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開來案判決背後隱藏了什麼?

2012年八月月27日 下午 2:07Views: 11

轟動一時的太子黨高官夫人謀殺案的判決所隱藏的遠比揭露的更多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

在8月8日為時一天的審判中,谷開來這位前中共高官薄熙來的妻子供認她去年11月在重慶的一家酒店中用氰化物毒死了英國商人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

薄熙來在中共政權內部一場尖銳權力鬥爭中轟然下台。謀殺案的審判獲得了全世界媒體的關注,這對夫妻有時也被稱為“中國的肯尼迪家族”,都來自於所謂的“紅色貴族”或“太子黨”家族——是革命領袖們的奢富的後代。

在這場精心設計的審判的兩週後,谷開來就得到了死緩的判決,而她的從犯勤務人員張曉軍被判處9年有期徒刑。人們普遍預計谷開來將得到緩刑,這也說明了其幕後存在交易,而她的丈夫薄熙來可能會逃脫任何刑事起訴。

當谷開來的案件由於她的認罪而看起來已經蓋棺定論的時候,關於這一“公開審判”劇目背後更大的故事卻被掩蓋了,這又是為什麼呢?

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的張蜀傑評論這一事件,“谷開來的案件其實已經是第二次試圖掩蓋這一事件了。”第一次是重慶警察當局在谷開來的指使下,甚至可能是在薄熙來的指使下,但是此次更大規模的掩蓋案件真相本身則是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們決定的,其顯然擔心由於案件真相暴露會給他們自己和他們的整個體制帶來嚴重政治後果。

“政治棋局”

作為中國現代史上最引人注目的刑事案件之一,谷開來的案件已經引發巨大的辯論和猜測。政府的重要喉舌《環球時報》聲稱審判,“它迄今向社會傳達的最大信息是,誰也不能恣意妄為,尤其是不能傷害他人的性命,無論什麼樣的地位和權力都不能保護一個人不受懲罰地成為例外。”。然而,很少有人真正相信這個說法。許多人將這場審判視為一場“鬧劇”,谷開來不過是“政治棋局中的一顆棋子”。其中不乏各種陰謀論的說法,包括聲稱出庭受審的是“谷開來的替身”,這些有趣的理論足以凸顯出民眾對於任何官方媒體的報導存在多大的不信任和懷疑態度。當然我們可以同意,這一審判就是被設計來用於欺騙公眾的。

“自從20世紀30年代斯大林的大審判以來,還沒有被告如此熱情洋溢地稱讚法官,雖然法官在沒有任何證人或者證物的情況下對她施以重罰。”,作家馬健如此評論谷開來在庭審判中的表現。

但與之不同的是,斯大林的大審判中幾乎所有的被告都​​是無辜的受害者,斯大林炮製這些可怕的指控是為了清除真正的社會主義者。而相比之下,谷開來可能犯下了很多她被審訊之外的罪行,針對她的審判的目的也不同——是為了控製而不是擴大政府的清洗活動,因為當局擔心這可能導致整個統治集團的分裂。圍繞在國家主席胡錦濤周圍的中央領導層試圖把派系內訌控制在黨內,從而在即將到來的領導層過渡中,對外體現出整體“團結”的形象。隨著經濟放緩日益明顯,社會動盪日益嚴重,統治集團擔心繼續清洗薄熙來和他的支持者的活動可能導致的政治後果。

谷开来与张晓军在合肥出庭

谷開來與張曉軍在合肥出庭

洗錢

法院訴訟提到很多關於海伍德的角色,但掩蓋了廣泛報導的海伍德為薄熙來家族洗錢的角色。海伍德告訴他的朋友們,他曾幫助薄家族將巨額現金走私出國。根據外國媒體的報導,從中共洩露的信息顯示,薄熙來在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時期僅安排官員升遷就接受過約10億元人民幣的賄賂。據報導,谷開來在海外洗錢的數額可能高達80億元人民幣(約12億美元)。這也解釋了為何薄熙來在名義上每年只能從政府領取約26,000美元的工資,但可以負擔他兒子在英國和美國接受花費60萬美元的教育。在前哈羅公學校友海伍德的幫助下,薄瓜瓜成為哈羅公學這個精英學校的第一個中國學生,該學校產生了包括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在內的七名英國首相。

