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政治危機與反抗

2012年九月月6日 上午 6:54Views: 25

——2012年鬥爭的展望(縮略版)

社會主義選擇(工國委(CWI)美國支部)

本文件分析2011年發生的歷史性鬥爭(尤其是佔領運動),並展望2012年的鬥爭。文件在2月18日至20日舉行的「社會主義選擇」全國委員會上獲得一致同意通過。此後文件進行了些微的更新和修訂以反映事態的新發展。

2012年政治危機和反抗鬥爭的展望

「社會主義選擇」執行委員會於2012年2月12日通過文件草案,全國委員會於2012年2月20日一致通過本文件。

1. 在過去一年中,美國以及國際政治發生了劇變。面對一個螺旋式不斷惡化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而傳統的「左派」與「右翼」政黨提倡的「解決方案」只能製造更深的苦難,數以百萬計的普通群眾被迫大膽地走上了歷史舞臺,情急拼命去嘗試改變當前現狀。去年年初,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爆發,增強威斯康辛州工人和青年的信心,自覺效仿其戰術進行不斷的抗議和佔領運動。此外,整個歐洲的群眾騷動(特別是希臘和西班牙)直接啟發了佔領華爾街運動。在短短幾個星期,佔領運動激烈地改變了美國的政治樣貌,迎來抗議不止和公開階級衝突的新時代。

2. 佔領運動除了聚集了美國社會一直存在的社運分子,亦誕生了充滿自信的新一代,為2012年以後新一輪的鬥爭和激進化奠定基礎。11月2奧克蘭「總罷工」並關閉港口、12月12日西岸各港口關閉,以及「國際碼頭工人及倉儲工人工會」(ILWU)和「穀物出口終端集團」(EGT)之間在華盛頓州朗維港口的對峙,都展現出佔領運動正日益增長的戰鬥力和政治發展,並對有組織的工人隊伍產生影響。

4. 由於大眾開始意識到資本主義現實上持續的社會及政經危機,政治取態在2011年有了轉變。共和黨的茶黨在2010年中期選舉中大獲全勝後,許多左翼(特別是民主黨的辯護士)將責任歸咎於工人的冷淡漠然,並預言美國社會將會持續右轉。然而,我們則認為選舉結果主要反映的是,由於奧巴馬和民主黨兩年來背棄承諾、推行重商政策,又未能解決大規模失業,群眾對現任政府不信任,並要「踢爛政客下臺」。我們曾預計,共和黨執政下,新事件的發展和民眾的經驗皆會令共和黨的支持度迅速下降,並激起新鬥爭。威斯康辛州州長沃克對工會發動攻擊,促發二月的「威斯康辛之戰」。我們的觀點得到驗證,事件的發展甚至比預計更迅速和徹底。

5. 佔領運動迫使所有人(包括各總統候選人)回應階級不平等和財團統治的議題。奧巴馬和民主黨人試圖吸納佔領運動,並借用「1% VS. 99%」的言詞,但是他們與華爾街的密切關係是不能被遮掩的。與此同時,共和黨候選人也被迫出來反對階級的概念,甚至否認社會存在1%或者階級分化。在新罕布什爾州共和黨初選中,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抨擊羅姆尼(Mitt Romney)使用「中產階級」這一詞語,並說他寧願以「中等收入」代替。此外,在南卡羅來納州初選中,紐特-金裡奇(Gingrich)成功將羅姆尼(Mitt Romney)刻畫為一名「貪婪的資本家」,並將之徹底擊敗,激怒了共和黨的策略家。

6. 同時,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月公佈的民意調查顯示,階級對立情緒在急速增強。當前66%的美國人認為富人與窮人之間有「劇烈的衝突」,而在2009年僅有47% 。然而,我們還不能說馬克思主義意義上的階級意識(即理解工人階級的潛在力量和歷史角色)廣泛普遍,但「階級情感」快速增長,為階級意識的發展提供肥沃的土壤。

