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巴勒斯坦:不要加沙更多屠殺!

2012年十一月月24日 下午 2:13Views: 88

停止以色列國家恐怖行動!

出自《社會主義者》,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 英格蘭和威爾士支部)報紙

以色列軍方開始轟炸加沙八天後,在11月21日(星期三)宣布停火。即使這對很多人來說是鬆一口氣,但若果不結束對巴勒斯坦人的民族壓迫,以及以工人階級利益為依歸去根本性地改變跨越整個地區的製度,未來流血悲劇再次爆發是難以避免的。加沙每個角落的男女老幼受到可恥的恐怖襲擊,炸彈從海上、從陸上轟往這片細小的土地。

超過1,350個「目標」受到轟炸,超過100人死,800人受傷,170萬人口受到精神上的蹂躪。

除了可疑的民兵部隊及其設備,加沙政府總部、警察大樓和電視台大樓都成為轟炸對象。

一個11人家庭(包括4名孩童)在一間房屋受到轟炸,全部人罹難。

大部分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沒有避難室,沒有安全的地方。主要醫院的基本藥物都用光,發電機的燃油、病床和基本設備都嚴重短缺。

香港以至國際上很多資產階級主流媒體都讉責巴勒斯坦展開轟炸,又指以色列的行動是合理的。

他們附和美國總統奧巴馬和英國首相卡梅倫等政客,在以色列政權屠殺事件上讉責加沙哈馬斯領袖,但對以色列領袖的批評則輕描淡寫。

然而,以色列軍方機器長期以來幾乎不斷地在佔領區內對巴勒斯坦人施加殘暴鎮壓,媒體卻很少報導。

在2008-09年在加沙三星期的「鑄鉛行動」引致1,400巴勒斯坦人死亡的大屠殺,以及最近的一次襲擊事件的數年期間,319名巴勒斯坦人被殺。

當然失去每條人命都是悲劇,但事實上以色列猶太大被巴勒斯坦人殺害的人數是遠遠少得多的:在「鑄鉛行動」中13名猶太人死亡,而08-09年及本年兩次襲擊期間猶太大的死亡人數則有20名。

即使在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湖在11月14日決定將暴行升級前的一星期,已經有巴勒斯坦人付上沈重犧牲了。

在該星期,7名巴勒斯坦人死在以色列部隊的手下,52名公民受傷。

之後,令人震驚的殘暴襲擊爆發,成為了加沙人的惡夢,亦不會為以色列人民帶來任何和平和安全。

這次襲擊一方面由內塔尼亞湖飢渴的權力慾所激起的,加上總理要確保其內閣大臣在即至的的以色列選舉中取得好成績。 2008-09年以色列的入侵剛巧又是在選舉前發生的。

以色列/巴勒斯坦的「社會主義鬥爭運動」(與社會主義行動一樣隸屬於工人國際委員會)有參與以色列的反戰遊行,要求立即停止流血暴行,並清除現時以色列大財團和殖民者的右翼政府。

  • 不要加沙屠殺!將抗議行動升級
  • 結束加沙隔離,開放加沙/埃及的邊界
  • 以色列軍隊立即撤離巴勒斯坦人的領土
  • 支持巴勒斯坦人在自己民主控制下的群眾鬥爭,為真正的民放解放而戰鬥
  • 支持巴勒斯坦及以色列的獨立工人組織
  • 支持為代表工人和窮人的政府而鬥爭。這政府將結束壓迫、捍衛所有人(包括少數人)的民主權利,以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決裂。
  • 支持巴勒斯坦、以色列以至整個中東的民主社會主義制度

 

 