由於整個案件的審理重點是謀殺而不是“經濟犯罪”,所以對谷開來的審判也為薄熙來的“軟著陸”提供了機會。這意味著他可能會面臨中共黨內的“違紀處分”,而不是面臨犯罪指控。實現這一前景的條件是他將不進行抵抗地退出政治舞台。在整個審判中未有提及薄熙來的名字使外界大量猜測這一交易已經達成。

“減輕處罰的情節”

谷開來受審的情節強調了,她面臨“精神崩潰”,而她毒殺海伍德的動機是擔心她的兒子的人身安全。這也就從經濟上的各種問題轉移了注意力,這一創造出來的“減輕處罰情節”既保住了谷開來的性命,也掩蓋了政治危害的問題。

有觀點認為,谷開來因擔心兒子人身安全,而有動機毒殺海伍德的說法根本站不住腳。馬健指出(《南華早報》,2012年8月22日):“按照谷開來作為薄熙來妻子所擁有的權勢,她完全能找人將海伍德監禁或驅逐出中國,而不用動自己的一根手指。根本無需借助氰化物。”

該審判提及谷開來和她的兒子與海伍德因為“經濟利益”而發生“衝突”。雖然官方媒體沒有報導任何細節,但出席審判的旁聽者(不容許攜帶筆或紙)描述,海伍德要求從谷開來和薄瓜瓜處得到一個在重慶和法國進行的價值2億美元的項目的10%的分成。

審判說海伍德在電子郵件中威脅要“消滅”薄瓜瓜,除非他們支付這筆錢給他。報導說谷開來表示:“我哪怕鬥爭到死也要阻止尼爾·海伍德的瘋狂。”然而,根據旁聽者的說法,所謂的電子郵件的威脅並沒有在法庭上出示。英國政府代表證實存在這樣的電子郵件,但聲稱威脅是博瓜瓜的聲譽,而不是他的人身安全。谷開來甚至聲稱,海伍德甚至在一個英國的住所裡“軟禁”了博瓜瓜,但同時有報告指出他當時並不在英國。

受損管制

公眾中對於政府部門的全面腐敗和以“太子黨”為首的掌握的金融利益充滿憤怒,而假如將薄家的內幕公開的話,那損害的不僅是薄熙來和他的派系盟友,而是對整個統治精英集團構成威脅。正如薄熙來重慶市委書記職位的繼任人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承認的,這件事情已經“嚴重損害黨和國家的形象”。

北京的主要關注是確保在谷開來案的審判中關於腐敗的醜聞和數以百萬美元計的內部交易不會成為媒體的頭條,他們擔心這會引發國家和社會的進一步混亂。馬健評論道, “揭示薄熙來事件的內幕消息也就意味著揭示了“紅色貴族”的神秘世界。由於來自太子黨和他們的代言人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壓力,中央政府顯然不希望出現這一局面。無論他們是否支持薄熙來,太子黨作為精英集團極其擔心如果薄熙來的形像在公眾面前被徹底“毀掉”的話,那麼他們自己的地位也會岌岌可危。儘管內部有各種尖銳衝突,但是中共黨內的各個派系仍然互相遏制以避免因權力鬥爭失控而導致“互相毀滅”。

正如《經濟學人》評論的:“ 黨的領導層有充足的動機控製針對薄熙來的案件。他們不希望他家族的財富暴露於大庭廣眾面前。他們中許多人自己也有極為富有的親朋好友。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谷開來面臨謀殺罪的起訴,但沒有關於她經濟犯罪的指控。”

這裡有一個評價很能體現出中共統治的本質,從國家的角度而言,謀殺這個罪行(與經濟犯罪相比)本身是相對較輕的!

