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 內戰的轉折點?

2013年三月月19日 下午 3:22Views: 32

敘利亞的起義已經演變成一場曠日持久的血腥內戰。成千上萬的人在政府軍與一系列民兵武裝以及民兵武裝之間爭奪地位的沖突中被殺害。

本文由瑞典社會主義正義黨(CWI瑞典支部)的阿爾內·約翰遜(ARNE JOHANSSON)報導,初刊於瑞典黨周報《進攻報》(Offensive)

美國、歐盟以及超過130個國家政權已經承認了敘利亞全國聯盟(SNC,之前被稱為敘利亞反對派和革命力量全國聯盟)於去年十一月所組成的政府為敘利亞的政權。用美國總統奧巴馬的話來說,這個政權被認為是唯一合法以及是敘利亞人民的「具足夠包容、廣泛和代表性的」代理人。

這 是於十二月十二日,在摩洛哥的馬拉喀什,一個名為「敘利亞之友」的大型集會上作出的公開承認。這表明西方列強准備通過政治、經濟和軍事措施來盡可能地在政 權更迭中扶植一個聽話和親西方的政權。而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尤其是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長期以來的間接支持現在被認為是不足夠的。

衕時,被人所忽略的是軍事組織完善、裝備精良而令人畏懼的薩拉菲斯特民兵努斯拉(AL-Nusra) 陣線,被美國指控為恐怖組織。

然 而,事實是敘利亞全國聯盟的領導人已經遭到了公眾的反對,這顯示了反對派武裝之間的關系或多或少地已經出現了一種宗派主義的傾向。一百多名敘利亞反對派團 體的成員喊出口號「我們全都是努斯拉」,令很多少數族裔和少數宗教信仰人士毛骨悚然。他們害怕在阿薩德政權倒台后變成二等公民。

西方國家 承認敘利亞全國聯盟之時,恰逢阿薩德政權失去了全國最大城市-阿勒頗及郊外的兩個軍事基地。然而,由於種種原因,這個政權的血腥死亡所帶來的痛苦會相當漫 長-盡管北約秘書長安德斯.福格.拉斯穆森說反對派的勝利已經是板上釘釘,甚至俄羅斯的副外交大臣米哈伊爾·波格丹諾夫已經不得不承認「不能排除」反對派 的勝利。

西方的軍事集結

美國、德國和荷蘭決定在土耳其與敘利亞邊境加強軍事力量,新近部署了一千二百名軍隊和六組「愛國者」導彈,這顯示了局勢升級的嚴重性。軍艦也被部署在敘利亞海岸巡邏。他們聲稱軍事集結的唯一目的是防御,然而卻衕時警告阿薩德不要使用他聲稱所擁有的化學武器。

在 現時的美國政治氣氛下難以支持在敘利亞實施如衕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式的地面入侵,甚至如北約對利比亞的空中打擊行動。然而,軍事集結仍是某種形式的軍事干 涉。英國提出在起義軍控制地區建立一個所謂「人道主義走廊」的提議被否決,盡管首相卡梅倫稱與阿薩德仍具有「一切談判」的可能。

北約部隊 在邊境部署有以下几個目的。其中之一是設法阻止敘利亞內戰蔓延到土耳其及黎巴嫩等鄰國。敘利亞全國聯盟在土耳其安塔利亞建設軍事指揮中心將令他們之間的關 系更密切。而土耳其透過「顧問」、間諜和使用特種部隊等方式,亦得到了滲透和控制敘利亞全國聯盟武裝的機會。這將令美國在日后假如有必要對敘利亞實施直接 軍事干涉的時候將更為有利。

西方列強希望盡快改變政權。衕時,他們有充分的理由擔心他們支持的伊斯蘭政治勢力將令大批基督徒和阿拉維派之間出現多年的內部沖突,并令整個中東進一步動蕩。

敘利亞自由軍

帕 特里克·克伯恩(Patrick Cockburn)在《獨立報》中寫道關於一個恐怖的視頻,這片段「每個敘利亞人都看到」,片段中兩個在阿薩德主要基地阿拉維(Alawite)中所捉拿 的官員,被敘利亞武裝分子斬。最令人發指的是現場展示了12-13歲的男孩被說服斬去一個中年男子的頭。盡管當局轟炸敘利亞自由軍控制地區的房屋和住宅區 對大量的房屋破壞和平民傷亡和苦難負有責任,但是反政府武裝的虐待行為為政府的轟炸提供了藉口。

一名稱自己是反對派的敘利亞青年在一個基 督教的網頁 (信仰通信社)上發表一個報告, 他形容 「自由敘利亞軍」向庫爾德(Kurdish)在 Ras al-Ein的前哨地點的攻擊并入侵這座城市是「以徵服者而非解放者的姿態」他并且說 「是誰命令民兵武裝以宗教信仰為由進行殺戮?」

