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新領導層鎮壓自由派改革的要求

2013年一月月13日 上午 10:45Views: 30

70名學者發出公開信,警告如果不及時實行改革,則有可能發生暴力革命

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隨著習近平及其新領導班子掌舵,中國革命的警號來得更迅速、更強烈。在2012年步入尾聲之際, 70多名中國學者和律師簽署一份要求政治改革的公開信,在互聯網上流傳。

公開信的主要策劃人-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提出,如果北京「再次浪費和平改變的機會,那麼國家即將受到暴力革命的威脅,陷入動蕩和混亂中。」簽署人包括1981年毛澤東的夫人江青的辯方律師 – 張思之。

這是最近一次中共政權內的資產階級自由派發出的公開突襲。他們主張,資本主義政策應該伴隨著局部和受管制的政治開放;而主導中共的其他派系則樂見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而拒絕真正放寬專制的箝制。

簽署行動發起人坦白承認,倡議書是「相當溫和」。倡議書沒有要求結束一黨專政,但提倡由上而下的循序漸進式的「改革」,包括新聞自由、司法獨立、對私營企業更多支援,等等耳熟能詳的訴求。正如較早前我們在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網頁上解釋過,這類倡議只是反映自由派寄望在中國獨裁體制上建設一些政治「安全閥」,與真正的民主議程有大大的距離。同時它鼓勵經濟更多的自由競爭,希望能預防社會動盪的爆發。自由派明白到,社會爆發的前景將至來臨。

簽署人章立凡表明:「我們寧願要改革也不要一場革命,因為改革付出的代價最低」。及後他跟先前提出的「低代價」論點自相矛盾,向美聯社表示:「我們是在把(政治改革的)死馬當活馬醫」。

聯署發起人明確表示他們對於革命存有恐懼,要避免中國爆發一場革命。儘管聯署的立場「溫和」,政府的監控系統很快就將倡議書從網路刪去。

嚴厲打擊媒體 

知名的自由派雜誌《炎黃春秋》在1月4日被北京宣傳部關閉,敲響政治改革的喪鐘。在《炎黃春秋》刊登一篇社論對章立凡的聯署行動作出呼應,並要求「保護」中國的憲法。數天後,中國就對雜誌發出封殺令。

廣東的《南方週末》最近發表一篇新年獻辭,因為原稿要求實現「中國憲政夢」,被省級宣傳部部長庹震撤換及刪改。廣東媒體向來被視為沒有那麼官方喉舌,南週的新聞從業員在廣東省對官方審查抗議。

官方新聞署控制南方週末的微博,並偏袒官方版本的的聲明張貼在微博之上,因此有記者正在進行罷工。這次南週媒體員工的罷工行動,是自從1989年以來的第一次,激發起全國很多網民發起團結聲援,所有支持民主權利的人理應全力支持。

「無國界記者」 指出,在2011-2012年間,中國新聞自由的世界排名在179個國家之中排行174。一名長駐北京的《金融時報》記者席佳琳形容,最近的事態發展是中共新領導層「預料之外強硬的政治態度」。不過事實上,這卻是與黨領導習近平提出的「穩中改革」是完全一致的。負責輿論審查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表明,媒體一定要「把黨和政府的聲音傳播好」。

雖然目前官方審查的對象是自由派的媒體,但這只是冰山一角。去年,中共打擊多個左翼及毛澤東主義網站,這些媒體有些是支持已被清洗的太子黨薄熙來的。此外,主張真正社會主義,反對中共獨裁的所有派系的「中國勞工論壇」,今年已經是連續第五年被封殺。我們的網頁只可以透過虛擬私人網路(VPNs)去瀏覽,而VPNs最近成為網管的對象。在去年12月28日,另一項收緊網路管制的法例通過,限制網絡用戶必須使用真姓名登記。新一屆領導層承諾「深化經濟改革」,但目前為止沒有跡象顯示會落實政治改革,即使是聯署人士所倡議的非常有限的改革也沒有。

「暴力革命」

70名聯署人士以「改革共識倡議書」為標題,警告不改革將造成危險:「中國社會亟需的體制改革一再受挫、停滯不前,公權腐敗、社會不滿將積聚到危險的臨界點,中國將再次錯失和平改良的機會,陷入暴力革命的動盪和混亂之中。」

發起人的恐懼是有根有據的,即使他們的「解決方案」是有不足甚至是錯誤。上月中國學術機構發表一份報告,指中國2010用以量度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達至0.61,可以與南非相提並論。在中共的資本主義政策之下,中國億萬富豪(身家達十億美元)的數量在全球只僅次美國,但同時卻仍有5億人過著每天收入少過2美元的生活。最近一個調查指出,中國最高收入的10%人口擁有全國85%家庭財富,而美國的數字是75%。

