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坎抗議再次爆發,下一步該如何走?

2013年四月月27日 下午 4:50Views: 63

烏坎的教訓:抗爭需要重燃群眾組織必不可少

鄧美晶 社會主義行動

wukan1

 

在中國廣東陸丰的烏坎村抗爭曾經揚名國際。這個一萬五千人口的漁村在2011年9月 發起了曆時四個月的群眾抗爭,反抗中共基層官員與地產發展商勾結,偷取村民的土地賺取利潤。一年多過去,烏坎村今天又再次爆發大規模的維權活動。四月廿六 日,大批村民圍堵公路,抗議港商陳文清違反合約,其投資的農場在合約期滿后交回烏坎村委會,但土地上的建筑物等設施全部被破壞。400 多名村民與約500 名 到場戒備的警察對峙,未有發生沖突。村民要求市政府、村委會介入。他們揚言,將持續抗爭。村民代表張建興說,村民現在對村委會極度不滿,答應村民在指定日 期收回土地的承諾沒有實現,「在很多事件上只按照政府的意思,就是維穩,沒有開村民大會諮詢」。村委會主任林祖鑾曾在警民對峙期間到場,但「去了一下,可 是沒人聽,他就離開了」

ªL¯ªÅÊÀò¥ô©R¯Q§¢§øÄÒÁ`¤ä®Ñ°O«á¡A¨B¥X·|³õ¦V§ø¥Á´§¤â¡C

2011 年 烏坎村事件中的群眾組織及動員能力,以及建立由民選產生的委員會管理社區,使這次抗爭極具象徵意義,成為中國抗爭的里程碑。這場運動一度踢走中共地方政府 官員,并令當時的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作出妥協,將中共支部委員會和村委會的薜昌和陳順義解除職務,并舉行了新的村委選舉。

 

村委會陷入分歧保守與激進派的角力

 

可惜的是,現在這場抗爭好像達到了瓶頸位,不知下一步該如何前進,而且在去年成立的新村委會還一度傳出可能面臨解散的消息。2012年10月,村委會委員莊烈宏辭職,他向記者表示,提出的建議「受到太多阻撓」,得不到村委會主任林祖鑾的支持。1月29日,烏坎村委會負責土地資產、資源和治安等事務的村委會委員張建城也曾提出辭職。雖然張期后復職,但顯示出新村委領導對於目前的情況感到無力。

 

有 村民對於目前的情況感到沮喪。村民林先生表示,抗爭過去一年多仍拿不回土地,令他對村委會不再信任。村內有一種鼓噪的聲音,村民對新的村委會逐漸變得懷 疑,認為他們與當局關系過於密切,過於集中於維持穩定,而不是為各村民的權利而斗爭,亦沒有達成當初的目標-拿回被竊取的土地。

 

村委會主任林祖鑾表示,被上屆村委會違法盜賣的有一萬兩千畝左右,其中已經辦理國土證的有七千畝,無法討回,剩下的五千畝土地,去年收回了三千多畝,還有一千多畝,今年可以全部收回。村民認為收回來的土地太少,以及收回土地的辦理手續進度緩慢,他們認為可以有第二次抗爭。

 

不 止村民與新的村委會之間出現了不信任,即使在新的村委會內部,也出現了分歧,年輕干部與保守(以村委主任林祖鑾為首)派別之間的分歧日益嚴重,強調與中共 妥協的保守派,與尋求再次斗爭的另一派發生了分裂。一名村干部接受訪問時表示,一年召開一次村民大會是規定的,但新村委會已經成立一年,村民大會一直沒有 召開。「我認為有需要開,可是林祖鑾認為有人會藉機鬧事,不利於烏坎的穩定,一個人就決定不開了。這個太武斷了,也傷害了村民的信任。村委會內部對這事是 有看法的。盡管村委會里的年輕人承認,林祖鑾更善於處理與政府的關系,但他過分講究大局的一些做法,還是令年輕人充滿沮喪。比如,他不希望年輕人把村里的 事情拿到網絡上去說。」

 

在 被問到村民對仍未能拿回被非法徵去的土地的不滿時,林祖鑾說道:「這一年是來具體解決問題的,就是雙方都得妥協。這一年我學會了妥協,可村民們的思維仍然 是斗爭哲學,受害者思維。」反映他不認同抗爭能帶來改變,認為需要透過妥協才能逐步拿到目標。但直到目前為止,與中共上級政府妥協的道路并沒有得到任何實 質的成果。2011年的烏坎群眾抗爭反映,不是抗議沒有作用,而運動被提早解散才是致命錯誤,這是至關重要的教訓。

 

運動中不同的階級利益

 

