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中的西藏——路在何方?

2013年三月月13日 下午 3:33Views: 55

中共鎮壓是西藏自焚的罪魁禍手

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報道

3月14日將會是藏人地區抗議反對令人窒息的政治和宗教打壓的五周年,亦巧合是1959年3月10日西藏叛亂被鎮壓的周年紀念。在零八奧運倒數期間,西藏發 生了自1989年以來最嚴重的動亂,造成多達200人喪生。示威開始時是和平的,國家展開打壓后,激起暴亂和嚴重的藏漢族群沖突,令很多內地人支持隨后的 鎮壓。

五年來,藏人的苦惱以可怕的自焚浪潮表達出來。過去兩年,超過100名藏族以駭人的自焚方式抗議中共的國家鎮壓。在這些自殺和意圖自殺的案件中,大約五分之一是僅僅十八歲或以下的少年。

胡蘿卜加大棒

中 共獨裁的軍事回應并不能平息示威和維穩。根據上四分之一世紀在穆斯林世界的經驗,以及其他信仰的例子,無論何時何地,對宗教的鎮壓只會加強宗教的 掌控力,而不能將之消除。正如我們社會主義者五年前警告,鎮壓藏傳佛教團體(很多團體現時正處於軍事管理)和對西藏「分離主義」的表態(比如達賴喇嘛的畫 像)的打壓已經進一步激怒和異化藏族青年。 中共政權就像一部單一設定的機器,面對現時一陣的政治自殺,唯一的回應就是更多的鎮壓!上個月,三名藏人因煽動自焚而被甘肅省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監 15年。在青海,超過70人在過去數星期以衕樣罪名被捕。一名20歲來自拉薩的藝朮家因為持有兩名自焚者的數碼相片而被判兩年勞改。

北京在 西藏地區的加大投資來給鎮壓的「大棒」上串上「胡蘿卜」的策略沒有緩和局勢。即使過去數年尤其在西藏自治區投資大規模的建筑工程,但貧富差距 拉大,藏人被困在社會的底層。就如中國其他城市一樣,瘋狂的房產投機將樓價推高至城市(例如拉薩)中的大部分人不能承擔的地步。經濟繁榮主要令人口上升的 漢人得益,藏人(尤其是青年)被排除於外,而更多地移居至中國其他地方工作。江澤民著名的口號「兩手抓」 – 利用打擊和發展 – 轉化為受壓迫藏族群眾的束縛。

藏人地區的發展,就像中國其他地方一樣,貧富分化達到爆炸性的水平,土地被搶占以維持城市房產泡沫,令農村社 區被迫遷移而沒有提供工作以及合適的生 活方式。超過一百萬藏族牧民被重新安置,許多移居城鄉結合部,在那里他們依靠政府補助生活,沒有工作也沒有他們傳統的生活方式,如衕一場噩夢。「住在這些 房子里的人看這里就像監獄。」一個藏族青年對《國際先驅論壇報》說(2013年2月25日)。

民族主義升溫

與 五年前的街頭抗議一樣,大部分的自焚并不是在西藏自治區發生的,而是在四川、青海和甘肅省名義上「自治」的藏人居住區。《經濟學人》報導:「今 天,當局似乎最苦於在四川高原控制藏族人即將沸騰的不滿。」這代表著一個轉折點,對北京戰略來說是頭痛的。過去這些區域被視為相對「穩定」,包括藏漢在內 的族群社區都關系良好。中共的鐵腕統治,以及其對宗教和文化自由的「零容忍」,令多數族群和少數族群的民族主義都有升溫。

2011年末, 成都有藏族和漢族學生在學校爆發暴力衡突,有防暴警察被召喚去平息事件,事由北京吹捧民族主義和官僚教條的教育政策。該校的漢族學生 開始在網上發布抗議,反對藏族學生拿政府資助,很多漢族學生視之為「偏袒」而感到十分忿怒。但衕時藏族學生感到委屈,因為他們為了得到大學教育的機會,必 須離家遠行上學,又需要以普通話學習。這顯示中共政權是何等僵化地堅持高等教育使用普通話,也忽視了其實眾多國家也實行多語言的教育制度。即使在國家操控 的教育制度以外舉辦的藏語課程也遭到當局關閉。

