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大:世界上最富有的“議會”在北京召開

2013年三月月5日 下午 3:44Views: 59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比英國內閣全體成員還要富有三倍

文森特·科洛 (Vincent Kolo)

三月五日,全球最富人云集的政治會議(兩會)將在北京舉行。華爾街日報最近一份調查宣稱:「中國立法機關全國人大的富豪代表數量可能比其它任何一個國家的類似機搆都要多。」《中國富豪走上從政之路, 2012年12月29日》

在 3,000名人大代表中,有75名億萬富翁,平均財富超過10億美元(62億元人民幣)。全國人大所有代表的總財富超過7,020億港元。該報導又稱: 「相比之下,2010年美國國會535位議員的財富總和在18億美元(112億元人民幣)至65億美元(400億元人民幣)之間。」

億萬富翁中最富有的七人參加中共十八大

中國政商精英的巨額財富成為全球媒體焦點。《金融時報》將2012年命名為「太子黨之年」,并和其他商業雜志都廣泛報導了中國太子黨(毛澤東時代領導人的子 孫)。過去十年,中國的經濟和社會以驚人的速度在變化,連領頭的資本主義評論員都要拼命追趕才能與時并進。對中國新寡頭統治者所積累的財富,許多報告都反 映的一定的震驚和畏怯。

在去年十一月的中共十八大會議后,中共最高領導層曆史上第一次由太子黨主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獨裁的權力核心)的七名成員當中,有四名太子黨,以中共新一任總書記習近平為首。習的父親習仲勛曾官拜副總理,后來在文革中曾被毛澤東清洗和監禁。

太 子黨之能如此露骨地鞏固權力,是中共高層權力斗爭的結果。雖然習近平似乎比胡錦濤更為掌握大權,但習的政權尚未鞏固,并面臨來自內外的挑戰。雖然身為太子 黨,但習近平嘗試在中共內部派系之間取得平衡。他愈來愈疏遠扶植自己的江澤民,轉而依賴江的對手共青團派的支持。太子黨不是一個凝聚性的政治派別,而是中 國富豪精英內一個獨有有社會群體。彭博通訊將其形容為「新資本主義貴族」。中國金權崛起,現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二大債權國和最大的貿易國,精英們 通過家族關系,從中攫取大量的利益。

貧富差距

中國親資「改革開放」30多年來,社會 換血和改造表現在太子黨的興起。在中國的貧富差距已經達到了,甚至超過了危機的水平。經過12年的沉寂,中國當局公布今年的基尼系數數字,系數從2008 年的0.491下降到去年的0.474。這個數據之低引起了普遍的懷疑。但即使從這數字去看,中國比美國(0.378)更為不平等。

但在 包括中央銀行在內的國家機搆公布的另一項研究中,2010年中國的系數為0.61,屬全世界最不平等的十個國家之一。有感於這座社會火山的震顫,中共新領 導人已經承諾會縮小貧富差距。但前任的胡溫也曾有類似承諾。十年前,他們還在「以人為本」的迷人旗號下承諾改變政治方向,但在現實中,卻變成了「以一些人 為本」!

胡溫上任時,在中國沒有一個億萬富翁(超過10億美元),而今天有251個,全球第二多,僅次於美國。另外還有270萬名百萬富 翁(以美元計),根據上海的《胡潤百富》指,他們當中有85%會送子女到海外留學。所以,盡管在本國為了「維穩」和牟利而維護專制制度,中國富豪都將自己 的個人生活國際化,讓自己獲得國外「民主」制度帶來的好處。

作為中共獨裁主要的(而非獨有的)副產物,一個資產階級已經冒起。一份2010年4月的官方報告顯示,131萬名縣級以上行政級別的官員及其家庭掌握了中國80%的財富。

中國美國商會前主席麥健陸(James McGregor)說「為了避免俄羅斯式寡頭的崛起,中國選擇了一個黨領導的寡頭政治」。十八大的結果表明,與其說是黨領導太子黨,還不如說它愈來愈像太子黨領導著共產黨。

世界上最富有的「議會」

正如以上所指,中國富豪精英的崛起反映在獨裁機關(包括中共黨內)的組成。麥格雷戈說:「中國全國人大的成員如此富有,他們的會議最好在銀行金庫里進行。」

根據《華爾街日報》最近的一個調查指,「中國的立法機搆,被稱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比地球上任何一個國家的立法機搆有更多的超級富翁成員。」報導指中國最富有的1024人,有160人為中共黨大會的代表、全國人大或政協成員。

「全國政協越來越像是英國的上院(House of Lords),實權不及上院,但比上院有錢。」報導指,全國政協在其2,200名成員中,有74名億萬富翁,平均資產淨值為113億港元。

在 英國,有媒體去年報導,英政府(或內閣)的29名成員中有18名都是百萬富翁,引起了社會轟動,并激發對政府野蠻的緊縮政策的憤怒。《每日鏡報》 (2012年5月29日)指出,聯合內閣的財富超過7000萬鎊(8億港元)。然而,與他們的中國同行相比,這些財產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根據彭博社的分 析,習近平的家庭財產合計共價值30億港元,比整個英國政府全體閣員的財產多3倍以上!

