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平權的抗爭近況

2012年十一月月8日 上午 7:46Views: 121

性平權。團結抗爭。社會主義!

月夜/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迎接同志大遊行

今天適逢台灣同志遊行的十週年,10月27日台北舉行了以「革命婚姻 – 婚姻平權伴侶多元」為主題的大遊行。今年有65,000人參加,破了歷年的紀錄,場面非常浩大。此外,是次遊行亦吸引了來自23個不同國家的外國同志參與,大會保守估計有3000多名外國人遠道而來參加。台灣不少工薪階級認為,在職場受到歧視仍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正推出民間版民法修正草案,要求同志婚姻、伴侶制度和收養、多人家屬制度,並正在發動「百萬連署」運動,盼在明年九月能將民間版草案送進立法院。

今天香港同志遊行亦不甘後人,今年的同志遊行亦表現了民眾香港不分性傾向抗爭的團結。今年女同盟會、香港彩虹、女同學社和大同主辦,將由銅鑼灣維園遊行至中環遮打花園。大會為支持同性戀及跨性別人士在工作不受歧視,呼籲參與者穿著代表不同職業的服飾出席,以突顯主題,而立法保障同志免受歧視亦是主打訴求之一。

LGBT在香港

在今天的香港,社會並不像其他有強烈宗教背景的國家,對同性戀歧視表現為外界干預性的歧視,但社會的主流意識中仍然明顯對同性戀持有反感,而且家庭內部的壓制更為厲害。早前,香港的名媛趙式芝與波爾錶富商家族的太子女楊如芯,在法國舉行了一場同志婚禮。趙式芝的父親趙世曾大力反對女兒的性取向自由,還擲出五億巨款為女兒招婿,務求要令女兒「拗直」。

趙世曾時常在公眾場合左擁右抱,女伴不停更替,對自己的性態度十分「開放」,卻對其女兒的同性戀取向態度保守。堅持十多年的認真感情如此打壓。對趙氏富豪來說,以金錢堆砌的異性關係比女兒多年堅貞的同性愛情更為珍貴。父權資本主義社會下,家庭延續和傳宗接代的思想令女性家庭地位一向較低,而同性戀違反了核心家庭的基本構成,自然不能為父權社會所容忍。這既是性別歧視,亦是性傾向的歧視。後來,趙式芝在她的臉書上寫道:「為何中國社會可以接受並歌頌男人擁有五個妻子,卻不可以讓女人選擇不要丈夫?有趣!」這句話真實地諷刺父權社會下男女不平等的現實。

新任立法會議員人民力量陳志全出櫃(公開表示自己是同性戀者),是一件非常值得鼓舞的事,是香港回歸15年來首次發生。陳志全很快受到同志團體的青睞,亦成為了本年同志遊行的發言人之一,為性平權抗爭充了信心。11月9日,多個同志團體(包括香港彩虹、女同學社、女同盟等)中午在立法會外進行抗議,要求政府盡快就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機會及基本權利展開公眾諮詢。議會辯論期間,右翼保守的建制派發表了荒謬絕倫的言論。自由黨張宇人表示會有有偽裝同性戀伴侶而欺騙僱主福利;民建聯葉國謙更直指,立法對華人傳統制度造成破壞,引發社會衝擊,對宗教團體帶來極度震撼,直接道出同性戀不為現存制度所容許。最後,諮詢動議被功能組別否決。社會主義行動支持保障同志的法例,這是依靠群眾抗爭向建制施壓爭取回來。但是,即使在有反歧視同志法例的國家,資產階級政府在必要時仍然會動員落後保守思想的階層,以分裂不同性傾向的工人階級團結抗爭,並以「完善道德」為口號維護核心家庭制度。因此單靠立法並不足夠,我們必須從制度上作出根本的改變。

