩童被冷血謀殺,其中多數是被近距離射殺。此種野蠻行徑導致的宗派局勢緊張,讓整個敘利亞籠罩在更廣泛的衝突以及全面內戰的恐怖氣氛之中。一如既往,工人群眾和貧民永遠是當中最大的受害者。

15個月以來,敘利亞多個地方爆發了眾多抗議活動,反對阿薩德(Assad)家族40年的獨裁統治。最初這些群眾運動是屬於「阿拉伯之春」的一部分,然而由於欠缺一個獨立的工人階級運動來領導鬥爭,加上卡塔爾、沙特阿拉伯等反動政權和帝國主義勢力的不斷干預,敘利亞衝突逐漸演化成一場內戰,並且帶有日益濃厚的宗派色彩。

西方國家(其是美英法)很快譴責了霍拉暴行,並指責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為罪魁禍首,但巴沙爾否認了全部罪責。無疑眾多目擊者和生還者譴責敘利亞武裝部隊以及薩比哈(Shabiha)幫派(兩者都慣常地屠殺和綁架反對派分子)在霍拉的屠殺。聯合國調查員聲稱有跡象顯示,5月25和26日薩比哈至少進行了一部分的屠殺。

然而,帝國主義國家的虛偽言論令人噁心。不要忘記成千上萬的伊拉克民眾曾經在西方的入侵和占領下喪失生命,而在阿富汗死亡數字仍繼續增長。帝國主義國家需要的是權力、影響力以及能源。搖控無人架駛飛機的空襲每日都在巴基斯坦、索馬里和也門上演,而在霍拉大屠殺的第二天,東阿富汗就發生了一場北約無人架駛飛機的空襲, 摧毀了一家八口。

阿薩德的殘暴政權一樣,西方國家以狙擊目標恐怖分子為藉口,為激烈動武辯護。兩方之中,制裁國家的任意攻擊涉及當場處決以及潛在戰爭罪行。

從去年三月份暴動以來,在敘利亞大約有15,000人喪命,據報導大部分都是敘利亞軍隊和支持阿薩德的勢力所為。在奧巴馬的施政之下,超過500名居民在巴基斯坦空襲中被炸死,其中175名是孩童。

僵持不下

力挺敘利亞反對派的美國政府和支持阿薩德政權的俄羅斯政府,在敘利亞日益嚴峻的局勢之下一直相互對峙,並反映在了聯合國安理會如何處置敘利亞問題之上。

俄羅斯與中國投票反對了英美法所支持的反阿薩德決議。縱使美俄兩國巧言令色,卻無做任何事情幫助解決敘利亞人民擺脫困境。他們所關心的只是各自統治階級以及其親密盟友的利益。

英美法清楚表示希望盡快見到阿薩德政權的倒台。因為他們長期視其為一塊麻煩的絆腳石,阻礙他們在此區域內的帝國利益,固此希望有一個順從的親西方的管理機構來統治敘利亞。經歷了去年兩大西方盟友突尼斯本.阿里(Ben Ali)和埃及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被革命推翻後,帝國力量決意確保敘利亞民眾的起義限制在可接受的範圍(意思:不會朝向獨立的階級立場),並將之引導至有利他們的方向。

美國利用科非.安南(Kofi Annan)「和平計劃」的失敗,連​​同敘利亞衝突之中最親密盟友英法兩國,威脅要採取「安南計劃」以外的行動,並打擊聯合國安理會的權威。這令人回想起由喬治布殊和貝理雅領導的「意願聯盟」,曾經惡名昭著地非法侵略伊拉克。

另一方面,俄羅斯因為阿薩德政權向其提供通向地中海海軍基地的道路,視之為這一區域的關鍵盟友。俄羅斯外交部長表示,他準備促成一個所謂的「也門方案」, 確保阿薩德本人可以交出出權力,但同時不會改變其政府的大體結構。

這一方案是向阿拉伯聯盟的計劃取經的。本年較早時期,也門總統阿里.阿卜杜拉.薩利赫(Ali Abdullah Saleh)在經歷了幾個月的大規模反對派抗議後,不得不按此計劃交出權力。

然而,特別經歷了去年利比亞衝突的慘痛經驗之後,克里姆林宮堅決反對西方任何的武裝干涉。俄羅斯去年支持聯合國安理會的「禁飛區」決議,但是西方大國卻利用這個決議來授權北約武裝干涉利比亞,扭曲革命方向,瓦解了卡達菲上校的政權,建立了一個親西方的政權。

北約

阿薩德暫時未顯示出任何下台的跡象,目前也未面臨內部政變。雖然敘利亞遭受了貿易制裁的衝擊,但是一大部份的人口(包括眾多的遜尼派商人)尚未同政權決然分裂。大馬士革政府(Damascus)依然孤注一擲地認為,西方無法如同在利比亞一樣進行直接地武裝干涉。

