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碼頭工人罷工訪問系列

2013年五月月6日 下午 5:25Views: 53

碼頭工人罷工踏入一個月。社會主義行動記者由罷工第一天起,記錄眾多碼頭工人心聲,現抽取部分訪談內容刊登,令讀者了解工人的想法。

社會主義行動記者 報導

interview1

 

罷工第三天

30.03.2013

橋邊理貨員蔡生:「我們可以停止碼頭運作,我們工人的力量很大!」

蔡 生是俗稱「揸紙」的橋邊理貨員,在碼頭工作了17年,之前是在另一間公司工作,到一年半前才到永豐工作。他現時的工資是1,315元(24小時),比起 96年時的1,480元更低。由於工作時需要用梯爬高爬低,容易滑倒跌傷,在八號風球時工作更是危險。平日要抬高頭,拿著打掣棒工作,手容易疼痛。

問到有什麼激發他決心罷工,他說:「公司跟我們說要接受5%的加薪,並說會加送「禮物」,對我們簡直是一大侮辱!」他認為現在需要加薪300元(25%),其中20%只是追回以前的水平,然後另外再加5%罷了。

他 說,第一天早上罷工人數只有120-150人,但兩天後早上在碼頭內遊行已經有200人,並有各大工會和年青人到場支持。蔡生感受到各方的支持力量,顯得 相當有信心,說:「公司竟然說我們不是他們的工人,現在我們要迫大老闆向永豐交代。」他認為罷工已經開始,並不能回頭:「無論今次罷工成功與否,我也絕不 後悔。我們可以停止碼頭運作,由少數人聚集到現在的大力量,滿足感難以形容。我睡在這裡也很開心!」

貨櫃裝卸員:「八號風球更加要上班,我試過四日不停工作」

「姑 爺」(即苦力)是貨櫃裝卸員,三位不願留名的拆卸工人,由第一天參與罷工到今天晚上,坐在地上與我們閒聊。兩位均是永豐外判公司的「抓結」工人,負責在船 上裝拆貨櫃。當記者問到他們對工作的感受時,其中一名工人表現出百般無奈,他說:「我做咗廿四年,有一仔一女,為咗層樓,做到死,忍無可忍才罷工。」他們 表示,做這一行經常有工傷,因為他們每天重覆同一個動作不下三百次,所以非常容易受傷。工作沒有安全措施,非常危險,「因為拉繩很重,隨時可能不夠力便跌 下來。而且每只船的船齡不一樣,一些較舊的船隻,會令工人更易踏錯腳墮下。曾經有工人因此而受傷」。

他們工時極長,最少要連續工作廿四 小時,有時還需要加班至九十六小時(連續四天)!「打風落雨,八號風球更加要上班,我試過四日不停工作。即使橫風橫雨,也要繼續工作,需要完成工作,隻船 才走得」。關於下一步的行動及罷工運動的發展,他認為等待假期後,罷工的威力將更大,「放完假,街車便會入來,到時殺傷力更大」,對罷工有一定的信心。

機手吳生:「有工人連櫃跌落海我都見過」                          

旁 邊站著的一名機手吳生,在碼頭工作十多年,也對於工作環境非常不滿,「工作未完結時不可以停下吃飯,好苛刻,若果你部機持續十五分鐘不動的話,便會有幾十 個電話叫你工作,根本不讓你休息。又每日吸廢氣,好大塵,有工友因為咁而患肺癌」。他憶起工作情況,「每日都有十字車,每日都有工友受傷。工友要爬上爬落 貨櫃,好危險,有工人連櫃跌落海我都見過」他手指旁邊的工友,「佢可以由呢度(地面)爬上第六層櫃,你見過未?」

他希望罷工運動能完全癱瘓碼頭的運作,迫使資方談判及答應訴求,他認為堵塞行動可以更進一步,亦希望有方法可以令更多碼頭工人加入罷工,「如果用兩架貨車塞住便可能癱瘓成個(碼頭)運作。如果四間(外判公司)一齊罷工,培記、永豐、高寶、聯永,便可以癱瘓碼頭!」

interview2

 

罷工第三十天

26.04.2013

這天晚上,我們與工友在長江中心外集會,之後沿著花園道,一同遊行到禮賓府,要求梁振英面對工人。以下是幾位工友罷工一個月的心聲,他們都是高寶外判公司的塔機操作員。

張先生:支持廢除外判制

被問到罷工將近一個月來的感受,張生先表示仍然非常樂觀,堅持到底,並且十分感謝市民連日來的支持。他認為資方連日來的打壓(包括外判公司高寶倒閉、申請禁制令、和黃公開聲明等)某程度反映他們開始焦慮,因此工人反而可以不用著急,他亦希望罷工能夠繼續和平地進行下去。

張 先生認為,這次的罷工不單單是碼頭工人的事,而是將影響到全港所有的外判工人,能夠為自己爭取利益。他希望碼頭工人的罷工能成為香港其他工人抗爭的重要榜 樣。對於罷工的未來發展,張先生希望罷工運動能夠擴大,但無奈內運車司機被十多間外判商操控,力量非常分散,難以團結起來,而HIT的直屬工又享有與外判 工人更高一等的薪酬福利待遇,令他們更難走出來罷工。因此,張先生亦支持社會主義行動「立即廢除外判制」的訴求。同時,他亦支持國際上的工人團結聲援抗 爭,可以將事件成為國際工人共同反李嘉誠的運動。

至於被問到他家庭與身邊朋友對他參與罷工的態度,他說起初他們都不太支持,通常是受到主流傳媒偏頗報導的影響。其實早在反國教運動的時候張先生已經察覺到傳媒不中立的角色,而身邊的人在更多的了解事實後都會站在工人的一方。

陳先生:高寶結業不負責任,可能會另開新的外判公司

經 過幾十日罷工,陳先生認為整個運動最終結果可能是兩敗俱傷,一方面資方HIT由於碼頭運作減慢而蝕錢,另一方面工友可能無法得到合理待遇。陳先生認為高寶 公司行事「縮骨」,結業時間由最初的六月三十日改至四月三十日,從而避過四月後的薪金結算,他批評這樣的做法是不負責任。他認為,高寶的領導層可能事後會 另開一間新的外判公司,就像坊間酒樓倒閉後再開一間。據他了解,十年前有外判商也做過類似的事。但不同於其他罷工工友,陳先生認為罷工運動無需升級,他對 現在情況合乎當初目標感到滿意,通過和平、理性的手段達到訴求,並希望運動可以停留在現階段狀態,但被問到認為怎樣才能有效達到罷工工人的加薪及各種訴 求,陳先生表示想不到辦法。

爆哥:呼籲參加五一遊行!

爆哥已在碼頭工作了十二 年,在高寶受僱四年。於罷工的第二天跟一眾高寶工友加入罷工。罷工的抗爭一直受資方不斷打壓,包括突然把高寶結業,以及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工友進入長 江中心(已被法院通過),但他對抗爭前景並不擔心。他相信罷工仍能持續一至兩個月,因他自己是技術工人,會有信心資方難以另找員工取代自己(以及其他機 手)。他昨日亦有參與返回碼頭的示威遊行。他希望能把運動壯大,亦希望在此呼籲群眾參加五一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