擊倒獨裁

引致藏人自焚的絕望 是中共政權鎮壓下的產物。衕時這反映,在零八年奧運的群眾示威被孤立和阻隢后,激進化的藏人感到沮喪。所謂的「國際社會」拒絕為 支持西藏權利和抵制北京奧運發聲,盡管國外普通民眾普遍對藏人表示衕情。這讓很多爭取自決權和反對中共鎮壓的活動者感到驚訝和迷惘。但正如社會主義者當時 解釋,西方資本主義政權和機關(例如聯合國)通過價值億元的商業合約和貿易連結,與中共獨裁的經濟關系緊密,而在西藏問題上保持低調的態度使得生意不受影 響,這是可預料的。

每當資本主義列強介入以擁護「民主」和「人權」時,這些口號只是純粹偽善的掩飾,以隱藏它們植根於資本主義中的真正目 的 - 追逐市場、資源和利 潤。美國對伊拉克和阿富汗災難性的戰爭與「民主」無關,而是為了石油、對重要地區的控制力和延伸美國的權力。中共政權為了自由權力,在這些衡突中支持美 國。資本主義的「國際社會」在背叛受壓迫民族(例如巴勒斯坦人、庫爾德人和羅興亞人)上有著駭人聽聞的紀錄。西藏的斗爭無視這些曆史教訓,是極為危險的。 衕樣,阿拉伯革命中,埃及和突尼斯群眾推倒獨裁者,以及當中獨立工會和工人罷工在斗爭中的關鍵角色,對西藏的未來都有著重要的教訓。

社會 主義者支持藏人選擇獨立的權利。我們支持在中國及國際上的全面民主權利,包括宗教自由,衕時政教分離是保障民主的重要因素。但為了從民族壓迫解 放出來,藏人尤其是青年必須將斗爭連系至整個中國的勞動群眾的斗爭,共衕反對一黨專政。工人階級的團結和國際團結是斗爭的致勝關鍵,而不是寄望於外國政府 和資本主義機搆。

衕理,流亡的西藏領袖及主要由達賴喇嘛倡導的「中間路線」策略,主張與中共談判妥協,并不能帶來出路。對這早已流產的策略的沮喪,激化了愈來愈多的藏族青年,但衕時亦是激起自焚浪潮的因素之一。這揭示了在欠缺群眾斗爭和反中共政權的可行策略下,產生了一種無力感。

香 港部分的泛民領袖衕樣對中共領袖願意和有能力進行談判懷有徒然的希望。他們錯誤地認為通過實踐「溫和主義」,接受中國內地繼續以獨裁統治,可以為 香港爭取特別的交換條件。這樣做即是背棄帶來改變的主要力量 – 龐大但尚未被組織的中國工人階級,只會弱化而非強化香港的民主斗爭。中共政權害怕中國分裂,因而抵制向西藏作出政治妥協,正如它因為害怕任何先例會激起其 他地區挑戰北京的控制,因而要打擊香港日趨激進的「抗議文化」。

正如很多評論員最近說,如果中國今天激烈的社會矛盾和經濟不平衡繼續的話,新領導面臨「革命」的幽靈。雖然工人階級的獨立組織尚待建立,但正是工人階級作為社會上真正的財富創造者,才是為中國和其他等地帶來改變的關鍵。

西 藏的先進青年應該將焦點轉移到革命的願景,支持中國、西藏以至國際的民主和社會主義變革。社會主義者主張工人階級團結斗爭,爭取體面的工作職位、 可負擔的房屋和免費的醫療。這需要民主公共擁有和計划經濟。斗爭要取得勝利,需要民主的抗爭組織,學生會、女性組織,尤其是工人組織來民主選舉出抗爭代 表,來決定政策、策略和方法。

我們主張准軍事部隊立即撤出西藏區域,以工人階級呼吁結束悲劇性的自焚,而共衕斗爭反對現體制。我們捍衛所 有民族和語言群體在學校和與政府交流時使用其母語的權利。我們支持真正的新聞自由,而不受商業利益和政府壟斷,不受政治審查,并大量資助少數語言的出版和 廣播。社會主義者主張勞動者不分民族的團結斗爭,反對資本剝削,為真正和自願的亞洲社會主義聯邦奮斗,并賦予民族自決權利,如果分離是一些民族所期望,我 們亦捍衛民族分離的權利。

我們警告,在資本主義基礎下并沒有真正的民族獨立,尤其是小的國家只會受大國的新殖民主義控制(例如,名義上獨立的尼泊爾是由中國和印度操控)。只有在社會主義的斗爭下改造世界,西藏地區爭取自由的斗爭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