英國外交大臣夏偉林威脅說不排除任何處置阿薩德的方案,意味著西方有可能對敘利亞動武。但是,由於敘利亞人口更多,而軍事專家聲稱的其國家軍隊更為強大和精良,北約對利比亞的襲擊不可能在敘利亞簡單地重演。

阿薩德控制著295,000軍人外加300,000預備役成員。去年,北約可以隨意對利比亞執行上千次的飛行任務以及發射導彈,利比亞鮮有甚至沒有報復。但是,敘利亞擁有超過80架的戰鬥機、240架對地攻擊戰機、攻擊直升機以及超過4000支地對空導彈,作為空中防禦系統的一部分。西方軍事戰略專家都承認,地面攻勢需要一次「巨大的努力」。這樣西方部隊將棘手地停滯在廣大的敵方城市區域。

現在有大量的建議計劃幫助反對派而削弱敘利亞政權,雖然當中沒有直接的軍事行動,但所謂的「人道主義通道」、「禁止軍事飛行區」、「安全區」、「禁飛區」-全部都需要軍事武力的操作。

要保衛所謂的「平民避難所」就必須動用地面部隊,而防範襲擊就必須動用空中力量。英國國防戰略家承認,任何對抗敘利亞的軍事行動將「幾乎不可避免地導致更為痛苦、更為血腥的內戰」。

此外,敘利亞的宗派組成複雜(遜尼派為多數,另外有基督徒、阿拉維派、德魯茲派、什葉派、庫爾德族,以及其他少數民族和宗教團體),在這一充斥宗派和種族斷層線的區域上,西方軍事干涉意味著一場大災難。

即便沒有西方直接的軍事干涉,在當地右翼政權以及各國勢力(無論是親反對派的或當權派的)的煽動之下,敘利亞正繼續走向「黎巴嫩式」內戰之路。

遜尼派阿拉伯反動勢力在沙特阿拉拍和卡塔爾政權的領導下,正在利用敘利亞危機來鞏固其地位,以對抗什葉派政權。在美國和以色列的暗中支持下,遜尼派政權正在對抗敘利亞在阿拉伯最重要的盟友-伊朗。

據報導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卡塔爾、以及其他海灣各國都有捐助人力錢財給敘利亞反對派。各國的捐助都有著自己的議程操作,並得到美國的默許。一個跨境基地正在土耳其運作。上個星期武裝反對力量聲稱已經殺死了80名敘利亞武裝部隊官兵,同時一名來自伊朗革命衛隊的高級指揮官透露,上個星期伊朗部隊正在敘利亞開展行動以支援阿薩德。

一名資深的中東記者帕特里克.科伯恩(Patrick Cockburn)寫到,武裝叛亂部隊「將會在大馬士革引發一場大轟炸,以及選擇性暗殺」(星期日獨立報,03/06/12)。阿薩德政權將會用更為野蠻的「集體懲罰」來報復,而大馬士革將會成為「如同五十年前貝魯特、巴格達以及貝爾法斯特,抽搐於仇恨、恐懼和毀滅中的犧牲品」。

宗派主義意識日益加深。基督徒少數派害怕面對其伊拉克教友的同類命運:在2003年美國領導的入侵戰爭後,伊拉克基督徒被「種族清洗」。阿薩德政權散播這種恐懼,以維持來自基督徒少數派、阿拉維什派、德魯茲派和庫爾德人的支持根基。而美、英、法、沙特阿拉伯連同其他遜尼派的地元盟友,也無恥大打「宗派牌」,以支持大馬士革的「政權輪替」, 並以此來反對伊朗及其盟友。這一切都會為鄰國以至整個中東區的人民帶來極其危險的結果。

敘利亞衝突已經蔓延到了黎巴嫩的邊境,在那里阿薩德政權得到了聯合政府成員之一真主黨的支持。六月二日,在黎巴嫩北部城市的黎波里(Tripoli),遜尼派和親阿薩德的阿拉維派發生衡突,造成了15人死亡。在最近幾週,衝突危險地蔓延到了首都貝魯特,令黎巴嫩再次爆發全面宗派衝突的恐慌。

敘利亞以及中東的工人階級必須堅定地拒絕任何形式的宗派主義,拒絕任何帝國主義的介入和乾涉。

帝國主義介入

2011年3月,敘利亞爆發一場真正的群眾起義,反對阿薩德警察國家的統治、社會保障制度的崩潰、高貧窮線和失業率,富人和腐敗精英的統治。

由於欠缺一個強大而團結的工人階級運動和獨立的綱領,勇敢的民眾街頭很大程度上被淹沒於一系列難搞的反對派武裝之中。雖然許多敘利亞人繼續致力於革命性改變,以及抵制教派的挑釁,但是這些勢力的的領導人都漸漸受到反動地區政權和帝國主義的影響。