7. 伴隨著階級憤怒的爆發,同情社會主義思想的人數也呈上升趨勢。根據皮尤研究中心在12月民意調查,年齡在18-29歲的青年中有一半人對社會主義持正面看法。這比20個月前高出了6個百分點。同時,對資本主義的支持繼續下降,47%的人對這一體制有負面看法。

8. 該項調查進一步凸顯出在美國建設社會主義群眾運動的客觀空間不斷增長,即使主觀因素(有組織的馬克思主義的力量)仍然十分微弱。

9. 從10月到12月,美國經濟增長了2.8%,是自2010年第二季度以來的最高水準,但其2011年整體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僅為1.7%。

10. 第四季度的增長促使許多人再次開始慶祝持續的復甦。然而,較嚴肅的分析師指出了美國和世界經濟的薄弱點,包括房產市場疲軟、失業率持續高位、聯邦州和地方政府不斷削減預算並裁員、歐元區債務危機的威脅,中國經濟放緩等等問題。嚴肅的資本主義戰略家總結,面對內外的新的經濟衝擊,美國經濟仍然十分脆弱。

佔領運動的展望

11. 由於階級不平等、財團腐敗和經濟焦慮,群眾憤怒無比;佔領華爾街運動建基於此上,然而佔領運動根本上是一場廣義反對精英以及整個制度的鬥爭。佔領運動並不在單一議題上採取守勢,其觀點和言辭是大膽倡議需要激進改革政經體系的。這一特徵也體現於全世界的青年起義中,激發了數百萬人想像力,「改變了對話方式」,置統治階級於守勢。

12. 雖然運動顯然被警方驅逐和冬季氣候削弱,但絕不意味著失敗。相反,很多積極分子經歷過警方的鎮壓,獲得了對自身政治力量的信心,而共同密謀鎮壓的市長、警察局長和聯邦官員發的合法性和政治權威被進一步削弱。

13. (這方面)再沒有比奧克蘭更明顯的地方了,佔領者能夠兩次關閉全國第五大港口以報復警方的鎮壓,而市政府當局和警方的分歧公開地顯示出來。紐約情況亦相似,布隆伯格(Bloomberg)的謊言和殘酷行為被揭露,使其公信力亦受損害。

14. 全國各地的情況不同,在很多地區,佔領運動的活躍分子明顯在為下一階段的鬥爭重新組合。在運動的開始,我們極力主張向外擴展、擴大活動規模,以向工人運動的定位發展,以具體訴求去建立運動。提出具體訴求,並為明確的改革而鬥爭,與批評整個體制並不矛盾(佔領運動的爭論中有相反論調)。由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發展的「過渡方法」既是藝術也是科學,通過戰鬥的「過渡訴求」和鬥爭計劃的綱領,將工人階級迫在眉睫的問題與社會主義變革的需要連繫起來。

15. 隨著許多地區諸如「連帽衫佔領運動」(Occupy the Hood)與鄰里集會的發展,活躍分子開始將焦點轉至工人社區當前的鬥爭。反抗法院收繳抵押房屋的「佔領家園運動」在一些城市有所發展,全國性更協調的運動也在籌備中。「佔領」亦激發一些反對削減關鍵公共服務開支的運動,在諸多城市日益獲得支持。

16. 《廣告剋星》雜誌(Adbusters,發起佔領華爾街運動歸功於這家雜誌),呼籲5萬人從5月1日起佔領芝加哥以抗議G8峰會(最初定為5月18日(星期六)至5月20日(星期日))以及北約峰會(仍定於5月21日至5月22日)的運動。這次動員看起來是獲得了支持,奧巴政府擔心會議遭到破壞,將G8峰會遷至大衛營。然而,北約峰會抗議運動仍可吸引約數萬人,成為這個春季佔領行動活躍分子的抗爭焦點。

全國各地,佔領運動和移民活跃分子正在籌備5月1日的示威。五一示威在一些區域的規模可能很大,但呼籲五一全國「總罷工」將難以獲得工人很大支持。8月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Tampa)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的抗議活動,以及相對小規模的9月在夏洛特(Charlotte)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將是運動的重要召集點。

