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反核電包圍國會運動繼續中

2012年九月月2日 下午 1:39Views: 28

群眾“不要核電”的呼聲響徹永田町

阿部裕,中國勞工論壇支持者日本東京報導

8月3日18:00—20:00,日本首都東京,4個月來每週五都舉行的反對核電包圍國會運動繼續高歌猛進。在經過上週約20萬人的7·29國會大包圍後,這次依然有大約8萬人參加,儘管日本警方極力否認這一數字。

nuclear1

原子力規制委人事案醜聞

本週的抗議主題是,撤回經國會通過的原子力規制委員會的人事案。野田政府提名的5名候補中其中有4名與日本核電相關產業的企業和協會不僅關係密切,而且還存在金錢關係。他們涉及金額約為276萬日元(約22.4萬元人民幣)。這些收入主要源於這些企業和協會給他們的講課酬勞、出席感謝金等。而在這些演講和會議中他們都積極為核電開發和重啟搖旗吶喊。提名為委員長的田中俊一更是號稱為“原子化村”的村長(原子化村指由推進核電的政府機構、企業、學者、媒體等組成的核電相關產業)。這一統計金額還是政府向眾議院運營委員會提交的報告中所顯示的,其中更多的黑幕誰人知曉呢?

候補者獲得金額(日元)
田中俊一 29萬2000
島崎邦彥 59萬1000
中村佳代子 20萬1000
更田豐志 168萬1000

這些企業和協會有日本原子力文化振興財團、東京電力設計、放射線影響協會、日本原子力發電、原子力安全研究協會、三菱重工等等。他們都讚同利用核電,支持重開停運的核電站,並且與核電項目重開有直接利益關係,核電重開將方便他們從中獲取相關項目的巨額經濟利益。
同時提名中村佳代子和更田豐志兩人還違反了新制定的原子力規制委員會設置法。該法第7條第7項明確規定,在從事放射性廢棄物業務的日本放射性協會中工作過的中村佳代子和在日本原子力研究開發機關從事過高速增殖爐核燃料再處理的更田豐志都不得進入原子力規制委員會。
因此這一人事任命引起了反對核電的民眾強烈不滿。當晚一些政治界的參眾議員也到場助威,有社民黨黨首福島瑞穗、共產黨黨首志位和夫、還有前民主黨小澤派的“國民生活第一黨”、民主黨以及眾人之黨的議員等,著名的音樂藝術家坂本龍一也再次到場。集會上民眾們合著傳統的“五七五”調子高呼“撤回人事案”、“不要核電”、“反對重啟核電”,這一聲浪響徹整個永田町(日本國會和首相官邸所在地區)。在集會後還有大批民眾遊行到日本環境局大樓門前進行示威抗議。被資本財團勢力譽為有“決斷力”的野田佳彥儘管在集會前曾聲稱願意與活動主辦方等反核電代表進行會面,但面對抗議群眾,還是退縮了,決定推遲這一計劃。

4個月來每週五的堅持

在國會前進​​行的理性反對核電的抗議活動最初是由主張去核電化的民間組織“首都圈反核電站聯盟”通過網絡(Twitter等)召集的。抗議在每週五的傍晚進行,從3月末開始持續至今,已經長達4個月時間。 3月29日第一場示威只吸引了大約300人參加,但是,由於核電站的各種後續事故以及野田政權決意繼續推行核電,示威者人數自進入6月以來不斷增加,6月22日抗議民眾就增至多達4萬5千人。在6月29日第14次抗議活動開始前的記者發布會上,“首都圈反核電站聯盟”成員平野太一在記者會上呼籲更多人加入進來,稱“要向政府施壓需要10萬、 20萬人”。而日本群眾確實響應了這一呼籲,當天參加抗議的民眾激增至15萬。

而由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大江健三郎、奧斯卡最佳配樂獎獲得者坂本龍一等人為實現去核電化而發起的“告別核電10萬人集會”於7月16日在東京代代木公園舉行,據主辦方透露,當天約有17萬人到場參加,將反核電的鬥爭繼續推進。

nuclear2

緊接著在7月29日包圍國會的抗議中,洶湧而來的日本民眾手持蠟燭圍住國會議事堂進行抗議活動,呼籲遠離核電站。

主辦方聲稱這次抗議活動有20萬人參加,這一數字已與1970年代的反對安保鬥爭高峰期的示威規模不相上下。

政府的陰謀與主辦者的非政治化

據媒體報導,日本國家公安委員會試圖通過挑撥引發暴力事件,使日本民眾擔心暴力活動從而放棄參與這一系列抗議活動,甚至提出極端分子使用燃燒瓶製造事端的可能性。這再一次充分暴露了日本資產階級政府為了資本利益可以不擇手段的險惡用心。這一由政府方故意挑起暴力事件的鎮壓手段,我們在世界各地人民的鬥爭中屢屢見到。因此為了防止這一挑撥,抗議活動主辦方一直強調參與活動的民眾要絕對避免各種暴力行為以防政府藉機鎮壓和分裂運動。

但是,該主辦方也為避免該活動被政治勢力控制,同時對各種政治黨派團體的參加懷有戒心,要求遊行集會時不要打出各種政治口號、旗幟等等。面對工會組織的參加要求,主辦方也顯得非常冷淡。將這一反核電運動局限於單純的抗議活動,勢必不能將活動進一步推進以真正達到鬥爭的目的。