據報導,來自伊拉克安巴爾省(Anbar)、利比亞等地方的伊斯蘭戰鬥者已經加入各式各樣的敘利亞反對派武裝部隊。五月大馬士革發生汽車爆炸的襲擊事件,眾多民眾被殺害,與阿爾蓋達連繫的反對派武裝分子遭受到指責。

流放反對派組織-敘利亞國家委員會(SNC)-要求聯合國安理會批准一份決議以對阿薩德動武力,為利比亞式的北約干預鋪路。

許多敘利亞民眾面對絕望的處​​境,雖然部分人真心希望外部的武裝干預可以起到作用,但是利比亞事件已經說明北約的介入並不會帶來和平與穩定。在北約空襲之後,利比亞的死亡人數達到了一個尖峰,估計比率上升了10-15。利比亞被戰爭摧毀後,迄後依然充斥著上百個民兵地盤,彼此相互競爭。

三月利比亞南部爆發部落衝突,導致大約150人死亡。而上週末,一個民兵組織暫時接管了國家的主要機場。所謂的國家中央行政部門(由西方強加、非選舉產生的國家過渡委員會)把持其聲名狼藉的70,000人國民軍-最高安全委員會。毫無疑問敘利亞的資產階級以及親帝國主義的反對派領導人都期待可以以類似的方式,借用西方軍事力量得到政權。

革命

然而,即使有帝國主義勢力干涉敘利亞的威脅,而沙特和卡塔爾反動政權亦日漸捲入事件,我們都沒有理由去支持阿薩德政權。對於社會主義者來說,去年的突尼斯和埃及革命已經展示可行之路,而2011年敘利亞叛亂亦初顯成效。

去年的革命運動展示,工人階級和青年的團結群眾運動推翻是可以推翻暴君和專制政權,以獲得真正的社會政治變革。隨著穆巴拉克及其追隨者的不公義審訊後,埃及革命運動再次復蘇,這強調只有徹底的工人階級和青年的群眾行動才會帶來真正的變革。

敘利亞的工人階級,無論來自任何宗教種族背景,都由權利保衛自己抵抗阿薩德政權機器,以及所有的宗派民兵組織。社會主義者要求立即組成一個選舉出來的獨立民主的由工人階級掌控的防衛委員會,以保衛街頭抗議、鄰居以及工作場所。

這需要工人階級再次在敘利亞奪得主動權,在各個社區和工作場所建立行動委員會,為獨立的工人運動做好準備。

任務之一是要獨立地調查霍拉大屠殺、所有大屠殺事件和宗派殺戮之責任所在。這也會揭露阿薩德政權和其傀儡民兵組織,以及地區強權和帝國主義。

同其他地區一樣,聯合國依附世界的大國勢力,沒有能力去阻止對平民的暴行,也沒有辦法以勞動者利益為依歸去解決武裝衝突。

在霍拉大屠殺之後,「悼念」罷工打擊了敘利亞部分地區。反對阿薩德的街頭抗議在幾個城市中持續進行,包括大馬士革部分地區。重要的是大部分抗議活動都採取反宗派主義的形式,具有工人階級特徵。在敘利亞一個團結的工人運動將會使工人鬥爭、工作場所佔領和罷工(包括總罷工)得以發展,從而斬斷宗派主義的鎖鏈,為推翻阿薩德掌權而奮鬥。向士兵訴諸階級,將底層士兵組成工會並加入抗議行列,反對軍隊高層,將會分裂和中​​立化殘暴的國家機器。

來自各個種族和教派的敘利亞工人需要一個屬於自己、具有獨立的社會主義政策的政黨。如此一個受到廣泛支持的政黨將會成功抵制宗派主義、阿薩德惡毒的「分而治之」政策、中東區的右翼遜尼派、什葉派政權以至虛偽的帝國主義。

社會主義綱領-呼籲工人對經濟的民主管理及控制,以改變生存條件、創造生活工資的工作崗位和免費的優質教育、醫療和住房。這一綱領將會激勵工人和青年加入革命陣營。

在真正的社會主義旗幟之下,不同於那些支持阿薩德的所謂「社會主義」力量,反對敘利亞政府的平民起義將會吸引更多的當地工人,從而讓革命勢頭蔓延。

只有將敘利亞、突尼斯、埃及、以​​及北非中東地區的革命運動同社會主義綱領聯繫起來,才能取得根本性的變化,工人階級才可以踢走獨裁統治者,才可以給區域內腐朽的資本主義和介入的帝國主義給予沈重的一擊,從而得以為在建立一個平等自願的中東社會主義聯邦而奮鬥,並確保所有少數群體的利益得以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