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屠宰場大火 – 工會事關生死

2013年六月月10日 上午 10:37Views: 22

121人在中國最嚴重的工廠事故中喪生

文森特·克洛,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


“屠宰場”一詞在6月3日一場吞噬吉林寶源豐禽業公司的大火之后,獲得了一個新的可怕涵義。大火在短短數分鐘內就吞噬了工廠,造成駭人聽聞的傷亡 (即使以中國驚人的工業安全事故記錄為標准)。至少121名工人死亡、77人受傷。悲痛欲絕的親屬完全有理由向工廠老板、政府官員和后來抵達現場的防暴警 察發泄憤怒。

“我們看到一天內動員數百名警察來對付像我們這樣的人。但是如果他們之前能夠把請警察的錢中很小一部分花到工廠安全上面,結果會如何呢?”一名當地居民告訴《南華早報》。

距離吉林省會長春100公裡遠的德惠的這家工廠的安全生產管理,被政府監察員稱為“極其混亂”。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這樣的判斷總是來的太遲——在生命已經被奪走之后?兩名公司高管已經被警察拘留。但是即使他們受到嚴厲的懲罰也無助於避免此類災難再次發生。

在大火中失去侄女的姚春雪(音譯)說這是一場“人禍”。火災的原因似乎是用於工廠制冷系統的氨罐發生一個或多個爆炸。幸存者稱火焰迅速蔓延而電燈熄滅。遇難人數如此之高的主要原因是工人被關在燃燒的大樓內,大多數出口被管理人員從外面鎖上。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工人從裡面撞擊鐵門和呼救,后來撞擊聲逐漸消失,”一名生還者說。

災難的起因不難找到。其中包括不人道和非法的勞工實踐,完全缺乏安全設備和訓練,政府官員在合適的價碼下會閉上眼睛。而缺乏真正的工會來爭取基本安全生產管理和保護工人權利是使許多中國工廠成為潛在的死亡陷阱的最大的一個因素。

犯罪目錄

德惠工廠的大概300名工人中隻有三分之一逃離了火災。下面的事實說明了原因:

  • 加工車間的六個門中的五個被從外面鎖上,這明顯違反安全規定。這卻是寶源豐工廠防止工人“在未經同意下休息”的慣例。
  • 寶源豐工廠沒有消防通道。
  • 工人從未接受任何消防安全的指導,根據在工廠工作三年的一名馮姓工人說。
  • 當地消防安全官員在火災三天前剛剛監察過這家屠宰場——然而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處理明顯的安全隱患。

中國工人面臨超額剝削、低工資和長工時,而老板們卻受到隻重視GDP的獨裁政權的保護。90%的受害者是女性,她們來自附近村庄,在這家屠宰場作兼職工作。當地人說“工資差勁”。

德惠火災成為了一個政治議題,當地黨國機關鎮壓任何遇難者親屬和其他居民的聚集。燒焦的工廠外面拉起了警戒線,警察阻止親屬在該地區聚集。當局擔心未經許可的集會會威脅“穩定”。

根據《南華早報》報道,憤怒的當地人在6月4日(星期二)堵塞了交通並和警察發生短暫沖突。該報稱一千人在6月3日包圍政府車隊。一些家屬抗議警察暴力。一名到現場尋找其妻子下落的36歲的人說,他被防暴警察毆打並被監禁數小時。

一場憤怒的網上討論在悲劇發生后進行。網民批評國家主席習近平沒有像“其他國家的領導人”那樣取消對美國和拉美的訪問,返回國內。

廣泛問題的信號

吉 林火災凸顯了中國令人震驚的工作安全事故記錄。每年有7萬人在這個“世界血汗工廠”工作時喪生。官方數據顯示工業事故率在過去5年下降了33%,然而這仍 然是高得讓人無法接受。而同時農產品工廠中火災事故較去年同期增加8%. 甚至親商媒體《南華早報》也承認,“在競爭激烈的行業,為了搶奪合同和利潤,規則普遍被蔑視。”

這裡工作條件類似於其他低工資經濟體如孟加拉的血汗工廠。位於孟加拉首都達卡的拉納廣場的工廠大樓在4月26日垮塌,造成超過1100名紡織工人喪生。

在工作場所普遍違反安全法規和中國一連串食品安全丑聞(從皮革奶、三聚氰胺奶到鎘大米)之間存在聯系。這些都是一個隻為了賺錢而不顧其他問題的瘋狂制度的症狀。

這樣的貪婪和魯莽並非如一些人說稱的來自“人性”,也不代表了一種合理的經濟運行方式。在寶源豐火災當天,省會長春的醫院報告有10倍於通常鮮血人數的當地人自願為災難鮮血。這樣的自發團結行為顯示人性的真面孔,有別於資本家和他們集權保護者的貪婪天性。

爭取獨立工會的斗爭

為 了讓中國工廠和工作場所更加安全,獨立和民主控制的工會是必要的。一個真正的工會有別於獨裁當局的偽工會,就如同安全的食品和飲用水有別於中國大量的有毒 假冒產品。在其中工人能夠選舉他們自己的代表、推出獨立的安全監察,加強工廠規章和反抗管理人員虐待,這將改變工作場所中的權力平衡。

相 比禁止獨立工會的中國礦業,在更貧窮的南非,礦業工人能夠建立他們自己的工會。數據顯示出工會組織是事關生死的問題。在南非礦業中的死亡人數從1984年 的774人下降到2010年的128人。而在中國每兩周遇難礦工的人數(大約每周50人遇難)就幾乎相當於南非全年的礦難人數。

社會主義者和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網站向德惠災難的遇難者家屬和幸存者表達我們的哀悼和慰問。我們警告不能信任任何官方進行 的對災難真正起因的調查,因為其根植於官商勾結的關系網下資本家貪婪和對工人生命的枉顧。隻有爭取民主權利和獨立工人組織的群眾斗爭能夠帶來真正改變。這 場斗爭將不可避免地挑戰中共獨裁統治和富豪精英。