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本田再次罷工

2013年五月月15日 下午 6:53Views: 173

工人需要建立真正屬於工人的工會

張蜀杰 中國勞工論壇

2013年3月18日晚上, 曾經在2010年發生罷工的南海本田工人再次罷工。今年這次罷工的原因是工人對公司提出的工資漲幅不滿。公司提出的調薪方案,一到五級員工工資漲幅分別為 10.2%(220元)、12.3%(330元)、19.8%(760元)、19.8%(1030元)、18%(1550元)。

在南海本田目前的 2,000 多名工人中,一線工人 ( 一級員工和二級員工 ) 占比 80% 以上,資方的方案無疑讓大多數工人不滿。工人認為此方案只對級別高的員工有利,但對於低級員工就十分不公平。於是,組裝科的員工就開始停止工作,結果全廠都開始停產了,

在停工的壓力下,第二天工會與資方的談判重啟,有30多名工人代表在場旁聽。最后結果是一級員工漲幅提升至14.4%(310 元),二級員工亦提升至16%(430元),再每級加50元房屋補貼,其他級別不變。漲薪后,一級工人的到手工資有2,600元。

2010 年著名的本田罷工被視為「中國新工人運動的轉折點」,工人提出重組工會的口號。工人罷工堅持了長達半個月直到6 月4日前夕,期間面臨鎮壓的威脅,甚至是來自官方工會的被稱為「小黃帽」的暴徒。作后資方作出讓步,本田正式工的實質加薪每月500元,增幅約 33.1% 。

本田工會之后被重組,之后每年工會都和資方協商工資漲幅。這被一些勞工維權人士視為推行集體協商的機會。

然而這并不是官方工會良心發現,而是由於統治階級面臨越來越多的罷工,害怕工人斗爭進一步激進化,不得不試圖通過一些改良措施來壓制工人斗爭。

資 產階級媒體《金融時報》對富士康宣稱建立「真正工會」的計划毫無遮掩地表示:「富士康的提議與其說揭示了中國勞工權利的發展,不如說反映了中共領導人在面 對城市化、勞動力短缺和經濟放緩等社會壓力時的務實態度。當局意識到,要使工人們不走上街頭,就要讓他們對工廠事務擁有更有效力的話語權。沒有黨的批准, 富士康不可能考慮自由選舉的想法——中國沒有自由選舉,即便在工作場所也是如此。事實上,仍會有一些重要的約束因素來限制工會代表的自由。選舉產生出的富 士康工會領導人仍需得到官方組織『中華全國總工會』的批准方可任職。」

而據全球化監察報導,在南海本田工廠,工會選舉受到多重操控,前線 工人的提名權被剝削。本田工會除了最下層的工會分會小組長不指定候選人外,其余兩級都是上一級工會指定候選人才讓工人投票。這樣由上一級控制下一級,實際 上就是為了防止(代表政府和資方利益的)官方工會不喜歡的人進入工會委員會。

對於工會在這次工資協商的態度,受訪的南海本田工人認為工會的態度是管理者,它根本和公司站在同一陣線的。當有工人罷工,工會向基層工會小組長下的命令是「維持穩定」,而不是向公司反映工人的要求。

這樣工會當然不會對工資漲幅提出工人希望的要求。正如下表顯示,南海本田工資協商達成的增加幅度一年比一年低。這無疑讓工人極度不滿,而要繞過官方工會自己起來罷工。

  • 2010年6月罷工后,本田正式工的實質加薪每月500元,增幅約33.1%
  • 2011年3月,工會協商工資提升611元,增加約30.4%
  • 2012年4月,工會協商工資提升430元,增加16.4%
  • 2013年3月18日,工會協商工資提升220元,增加10.6%
  • 2013年3月18日罷工后,工人的漲薪方案,I級工人提升360元(包括50元住房津貼),增加14.4%。

另一方面,正如中國勞工論壇之前所說(富士康工會選舉背后隱藏了甚么?),當前中國和世界資本主義處於嚴重危機之中。資產階級并不希望也不能提供任何實質性的改良,相反希望加大對工人、窮人和婦女的生活水平和權利的打壓。中共當局將感受到很難通過工會改良來限制工人的斗爭。

比如同樣位於佛山市的一家富士康工廠,數千工人因為不滿公司搬遷「分流資遣」方案不透明,於2013年3月28日下午發起罷工。由於經濟危機,該工廠訂單持續減少,規模逐年萎縮,而將逐步搬遷至煙台,首批搬遷約 5000 工人將被分流遣散。

而 據媒體報導,4月10日,天津摩托羅拉天津廠7,000工人大罷工。去年年底摩托羅拉天津工廠出售給偉創力后,工廠就賠償問題一直未能和工人達成協議,部 分工人4月10日下午開始堵塞工廠大門,迫使子房要求合理賠償方案,迫使第二天資方與工人代表會面談判,但未有達成任何方案。

中國工人逐漸意識到官方工會的真面貌,下一步工人需要組織起來(即使在目前只能是地下的),建立真正屬於工人自己的工會。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