美國對性小眾相對開放的社會風氣,不是由美國資本家或政府恩賜的,而是群眾和工人運動多年鬥爭爭得來的成果。在總統選舉期間,美國有三大州(馬里蘭州、緬因州和華頓盛州)通過了同志婚姻的公投,使美國承認同性婚姻的州和地區擴大到10個。但是,美國聯邦依然未認可同性婚姻。因為共和黨的濃厚基督教背景勢力,令黨更鮮明站在反同志的一方,這令奧巴馬成功製造不少幻想,在選舉中爭取到不少「粉紅選票」。但這不意味著民主黨政府會真正保障同志的利益,也不意味著同性戀的普遍歧視就會在美國社會消失。

企業近年高調支持LGBT或贊助,除了是資產階級要收編同志運動,避免其激進化成反財團或反政府的運動,更是要收割同志運動商業化的市場。市場公司估計,單在美國有高達1,800萬人的LGBT市場,每年可消費收入(即空閒錢)高達7,900億美元,平均每人約4.4萬美元,遠高於全國的平均數2.6萬美元。紐約州去年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後,紐約審計辦公室亦預計3年內,可帶動婚宴及蜜月旅遊的消費力,涉及1.42億美元。如此龐大商機,有公司明明槍打着服務LGBT的旗號,美林銀行成立專門服務LGBT的理財顧問團隊。但是,企業所提倡的「性平權」是虛偽的,為的是牟取利潤,只為中上階層有消費力的人士服務,基層民眾和工人階級被排除在外。

LGBT在中國

近年中國內地(尤其是發達城市)社會風氣對性小眾放寬不少,尤其在上海、北京和廣州等發達成市,但中國政府的政策始終對同性戀者抱有歧視,未有反對歧視同志的法例,同性婚姻亦沒有得到法例條文的保障。因為家庭壓力和社會壓力,中國大陸的同性戀者都刻意隱藏自己的身分,被迫和異性結婚。根據長期研究同性戀問題的青島大學教授指出,中國同性戀群體的一大特點是80%以上的人迫於世俗壓力結了婚或者將要結婚。

張北川估計,中國內地十五歲至六十歲的同性戀人數約為3,000萬,其中男同性戀和雙性戀2,000萬,女同性戀為1,000萬;在中國大陸有超過500個的同志網站,全國各地大大少少的同志酒吧,不時被公安封查或騷擾,甚至向同性戀者金錢勒索。近年中國出現愈多的同志非政府組織,例如最大的是「中國彩虹」,但它們的行動都受到當局嚴密監管和限制,任何有可能組織群眾挑戰制度的行動,都會受到警察當局打擊和阻撓。在中國,同性戀者沒有基本的組織、集會和示威權利,都是比中共一黨專政下的其中一方受害者!為了未來的同性戀發展出一份力,無懼國家機器公安的加壓,因為在中國很多的同性戀者都只是中下階層,連民主都有,他們都因為害怕公開自己的同志已失去工作和人生安全等問題,所以我們更加應支持他們!

但即使這些團體的活動亦非常有限,例如組織酒會或晚宴等聯誼活動,令同性戀或跨性別人士自成一角,難以說服不同性傾向人士團結一致。加上這些活動都只能照顧有一定消費能力的中上階層,難以想像埋首在血汗工廠的工人能夠有機會參與。工人階級佔中國龐大人口,作為工廠或職場中受到欺壓的階級,往往是同性戀中最受壓迫而申訴無門的一群。

性平權。團結抗爭。社會主義!

政府、右翼宗教和政治勢力反對寸進的同志平權,是資產階級分化勞動人民團結的表現。這些反動勢力除了打壓同性戀或跨性別階層,往往同時打壓少數族裔權利、女性權利、外來移民權、貧窮及邊綠人士權利,以維護自己佔上位的統治製造。正如以「道德塔利班」惡名昭著的明光社,其宗教勢力是依靠政府高官和資本家支撐的,而且在政治立場上是反民主和反工人的。社會主義者支持同志運動的抗爭,包括立法保障同志權利,在鬥爭路途上揭破資本家和宗教勢力互相勾結的真面目,將性平權運動連繫至反資本主義的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