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性抗爭與社會主義

2013年三月月12日 下午 7:16Views: 126

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個女性自殺率高於男性的國家,每年 150 萬婦女試圖結束生命

野草

新的女性抗爭運動開始在中國出現,在過去几年中國女性活動家非常活躍,例如街頭活動「占領男廁」,以及抗議地鐵中的性騷擾和招聘中的性別歧視。他們同樣為在大學中的平等權利和反抗家庭暴力,而同時女性的抗爭也面臨中國「共產主義」當局的鎮壓。

2010年1月西蒙德波伏娃女性自由獎頒給兩名中國女權活動家:律師郭建梅和教授艾曉明。而只有前者得以到巴黎現場領獎,而艾曉明教授沒有被當局允許出境。

在中國女性在很多方面處境更加糟糕,因而女性有很多理由進行斗爭改變當前的體制。根據國際衛生組織,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個女性自殺率高於男性的國家, 為男性的三倍。每年 150 萬婦女試圖結束生命,其中 15 萬因此死亡。特別是面臨赤貧,高失學率和照顧家里老人的農村婦女。

即使在城市中,女性也面臨生活中大量的歧視。上海地鐵第二運營有限公司的認證微博「上海地鐵二運」將一名女乘客照片發上微博,圖片顯示:雪紡外衣下 可以看到她的內衣和襪子。該微博發出這樣的「忠告」:「乘坐地鐵,穿成這樣,不被騷擾,才怪。地鐵狼較多,打不勝打,人狼大戰,姑娘,請自重啊。」

雖然女性占中國勞動力的46%。工作中仍然受到歧視。招聘中,女性受到很多歧視,或者根據其相貌選擇而被物化。找工作或者面試時,女性往往被問到是 否結婚,是否有孩子之類的問題,將女性生育權利及所需的保障視為負擔,作為選擇是否招聘該求職者的標准。 在工作場所,女性也經常受到歧視和性騷擾。《城市信報》報導富士康經常出現女員工被性騷擾的現象,而面對這樣的言語性騷擾,而很多女員工只能默默地流淚, 而不敢離開,因為一旦離開會被記過,影響微薄的工資。

由於大規模的私有化,女性的工資從2000年相當於男性的 64.8% 還下降到 63.5%。而同時女性的產假在私人公司往往得不到保證,甚至不允許生孩子否則將被辭退。這使得很多女性傾向於選擇工資較低但是福利更有保障的國有部門, 如教師、護士等。但是即使國有部門,女性工資仍然低於男性,而且大多數管理職業主要是男性。

這造成中國女性比二十年前更加依賴於男性。這集中的反映在婚姻關系,而「剩女」一詞的衍生就表現了性別歧視的問題。

前年的一項調查顯示, 70% 的大陸女性只會和擁有至少一套住房的男人結婚。甚至上海一家開發商把這一點放到廣告中「結婚不買房就是耍流氓」。七成受訪女性認為男性要有房、有穩定收入 和一定積蓄才能結婚。其中,65%左右的女性希望男性的收入比自己多1倍以上,而逾63%的男性對女性收入的要求不高。38.3%的受訪男性希望理想伴侶 的職業為教師,以下依次是公務員、醫務工作者、金融財會人員等。

經濟「改革」對女性權利和地位的影響

毛時代初期農村經濟的集體化,很多曾經家庭內的任務同樣被集體化,并建立進行這些任務的服務中心。諸如食堂、幼兒園和托兒所如雨后春筍般被建立,并 主要由婦女參與。據估計,在 1959 年農村地區共建立了 498 萬個托兒所和幼兒園,和超過 360 萬個食堂。而 80 年代隨着農村集體經濟的瓦解,讓大量婦女重新回到她們的家庭勞動,而重新加強了傳統的性別分工和秩序。

城市中由於私有化,女性面臨更加不穩定的工作、住房和低工資問題,對男方或者父母的依賴性更強。《 2010 中國人婚戀狀況調查報告》顯示「80后」在擇偶中更遵從父母的意見,更多因父母反對而與戀人分手。全國婦聯婦女研究所教授蔣永萍分析說,這說明一方面由於 「80后」獨生子女居多,經濟上尚未獨立,對父母的依賴性更強,直接導致他們在擇偶中不得不接受父母的意見。

另一方面由於資本主義發展需要大量的勞動力,大量年青女性到制造業工廠打工。電子、服裝、玩具、五金等勞動密集型加工行業偏向招女工,認為女工更細心,聽話吃苦而且便於管理。

根據廣州統計局,2000年人口調查估計,在廣州有超過1,000 萬移民勞工,其中 60% 為女性。另一項調查顯示 2003 年深圳經濟特區,5,500 萬移民工人中 70% 為女性。而有 40 萬工人的深圳南山工業區中80% 為女性,平均年齡為 23 歲。

雖然女工在工廠受着極端剝削,但大量青年女性進入勞動市場,脫離了家庭,在經濟上獨立,亦更相信自己的政治力量。因此,近年來出現了大量女工罷工,如前年年末的深圳海量存儲設備工廠和上海赫比科技工廠的罷工。 女性運動和社會主義

當前中國女性權利得不到保障的根源在於當前中共一黨專政的資本主義制度是維護父權制度的經濟基礎,如果不推翻當前的體制,女性就不可能真正得到解 放。曆史上,雖然1949年革命并沒有實現真正的民主的社會主義,但通過廢除資本主義和封建地主制度,這場革命的勝利曾經在女性地位、男女平等以及廣大婦 女的的基本權利等諸多方面帶來了巨大的社會進步。而在毛時代官僚計划經濟愈走到盡頭之際,女性的地位再次被貶低。

實際上為民主社會主義進行的斗爭亦包括爭取女性權利的斗爭。通過公有化管理大公司和銀行并置於民主計划之下,改變父權制度的經濟基礎,保障婦女的平 等就業的權利。公有化并大量建設公共服務,如托兒所、養老院、公共洗衣機房和物美價廉的公共餐廳等等,減少主要有婦女承擔的家庭勞動同時提供大量就業。提 供廉價的公共住房,使得女性可以脫離不幸的戀愛關系,或者逃離家庭暴力而不用擔心無家可歸。在工廠委員會和社區委員會的基礎上建立民主的工人貧農政府,代 表民主選舉產生,并可以通過民主程序隨時召回,保障女性政治權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