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結束,5名男孩“凍死”街頭

2012年十一月月22日 上午 8:18Views: 12

需要社會主義的鬥爭

野草

11月15日晚上,毛毛雨下貴州畢節市七星關區氣溫只有6℃,5個10歲左右的男童躲在垃圾箱中躲避寒冷。垃圾箱近一人高,長約1.5米,寬約1.3米,他們只有蜷曲起來點燃木炭。由於垃圾箱封閉,木炭無法充分燃燒,產生一氧化碳,幾個孩子逐漸窒息。

第二天11月16日早晨,一名撿拾街頭垃圾老婦發現有5名男性少年死于街頭一個鐵質可封閉垃圾箱內。事發路段距離流倉橋街道辦事處步行只需1分鐘。

事發垃圾箱旁邊是一個拆遷工地。附近的居民介紹,出事前若干天,已見到5個孩子在此出現,“穿得不好,鞋子是水膠鞋,衣服和褲子都很髒”。有目擊者稱事發前 曾見他們在工地上用棄用木材生火取暖,並在一百米距離外的畢節學院臨近菜場找吃的。更有目擊者稱,在拆遷工地看到孩子們搭起來的簡單窩棚已倒下,地上留有 塑膠布、三合板、一副羽毛球拍。

這5名兒童的父親分別是三個陶姓的兄弟。其中一名父親說5個孩子三周前相約出去玩後就沒有回來。另一名父親說5個孩子中有4個處於輟學狀態,儘管老師屢次動員,但他們都以“成績不好,不想讀書”為由拒絕上學。

留守兒童

七百萬人口的畢節市坐落於貴州山區。許多當地農民到更大的城市工作,而把子女交給祖父母和其他親戚照看。

死亡的五名兒童中的四名兒童的兩名兄弟父親外出打工,把孩子交給他們的母親照顧。這名奶奶年老失明,連照顧自己都很困難。

而整個中國農村約有5800萬留守兒童。這些兒童同父母長期分離,很容易被家庭和學校忽視,得不到相應的家庭和學校教育,同時造成很多心理問題。

官方資料顯示,中國有超過15萬流浪街頭的兒童,其中的半數由於家庭糾紛離家出走。

留守兒童的問題看似是由於家長外出工作,被迫和兒童分離。然而根本的原因是父母無法為子女在城市中獲得相應的教育和看護服務。

然而當局並沒有因為高速的城市化而相應地加大對教育的投入,相反近十年農村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學、30個教學點……

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在教育方面存在著巨大的等級差別。即使在同一個學校中,不同背景的學生受到老師的關注度也不盡相同。而由於教育方面投入不足,一個班有六七十名學生屬於正常現象。即使教師希望平等對待每一名學生也不可能做到,因此所謂的差學生不但得不到更多的幫助,反而往往被教師忽視。結果是他們不但得不到足夠的教育,而且心理也很容易出現問題。

因此需要加大教育方面的投入,使每一名學生都能得到充分的教育。同時建立民主的學生會,由老師、學生和家長組成的委員會民主管理學校。

需要在城市中新建學校和幼兒看護機構,免費提供給所有需要的人。為此需要培養大量教師和專業幼兒看護人員。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留守兒童的問題。

政府需要加大在社會救助的投入,並由民主的委員會管理救助機構,以防止出現虐待和拒絕救助的情況。

而要實現這一切,必須首先爭取全面的民主權利。還需要在學校和工廠中進行罷課和罷工的鬥爭爭取教育權利。

然而教育權利不平等和兒童貧窮的狀況是整個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即使統治階級迫於工人階級的壓力進行改善,也會不斷重新產生這方面新的問題。只有最終通過社會革命實現真正的社會主義,在新的物質和道德基礎上真正實現人的全面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