我們12月28日在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發表的文章「習近平能帶來改變嗎?」,解釋了在中共黨內的嚴重分裂預兆中國未來會發生革命動亂。在新領導層上任兩個月後,似乎意識到體制的危機逐步迫近,但同時採取措施去支撐一黨專政的體制,而非進行民主化。

11月的十八大會議期間,官方喉舌《環球時報》刊登一項調查,顯示81%受訪者支持政治改革,同時70%的受訪查支持加大反貪腐的力度。

《環球時報》最近再發表一篇文章,總結中共政權拒絕所謂政治改革的因由:「在未來20-30年,中國的發展和改革是同步和共生的。沒有改革,中國將不能發展。而我們需要這麼多時間進行改革,是因為社會轉變是需要很長時間的。中國的改革應該是循序漸進的過程。」

「循序漸進」只是藉口,越來越少人相信這謊言。這論點沒有任何歷史例證去支持為何一段「長時間」 是必需的。最近幾年,中共的鎮壓的手段變本加厲。中共上層,特別是主導的太子黨家族,累積了巨大的金融王國,並在一黨專政的體制下隱藏著、受著保護,這解釋了為何他們抵制任何改變。同時,中共政權也懼怕,儘管是將少部分的公民權利和自由歸還給大眾,也會令 「潘多拉之盒」打開,最終激起大規模的群眾運動,要求真正的民主變革。

中共的強硬派和自由派批判者都恐懼群眾的「暴力革命」和「混亂」,又同時支持資本主義經濟政策,因而在這兩個條件下團結起來。他們明白到,當受超額剥削的工人階級獲得政治自由,並能夠建立強大的獨立組織時,中國的資本主義發展將受威脅。中共強硬派和自由派批判者的分歧,只在於如何避免革命發生的方法之上。

反貪腐的「過場戲」

這種恐懼亦解釋了,中共政權大肆宣傳反貪腐行實,實際效果卻是很有限的。新的領導人就如十年前他們的前任一樣,只是選擇性打擊小部分的貪污官員,希望藉此平息群眾的憤怒。但中共的領導層害怕在反腐上做得更盡,縱使這樣做能帶來巨大的政經利益。全面揭露中國的貪污醜聞會對中共政權的存在構成威脅,並可能會觸發中共各個同樣腐敗的派系之間的內戰。

1月3日金融時報的頭條為「中國的反貪腐運動只是一場過場戲」,並表達了類似的觀點。這篇文章還指出,國際金融投機者跟中國的反腐作對賭:「喜歡奢侈品的投機基金經理作為中國貪污增長的代理人,將會繼續持有歷峯集團(Richemont)和普拉達(Prada)等公司的股份。在中國大陸,本地的鐘錶和珠寶的銷售額可能會減少,但是海外的銷售額會持續,因為那些謹慎的中國人會在海外繼續奢侈消費。」

學者的聯署表示,民主、法治和尊重人權都是「不可阻擋的世界潮流」。這是一個極其天真的想法,而不幸地為中國的自由派所持有。他們亦忽略了一個事實,就是爭取民主是要透過群眾抗爭,對舊制度施加政治壓力,並以工人階級的組織作為關鍵力量。例如,在上世紀50-70年代美國黑人爭取民權和投票權的抗爭,也有南非群眾的革命性鬥爭,結束少數白人的統治。而婦女的投票權是在女權運動者、社會主義政黨和工會的巨大壓力下,在一戰後贏得的。在1917年俄國革命前,大部分歐洲國家都沒有民選政府,直至1917俄國革命令各地工人階級勇敢起來,迫使各地的資本家妥協,並使歐洲各國的政府以選舉產生。

在近期的埃及和突尼斯未完成的革命中,我們可以見到工會和罷工在推翻獨裁政權擁有決定性的力量。沒有一個國家曾經試過通過向舊統治者請願,期望他們良心發現,而能以基本民主權利取代獨裁制度。

對「民主」的虛偽

國際上的資產階級政府,尤其是美帝國主義,由於在亞洲與中國爭奪霸權,可能會發表一些表面的民主言論,但它們害怕中國真正的民主運動,並明白到其革命性和反資本主義的潛能。美國官方對中國小心翼翼的自由派的理念表示聲援,又要求釋放個別的異見分子(雖然近年已經見少)。但對美國資本家來說,相對於其自身的經濟利益,這些都是他們次要考慮的事情。比起美國,通用汽車公司在中國賣出更多汽車,而蘋果公司在科技界的卓越地位,是建基於中國的血汗工廠的。此外,可口可樂的主席穆塔爾.肯特近來指出,中國準備超越美國和墨西哥,成為其公司的最大市場。

在北京與華盛頓政府之間的地區角力中,美國政客向中國的獨裁政權發動苛刻的攻擊,並提出他們「金錢民主」的反建議。即是向將其所謂軟實力伸延至亞洲人民,以此抗衡中國快速增長的經濟影響力。細看美國的外交政策,我們可以發現它在世界各地建立和鞏固兇殘的獨裁政權,並時至今日仍在實行侵犯人權的暴行,例如對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空中轟炸。美國政府選擇盟友的條件,並不在於該國是否擁有資產階級民主制度,而建基於該國能否有利於華盛頓政府的戰略和經濟目的。在過去的30年,這種取態塑造了美國的對華政策。這亦解釋了為何在89年的六四事件後,前美國總統老布殊對事件僅僅作象徵式的譴責,卻很快就恢復了與中國的外交和經濟聯繫。一切以資本家的生意為先!

