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科學怪風”死亡人數創記錄,成千上萬人無家可歸,百萬家庭失去電力供應

2012年十一月月1日 下午 2:19Views: 14

桑迪颶風進一步暴露政府機構受到商業利益的主導

皮特·伊科勒(Pete Ikeler),社會主義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 工國委[CWI]美國支部)紐約報導

巨大的“科學怪風”(Frankenstorm)颶風桑迪(Sandy)將數以千計的人趕出了他們的家園,數以百萬的人失去了電力供應,整個美國東北地區據稱有59人死亡。初步估計損失達到500億美元,這將使桑迪成為美國歷史上代價最昂貴的風暴。

雖然奧巴馬和羅姆尼竭力避免提及任何氣候變化的問題,但數以百萬計的民眾極為正確地看到這場颶風是(關於氣候變化的)另一個可怕的警告。暴虐和極端的天氣現象呈上升趨勢,除非我們克服來自商業企業阻止我們改變能源經濟的阻力,否則勞動人民將為此付出不斷增長的死亡和破壞的代價。

和卡特裡娜(Katrina)颶風一樣,這場災難的責任必須明確地歸咎於大商業企業的政客們和資本主義制度。2005年,當卡特裡娜颶風肆虐新奧爾良的工人階級社區時,布希政府令人吃驚的遲緩回應速度理所當然地被視為布希無能的證據,正如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所說的,他“不關心黑人。”

這次奧巴馬在白熱化的總統競選中回應速度則顯得更快。即使是新澤西州州長臭名昭著的共和黨強硬派克裡斯·克利斯蒂(Chris Christie)也感謝奧巴馬的“卓越表現”和“服務”。但如果認真看一下民主黨人的記錄,則會告訴我們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在過去的兩年中,美國國會削減了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MA)43%的主要資助(2012年8月27 日,《紐約時報》)。兩黨制把持的政治體系辯解這是為了減少聯邦政府赤字。兩黨都希望通過削減重要的服務平衡預算,但花費納稅人數萬億的赤字主要是由於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爭,以及救助華爾街和汽車公司所導致的。讓我們多花一秒鐘來考慮這個政策,這意味著什麼:(政府)拒絕為在自然災難或危機期間拯救生命和恢復勞動人民生活水準的重要專案付錢,相反,錢被交給企業高管和軍事承包商!

預算削減

有些左翼會爭辯說這都是共和黨人的錯。雖然這是事實,羅姆尼/里安預算提案將在2013年削減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MA)高達40%的預算,但奧巴馬也提出削減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MA)另外3%的預算,而這是在2010年以來的預算大幅削減已經執行的情況下。這就是兩害相權取其輕(Lesser evilism)的邏輯, 或者是一些人所謂的好員警與壞員警策略(good-cop/bad-cop)。共和黨提議在重要服務方面大加削減,然後民主黨人提出比較和緩的削減,並因此被描繪為“進步的”選擇。當民主黨在他們競選主要資助者保險業的要求下,放棄了廣受民眾歡迎的“公共醫療保健法案的選項”,並以所謂的“頑固”的共和黨反對為藉口時,同樣的邏輯也大為損害勞動人民的利益。

在一個氣溫和海平面不斷上升的時代,面對越來越多的極端天氣現象(包括最近在紐約和所有的地方發生的一系列龍捲風!),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MA)之類的組織不應該被削減預算,而是應該急劇擴大和完善其服務!

由於資本主義依賴於導致氣候變化的化石燃料,勞動人民面臨著一個可怕的未來所帶來的不必要的災害,而這些災害正威脅著我們的安全和生計。一個有效的、政府全面資助的和民主控制的應急反應機構是最最起碼的必要組織。然而,正如紐約州州長科莫( Cuomo)說的,除此之外脆弱的沿海區域破舊的基礎設施需要重建,以防止這種損失和人身傷亡,但是這不太可能真正付諸行動。

在紐約市,缺乏投資的城市基礎設施包括供水、汙水處理、能源、軌道交通、公路和橋樑,而這些問題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就像在新奧爾良一樣,自2005年以來這種缺乏投資的影響不成比例地落在城市的窮人和工人階級身上。

氣象學家幾十年來已經發出多次警告,但同樣為利潤驅動的政治體系使我們的公共服務貧瘠,使我們的基礎設施缺乏資金,並阻擋急需的在再生能源領域的投資。真正需要的大規模可持續投資只有通過與資本主義制度決裂才能實現,用民主計劃經濟使用全球資源和技術的制度取而代之。

資本主義政客,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證明了他們自己完全沒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他們為了競選資金依賴於銀行和私營公司,包括能源公司。他們是為這些大企業利益服務的喉舌。

《紐約時報》最近估計今年總統競選將花費破紀錄的20億美元,共和黨和民主黨之間大致平攤這些花費,資金大部分來自企業捐贈。資本主義總統候選人需要花費近10億美元才能“當選”。這樣,如果他們當選,他們就會削減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MA)這些重要服務專案的預算!對這一折磨人的邏輯的回應,不是“捏著我們的鼻子”繼續忍受,不是繼續投票選舉支持削減支出的民主黨。相反,這需要我們利用我們所掌握的一切手段挑戰這兩個資本主義政黨。這意味著組織大規模抗議活動,採取直接行動,組建一個獨立的反削減支出的群眾性政黨挑戰華爾街和大企業的獨裁統治。

我們生活在一個災難性的資本主義時代。桑迪颶風的後果只會進一步暴露了企業統治我們政府機構的事實。試想一下,如果勞動人民能有自己的政黨發起宣傳運動,要求為應急回應提供充足資金,全力打造安全的基礎設施,並正視資本主義制度正災難性地導致不可逆轉的氣候變化和此後留下的社會崩潰。立即開始組織這樣一場運動的緊迫性已經不可能更為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