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正在加深的社會和政治危機

2012年九月月9日 上午 6:52Views: 16

建設新工人政黨的巨大機遇

朱利安尼·布魯內提(Giuliano Brunetti),逆流運動(工國委CWI意大利支部)

2012年標誌著意大利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危機到了一個轉折點。繼希臘之後,意大利成為歐元區受災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2012年意大利的GDP將下降2.2%。

失業率也達到了自200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據官方統計,超過三分之一的年輕人失業。在今年的前三個月中,有15萬家公司倒閉——相當於每天倒閉1600家。

按照國家統計研究所的統計數據,830萬居民(12%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5%的意大利人口生活在絕對貧困中。

同時,政府投票通過了一個財政契約和一個新的“開支審查”措施。這兩項新措施的推出將意味著公共健康基金將會立即被大幅度地削減和13
公共服務行業工人被解僱。目前已經有35%的年輕人失業並成為“啃老族”。

既然平衡預算已被寫入憲法,同時還有每年減少公共債務(GDP的123.8%)5%的目標,這將意味著,從現在起一直到2023年,各國政府將尋求每年實施削減約450億歐元。

這些事實的數據很好地指明了這場危機的深度,民眾對它的強烈反響以及資本主義正將社會拖進的深淵。

政治制度的危機

Italy Deepening 1

這場經濟危機已經將自己詮釋為政治危機的天然表現。實際上,我們可以說整個制度都被數次地震撼動了。統治階層正面臨它自己內部的混亂。沒有任何一家機構能從這次危機中倖免。就連老闆的商會、天主教會甚至國家足聯都被腐敗醜聞、賄賂和分裂所削弱。

就在最近老闆商會的全國代表大會(Confindustria)上,他們選出了僅有11票多而贏得多數的主席。這是有史以​​來該機構第一次選出如此低多數票得票率的主席。這些分歧是統治階級中存在的緊張局勢的一個表現,尤其是在工業資本家間。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正確的解釋就是:他們唯一的力量就在於工人階級組織,尤其是他們的政治領導實際上的軟弱。

那個由馬里​​奧·蒙蒂(Mario Monti)領導的技術官僚政府,由意大利資產階級的一些“最優秀的戰略家”組成的,但它被社會孤立,支持率還不到三分之一。僅4%的意大利人對這些政黨有信心。

從北方聯盟到右翼的意大利自由人民黨(PDL貝盧斯科尼的政黨)以及民主黨(PD)的這些主要政黨都面臨著它們支持率的嚴重削弱,一半人沒有參加當地近期的選舉。

北方聯盟多年來一直強調它受百姓歡迎的特點並反對羅馬沙龍的腐敗精英,這次也被腐敗醜聞所震動。這些醜聞涉及為前領導人博西的兒子購買學位和使用競選資金在坦桑尼亞購買鑽石和房產。

面對著來自基層的憤怒,北方聯盟選擇拋棄其前領導人,並選舉曾在貝盧斯科尼政府中擔任內政部長的羅伯托·馬羅尼(Roberto Maroni)為全國總書記。

直到數月前,意大利自由人民黨還在自誇已成為意大利第一大黨並且擁有一百萬黨員,如今卻也面臨著在地方選舉中嚴重的失利,丟掉了成百的市長席位,在某些城市中只獲得了不到10%的選票,排名只有第三,甚至是第四名。

Italy Deepening 2

貝盧斯科尼重返政治舞台的可能性就像一個船長最後一次絕望地和瘋狂地企圖救下他的沉船一樣。

民主黨本身也丟掉了數以萬計的選票,在一些幾十年來一直被認為是它們據點的地方也是如此,雖然它們的支持率要比意大利自由人民黨好一些。

巴普·格力羅和五星運動

億萬富翁喜劇演員巴普·格力羅(Bepper Grillo)領導的五星運動獲得了驚人的和空前的成功代表著政治局勢中最主要的新因素。五星運動並不是一個政黨,也不是聯盟,或像我們所認為的社會運動。它建立在因特網上,圍繞一個網站和同時拒絕右翼和左翼政策的非常泛泛的觀點。巴普·格力羅的運動沒有實際的成員,沒有組織,沒有分支,也沒有選舉產生的領導層。

格力羅宣稱他的運動不同於腐敗的政治精英以及使用“老辦法”的傳統政治家的政治,以此來建立自己的權威。

他在傳統左派的廢墟中建立自己的力量,包括在政治上和組織上已經崩潰的意大利重建共產黨(PRC)。通過使用這些激進的言論,他已能夠吸引到一個新的社會階層加入他的運動——通常是來自左派背景的年輕人,也有來自右翼的人,包括北方聯盟。