1989年的教訓

我們社會主義者開宗明義贊同 – 在中共的獨裁政權的災難性政策下,中國現時正邁向革命。但是我們並不同意自由派歷史定律式的的假設,認為都是「混亂」和「暴力」的。革命是否混亂和暴力,很視乎群眾(尤其是工人階級)能否成功建立自己的組織,即獨立工會和社會主義政黨,作為受壓迫的群眾清晰的領導。

在1989年,青年群眾對中共獨裁進行抗議,及後有大量普通工人加入和支持,這正是自我紀律和組織的典範。而暴力是來自反動的勢力,由「改革開放建築師」鄧小平和政權的命令下,以武力鎮壓運動。

很多時事評論員均否認這一事實 – 1989年天安門事件是一個革命性的抗爭,但可惜的是這次抗爭沒有明確的領導和綱領,以至無法推翻獨裁政權。在中國勞工論壇在2009年出版的一書《震撼世界的七週》,我們分析了這些事件,並解釋了若果有一個革命工人政黨,如何可以推翻舊有政權,贏得軍隊的支持,使其站在民主社會主義變革的一邊。

在近期,我們可以看見類似的鬥爭出現在阿拉伯世界,當中的埃及和突尼斯的群眾起義,推翻獨裁政權。同時在巴林,獨裁政權仍然以國家恐怖行動和外國軍隊,打擊反抗的民眾,對政權緊握不放。在埃及,警察試圖鎮壓反獨裁者穆巴拉克的群眾運動,殺害了超過800百名民眾,但鎮壓仍不成功。埃及革命尚未完成,舊有的特權菁英保留其控制權。這些錯綜複雜的障礙之所以出現,是由於現階段沒有一個社會主義的革命政黨在埃及存在,而群眾要為此付出代價。為了要結束在中國內地的一黨專政,我們必須要從這些國際性的鬥爭汲取重要教訓並應用出來,關於怎樣組織鬥爭,甚麼政治綱領是必要的問題上。

社會主義者的立場

社會主義者和中國勞工論壇主張中國立即實現全面民主權利,這是我們與自由派改革者的關鍵分歧。我們明白贏得民主權利,必須由工人階級去領導,建立屬於工人階級並獨立於中共和國內外資本家的組織,因為這些工人階級的敵人在延續現存的獨裁制度下有著共同利益。

社會主義者支持結束一黨專政,並且支持政治結社的自由、組黨權利和立即釋放所有政治犯。我們要求立即有自由選舉,產生革命性的立憲會議,以代替現時由百萬富翁主導的花瓶 –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所以十六歲或以上的人均有普選權,選舉的舉行要比現時西方的「民主制」更頻密,至少每兩年一次。被選出的代表可以被選民召回,並只能領取相當於技術工人的薪金。這個革命議會應該引進每星期40小時工作制,不扣減現時的薪金,推行每月人民幣3,500元的全國性最低工資,大幅增加教育和醫療開支,並提供低租金的優質房屋,而一孩政策和戶籍制度必須被撤銷。

我們要求撤銷對傳媒的審查制度,要求新聞自由 – 但不是由香港或外國式那種,由私營財團壟斷的偽新聞自由。我們支持國家根據出版社在社會上的支持度,相應地並大量地資助所有團體和有意出版刊物人士。我們要求停止國家機器鎮壓,即時解散現時的人民解放軍,並以選舉產生的委員會對警察組織進行民主控制。

我們支持建立獨立工會和罷工權利,以及在全國和跨業界組織的權利。這些獨立工人組織必須連繫至工人民主委員會,而工人民主委員會將成為真正民主的新政府的核心。我們支持主要行業和公司的民主公有和計劃制度,以人民需要為依歸,而非以往中共在所謂「社會主義」時期由上而下的官僚方式,這官僚的方式的目的是為了延長獨裁統治。

我們認為,只要資本家黨派擁有和控制經濟,就會用其自身的經濟權力,去指導政府的政策並中飽私囊,這情況下就沒有真正的民主。在現今資產階級的「民主」國家中,實際上大企業和銀行正實施獨裁統治,將不民主的削減開支政策強加在歐洲南部的群眾上,這是清楚明確的教訓。我們提出的替代方案就是以民主選出的工人和貧農政府,以真正的社會主義去重組經濟和社會,去滿足多數人民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