《華爾街日報》的調查評論道:「在中國有政治背景的家庭進入商界之際,私營企業鉅頭也在進入政界,雖然外界對推動他們進入政界的確切原因并不清楚。」

該報告繼續說(回答了其自己的問題):

「但 《華爾街日報》的分析顯示,那些出現在胡潤百富榜上的人大代表,其個人財富的增長速度要比胡潤百富榜上其他人的平均速度快。進入2007年到2012年胡 潤百富榜的人士當中,有75人在這一時期在中國的立法機搆任職。胡潤報告顯示,在此期間他們的財富平均增長81%。根據胡潤公司為《華爾街日報》所做的分 析,榜單上沒有擔任全國性政治職務的324人,同一時期的財富平均增長47%。」

這形象地說明了資本家如何利用與中共之間的關系-作為中 共黨員和非黨員顧問-令公司獲得好處,攫取國家合同和廉價資源,與國家經濟的其他部門「合適人選」勾結。在《華爾街日報》的報告提到紡織業商賈張海景,他 擁有不少於10個政府的職位!張價值101億港元的業務巧合(!)是的第一家私人公司獲得銀行金融助理業務的批准,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將其血汗工廠擴展至 柬埔寨。今天,甚至有顧問公司推銷「五年計划」,以幫助商人獲得晉升為政府機搆人員,如全國人大會和政協。

反革命的過程

正如托洛茨基解釋說,「先進的工人必須學會區分共產主義的標簽外衣和實際的社會進程」。正當資本主義在中國發展,專政及其附屬物已經發生了決定性的變化。中共把資本家融入到其結搆,同時通過中共的后代和家庭,將自己植入至新興的資產階級。

我 們應該記得,即使在毛澤東的政權,建基一個與目前國家主導的資本主義完全不同的經濟體制,中國共產黨以普遍的意義來說,與其說是一個政黨(更遑論是工人政 黨),還不如說是獨裁國家不可缺少的部分。黨的組織起到傳送帶和控制室的作用,維護當時寄託於一個官僚國有經濟體系下毛派-斯大林主義獨裁的統治利益。國 家沒有工人民主控制的元素,與真正的社會主義差天共地。但是,在人民群眾的強大壓力和國有制為基礎的初步生產計划下,盡管有著官僚主義的沉重阻力,毛派政 權完成了中國的工業化,并建立了一個復蓋大量人口的基本福利網(其中大部分現已被摧毀)。

沒有一個工人階級政黨和領導,沒有民主的權力機 搆和國際社會主義的綱領,中國的革命浪潮不可避免地達到了它的極限并回落,前毛主義的國家領導內的資本主義反革命力量糾結。鄧小平及其盟友在沒有一個完整 的計划下,根據經驗設定了這個任務。他們羨慕「國家資本主義」的鄰國韓國、新加坡和台灣等明顯的活力,但也是由於害怕官僚強化破壞計划經濟將引發社會爆 炸。今天的太子黨顯然就是鄧小平及其反革命的繼承人。

「八大元老」

外國報章的報導,有些是依靠中共派系內部人士泄露的信息,能夠進一步深入了解中國的「紅色貴族」世界。

一 位資深外交官向《金融時報》指:「你留在中國的時間越長,你越認識到,這個國家的一切由數百個家庭控制。」近廿年涌向中國的資本企業沒有忽略此現實,反而 將令其業務戰略適應這事情。那位外交官指出:「你也會意識到,大多數主要的外國公司都試圖雇用中國官員的兒女,使他們能夠獲利和做生意。」

彭 博社在十二月一份名為《毛澤東的同志的后代成為資本主義的新貴》的廣泛報導中,提到所謂「八老」的103名兒孫的財富。這是指鄧小平和支持鄧小平的走資政 策的其他七名頂級領導人(彭真、楊尚昆、李先念、陳云、薄一波、王稹、宋任窮),并隨后在八九年六月四日還與他一道實施反革命的鎮壓。這八大太子黨氏族在 新中國是主導政治和金權的家庭。

在八老的行列內,有26個后代正在運行國有企業,而43人則經營自己的商業或成為私人公司的高管。其中三人控制的國有公司,管理總資產價值約12.5萬億港元,相當於該行業2011年全國總產量的五分之一。

興業銀行經濟學家興業告訴彭博:「證據是明確無誤地指出:那些『八老』的后代和直系親屬在90年代到2000年的國有企業市場化改革中攫取了巨大的財富、巨大的力量和巨大的特權。」

彭博社的報告繼續說:「至少有18個元老后代擁有或運行的實體與境外注冊公司有關,包括在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以及利比里亞和其他保密的司法管轄區。」

