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2012年大選:查韋斯擊敗右翼

2012年十月月16日 上午 6:20Views: 18

但是亟需社會主義政策

托尼·索努瓦(Tony Saunois),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

週日(10月7日)晚上,成千上萬的民眾蜂擁而至加拉加斯的總統府(the Presidental Palace, Miraflores )慶祝烏戈·查韋斯(Hugo Chávez)在周日總統大選中獲勝。當時的場景讓人回想起2002年右翼政變失敗,總統衛隊的士兵在總統府房頂揮舞旗幟,而其他士兵加入了來到市中心的工人、青年、失業者和其他民眾中來慶賀查韋斯擊敗右翼候選人恩里克·卡普瑞里斯(Henrique Capriles)。

查韋斯的勝利是他自1998年以來第五次總統選舉的勝利,他又一次擊敗了委內瑞拉的右翼。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和其委內瑞拉支部社會主義革命(Socialismo Revolucionario),與國際上的工人和社會主義者一起歡迎這一結果。右翼的勝利將導致對委內瑞拉工人階級的打擊,取消已有的改良項目,並將成為統治階級在委內瑞拉國內和國際上的又一次政治進攻,他們會慶祝又一次擊敗了“社會主義”。此次投票率很高超過80%——2006年時投票率是75%——是數十年來最高的一次,反映了政治和階級分化繼續控制著委內瑞拉社會。

迄今已統計超過98%的選票,查韋斯贏得了8,133, 952票,佔55.25%,與之相比富商卡普瑞里斯獲得了6,498,527票,佔44.14%。查韋斯在委內瑞拉24個聯邦州中的20個州獲勝。如果他能完成了這一新的六年任期,查韋斯將掌握政權總共二十年。將成為胡安·比森特·戈麥斯(Juan Vincente Gomez)從1908年至19​​35年統治委內瑞拉以來任職時間最長的委內瑞拉總統!所不同的是,查韋斯獲得了群眾選舉的支持,而不是戈麥斯的專制政權。歐洲和其他大陸的資本主義政客和前工人政黨的領導人們一定嫉妒地看著查韋斯持續獲得的選舉勝利和動員數以百萬計支持者的能力。當然,沒有其他任何政治領袖能在最近的選舉中,一再吸引數以百萬計人參與選舉集會或得到如此龐大的人群祝賀他的勝利。

右翼選舉活動的民粹主義特徵

這次委內瑞拉的競選活動是“歷史性的”,它將決定國家的未來,並在“兩個不同的模式”間作出選擇。然而,這樣的選擇並沒有反映在查韋斯競選期間的論述中,即支持一個明確的社會主義綱領,與資本主義徹底決裂。在他面對總統府外慶賀的人群時,他的演講也沒有主張這一替代性選擇。

競選活動反映了在查韋斯第一場胜利的十四年後委內瑞拉正在進行鬥爭的重要因素和新特徵。

選舉中最顯著的一個特點是右翼選舉活動的特性。過去14年鬥爭和政策的影響為激進的社會政策贏得了強有力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社會主義”的總體思想也在流行的政治意識中留下深刻影響。

作為當今激進左翼政治意識在委內瑞拉社會中占主導地位的反映,卡普瑞里斯被迫用民粹主義的方式提出他的選舉綱領,掩蓋他的右翼新自由主義政策。這反映右翼策略的一個顯著變化。

卡普瑞里斯的宣傳和演講試圖表現要解決窮人的困境,並承諾捍衛福利國家。他表示他不會取消所有的“項目”,也即查韋斯引入的各種健康和教育改良方案。他呼籲捍衛“獨立”的工會,並試圖贏得公共部門工作人員的支持,承諾結束(政府和公共部門)強制性要求他們出席支持查韋斯的集會和抗議活動,這是公共部門工人的一個重大不滿。卡普瑞里斯為了贏得年輕人的選票,充滿精力地在全國各地旅行,試圖給自己塑造一個“激進的”新的青春的政治形象,以反對年老“衰弱的”查韋斯形象。他在這個方面取得一定成效。

在這些包裝之中,我們可以發現右翼真正的綱領,主張在經濟中減少國家干預和讓私人投資發揮更大的作用。在2002年失敗的政變中,卡普瑞里斯牽連到右翼對古巴使館的攻擊。如果右翼在這次選舉中獲得勝利,卡普瑞里斯政府將試圖取消查韋斯政府的改良方案,並推出更多的新自由主義措施。

右翼宣傳的這種變化是在這個階段真正的政治力量平衡的反映。卡普瑞里斯被迫遏制極右翼。如果釋放出極右翼的各種力量或明確主張更右傾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只會導致卡普瑞里斯更大的失敗。