混淆的意識

佔領運動主要特徵是青年生澀的憤怒以及他們鬥爭的決心。一次性的數天抗爭是不夠的,常態化的抵抗是必要的,這種思想就是巨大的進步。

同時,佔領運動中廣大民眾以至活躍分子的意識是從非常低的水準起步的。然而,儘管覺悟較低以及缺乏有組織的政治力量(在某種程度上是由於這樣),但是在這些運動中(尤其是在青年中),對反資本主義觀點和社會主義觀點是普遍開放和感興趣的。

關於如何令運動向前推進、什麼方法能夠動員更多階層、一個替代資本主義的可行選擇可能是什麼樣的,都存在嚴重的混淆。在佔領華爾街運動早期,意識形態的模糊令其吸引各種的支持,每種政治傾向都將自己的意識形態印記投射至運動中。然而,隨著運動規模和潛力的發展,這個方法迅速達到極限。

佔領運動中,關於採用訴求的辯論無處不在,當中暴露了運動一些局限性。基本上,整個運動沒有一處能夠清晰地整合一個的基本鬥爭綱領或一系列完整的訴求。但是,各地最認真的活躍分子皆認識到,需要就工人社區的議題採用相應戰鬥性的訴求,而實際上某些要求也被採納了。將抗議聚焦於停止削減財政預算、沒收住房、學費增長,以及強制解散工會等議題,迫使這場運動要採納一些訴求。然而,這些要求經常以軟弱、混亂和局限的方式出現,只是一種向「不要訴求」的主流意識的讓步。

極左主義的危機

隨著佔領運動在數量和影響上退潮,極左主義觀點變得日益突出,這是的危險。

一個重要例子激發佔領運動全國辯論,是2月28日的奧克蘭警方與數百名佔領者的衝突。佔領者們配備了盾牌,燃燒彈和其他投擲物,並非法闖入和破壞了奧克蘭市政廳。佔領者將空置建築變為集會場所的意圖,被暴力衝擊掩蓋了。警方以這個事件為藉口,在當天另一個獨立的和平示威中逮捕了400人。然而,組織者並無汲取教訓,並發佈公開聲明威脅道「令你們的生活變得悽慘」,並指如果警方繼續阻止開放該廢棄建築,就會使機場關閉。

可以幾乎肯定,這個事件將使佔領奧克蘭運動進一步孤立於廣大工人階級之外,使多數普通人退回旁觀者的角色。媒體和政客企圖抹黑佔領運動分子為「恐怖分子」,這將被多數理性的工人嘲笑。但是,同時若這類行動成為整個運動的新面貌,他們將對參與運動更加猶豫。佔領運動獲得了大量公眾的同情,但是要使得被動的支援轉變為積極的群眾運動,組織者必須爭取訴求,而訴求能夠結合鬥爭意識和方式,從而激發最廣泛的參與者。

佔領運動中極左情緒上升,凸顯了建立真正馬克思主義組織的重要意義。這一組織能為夠以必要的思想、戰略和有效的策略,將希望推翻現今制度的最優秀的工人和青年武裝起來。如果強大而策略正確的社會主義力量未能建立,一些優秀的活躍分子將不可避免地迷失於死胡同,以及自我孤立的政治傾向。或者在這情勢下,機會主義的勢力可以因此而增長。

「佔領與工會」

佔領行動鼓舞了勞工運動中的積極分子,也挑戰了保守的工會組織領導人。同時,如何和工會聯結也是佔領者之間一個重大的政治辯論。特別顯示在西岸,工會領導人的保守主義以及佔領運動者的極左主義都充分呈現出來。另外,「國際碼頭工人與倉儲工會」 (ILWU)領導人和佔領者之間的衝突為觀察這一廣泛的過程提供了最佳視角,值得仔細一看。