薄熙来的倒台成为世界媒体的头条

薄熙來的倒台成為世界媒體的頭條

中和薄熙來的威脅

薄熙來在中國黨內的官僚體制下一直是一個可能引發分裂的人物,他得到了黨內、軍方和社會上相當一批人的支持。他三月份的下台是因為其各種對手聯手所為,其中包括自由主義的所謂“改革派”,他們希望削弱太子黨的力量而提升他們自己的地位,但同時也有其他非改革派的力量,他們厭恨他的民粹主義言論和他拒絕溫順地服從中央政府的路線。

他主張的“重慶模式”是一些實際有限而過分誇大的社會改良措施和民粹主義的“紅色文化”宣傳活動的結合,而這成為新毛派反對中央政府的親資本主義政策的一個著力點。但是薄熙來的“反資本主義”其實是偽裝的表象,他假裝自己的生活方式非常簡樸。事實上,正如《金融時報》(2012年7月21日)指出的,“外國投資者被薄熙來所迷惑。”在2007至2012年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期間,薄熙來巧妙地利用他在早先擔任商務部長期間而建立的關係網,將主要的跨國公司吸引到重慶。今天,在世界500強跨國公司中有200家,(包括蘋果、福特、宏碁和惠普)在重慶有商務活動,他們充分享用政府提供的各種好處,包括減免稅收,廉價的土地,與政府出面組織招聘的勞動力。

“薄熙來的野心太大了,”英國作家喬納森·芬比(Jonathan Fenby)評論到。在這個體制中,北京的政策往往被地方政府忽視或無視,薄熙來樹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他希望通過自己高調的政治宣傳運動,而使自己能在中共最高的領導機構九人組成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佔據一席。雖然謀殺海伍德及企圖掩蓋真相為薄熙來的下台提供了理由,但是整個事件本身首先是政治性的,而非是刑事案件(儘管官方媒體會強烈否認這一點)。

谷開來在謀殺案中的作用很明顯首先由薄熙來的前得力助手公安局長王立軍曝光的,2​​月16日,他叛逃到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時攜帶了一些神秘檔案。王立軍試圖叛逃到美國領事館,現在正因為叛國罪而受審。王立軍的命運是不確定的,但他可能也將逃脫死刑,儘管他犯下更為嚴重的罪行。有人猜測,王提供了一些他的昔日戰友的進一步罪證,作為“保險”確保薄熙來不戰而屈,徹底離開政治舞台。

“黨掌握著這些證據,如果薄熙來試圖挑戰它的權威,黨會使用這些證據來開除薄熙來。” 前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的章立凡(音譯)評論, “我相信薄熙來和他的支持者也掌握一些他的主要對手不當行為的證據,如果他們覺得薄熙來被處理的太嚴重的話,將會為他們的個人目的使用這些證據。”[《南華早報》,2012年8月21日]

在一個充斥著腐敗和陰謀的體制中,上述情況是很有可能的。有許多報導提及薄熙來和他的支持者竊聽和錄音其對手,甚至包括國家主席胡錦濤。但是這種內部鬥爭的間諜活動顯然是他們普遍使用的。事件起始於“王立軍事件”(他被解職而叛逃到美國領事館),從而揭開了海伍德謀殺案的蓋子,而其實這一切都植根於權力鬥爭。賈米爾〮安德列內(Jamil Anderlini)引用中共高層官員的說法(《金融時報》2012年7月21日),“一些仍然擁有權力的退休高官和在任的黨內精英反對薄熙來得到進一步提升,因此發起了一個秘密的調查以蒐集他和家人與同事的證據……這些努力包括對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的長時間的調查,尤其是此前他擔任東北一座中型城市鐵嶺市公安局長時的情況。”

據說2011年5月王立軍的繼任者鐵嶺市副市長和公安局局長谷鳳傑因反腐調查而遭到拘捕。這些行動是由胡錦濤團派的支持者策劃的,而王立軍顯然將這視為正在對他收網的標誌。這使王立軍為了尋求薄熙來的保護而向他出示了谷開來謀殺海伍德的證據。當薄熙來拒絕王立軍的要求,這加快促使薄熙來自己的下台。

通過秘密交易而達到“限制”這一丑聞擴散的目的和確保領導層的有序替換並不意味著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終結。在最好的情況下,也不過只是暫時停止而已。黨內強大的不同派系間的權力鬥爭將繼續進行下去,並會進一步強化,涉及到諸如該如何維繫現政權延續,(是以更專制的或者相對不那麼專制的方式?),採用何種方式面對經濟困難。社會主義者和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的支持者警告不要對中共任何派別心存幻想,其中沒有一個派系代表了工人階級的利益。我們強調需要進行群眾鬥爭爭取充分的民主權利,支持建立圍繞社會主義綱領的獨立工人組織,將社會的經濟財富交由群眾民主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