一個嚴重的警告

儘管我們歡迎查韋斯獲得的勝利,但這次選舉的投票結果也是一個警告,需要從中吸取重要的經驗教訓,以防止未來可能出現的右翼勝利。與上一次2006年的選舉相比,查韋斯的總得票率下降了7.6%,卡普瑞里斯得票率比此前右翼陣營增加了7.2%。由於投票率增加,所以查韋斯獲得的實際票數增加了824,872票,但卡普瑞里斯增加了2,206,061票。這是一個嚴重的警告。除了2007年修改憲法的公投,這是查韋斯在任何選舉中支持比例最低的。

右翼在每次選舉中投票都有所增加,這反映了正在緩慢推進的的反革命。但在這個階段,對激進政策的支持仍然占主導地位。群眾,包括一部分這次投票支持右翼的群眾,還是反對任何企圖恢復查韋斯上台之前舊秩序的嘗試。

然而,由於未能與資本主義決裂,未能引入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綱領由工人階級和所有遭資本主義剝削的民眾進行民主控制和管理,從而使得右翼可以利用社會中日益增長的不滿和沮喪。由於日益增長的查韋斯主義官僚體制和政府自上而下的官僚管理手段導致社會條件惡化、腐敗和效率低下,而工人國際委員會(CWI)一直警告和反對這些現象。

至今查韋斯得票率最高的是2006年的總統競選,他獲得了62%的選票。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查韋斯最為激進的一場總統競選,當時“社會主義”的問題佔居主導地位,並一直在競選中處於焦點中。當時,在右翼政變企圖失敗和2002-03年度老闆集體停業(lockout)之後,出現一個革命性的發展。然而,自從那場胜利以來,查韋斯政府並沒有通過與資本主義決裂以推動革命,也沒有引進一個真正的由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的製度,由此革命的進程出現停滯和倒退。

政府越來越多地與統治階級合作,並試圖與之達成協議,因此其主張“民族和解”政策,並與雇主聯合會達成協議。考慮到這一點,再加上依靠查韋斯運動富裕起來的“玻利維亞資產階級”的出現——不可避免地造成日益增長的針對政府的不滿情緒與抗議。

在最貧窮的地區出現的改良與絕望

而且,政府針對2007年開始的全球性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反應不是推動一個與資本主義決裂的綱領,而是向相反的方向移動,尋求通過右轉來緩解危機。自那以後,增加了給予跨國公司的稅收優惠。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負責資助的政府“任務”的改良計劃,但其削減了近30%相關的預算。

同時,近年來政府也增加了對罷工工人和其他民眾的鎮壓。公共部門工作人員必須要遵守《國家安全法》。這允許政府禁止公共部門的罷工乃至抗議。在巴塞羅那市,當地州警察殺害了三菱汽車工廠的兩名工人領袖,而這個州的州長是一個查韋斯主義者。在豐田工廠工作的工人也遭受了同樣的命運。

儘管有不少受歡迎的“任務性”改良政策,改善了數以百萬人的健康、教育和其他項目。但是,在最貧窮的一些地區(Barrio)災​​難性的社會條件仍然保持原樣,沒有改善的跡象。這已經成為犯罪、野蠻暴力和綁票勒索事件急劇上升的溫床。委內瑞拉的謀殺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國家之一:政府的官方數字是2011年有19,000人因謀殺而死亡。而這個謀殺死亡數字幾乎可以肯定是低估的。

委內瑞拉是目前世界上最暴力的國家之一。在加拉加斯附近一個富人區為主的地區埃爾阿蒂約(El Hatillo),今年迄今為止發生了70起綁架案!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成員的經驗就是非常典型的。一名居住在一個貧困地區的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成員在參加總統選舉投票前的會議時告訴我們,他的姐夫在前一晚被槍擊。另一名成員告訴我們,他的房東被槍擊。別的人也談及有同事被綁架。另一名成員告訴我們他為工作需要剛從銀行取現金出來,五分鐘後就被駕駛一輛摩托車的帶槍青年搶走,那個劫匪​​是得到銀行職員短信通知而得知我們成員剛剛取款,然後才來搶錢。這種攻擊使窮人和中產階級的生活狀況幾乎永久性地處於焦慮甚至恐懼之中。

特別是在最貧窮的一些地區,住房狀況仍然極為糟糕無望。政府為了選舉而倉促推出一項住房建設計劃,聲稱已建成超過20萬幢新住宅。很多人質疑這些數字。許多2010年大雨中窩棚被沖垮的民眾仍然還住在難民營中。由於條件如此糟糕,甚至發生有住戶被其他住戶或在當地運營的販毒集團謀殺的現象。而且,現實中在新的貧民區正建設中的小公寓樓不帶任何設施,只是建在一塊空曠土地或被徵用的土地上。一個新的發展地塊完全是孤立的,只有一條進出的道路,距離最近的地鐵站至少要一個小時的車程。

貪污腐敗、缺乏民主的規劃和控制、建築技術不足,往往意味著新建的住房都是豆腐渣工程,在住戶入住前就已經出現裂縫了!