10月「佔領奧克蘭」運動遭到警方大力鎮壓之後,在一場2000多人的大會上人們呼籲在11月2日發起「總罷工」和一場遊行,以關閉奧克蘭巨大的港口。由於在普通工會成員中對佔領運動存在廣泛的同情,許多工人領袖被迫走得更遠。因此,工會領袖正式支持該行動,贏得碼頭工人尊重。事實上,當地只有很少的工廠罷工,然而許多工人請事假、病假,學生離開教室,而碼頭工人也沒有跨過群眾社區在奧克蘭港設置的糾察線。估計有15000到30000人參與,是除了佔領紐約運動之外最大的佔領行動。儘管這不是一場總罷工,這場成功的群眾運動極大地增強了佔領奧克蘭者的信心和聲望。同時,這一正面的案例顯示了什麼是有可能的,亦暴露勞工領袖可恥的失敗,沒有組織類似行動對抗美國財團。

出於這個原因, 12月2號佔領團體為了捍衛朗維尤地區與「穀物出口終端公司」(EGT)爭執的「國際碼頭工人與倉儲工會」(ILWU)的工人權益,發動關閉西岸港口的活動,受到「國際碼頭工人與倉儲工會」 (ILWU)領導人以及其他組織的工會領袖公開譴責。工會官方抱怨,佔領者並沒有通過官方工會管道獲取同意,就推動以下兩件事:一是呼籲12月12號的關閉港口行動;二是,隨後當「穀物出口終端公司」(EGT)船舶停靠朗維尤港口,動用工賊卸貨時,呼籲關閉港口。不過,「國際碼頭工人與倉儲工會」(ILWU)相當部份的會員支持這些行動,尤其是在朗維尤地區,當地正是勞資糾紛的中心地帶。這充分顯示,工會領導幹部對權力流失的恐懼,而他們又保守、又不越雷池守法的失敗方式遭到了挑戰。

儘管存在著政治上的弱點與分歧,「國際碼頭工人與倉儲工會」(ILWU)與佔領者的群眾團結和戰鬥性仍然令運動獲得重大勝利,迫使「穀物出口終端公司」(EGT)向「國際碼頭工人與倉儲工會」(ILWU)在朗維的穀物碼頭的運作權等關鍵問題上做出讓步。這也顯示,奧巴馬並不想在選舉年動用美國軍隊的分支「海岸警衛隊」打擊國際碼頭工人與倉儲工會(ILWU),取而代之的是安排華盛頓州民主黨州長葛瑞格爾(Gregoire)迫使「穀物出口終端公司」(EGT)作出一系列重大的讓步。

這一場佔領運動重新鼓舞起工會基層成員和部份工會領袖的信心,激起其進行戰鬥情緒。

同一時間,許多工會袖利用對佔領運動的支持,來掩飾過去一年的失敗與讓步。威斯康辛運動本是一場由下而上的運動,卻遭工會袖扭曲,破壞總罷工運動,並將之引導至選舉上的罷免策略。採納錯誤的策略,是由於他們和民主黨千絲萬縷的聯繫,以及他們膽小保守的眼光。就算工會今年能成功以民主黨人取代當地現任州長沃克(Walker),工人們也不應該期待民主黨的州長會撤回沃克(Walker)削減預算或是攻擊工會權利的行為。

大企業與政客在威斯康辛州勝利之後,繼續攻擊工會。我們不應該忘記,去年民主黨亦有啟動伊利諾與麻州反對工會的立法。俄亥俄州的工會在11月的公投勝利,而推翻反工人的惡法。投票顯示出多數人反對右翼反工人的宣傳。這也顯示,如果工會想的話,是能夠接觸和團結更廣泛層面的工人。然而,多數工會領導人只知道如何選舉動員,只要他們繼續與民主黨勾結,就是把工會葬送在自己手上。

基層活動與意識在政治上仍然存在嚴重的弱點。例如,去年新的左派芝加哥教師工會領導層同意了一項反工會立法,就生動地反映了這一點。而且到目前為止,這些左傾派別中沒有一支贏得全國性的聲望。然而,在抗爭高漲的整體氛圍底下,少數左派的戰鬥力量能夠迅速成長為領導層,並動員廣泛的工人團體。特別是如果他們能夠通過動員群眾而獲得重大勝利,就能在全國層面決定勞工運動的基調,成為勞工運動的中心,並對保守的工會領導人形成更大的壓力。

