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雅安地震受災人數230萬 二百人喪生 災民痛失家園

2013年五月月4日 下午 5:17Views: 85

需要人民組織民主的救災重建委員會,絕不相信中共政府

鄧美晶 社會主義行動

yaan1

4月21日上午8時,四川省雅安市蘆山縣發生七級大地震,在沒有預先警報的情況下,雅安及附近的災區造成了災難性的破壞,至26日,共錄得4700次余震,一共造成196多人喪生,逾萬人受傷,21失蹤,受災人數達230萬。

四 川雅安市是中國其中一個最貧窮的地方,這場可怕的地震令大量房屋倒塌,災民失去家園,現時只能留在臨時帳篷,以即食面和樽裝水充飢。重災區之一的太平鎮醫 療物資及水源短缺,人口一萬人的小鎮有1,500名民眾出現腹瀉症狀。蘆山縣房屋及道路受損狀況嚴重。另外,在雅安市附近的宜賓市,於25日早上又發生地 震,接連三次地震,最高一次4.8級,超過 4000間房屋損毀倒塌,47人受傷。

yaan2

災民抗議當局救災不力

根據新京報報導,災區物資嚴重缺乏,但同時中國政府對外宣稱救災物資充足,拒絕外國和民間的救援隊、醫療隊和救災物資,但不拒絕捐款。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21日向外界表示救援物資充足,可是一度有民眾抗議得不到物資救助,有災民集體在路邊豎紙牌請願,呼吁當局救命。

23日上午8時,寶興縣靈關鎮2000受災民眾,舉著「我冷餓」的橫額抗議,將橫幅圍住寶興縣委書記韓冰,抗議當局扣押救災物資,不發放給災民。災民高喊口號,并讓傳媒拍照,希望引起外界關注。民眾也不滿有媒體報道該鎮「大魚大肉、非重災區」而憤怒。

22日昨天下午2時,龍門鄉隆興村小坎卡村組,有20多名村民在紙板寫上「缺糧、缺水、缺帳篷」的字樣,站在路中央舉起紙板抗議。另一邊廂,蘆山縣清仁鄉有民眾抗議副鄉長楊成毅救災工作不力,這導致楊成毅立即被免職。有村民表示,對中共當局和官媒已經完全失去了信任。

滎 經縣是四川雅安地震的災區之一,一些餐館在地震后趁機漲價。4月23日,一間「楊胖子」面店將原價每碗5元(人民幣‧下同)的「撻撻面」加價4倍至20元 賣給救援人員。另一間食店亦將原價8角的包子,加價6倍至5元出售。這引發當地民眾強烈不滿,有人將消息發至網上微博,期后大批民眾涌至店鋪外聚集,要求 店主交代及道歉。當局派出大批武警,其后有弔臂車把招牌拆除。抗議迫使當局暫扣這些店鋪的營業執照。滎經縣政府表示,工商等相關部門已經對不法商家進行停 業調查。

要防止食物或其他短缺產品的價格暴漲及投機炒賣,便需要在所有災區建立災民的民主委員會對此進行監督,并且真正以不追求利潤的方 式接收和分配救援物資。救援物資不能被有效地分配,是由於整個救災工作沒有在民主的架搆底下進行。地震后,不同災區需要的物資和人手程度會有所出入,而當 指揮的工作被當局的官僚架搆控制的話,救援隊伍、軍隊和武警部隊、自發組織或志願團體并不能有效及有系統地協調,按各災區需要的程度進行救援工作。此外, 當局真正的擔心其實是豆腐渣工程被再次揭發,於是竭力阻止自發義工或外國的救援隊進入災區。這也阻礙了救援工作。救災工作若不能在民主的架搆下進行的話, 不但救援進度受阻,而且當局官僚更能從中私吞救災捐款。只有建基於災民、由民主選舉產生的救災委員會監督底下,才能確保救災工作的透明和有效性。

yaan3

中共政治災難 人民極度不信任當局

雅 安地震發生地點距離08年汶川大地震約80公里。這次地震無疑令人勾起零八年汶川地震災難的回憶,以及當時被揭發的豆腐渣工程。《泰晤士報》指出,雅安地 震發生僅几個小時后,北京當局就表示沒有學校倒塌。雅安市防震減災局副局長陳勇於4月22日接受媒體釆訪時表示,「現在我們的校舍是最安全,也是最堅固的 建筑物。」四川省住建廳總規划師邱建指出,汶川災后重建項目沒有一個全部塌下來。08年汶川地震讓很多豆腐渣建筑倒塌導致嚴重傷亡,中共希望首先證實學校 沒倒塌從而避免指責。

