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種族主義青年」余煒彬參與辯論 抵抗種族主義言論(視頻)

2013年二月月8日 下午 12:00Views: 49

資本主義打壓分化工人階級,轉移視線,所以要迫切對抗種族主義,遏制這種盲目仇恨的情緒

Faning, 社會主義行動

講題:中港關係的發展(第二節)

講者: 余煒彬(反種族主義青年、社會主義行動成員)

長毛梁國雄(社民連立法會議員)

陳雲(文化評論員、《香港城邦論》作者)

陳景輝(文化評論員)

地點:香港城市大學

人數:100-200人

本場講座,重點在於香港人對內地人的排斥和衝突,以及討論其解決方法。當中,左翼講者長毛和餘煒彬和右翼講者陳雲和陳景輝均發表了其論述。前兩者希望在場人士思考整個世界及中國局勢,而非盲目排斥來港消費生子的內地人,並把香港作為中國爭取民主自由的重鎮;後兩者則主張所謂「城邦自治論」。

余煒彬首先發言,他解釋了新組織──「反種族主義青年」成立的原因是,香港近日有許多排斥及仇恨內地人的言論和行動,尤其針對自由行旅客和「雙非孕婦」(夫妇皆非香港居民)。還有,上年度財政預算案的六千元派錢計劃,政府故意在政策上歧視新移民,在香港掀起反內地移民的浪潮。於2011年區議會選舉時,政客們不管是偽民主派,還是建制派,都參與煽動香港的反外傭情緒。

資本家的機器全速打壓,分化工人階級,企圖轉移視線,所以要迫切對抗種族主義,遏制這種盲目仇恨的情緒。所以反種族主義青年二月三日在嶺大發起遊行,這是由於嶺大有很多內地生,這也是要保護他們免受這種盲目仇視的傷害。

在是次遊行中,反種族主義青年焚燒網民集資刊登於《蘋果日報》的種族主義廣告。原因很簡單:《蘋果日報》收受十萬元金錢利益,散播種族仇恨,更給予種族主義者折扣優惠。作為傳媒公器居然違反應有道德操守,參與欺凌,偏幫種族主義者。須知道,種族主義不是言論和思想論述,而是罪行──導致血腥暴力的罪行!例如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有成員就在法西斯組織的暗殺黑名單之上,並受過此類組織襲擊。焚燒廣告並非侵犯其言論自由,乃是要以和平的手段去表達我們的憤怒,阻止這種罪行繼續下去,揭露種族主義的謊言。

今日有香港人把內地人叫做「蝗蟲」,同時全世界的反猶者都抹黑猶太人是侵蝕世界資源的「害蟲」。這樣抺黑內地人,和主流媒體抺黑示威抗爭是暴力,並無絲毫分別。焚燒《蘋果日報》的這篇廣告,是要借此表達反種族主義的訊息,揭露真相。

余煒彬又回應了「雙非」使醫療資源不敷應用的問題,他舉出例子:06 年香港生子的內地孕婦的診金及住院費等增至四萬八千元,港府因此而賺了6億元。同時,內地孕婦使用公立醫院的數字由一萬一千人,降至一萬人,至於大部分來港產子孕婦都是光顧私營醫院。可是,政府並沒有增加醫療資源。實際上,未有「雙非」問題前的公立醫療資源本已不足,而港府在這方面的付出比新加玻和英國更低。這是由於政府把醫療產業化,以利潤為依歸;再加上中共政權的一孩政策与一黨專政,以及內地醫療系統一塌糊塗、危機處處,使「雙非」來港逃避暴政。

所以解決方法就是:公有化醫療資源,還有結束一黨專政、民主管理一切資源分配。

在入境審批權方面,余煒彬反對大家要求政府去管制「雙非」的出入境問題。因為香港的移民政策是以利潤為依歸的,例如投資移民政策,有錢人就可享有居港權,並非由民選委員會來掌握審批權。所以入境署是不可信任的,更不為此可加大鎮壓機關的權力。乞求這政府為港人把關,是不切實際的。是故,解決方法應是,由病人、醫護人員、中港孕婦組成的民選委員會審批,而不是今日的獨裁政府。

長毛梁國雄的發言,凡是各地交流,生活文化碰撞是一定會有的,而且大陸人的數量非港人所能抵禦;也不能因生活文化、道德等違反大多數人的標準,就定性所有內地人都是暴政的工具。

長毛又說,加上今日中共是以八千萬人管理的資本霸權國,滲透力很強,它以香港為踏腳石去其他地方撈錢,例如台灣,所以大家的眼光不應只放在「雙非」來港生子和大陸客隨街大小便。

他引用了馬克思的名言:「縱容自己的族群去壓迫其他族群的人,自己必受壓迫;縱容自己的族群去歧視其他族群的人,自己必受歧視。」用政治經濟暴力去壓迫他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是會自食其果的。長毛又引了希特拉的狂言:「德國人不能自立,所以猶太人必須滅絕。」若以此論,難道要香港七百萬人去屠殺十三億內地人嗎?!

同場的陳雲以歷史中「南方與北方團結的話就會變糟」作為原因,反對中港兩地團結;又指自己並不反對資本主義,又以一個統治者的思維去教導現有的獨裁政府應如何爭取民心及維持專政──應維持資本主義的剝削,並把它變得「健康」(!!)

陳雲忽略了內地強大的工人運動,這才是反對獨裁的最大力量。他的「健康剝削論」就要維持工人階級過「快樂奴隸」的生活。然而,今天的資本主義崩潰底下,工人階級沒有做快樂奴隸的奢侈,歐洲以至亞洲工人都起來鬥爭。

有現場觀眾說,香港人不應為內地的暴政買單,所以我們不應提供良好的醫療服務予「雙非」孕婦,這問題應由他們自己解決。香港人已不能自保,還怎能多管內地人的事情?

余煒彬立即予以反擊:問題的根本是在於內地的一孩暴政和一黨專制;加上醫療系統落後,醫護人員許多都不符合國際標準,上至醫生,下至雜工都要收紅包。所以「雙非」問題不能在香港解決,必須從內地消除。香港是不能獨善其身的,也不能與內地斷絕關係;除非進行革命或戰爭,而這是不可能的;否則要引入外國帝國主義的勢力去打敗中國,實行港獨才有機會,這也是不切實際的。

有一觀眾自稱是社會主義者,他指出我們在反對種族主義的同時,也要照顧一般不明真相的群眾之感受,不要一下子就說他們歧視別人,甚至是法西斯。我們要把問題聚焦在影響我們一切日常生活的霸權,向他們清晰指出,現有的統治階級才是真正的蝗蟲。

綜觀現場,余煒彬發言期間,不少「反蝗蟲」的種族主義者在喝倒彩、叫囂,甚至舉高有種族歧視句子的「蝗蟲」圖畫。種族主義是一種牽動仇恨的民粹,其政治運動亦充滿高漲情緒,可見組織「反種族主義青年」去反擊,是當務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