他的運動在民意調查中取得了20%的支持率,這個結果會使五星運動成為意大利的第二大黨。他們已經在一些城市中有數百位民選議員和市長,包括像帕爾馬這樣比較大的城市。

巴普·格力羅的成功必須被解讀為拒絕傳統政黨和社會中存在反對和替代的力量的巨大機會的表現。它建立在對傳統政策的不信任和厭惡的情感上,並非對他的運動有適當的熱情。格力羅的成功是極其不穩的,與其說是對他的支持,倒不如說是對其他政黨的反對。

Italy Deepening 3

五星運動在下一個階段可以贏得更多的支持,但沒法設計一個清晰的綱領來滿足普通百姓的需求,在社會上缺乏一個真正的社會基礎,可能意味著驚人的增長不久後將變成下降。到那時,這個運動中數以千計的活動分子將會失望、灰心地離開,並尋求其他政治解決方案。左翼和勞工運動將不得不為許多暫時受到格力羅“反體制”言論所蠱惑的年輕人和工人制定解決方案。

ALBA,無負債委員會,為建立建立一個新的工人政黨而鬥爭

“格力羅運動”的興起表明,我們生活在一個特殊的時代,社會和歷史進程明顯加速,整個政治框架在迅速融合與分裂中。

以前我們很少如此強烈地感受到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政治實體,武器已經在那些願意鬥爭和抵抗統治階級對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的權利和生活條件進行正面打擊的人手中。

Italy Deepening 4

今天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已經展開,它將不再能避免或被推遲。金屬工人工會(FIOM)的領導層試圖對政黨發出“最後通牒”來證實一些產業工人活動分子希望找到一個表達意願的渠道,一個用於組織罷工的擴音器,並用它來召集那些自願投身於反對這個體制的人們。

去年10月1日,一千名活動分子、工會領導人和鬥爭中的工人積極回應了金屬工人工會(FIOM)前主席喬治奧·克里瑪斯基(Giorgio Cremaschi)的請求和一些基礎工會( USB)建設一個組織來鬥爭和討論應對危機的政治解決方案。

那份在“無債務委員會”的成立大會上被批准的政治“宣言”圍繞拒絕公共債務陷阱的需求,並認為以國有化銀行和金融部門將之置於民主的人民控制下作為一種手段,讓該為這場資本主義危機負責的人付錢。

在最近的幾個月,沮喪和放棄額感受,對於政治情況的普遍無奈,由意大利工會聯合會(CGIL)號召的總罷工——先是推遲後來又取消了,這是因為他們無法將拒絕負擔債務的正確要求轉化為實際的政治提案。最後,包括第四國際統一書記處(USFI)的意大利支部左翼批判(Sinistra Critica)和國際馬克思趨勢(IMT)的意大利支部鐮刀錘子組織(Falcemartello)在委員會中的機會主義作用使建設、加強和鞏固“無債委員會”和其成員架構的活動停止了。

不排除隨著歐元和歐債危機的加劇,該委員會仍有能力戰勝它自己的危機,雖然這並不是最有可能的預期。

與此同時,另一個關於左翼政治報《宣言》的提議的討論也展開了。它就是ALBA——一個保護公有財產和環境的勞工聯盟運動。 ALBA在佛羅倫薩舉行了第一次全國會議,眾多社會運動活動分子、工會領袖和普通市民參加。 ALBA的政治綱領尚不確定,但它的表現卻非常困惑。然而,我們不能排除這個初步行動能吸引來自對傳統政治幻滅並尋找新的“政治家庭”的支持者。

Italy Deepening 5

五星運動的成功顯示出存在的潛力以及政治鴻溝無法長時間持續。巨大的可能性和機遇存在,但在一個真實的左派替代缺失的情況下,其它勢力包括右翼也會佔領這個由於左派自己崩潰而留下的左派真空區。

今後一段時期,工國委(CWI)意大利支部逆流運動(Controcorrente)將繼續在工會工作,為發展一個具有戰鬥性的領導層而宣傳,致力促成一場24小時的總罷工作為反對蒙蒂政府和它的攻​​擊的第一步。同時我們將繼續與“無債委員會”合作,並跟進ALBA的發展態勢,與任何可能興起的新行動保持聯繫,例如關於金屬工人工會(FI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