但事實上,不少在零八年地震后興建的樓宇,聲稱可以抵御八級地震,經曆今次雅安地震后,內部損毀嚴重,包括由澳門政 府援建的蘆江中學出現裂紋、牆壁剝落、露出空心磚。一名中學生指,回校收拾東西時,發現校舍搖搖欲墜,擔心有倒塌危險。同樣是澳門政府援建的蘆山縣人民醫 院五層高的住院大樓和舊門診樓在震后也都成了危樓。樓宇外層,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多道裂縫,有的有手指般闊。更有勞碌一生的房奴,在地震后房屋倒塌,一生積 蓄就沒有了。

對於中共當局,最關心的不是人命的安全,而是想盡辦法防止被指責存在大量像零八年汶川地震發生時被揭發的豆腐渣工程。汶川地 震發生時,大量房屋及校舍倒塌,但當地的政府大樓及辦公室卻安然無恙,人民對其生命不受重視感到極之不滿,因此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在這次災難發生時,人民 對當局表現了極度的不信任。雅安強震發生后,大批災民怕被樓房瓦礫砸到,紛紛涌至雅安市政府大樓門外搭帳篷過夜,稱「比較安心」。

時事評 論員梁京也表示:「比起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時,中共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已大不如前。」有人稱,從汶川地震到雅安地震,都只是見學校、民房倒塌,從未聽 說過政府大樓或局方大樓倒塌,政府根本不尊重普通人民的生命︰「學生和老百姓的就不是生命嗎?」(太陽報,22-4-2013)

yaan4

蘆山縣委書記被揭戴二十萬名表

地 震發生當日,中共派遣李克強到災情最嚴重的雙石鎮和龍門鄉,顯示政府對災情的關心,當時由蘆山縣委書記范繼躍陪同,卻被記者拍到照片,顯示范的手腕沒有戴 表,手腕卻有一個白白的手表印。隨后網民在新聞網頁翻出范戴表的圖片,發現他平時戴的表非常名貴,品牌是瑞士名表江詩丹頓(Constantin),價值 高達21萬多元。中共當局拙劣的親民演技又一次演變為政治危機。

民眾拒絕捐款 不相信政府及紅十字會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后,有報導指中共當局對當地的捐款項目曾出現問題,去向不明,賑災物資也被嚴重克扣。在2008年地震發生后不久,從中國和世界各地收到數以百億計的捐款。清華大學的調查顯示,其中八、九成最終進入了政府財政,至今人民都不知道金錢的最終去向!

這 次四川雅安地震發生后,中國紅十字會在網上發布賑災信息,收到民眾14萬個「滾」的留言回復。香港政府向大陸撥款一億港幣,遭到7成港民強烈反對。在汶川 地震后的重建過程,更傳出了不少貪污的丑聞,包括北川縣使用救災專款購買價格達百萬元的豪華越野汽車。受汶川大地震影響的貧困重災區甘肅宕昌縣,便發生縣 委書記王先民等官員貪污達數千萬元的事件,令群眾不再相信捐款能真正幫助災民,只會讓貪官中飽私囊。

中國紅十字會丑聞眾多,其會長郭長江 戴價值百多萬名表、其子郭子豪名下擁價值千多萬的名車。自稱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郭美美在網上炫耀自己的財富也引起公憤。上海紅十字會就曾被揭發,下 屬官員與工作人員十多人,在上海一家豪華餐廳的一頓晚餐便耗費近萬元,人均消費700元以上。當新聞引起嘩然的時候,這些非政府的官員們稱為只是「普通的 工作餐」而已。中國紅十字會丑聞頻發導致信任危機,大量捐款轉而投向壹基金。在地震首日(4月20日)中國紅十字會籌到只有14萬元的捐款,而由李連杰成 立的壹基金同一時間已經籌得善款超過千萬元。

在中港兩地,輿論也集中在討論應否捐款,兩地都有網民宣傳「一分錢不捐」,呼吁香港市民拒絕 捐錢來幫助雅安地震的災民,擔心捐款落入貪官手中。多名內地釆訪的香港記者表示不會捐款。前電視台中國組記者呂秉權說:「真系唔會捐畀內地官方紅十字會, 入面嘅領導全部系退休民政部門官員」;有線電視中國組記者林建誠寫道,「雅安地震,不要指望我捐一毛錢;所有涉及大陸政府部門的,絕不會!」香港拒絕捐款 到雅安地震的消息,也得到內地民眾在網上支持。

