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訪問社會主義者

2012年十一月月23日 上午 10:58Views: 23

馬來西亞政經局勢及群眾鬥爭

正當東南亞國家局勢處於拉弦狀態,經濟又因歐洲經濟危機和中國經濟放緩而受到拖累,資本主義危機已經在東亞露出爆發的端倪。作為國際主義者深入了解東亞政經局勢,建設東亞社會主義革命組織,是為準備東亞工人階級反抗的第一步。社會主義行動成員左仁走訪馬來西亞與當地工國委(CWI)支部成員交流,並保持緊密的合作共同鬥爭。
以下是左仁與工國委(CWI)馬來西亞全職人員Elricius Niklaus於11月21日晚上進行的訪問:左:馬來西亞的政治局勢是否陷入新的危機?

E:馬來西亞正進入非常特殊的時期。50年來執政黨處於非常弱勢的局面,反對黨正在取得支持,尤其在鄉效地區。我們可以見到東馬來西亞的沙巴和砂拉越(執政黨的自治聯邦州)。這兩個州有幾名州議員辭去現時執政聯盟的職務,宣布支持反對黨。我們可以觀察到馬來西亞人民和青年正在激化的情緒。近年Bersih(乾爭與公平選舉聯盟)運動以及其他環保運動正在慢慢走上馬來西亞的政治舞台。

當然,執政黨和反對黨間的衡突只是資產階級政黨之間的衡突,當中包含兩派所代表的、與皇室有連繫的保守元素。對很多人來說,反對黨人民聯盟(Pakatan)相對於執政黨聯盟國民陣線只是兩隻魔鬼中沒有那麼邪鬼的一隻,即使人民聯盟表面上比較貼近民眾。在2008年選舉後,人民聯盟控制了相當數量的州分。從選舉結果來看,50%支持執政黨,45%支持反對黨,反對黨控制的州分數量增多了。可是,今天我們看到人們開始質疑,即使反對黨力量強大了,但人民的生活水平沒有改善。在吉隆坡,最近有一個土地發展商與反對黨高層有緊密聯繫,要把該土地徵收用以發展牟利。即使從前的執政黨沒有干擾那塊土地,但反對黨上場後就要收回那塊土地作商業用途。反對黨的鬥爭主要在城市地區,但他們上場後都沒有改善過什麼。民主行動黨(DAP)的辦事處是在酒店內的,最近又有報導其中一個反對黨領袖前往東馬時乘坐私人飛機,讓領袖辯稱:「那是同情我們的財團捐助的,用來支持我們的抗爭。」可見,反對黨與人民是多麼的脫節。

左:全球經濟危機及亞洲經濟放緩,對馬來西亞經濟有影響嗎?

E:國際貨幣機金(IMF)總裁拉加德訪問馬來西亞時,警告馬來西亞的債務水平實際上是十分龐大。總理納布吉在2012年強調本國經濟基本上仍然強勁,沒有受危機影響,但這已被證實是錯誤了。馬來西亞的GDP有60%是依賴出口的,但作為重要出口商品棕櫚油的價格永遠不會回復至2000年的水平。實際上經濟疲弱已經到達臨界點了。反對黨在經濟政策上也沒有清楚的綱領去挑戰現存制度,只是用「福利國家」等的民粹口號去吸引群眾。在一次學生抗議和佔領吉隆坡的獨立廣場後,反對黨之一人民公正黨的宣言中加入了「免費教育制度」的內容。年青工人愈來愈多接觸政治,如果你回望五年前,可以見到他們前所未有地視自己為工人階級。年青人不滿反對黨(PAKATAN)沒有提出清楚的替代方案,但支持親自由市場的政策。反對黨甚至視國民陣線投入太多公共服務的資源,為凱恩斯主義政黨。反對黨又指國民陣線不民主和腐敗,但他們自己是一樣的,同樣惡意攻擊和排斥批評者。

現時馬來西亞的電子部門受到歐洲和美國的經濟危機影響,這是兩大的輸出市場。消費力愈來愈低。不少工廠的生產計劃只是去到今年聖誕節,沒有未來的計劃,因為如果需求再減低就要結業。生產隆低和失業高企已經開始受到媒體報導。經濟將會受到重創,但兩大黨派都沒有提供清楚的方案,在未來為馬來西亞人爭取好的未來。

左:政治經濟都有新的動向和發展,那麼群眾運動應該都有改變?

E:2007年開始的BERSIH(乾淨和公平選舉聯盟)運動已經發展到很大了。我想強調這是與經濟因素有關的。很多中產階級感受到經濟受創帶來的後果,這種不滿引領至BERSIH和環保運動。我們可以見到BERSIH從1.0至3.0,大部分參與者都是中上階層,沒有很多人工組織支持這個運動。運動要求馬來西亞要有潔淨和民主的選舉,但未見到整個體制的崩壞。在經濟危機之前,這類型的運動從沒有發生在馬來西亞上。

在經濟發生後,運動就擴張至各地區。各地都有定期的政治討論會議,當中不少的組織都支持反對黨。上星期,有一環保運動反對財團在彭亨(PAHANG)建設稀土廠,以提高公眾意識到環境會如何受到破壞。這運動是在2010年開始建立的,群眾的情緒開始聚積,第一個遊行有20,000人參加,同時在幾個地方這個運動開始獲得了支持和動力。每一場講座和會議都有很多年青和中產階級背景的人參加。可是正如我們預計,這個綠色團體並不能提出鮮明的政治方案去解決這問題,他們只是期望政府會有自我改善,而沒有聯繫至普遍人民的群眾運動。

左:工國委(CWI)在馬來西亞進行了什麼工作?

E:我們通常在吉隆坡的加影(KAJANG)活動,展開了一個運動。我們啟動了「工人和青年聯盟」的運動,以此名義去吸引工人和青年,因為很多工人都對工會和勞動部有很壞的印象。在汝來、加影和蒲種,我們都選取了一些工人區去派發傳單,通常在中午、午飯後或下班後(5pm)的時間。工人通常會在午飯或下班後去吃飯和購物。所以我們嘗試融入他們,討論工作場所的問題和工作條件。最近就有製冰工廠的工人向我們控訴公司經理對他們的剝削,包括拿不到最低工資水平的薪金(900元馬幣),想拿假期照顧子女時受到,甚至到公立醫院看病後的醫生紙不獲認受,因而不允許請病假。我們開始把他們的案件投訴至勞動部,並準備團結和組織工廠工人,為未來可能展開的鬥爭作準備。

在青年運動方面,我們會到公立和私立大學派發傳單,現時主要覆蓋一間公立和一間私立學校。我們在加影的支部是最成熟的,有比較強固的領導,所以工作亦最有效率。在汝來工人和青年的意識都十分低。我們六個月前開始學生工作,除了派發傳單外亦售賣我們的雙月刊 – 《團結社會主義》。刊物是一個我們與連繫人溝通的工具,表達我們的政治願景,亦讓學生提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