烏 坎抗爭一年過去,這場運動在十二月的時候被凍結了。政府當時嘗試停止運動,以協議的名義要求反抗領導們承諾停止進一步行動,并允許進行新的村委選舉。為了 換取中共監督底下的村選舉,烏坎村民解散了他們自己的獨立村委員會和取消抗議,這是一個錯誤。民主的群眾大會決定斗爭的每一步是非常重要的。即使局限的地 區選舉村委會沒有任何實質權力,群眾仍能透過參與選舉作為一種戰朮,利用這個平台去深化斗爭,以及建立圍繞着運動的主要訴求。當時得到廣大支持的獨立委員 會為了這種選舉而決定解散,是一個重大錯誤。

 

新 的村委會雖然是由選舉產生,卻是一個受控於獨裁當局底下、沒有真正權力的平台。在村委會中爭取代表性,是抗爭運動的正確策略,能揭露其局限性,更重要的是 建立群眾性的組織,這是實現真正改變的關鍵。現時村委會委員任期三年一屆,無法被選民召回。我們曾經警告,不能相信任何中共政府的協定,應該透過建立由下 而上的組織,去監督新的村委會,并以定期的大會保持運動的民主及公開性。

 

如 眾多其他的群眾抗爭一樣,烏坎的抗爭沒有明確的綱領,集中於單一的訴求,這使抗爭在高潮過后難以繼續動員群眾和推進運動的發展。烏村抗爭的運動沒有一個統 一的立場,包括保守及激進的派別。因為這個不是工人階級的運動,運動中所代表着的是不同階級的利益。一部份村委領導本身是小商人,所代表的是小資產階級的 利益,希望有穩定及適合商業經營的環境,所以不希望挑戰中共政權。其中土地私有化是烏坎運動中廣泛存在的概念。盡管當前(每個村莊)土地的「集體所有」制 被中共官員濫用,但是,正式的土地私有化只會更加加劇農村地區的貧富懸殊。

 

社會主義者主張土地的公有制,由民選的草根委員會管理,委員會的綱領是在農民自願的基礎上,發展大規模集體化生產,國家為其提供低息貸款、農機和技朮支持。這無法在當前親商的一黨專政下所實現。

wukan3

烏坎對中國群眾抗爭的影響

 

在中國,非法徵收農地的事件非常普遍。非法徵地引發各地不同程度的反抗運動,由2010年起,每年包括示威抗議、罷工等的「群眾性事件」超過十八萬,其中65%便與為經濟發展而非法徵收農地有關,每天有四百萬人因政府徵地而失去土地。

 

烏坎村的抗爭令許多其他地區的群眾仿效。從2012年開始,成都鋼鐵工人的罷工、廣州的反徵地抗議,聲言要「向烏坎學習」。海南反對修建燃煤電廠的抗爭持續數月,迫使當局數次改變電廠修建的地址。什邡和啟東也有數萬人參加反對環境污染的示威,90后的中學生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這聯系到青年在群眾抗爭中所發揮的角色占越來越重要的位置。90后成為群眾抗爭的新力量,加快了群眾運動的激進化。而且由於互聯網及手機的普及,使當局更難控制消息的傳播,讓抗議和罷工的消息能夠迅速傳播。

 

可是,近一年眾多群眾運動的缺點,是各個地方的群眾抗爭之間沒有直接的聯系。如在寧波發生反PX抗爭的同時,海南鶯歌海鎮也發生了反對修建燃煤電廠的抗爭。兩地的群眾斗爭訴求都在於環境問題,但是卻沒有互相聯系和聲援,而處於孤立的狀態。

wukan4

 

而 事實上,在烏坎運動發展之際,這些同時發生的大規模群眾抗爭(在廣東汕頭海門鎮,及汕頭地區的上岱美村),給廣東當局施加了巨大的壓力,當地甚至沒有足夠 的警察進行鎮壓。這些抗爭毫無疑問在很大程度上幫助了當時還被武警包圍的烏坎村民。這反映群眾抗爭不能孤立於一地,而需要互相聲援和團結抗爭。要充分實現 這目的,地區與地區之間的抗爭需要建立連系,以建立全國性的組織為目標,而不僅僅是基於一個地區和臨時組成的組織。在目前階段,只能透過建立工人和青年的 地下組織作為第一步的行動。

 

占領上浦

 

在距離烏坎約一百公里,擁有三千人口的上浦,在今年2月22日,村民占領村廣場,抗議政府賣掉500畝田地,要求合法的民主選舉,民主地計划把稻田轉成工業區的問題。

 

2 月24日,抗議群眾受到由當地官員雇佣的暴徒暴力驅逐,但遭到抗議村民的反抗,有大約30輛車被砸,至少八個村民受傷。在全國人大會議舉行(3月5日至17日)前,中共領導不想有任何社會不穩定的情況,不想利用暴力,於是警察先封鎖了村子。