《社會主義者》社論:以色列領袖為自身利益,施以恐怖大屠殺

正當美國總統奧巴馬支持以色列軍隊轟炸加沙時,卻說:「在地球上沒有國家會容忍導彈從邊境外降落在自己的人民上。」

這言論有意和可恥地扭曲了現實,因為加沙實際上正受到以色列政權的殘酷佔領。

現實的狀況比「佔領」一詞所描寫的更為惡劣,因為以色列國家沒有為加沙上的巴勒斯坦人提供任何援助,令他們獲得最卑微的生活條件。

加沙對自己的邊界和外來貿易完全沒有控制,整個地區受到以色列陸軍和海軍封鎖六年,面對極度的貧窮。

加沙受到定期的軍事侵略,大量巴勒斯坦人被殺、受傷和困進監獄。

在佔領領土上,以色列政府實施以推土機清除巴勒斯坦人的家園,並破壞他們的果樹林的政策,以讓猶太殖民者和以色列國家基建的發展開路,切切實實地反對創造一個巴勒斯坦國。

在加沙的巴勒斯坦軍隊估計有35,000名戰士以及其走私的槍械和火箭,而以色列則坐擁募兵175,000名、預備軍450,000名,以及精密的噴射機、直昇機、飛彈、坦克、槍械和炸彈任其使用。

以色列軍隊亦有「鐵穹」火箭攔截系統,可以在空中識別及破壞巴勒斯坦任何可能造成破壞的火箭。

我們社會主義者不會寬恕對以色列任意的火箭襲擊。有時這些襲擊會造成無辜的死傷,例如上星期就殺害了三名以色列公民,而襲擊又不會為巴勒斯坦人的理想目標邁向一步。

但是以巴勒斯坦的火箭襲擊,去合理化以色列動用最新高科技武器大規模屠殺加沙人的暴行,就是企圖掩飾以色列領袖及其國際上統治階級盟友背後的真正動機。

停火會談

正當本文撰寫之時,以色列的「防衛柱作戰行動」導致死亡和恐怖行動橫跨加沙七天,75,000以色列預備被動用,以威脅將屠殺「顯著的擴張」。

這次預備軍的動員人員比起2008-09年「鑄鉛行動」有過之而無不及。以色列外交部長李柏曼解釋,與鑄鉛行動不同,今次地面侵略需要進行到底,言論可謂令人心寒。

但是,世界及地區列強企圖施加壓力要求停火,避免地面侵略,儘管奧巴馬無力地表示避免地面侵略「更為可取」。

更惡劣的局面是有可能發生的。如果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湖決定不回應國際上的壓力,而只管以色列國內聲音。根據民意調查,以色列國內有84%人支持空襲,但支持地面侵略的只有30%。

以色列政府指加沙一定要停止火箭襲擊。這也是2008-09年屠殺時宣告的目標,但無論是上次還是今次的屠殺,都不能阻止對方的報復。

沒有任何武力可以避免加沙群眾抵抗佔領,並為更好的生活而鬥爭。

殘酷的軍事行動不但不是解決方案,如果繼續,以色列民眾犧牲的性命會增加,令以色列更多人會質疑和反對戰爭。

隨著巴勒斯坦的死亡人數增加,中東以至全球普遍人民對屠殺的忿怒和讉責將會上升。

西方戰略家恐懼另一後果,就是以色列領袖摧毀哈馬斯的慾望會幫助了其他巴勒斯坦民兵,例如作為伊朗政權偏好的加沙盟友- 伊斯蘭聖戰組織。

事實上,哈馬斯一方面不時向以色列施以火箭襲擊(目前亦正進行),一方面曾經試圖對自己及其他軍隊實施停火,向以色列談判以緩和高度的鎮壓和剝奪,藉以試圖鞏固其加沙一帶的控制力。

內塔尼亞湖的恐懼與動機

在11月14日以色列飛彈開始降落的不久,在開始幾輪襲擊殺死了哈馬斯軍事領袖賈巴里後,哈馬斯同意達成停火協議。但內塔尼阿湖及其同僚有另一計劃。

內塔尼阿湖的戰略並非受到所有以色列上層社會歡迎,當中是有很多分歧的。

例如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前主管哈勒維與內塔尼阿湖的戰略保持距離,並寫道「當務之急是以色列要為地區製作一條埃及製作、美國支持的公式。」