「右翼的威脅」

朗-保羅(Ron Paul)和茶黨在部分大企業的鼓舞下成了攻擊工會和工人運動的戰鎚,但他們同時扭曲地表達了民眾憤慨。他們契合了勞動人民合理的無力與焦慮,但卻把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歧視同性戀作為解決方案,同時鼓吹小政府與傳統價值觀。

回顧2010年共和黨在國會的勝利,造成2011年史無前例對女性權益的迫害。總計36州135項攻擊女性的法案通過,而2010年是89項,2009年是77項。根據古特馬赫協會(Guttmacher Institute)的資料顯示,其中包括了92條對墮胎的限制,打破了2005年的34條規則記錄。而這些數字顯示的,不過是崛起的右翼勢力破壞過去社會運動成果的冰山一角。在大財團的贊助與福克斯等商業媒體的推廣之下,他們攻擊同性戀者、新移民、黑人與工會運動。由於右翼的壓力主導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初選辯論,而且共和黨為未來需要為選舉而鼓動其支持者,我們應該會見到2012年新一波的攻擊。

最近國內和國際掀起的「蕩婦遊街」(Slut Walk)活動,數萬名年輕女性反擊右翼勢力要求女性回歸傳統角色。如同佔領運動一般,「蕩婦遊街」是由年輕的運動者自行發起,而不依靠傳統的婦女組織。儘管我們正確的批評使用「蕩婦」這個詞彙,而且抗議中關於階級呼籲與抗議綱領非常有限,不過它仍是對未來運動的重要指標。

2012年將會是同志運動的分水嶺。2月7日聯邦法院判決加州禁止同性戀結婚違憲後,爭議即將來到最高法院。隨後由民主黨控制的華盛頓州、馬里蘭州與紐澤西州的立法機構,使同性戀結婚合法化,但是紐澤西的共和黨州長否決了這項立法。此外,在華盛頓州與馬里蘭州(分別是第七與第八個州合法化同性戀婚姻的州),右派勢力發誓要發動選票運動,以恢復同性戀婚姻禁令。事實上,明尼蘇達州與北卡羅萊納州即將在11月公投是否在州憲法內明文禁止同性戀婚姻,而這一議題今年也會在其他的州發生。

非法移民所面臨的困境更是令人無法忍受。奧巴馬驅逐的移民人數相當於是布殊第一任的兩倍,超出第二任期時30%以上。搜查工作場所的同樣增長,通常指向有工會組織的公司。在經濟危機之下,種族主義者指著移民者奪走工作且霸佔社會服務,得到更多較落後的、美國出生的工人階級中認同。因此,有些州(特別是亞利桑那州、喬治亞州與阿拉巴馬州)已經通過禁止非法移民享有社會服務的惡法,同時加強執法去打擊新移民。最近亞利桑那州更禁止了種族研究。

經濟危機對美國黑人的打擊更為嚴重,其中包括高企的失業率與房屋回收率,同時對社會服務與公共教育的攻擊亦針對黑人社區。儘管民眾曾經對美國第一任黑人總統期望很高,但其任期之下黑人和窮人的生活處境越來越糟,包括不平等的監禁率、警察搜查及鎮壓持續在黑人社區出現。2010年佐治亞州的囚犯抗議與2011的監獄絕食抗議顯示出與不平等刑事司法體制鬥爭的潛力。

美國與它的盟友(特別是以色列統治階級)虛偽地的擔心,如果6月之前不採取行動破壞伊朗的核設施,伊朗將會發展出核子武器的力量。共和黨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已經敲起了戰鼓,但是奧巴馬偏向對伊朗經濟制裁,以穩定歐美帝國主義在當地主導的秩序。