 

3 月10日,據法新社報道,中國當局向廣東揭西縣上浦村派出警察清理路障,再次引發與村 ​​民的暴力沖突。廣東揭西縣當局逮捕上浦村村委負責人和其他8人。村民表示,30至40人在最新沖突中受傷。英國《金融時報》引述一名村民說,地方政府比暴徒更加粗暴。三千名警察包圍上浦,并阻止附近6、7個村莊的居民進入上浦聲援,警方動用了催淚彈。

Shangpu, China

 

中共策略-「胡蘿卜加大棒」

 

中 共當局面對群眾運動有着不同策略的應對,可以用「胡蘿卜加大棒」來形容,表面上看似作出讓步,如在烏坎事件中承諾新的村委選舉,實際上是為了解散運動而欺 騙群眾的圈套,待抗爭運動冷卻,再針對個別「搞事分子」進行打壓。當局在新村委的選舉中打壓較激進的派別便是一個例子。中共在村委會的選舉過程中通過威 脅、經濟壓力和媒體控制,進行幕后操縱和打壓激進的抗爭領袖。如薛健婉(薛錦波的女兒)就由於遭到當局打壓而被迫放棄參與村委會選舉。在新的村委會選舉產 生之后,當局能夠很容易地使用胡蘿卜加大棒的策略,利用威脅和財政手段,讓村委會屈服於當局,在這三年控制新的村委會。這也造成目前在新領袖之間產生的分 歧,演變成更復雜和兩極化的局面,一派認為需要新一輪的群眾抗爭,而另一派恐懼這會帶來像上浦那樣的鎮壓。當下之急是一個強調重建群眾運動架搆的清晰綱 領,恢復抗爭。

 

2012 年海南省鶯歌海鎮爆發數萬人反對燃煤電廠的示威,曾迫使當局作出讓步,將電廠修建地點改到鄰近的其他鄉鎮,這使抗爭也擴展到新確定的修建地區,使當局數次變更電廠地點。然而10月份,村民卻得知燃煤電廠即將在鶯歌海鎮動工修建,於10月18日再次爆發示威,發生萬人警民沖突。之后數百人被逮捕,數十人被通緝,而燃煤電廠已悄然動工。在12月,對此問題在網絡及出書發表意見的劉福堂被控「非法經營罪」,被判刑三年,緩刑三年。這是中共在作出假讓步之后再實行打壓的例子之一。

 

省領導層作出妥協,因為他們害怕運動會蔓延,并啟發其他群眾挑戰地方中共當局。以烏坎為例子,作出「讓步」隨后發​​生的就是警察選擇性的鎮壓和騷擾,一方面打擊烏坎抗爭運動中最激進的階層,另一方面更高級別的政府不支付烏坎費用,阻撓新選舉領袖有任何可能去推行運動的主要訴求。

 

烏坎的教訓

 

烏 坎抗爭在如何組織群眾運動上給予很多重要的教訓。在任何談判中,不能對政府代表有任何信任,要贏得主要訴求,只能信任自己組織的力量和准備斗爭。現時中國 內地的群眾抗爭大多數是自發性的,亦因為鎮壓的關系令抗爭的持續時間較短。但群眾運動的發展趨向有更大、更成熟的組織能力,也能夠持續更長的時間。要在這 些運動中取得勝利,需要群眾的大會和民主架搆,特別是工人階級的組織。談判應該公開,而不能在運動背后有秘密交易。群眾應該聯系在其他地區同樣正在進行的 斗爭。

 

不幸的是,部分烏坎運動的領導對於中共政權的角色抱有幻想。這間接導致 ​​烏坎運動沒有實現村民的訴求(包括交還被竊取的土地、調查前村官的秘密交易、獨立調查薜錦波之死等)。

 

烏坎抗爭還沒有結束,它的命運不但和其他地區的抗爭相連,而且和全中國的工人運動聯系在一起。烏坎的群眾已在過去一年的斗爭中了解到,中共只是利用妥協作為圈套,實際上并不能帶來改變或爭取權利。中國勞工論壇主張:

• 重新建立烏坎群眾抗爭!重建2011年群眾抗爭委員會,并獨立於官方,由村民民主控制!
• 地方政府公開帳簿,由將全數土地歸還村民,由村民自行組織的委員會,獨立調查薜錦波之死
• 公共民主控制及擁有土地、自然資源、城市發展政策和房屋修建。人民的需要高於利潤!
• 立即在中國實現立面民主權利,而且不只限於村層面。結束一黨專政!自由選舉產生革命立憲會議,打倒資本主義富豪,支持社會主義政策!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