報 告指出:「超過7萬名庫德人, 阿拉伯人和基督徒逃到 Hassake. 整個城巿在數小時內頓變死城. 當中信奉阿拉維派支持者被攻擊最為嚴重, 他們只因所信奉的宗教而被殺死. 而其中一名死者是一名學校教師, 他愛著這個城巿和多年來教導學生無數, 而」自由敘利亞軍」軍方卻將他拘捕并在他的被綁架的妻子和子女面前殺害。」

亞述人民主組織(ADO)也都強烈要求敘利亞國家聯盟積極去減低在美索不達米亞地區(Mesopotamia) 亞拉伯人和庫德人之間的矛盾,這些矛盾對社會中的和平和團結帶來了負面打擊。

宗派變質

瑞 典媒體對此報道很少,而且是把敘利亞災難簡單化和美化。很不幸地是,一些左派無條件地支持武裝派別, 例如社會主義者歌德·克勒登(Göte Kildén)和貝尼·奧斯曼(Benny Åsman)(第四國際聯合書記處的長期成員)的博客。直到現在他們才逐漸意識到他們不能再忽視敘利亞伊斯蘭右翼派別力量的增長。無論如何,他們試圖淡化 當前形勢的危險,并指責美國和西方列強沒有及時武裝「更溫和的」反對團體。

工人階級的獨立斗爭是推翻突尼西亞和埃及的獨裁統治的關鍵因 素。但是由於其在敘利亞不存在,最開始自發的反抗發生了變異稱宗派活動而極大的壓制和分散了反對獨裁統治的羣眾運動,是一個可以推斷的發展趨勢。這一悲劇 后果是這場持久的內戰主要被一些世界上最反動和最不民主的力量資助,比如沙特阿拉伯和卡特爾——而在這些國家背后的是帝國主義勢力。

努斯 拉(AL-Nusra)陣線壯大的嚴重程度衕樣被克勒登和奧斯曼淡化,他們說該陣線對敘利亞年輕人的吸引力在於其相對其他民兵武裝較優良的武器和更大的軍 事影響。盡管努斯拉陣線老兵從(2003年美國領導的侵略戰爭之后的)伊拉克內戰中帶來的血腥經驗和實踐,克勒登和奧斯曼試圖讓他們的讀者確信,努斯拉在 敘利亞有支持基礎,而沒有反對整個世界的「異教徒」的基地右翼伊斯蘭聖戰主義。

克勒登和奧斯曼總是呼吁西方帝國主義給與敘利亞反對派更多 的軍事援助。他們現在批評美國行政當局將努斯拉(AL-Nusra)定性為恐怖組織會帶來「負面結果」。許多少數族群(超過該國人口的30%)害怕,在右 翼伊斯蘭遜尼派統治下的國家內,他們所能希望的最好結果將不過是以二等公民的身份生存。前瑞典敘利亞駐敘利亞大使委俄拉·弗瑞比葉爾克(Viola Furubjelke )說:「武裝最好的反對派派別沒有一個在阿薩德倒台之后的政治計划。而且內戰持續得越久,情況就越嚴重。」衕時庫爾德團體很少關注如何鞏固他們統治地區, 但是他們拒絕服從阿薩德政權和組成敘利亞自由軍的各個武裝派別。

一個漫長的冬天

在面 前現今的形勢,「自由敘利亞軍方」有著優勢, 但卻未被認為是解放者和可以贏得支持. 甚至卡搭爾半島電視台報道大量的阿勒頗平民指責政府向反對派政擊,反對派在他們進入的地區鞏固他們的地位。一名商人說「我們的國家被毀掉了。如果這就是革 命,我不想要。我強調我不支持當局,它曾經壓迫我們。但是現在我們受到的壓迫被以前糟糕一百倍。」

沒有徵兆顯示現政權會立即分裂或者垮 台。這是由於各個民族和宗派團體(阿拉維精英曾經倚仗的)看不到可以替代的選擇而只能為他們的存在而戰斗到底。這意味著我們預見敘利亞將有一個嚴冬——長 期和絕望的巷戰,導致不衕的社區被迫離開家園,逃到被「他們自己的」宗派武裝所保護的地區,或者更多人被迫作為難民逃出國。

有階級覺悟的工人和社會主義者既不能支持苟延殘喘的阿薩德政權,也不能支持宗教極端勢力和聽稱西方帝國主義和反動的阿拉伯政權的人掌握的民兵武裝。當前的政務必須是建立一個在不區分種族和宗派下,共衕保衛受威脅的社區和任何拒絕卷入宗派內戰的人安全的聯盟。

除 了以上這几點,工人需要自己的獨立運動,來反對阿薩德政權、宗派勢力和帝國主義。根據這基礎上,從工人階級可以從突尼西亞, 埃及的仍進行當中的工人斗爭中吸取經驗, 敘利亞工人, 民主的積極份子和年青人可以開始建立一個新的社會主義運動, 去為真正的自由向反動政權, 原教旨主義和帝國主義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