我們應該號召基於全世界工人運動的國際團結,阻止帝國主義者對伊朗的侵害。在北非與中東的新革命(包括被壓迫的巴勒斯坦人可能發生的抗爭,和以色列國內新的社會抗爭和罷工潮)將會是一個向以色列及帝國主義的入侵及軍事介入抗衡的力量。

至於環境保護議題,「Keystone XL Pipeline」石油管道計畫是現今的主戰場。建議的石油管線長達1711英里,是俄羅斯與中國之外最長的一條。它將挾帶從加拿大油焦油砂中提取的原油,經過北美大平原再到墨西哥灣沿岸以便出口,這將加劇氣候危機。去年8月,歷史性白宮靜坐抗議維持了兩星期,當中1253名人士遭到逮捕。而抗議行動在秋天大量擴散,在每一場的競選站都有抗議者衝擊歐巴馬,甚至11月6號有12000人包圍白宮抗議。史無前例的公民不服從活動挑戰了共和黨,亦挑戰奧巴馬與民主黨。同時,儘管這項計畫能暫時提供一些工作機會,運輸工人工會(TWU)和美國運輸工會(ATU)等幾個工會仍然跳出來反對。

「選舉與鬥爭」

我們有必要事先警告,選舉如何會使對鬥爭的前景變得複雜。如同我們之前不斷地解釋,如果依循「選擇較不邪惡」的邏輯,多數社會運動組織會將所有民主黨不接受的訴求置於一旁,因為它們無法有效地引導議題增加民主黨基本票源。同樣,為了防止「更為邪惡」的共和黨當選,以要竭力避免在運動中批評或是曝露民主黨親商政治的群眾抗議行動等抗爭手段。

反戰運動的經驗更是突顯「選擇較不邪惡」邏輯的災難。奧巴馬一方面藉由從伊拉克撤出大部分軍隊而獲得些微政治資本,另一方面在阿富汗部署了原先三倍的軍力,增加了無人駕駛飛機的攻擊,更軍事介入利比亞以破壞該國和本地區的革命行動。

對於左翼(包括許多理解兩黨皆親商的佔領活動分子)來說,未來的挑戰是,要防止活躍分子和公眾焦點從正在進行的社區、工廠和學生抗爭轉移至選舉活動上。

不過,2008年人民幻想改變可以通過選舉來達成,而2012年奧巴馬的選舉情勢和四年前相比將會大有不同。四年前奧巴馬挽回美國資本主義破碎不堪的民主信用。然而,特別對年輕人來說,幻想很大程度上破碎了,燃起了對民主共和兩黨以及假民主制度前所未有的憤怒。儘管佔領運動還沒有成為一個統一的政治聲音,千百萬工人和年輕人已經開始認知企業統治的政治現實。

如果佔領運動與左翼能以一個清楚獨立的分析和綱領介入選舉辯論,可以令其更貼近時下議題。諸如「佔領大選」的口號可以作為一個起始點,來解釋有迫使需要去與民主黨絕裂,並建立一個反對削支的左翼競選聯盟,以及一個代表99%的新政黨。就算我們在大多數地區都無法推出自己的候選人,亦難以有一個認真的獨立左翼運動去讓我們予以支持,但是用明確的綱領及清晰的解釋去武裝自身,能幫助我們與勞苦大眾和年輕人的保持對話。

「歷史性的任務」

在危機日益深化的背景下,隨著世界範圍內革命和反革命的進程發展,廣泛的左翼和社會主義思想在美國能夠迅速發展,彌補左翼的政治真空。我們正面臨歷史性的任務。對社會主義的興趣,遠超我們有限的組織能力,所以未能在實際活動中完全將其鞏固和發展。整個情勢需要嚴肅和有創造性的討論,以動員、發展與成長我們仍然弱小的力量。在繼續建設我們組織的同時,馬克思主義者一定要努力重建工人階級的群眾組織。只有通過正確的分析和綱領與新的熱情和動力結合起來,才能為馬克思主義爭取到新的力量;通過加深我們的政治理解和理論水準,我們才能夠在即將到來的時期成功地建立社會主義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