反核電對政局的影響

因為這一系列反核電活動,反對核電的呼聲在日本政治界中也持續發酵。民主黨的兩位前首相菅直人和鳩山由紀夫這兩位政治投機者先後對野田政權的核電政策進行了抨擊。鳩山由紀夫甚至參加了6月22日的包圍國會抗議集會。剛從民主黨分裂出來的“國民生活第一黨”在小澤一郎的率領下提出的三大緊急對策之一就是“零核電”,爭取10年後廢棄所有核電站。執政聯盟中的公明黨代理幹事長齊藤鐵夫對重啟核電這一計劃則批判說:“此次決定過於倉促”,甚至這次也對人事案不滿。但公明黨3月在大坂市議會與大坂維新會合作曾經否決一項大坂市民提出的重啟核電必須經過全民公投的議案。所以公明黨迄今在重啟核電的問題上仍然蛇鼠兩端,並不真正持完全零核電的立場。

日本“綠色未來”組織7月28日在東京解散,並舉行“綠黨”成立大會,旨在推行去核電等環境政策、參與國家政治。該黨的副運營委員長宮部彰表示:“執政的民主黨和最大在野黨自民黨都讚同重啟核電站,選民被剝奪了去核電、反對重啟核電站的選項。需要有一個切實主張環境政策的政黨” 。日本共產黨和社民黨更是積極參加相關活動,兩黨黨首多次出現在抗議現場。同時兩黨通過反核電運動,日本共產黨和社民黨的黨勢有所增加,日本共產黨今年已經有約6000名新黨員加入。日本全國工會總聯合會在7月29日在橫濱召開的定期大會上,提出了今後兩年的活動方針之一就是要以謀求實現“零核電”。

但是涉及核電相關經濟利益的資本財團勢力通過民主黨首相野田佳彥這一傀儡,面對民眾的呼聲還是置若罔聞,試圖負隅頑抗維護自己的利益。日本政府於7月1日正式決定重啟位於福井縣大飯町的關西電力公司大飯核電站3號機組。這是自去年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發生後日本首次重啟核電站。而在之前日本50座商用反應堆(不包括福島核電站已停用的4座核電站)都處於停運狀態。就在6月16日宣布重啟計劃不久,正為重啟作準備的大飯核電站3號機組在6月20日曾響起了發電機冷卻罐水位下降的警報,23日深夜至24日凌晨兩次出現輸電線路報警。可見重啟之前並未做好安全監管組織改革和事故檢驗等工作,但是為了維護資本勢力的電力利益,野田佳彥強行重啟了大飯核電站。 7月16日在名古屋市有關未來能源環境政策的第三次聽證會上,擁有濱岡核電站的中部電力公司核電部門科長岡本道明在聽證會放言:“在福島核事故中,沒有一個人是因放射能的直接影響而死亡的。即使再過五年十年,這一點都不改變”,要求繼續推進核電。

而7月30日召開日本國家戰略會議上,針對把擺脫對核電的依賴寫入“日本再生戰略”最終方案一事,資本勢力代表的經濟團體聯合會會長米倉昌弘對此提出強烈異議,大鬧會場,致使會場一度發生混亂。米倉對能源政策、研究開發投資等國家戰略未能反映經團聯的主張感到強烈不滿。而在次日野田政權為了彌補東京電力公司的損失,於7月31日對東電公司注入了1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815億元)的政府資金,從而作為第一大股東取得了半數以上表決權,完成了所謂的國有化程序,以避免該公司破產損害資本家們的經濟利益。日本政府聲稱如果東電公司的經營改革順利,那麼將允許東電公司通過回購股權等方式支付政府資金後重新私有化。儘管經濟產業相枝野幸男在事後聲稱這一“國有化”有相當長的時期,但是我們不難看出東電公司遲早會恢復為私營公司。東電公司以及相關資本勢力現在只是想利用日本民眾大把的稅收來填補它現在的資金虧損和賠償福島核電事故的受害者。日本民眾不僅為東電公司的錯誤和不負責買下巨單,而且還得面對東電公司與政府勾結而不斷上漲的電費,最新的計劃就是9月電費將比現在8月的電費要平均上漲347日元。資本家們不過是玩了一招乾坤大挪移,來彌補了虧空甚至也許還能大賺一筆。由此可見,資本勢力控制下的所謂“國有化”只不過是忽悠人的把戲。真正的“國有化”應該建立在為人民當家作主的勞動民主上,而不是為利潤而生的資本遊戲上。

nuclear3

反核電運動應該與其它運動聯合起來, 如反對消費稅運動等, 從而擴大斗爭範圍和增強鬥爭力量。這些運動的參與核心都是日本的體力工人和腦力工人, 而他們的對手就是唯利是圖的日本資本勢力。只有發​​揮日本工人階級的主創性和組織性, 依靠工人階級自身的鬥爭, 打倒資本對日本的統治, 才能使日本民眾的呼聲變為現實, 才能真正做到徹底實現“零核電”。要摒棄那種今天遊行集會, 明天就能革命勝利的幻想, 革命的飛躍需要一步步的鬥爭積澱。

在對廣島長崎核爆的紀念活動中, 讓反核電包圍國會運動的烈火燒的更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