但內塔尼亞湖長期以來準備對伊朗進行軍事襲擊,現在有意挑起國內的民族衡突,似是瘋狂的行為,但卻是本著服務以色列資本家階級利益的心。

他們感到不安,因為穆斯林兄弟會在埃及和突尼斯取得勝利,又在土耳其取得更大支持後,哈馬斯在地區內將會得到新的支持來源。

數星期前,卡塔爾的酋長訪問加沙,承諾在加沙400億美元的投資,以支持哈馬斯。

卡塔爾的上流精英嘗試擴展其地區的影響力,當中手段之一就是利用巴勒斯坦人的困境。

這受到哈馬斯領袖梅沙爾的幫助。梅沙爾除去從前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的贊助,然後將自己安置在卡塔爾的杜哈。

埃及總統穆斯林兄弟會的穆西不想與埃及精英公開衡突,並想留住美國及歐盟的支持,避免與以色列衡突,因此他與以色列安全局全作,封鎖加沙和西奈山。

但他受到憤怒的埃及民眾的巨大壓力,去幫助加沙人。

以色列領袖對地區其他事件亦感到不安和恐懼,特別是敘利亞阿薩德的困境,以及其對黎巴嫰的影響。

同時,現時有罷工、遊行和暴動反對以色列的鄰國約旦政權。以色列資本家不想這些叛亂和先前的阿拉伯起義啟發身處佔領區和以國的巴勒斯坦人以及以色列工人階級去進行反擊。

此外,奧巴馬重新當選為美國總統​​,對內塔尼亞湖來說不是好消息,因為他不想有任何壓力迫使他與巴勒斯坦人進行和平會談。

還有,巴勒斯坦當局重新復恢爭取受到聯合國認受,亦是刺激以色列政權的另一因素。

以色列之所以選擇在此時此刻攻擊加沙,最有可能的關鍵因素是1月分的大選(若果不延遲的話)。

內塔尼亞湖和李柏曼領導下的兩個右翼政黨想增加在以色列國會的議席。

因此兩黨最近加入襲擊行列,但攻擊加沙前的民意指出,他們並不能獲得所希望得到的支持度。

所以襲擊加沙正符合他們的選舉工程,將民眾的視線由削減公共服務和生活水平轉移開去,渲染加強防衛的印象。

以色列民眾受到這種密集的輿論宣傳,指這是唯一改善國家安全的方法。

但是有相當的少數人明白到,軍隊並不能保障安全,當中有人參與反戰遊行。

工人組織

停火對很多人來說是鬆一口氣,但進一步的「和平」會談,並不會令巴勒斯坦人的願望得以實現。

兩方民族分裂、親資本主義的政治領袖並沒有解決方案和綱領,去結束循環不息的流血悲劇。

對巴勒斯坦人來說,無論是右翼伊斯蘭哈馬斯,還是在約旦河西岸法塔赫領導的當局,都沒有可行的戰略去打倒佔領,或者提供體面的生活條件。

巴勒斯坦群眾需要建立自己的組織,可以民主地組織防衛,並基於群眾鬥爭去發動攻擊,例如反對封鎖和徵收土地。

以色列方面,在2011年千千萬萬人參與了前所未有的社會運動後,我們需要一個新的工人政黨去邁向運動的目標– 體面的房屋、公共服務和工資等。

只有通過在這地區建設新的群眾性工人政黨,才可以挑戰和唾棄資本家政黨的親大財團議程,讓社會主義理念獲取支持。

這是建設兩個社會主義國家的路線– 社會主義的巴勒斯坦和社會主義的以色列,作為中東社會主義聯邦的一部分,為未來免除戰爭、恐怖行動和貧窮奠下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