香港政府4月22日宣布,特首梁振英將向立法會申請撥款1億港元賑災。但香港市民與立法會 議員對港府動用公帑捐款有所保留,甚至呼吁抵制捐款。5年前汶川大地震后,捐款被濫用,沒有受到監督。群眾對捐款反感的情緒,一方面由於中國政權的貪污腐 敗早已昭然若揭,另一方面是對小圈子特首梁振英的不滿。這是由於整個政權沒有任何民主基礎,捐款去向從不透明,人民無法由下而上進行監督。

2008年,香港政府向汶川地震災區捐款90億港元(合12億美元),很多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募捐。可是,去年有消息指一所由香港捐款資助興建的學校被拆除而改建為豪宅,消息一傳出即引發了強烈不滿。

群 眾對貪污政權的不信任而拒絕捐款,是可以理解的,正如下文所示,民眾更需要的是自我組織的救災委員會,民主監察救災工作,要求言論及新聞自由確保訊息流 通。然而「香港自治運動」的右翼民粹之流藉此煽動對內地人的仇恨,指「中國人很多錢不用香港人捐」,甚至幸災樂禍指愈多中國人死傷愈好。事實上,中共貪官 仍然可以通過重建投機和炒賣救災物資發災難財,純粹消極地「不捐錢」并不能對抗貪污的中共政權。

民間自發組織被打壓 維權人士被禁止進入災區

汶 川地震中有近9萬人遇難或失蹤。當局至今仍沒有公開一份完整的遇難者名單。受到群眾一直的壓力,四川省地方政府在地震一年后被迫公布了地震中遇難公民的部 分數據,公布的學生遇難人數卻與民間調查統計的遇難人數差距很大,除真實性令人懷疑外,報告又刻意回避了地震中倒塌學校的建筑質量問題。

一 些志願者在震后自發地通過網絡搜索及新聞報道,整理地震中遇難的學生名單。著名藝朮家艾未未曾在地震后發起調查行動,找到了5196個遇難學生名字,并制 作《念念不忘》音頻公開名字,期后遭到一連串的政治打壓。曾在汶川地震中大力救援災民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琪等人,在欲進入雅安援助時,被國安攔截,強行遣 返。

汶川地震后,異見人士黃琦幫助四川大地震死難者家長調查,於2009年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判有期徒刑3年;南京師范大學副 教授郭泉撰文批評四川災區學校「豆腐渣工程」,亦被控「顛復國家政權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四川作家譚作人亦在汶川地震后致力於調查災區學校豆腐渣工 程,并搜集川震遇難學生名單。之后譚被控以「煽動顛復國家政權罪」,并於2010年被判有期徒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中共當局禁絕一 切民間自發的和有組織的活動與結社,即使這些社團與政治無關。在中國,所有社會組織都要納入到政府的范圍內。所有中國的非政府組織(NGO)必須有最少 10萬元人民幣的注冊金,并且注冊在一個官方政府機搆下面,諸如民政局、紅十字會、婦女聯合會(婦聯)和共青團組織等,從而杜絕所有民眾自發性的組織。

需要民主架搆進行救災工作 反對資本主義

我 們支持四川人民組織自己的救災重建委員會,負責救災和重建工作。所有委員應該由受災地區群眾民主選舉產生,絕對不相信中共政府。此外,我們要求言論及新聞 自由,除了確保救災的訊息得以流通,更防止官員封鎖消息或發假消息以逃避責任。中共的獨裁政權沒有任何民主基礎,要確保零八年的局面不再出現,必須實現真 正的民主權利和結束一黨專政,如組織及結社的自由,以工人階級和底層勞動大眾在工人民主的基礎上,實現自下而上的全民對於經濟、社會和政治的控制與運作。

中 央政府在08年推出的經濟刺激方案,使地方政府進行大量的基建項目及房地產投機,寧可花錢在無意義的投資,也不願改善人民的生活(例如浪費大量資金興建高 爾夫球場及七星級酒店)。事實上,豆腐渣工程和貪腐問題的背后,是以利潤為本的資本主義政策。地產建筑商為了賺取最大利潤,不惜犧牲人民的生命及安全,在 興建房屋時偷工減料造成豆腐渣工程。這是資本主義制度下必然導致的悲劇。

只有通過在所有災區建立民眾民主委員會,才能阻止貪腐官員將捐款中飽私囊,并且真正以不追求利潤的方式,接受和分配救援物資,而且同時需要建立類似的民主控制機制以防止食品價格暴漲和投機的情況發生。這需要一個社會主義的綱領才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