彭 博追蹤的103名后裔几乎有一半「曾在國外工作、生活或留學」,包括23人在美國,其中3人在哈佛大學,4人在斯坦福大學學習。報告提到花旗集團 (Citigroup)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等華爾街銀行有聘請中國太子黨。「至少[103人中的]6名為私募基金和風險投資公司工作,公司的目的是利用他們的人際網路在商場制 勝。」

薄熙來事件

政治局25名委員之一、浮躁的太子黨薄熙來下台,成為2012年一 件重大的國際新聞。薄的案件,與對薄妻谷開來精心設計的謀殺案審判,令鎂光燈聚焦在太子黨的權力和財富上。對薄熙來本人的審判可能將至,其現時被指控的腐 敗行為跨越二十年,從東北的遼寧省到西部的重慶的生涯。

薄的倒台令他家庭的國外財富受嚴格審查,其價值估計至少有10.6億港元。同樣, 紐約時報、彭博及其他媒體順藤摸瓜發現了薄氏在中國境內外隱蔽的股份、房地產投資及公司董事職務,涉及博的兄弟,谷的姐妹,甚至他和前妻所生的兒子也在美 國花旗集團(Citigroup)擔任一職。薄熙來家族的財產雖然如此驚人,但是比起習近平等著名領導人則相形見絀,包括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根據《紐約時 報》的研究,他親屬建立了一個211億港元的金融帝國。

溫家寶是中共黨內一個突出的非太子黨代表,他強調自己出身卑微,以塑造親民形象。 他家庭的律師事務所威脅向《紐約時報》釆取法律行動,反擊這些極具破壞力的真相披露,但几乎可以肯定,這是只是虛張聲勢,因為法院訴訟將涉及更嚴格的財產 審查。許多人認為消息是由溫家寶的敵對派系泄露的,是中共內部權斗的一部分。

溫家寶的財富線索——《南華早報》的結構圖

與其說是因為腐敗(無論是否太子黨的中共官員都一樣),還不如說薄熙來下台是因為他被視為一個雄心勃勃而又輕蔑中央領導的「神經刀」,并希望宣傳自己夾雜懷 舊毛時代之情的獨裁民粹主義。盡管在他的「左派」措辭中缺乏實質內容,中共領導看到了當中的威脅而決心清洗它。這是中共權斗的一面,植根於中國走資數十年 后爆炸性的社會矛盾。這些矛盾炸開了中共頂層「團結」的外殼。

寄生資本主義

盡管中國國家干預的力度更大,政府保持對金融業的控制,資本主義在中國越來越多地模仿西方國家的寄生式金融資本主義。在過去的2-3年影子銀行部門以異常的速度在增長。根據中銀董事長肖鋼所指,資產負債表外貸款的激增(因為需要刺激國內生產總值)類似於「龐氏騙局」。

中 國富豪資本家和中共官員在掠奪經濟,將現金存放在境外。根據華盛頓特區的全球金融誠信的一份報告指,在2000年至2011年期間,總值3.97萬億美元 (31萬億港元)非法資金離開中國,相當於每年流失10%左右的GDP。約6,000億美元(46.8萬億港元)進入英屬維爾京群島和開曼群島等避稅天 堂。

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的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聲稱:「中國出現新的寡頭政治-或更糟的盜賊統治,應該足以消除美國向中國政治模式學習的念頭。」

易 明的說法顯示,由於對華盛頓的運作不順感到沮喪,欣賞中國的專制模式的美國精英日增。她暗示美國或者西方資本主義某程上更健康、更廉潔和更少被寡頭利益所 驅使。但是這傳說在五年前全球金融危機時已被打破。同樣,彭博新聞社在社論評論自己的調查宣稱:「中國太子黨在建立一個模式錯誤的資本主義。」

他 們希望我們相信有一種「正確的」資本主義,事實卻愈益證明相反。彭博新聞社的擁有者為紐約市長邁克爾‧彭博,全世界排名第15富有。彭博是一個具爭議性的 人物,不僅僅是由於在他任職市長期間,個人財富從約234億港元增長到1,950億港元。我們能夠寄望美國的「自由媒體」,能對富豪老板的財富聚積與官商 之間的勾結關系,進行同樣深入的解搆嗎?

同樣,本文大幅引用的《華爾街日報》由億萬富翁魯珀特‧默多克擁有,他及其「太子黨」兒子們領導媒體鉅頭新聞集團(News Corp)。英國的「默多克門」丑聞暴露了默多克公司為犯法、貪污、裙帶關系和政府任人唯親的溫床,連薄熙來可能都對此汗顏。

中 國的太子黨和新資本精英并無發明裙帶政治的概念,他們僅僅是快速的學習者。國際工人階級沒有興趣在這種或那種模式的資本主義之間進行選擇,整個全球的制度 都基於對人和自然資源的野蠻剝削。我們的任務是建立一個群眾運動和革命黨,為社會主義和全面民主權利戰斗,永遠終結資本主義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