這些狀況成為年輕人犯罪的潛在溫床,他們為了生存而組成武裝團伙從事暴力搶劫和綁架。它們也是滋生不滿情緒的溫床,右翼或可由此敗壞政府形象,導致人民對政府的冷漠感。這一趨勢已在發展之中,並且通過這次總統選舉活動得到證明。

盡可能少提及社會主義

與2006年的總統選舉活動相比,在這次選舉中查韋斯競選活動更趨向右轉。就在那次選舉後不久,查韋斯發起成立號稱“革命黨”的委內瑞拉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 – United Socialist Party of Venezuela)。查韋斯還提到托洛茨基、不斷革命和過渡綱領。他談到了要建設一個由“左翼政黨”組成的“第五國際”。但在這次選舉中,這些內容都不見了。社會主義提及的程度被減至最少,直到最後一周的競選活動才有所提及。與之相反,查韋斯的主要口號是“查韋斯,祖國之心”。這已經設定了一個非常民族主義的基調,並且承諾要發展“祖國”。兩個陣營的選舉都是高度個人化的。在加拉加斯舉行競選活動閉幕大會的主會場上,可以注意到,標語牌只是提到查韋斯和“祖國”,而沒有政治內容。也沒有委內瑞拉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或工會的旗幟。很多工人穿著工作公司的襯衫,他們往往說,他們在這裡參與集會,因為他們的雇主“要求”他們參與集會。

雖然許多人積極地參與查韋斯的競選是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的希望並恐懼右翼,但有些人則只是簡單地動員高喊“查韋斯和祖國”,而沒有任何實質內容。

正如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此前文章的描述,這些特點反映缺乏一個獨立的有組織的工人和窮苦百姓的政治力量。正如工人國際委員會(CWI)一直警告的,這一點與政府官僚自上而下的管制方法從最早的時期開始就已經嚴重地削弱了運動。在總統競選期間,這種自上而下管制的方法再次得到了反映。當查韋斯在一些州的群眾集會上講話時,在兩個場合有一些群眾高呼“支持查韋斯,但不是某某……”,指的是即將到來的12月州議會選舉中查韋斯派指定的候選人。查韋斯回應說,如果民眾拒絕認可被指定的候選人,那麼他們也必然拒絕查韋斯!

缺乏一個獨立的民主的工人運動是最大的弱點和危險之一。這已經讓右翼有所收益和發展。如果工人階級、青年和窮人沒有建立一個民主獨立的有組織的力量,右翼的威脅和反革命的進展會繼續發展。考慮到一些查韋斯派的候選人的腐敗,不能排除右翼會在12月地方選舉中有所斬獲。

不幸的是,在他獲勝之後查韋斯面對支持者講話的時候,並沒有跡象顯示要採取措施推翻資本主義。他向反對派提出對話和辯論。 “我們都是祖國的兄弟,”他在稱讚反對派接受選舉結果後大聲竭呼。他談到要建立一個統一的委內瑞拉。兩個陣營在選舉活動接近尾聲時都強調了這一點。在投票結束,雙方在電視宣傳中都呼籲和平、團結與和解。查韋斯和卡普里瑞斯呼籲民眾“冷靜”和“寧靜”,顯然是擔心政治分化可能導致衝突和某種程度的社會爆炸。

“混合經濟”或與資本主義決裂?

當查韋斯在獲勝後感謝群眾時,他兩次稍稍提到社會主義。然而,這些講話被淹沒在群眾的歡呼中,“玻利瓦爾萬歲!國家萬歲!委內瑞拉萬歲!“在競選活動中,他認為蘇聯式的”社會主義“已經失敗,21世紀需要一個新類型的(社會主義)。但是,這並不是否認前斯大林主義極權政權偽裝成社會主義,(真正的社會主義)是支持工人民主的綱領。查韋斯的政策說明,他所指的“新類型”社會主義是指國家干預和改良政策與資本主義相結合的一種“混合經濟”。但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支持的改良現在正面臨被取消和被削減。只有在與資本主義決裂並引進民主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基礎上,它們這些改良政策才能得以保持和加強。

卡普瑞里斯顯然在賭時間,在總統競選之後現在打算鞏固他的基礎。查韋斯則繼續他的和解政策,繼續與準備和他合作的那些統治階級進行合作。這樣的政策將越來越頻繁地導致他的政府與工人和窮苦百姓發生衝突。社會不滿情緒將會進一步加劇。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在與資本主義決裂的綱領基礎上建立一個獨立民主的社會主義工人運動。如果不這樣做,那麼隨著社會分化和異化的發展,來自右翼的威脅也將進一步發展。

不斷深化的全球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將對委內瑞拉產生重大衝擊。去年委內瑞拉主要出口產品石油總值為60億美元,石油價格嚴重下降將威脅破壞查韋斯的政策。當然不能排除查韋斯會重新左轉,引入更激進的措施而攻擊資本主義。然而,這些政策自身並不代表要實現社會主義改造。要與資本主義決裂和建立一個真正民主的社會主義替代選擇迫切需要建立一個獨立的、民主的和政治上覺悟的工人社會主義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